战国策/卷28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韩策二 战国策卷二十八 韩三
作者:刘向 西汉
燕策一

或谓韩公仲[编辑]

或谓韩公仲姚本曾作“中”。曰:“夫孪鲍本孪,一乳两子。补曰:孪,来恋、力员二反。子之相似者,唯其母知之而已;利害鲍本“利”上有“夫”字。○ 补曰:一本“利害”,无“夫”字。之相似者,唯智者知之而已。今公国,其利害之相似,正如孪子之相似也。得以鲍本无“以”字。○其道为之,则主尊而身安;不得其道,则主卑而身危。今秦、魏之和成,鲍本转则二国和。而非公适鲍本“适”下有“两”字。○ 札记今本“适”下有“两”字。鲍本束,犹约。之,则韩必谋鲍本谋,谓和不坚而复议之。矣。若韩随魏以善秦,是为魏从也,鲍本从人而已,非自约也。则韩轻矣,鲍本无“矣”字。○ 补曰:一本“韩轻矣”。主卑矣。秦已善韩,必将欲鲍本无“欲”字。○置其所爱信者,令用事于韩以完之,鲍本全秦之事。是公危矣。今公与安成君鲍本韩人。为秦、魏之和,成固为福,不成亦为福。秦、魏之和成,而公适鲍本“适”下有“两”字。○ 札记今本“适”下有“两”字。束之,是韩为秦、魏之门户也,鲍本喻两国由之。是韩重而主尊矣。安成君东重于魏,而西贵于秦,操右契鲍本左契,待合而已;右契,可以责取。而为公责德于秦、魏之主,鲍本“主”作“王”。○ 公仲制和,为德于秦,今责其报。裂地而为诸侯,公之事也。鲍本言当务此。若夫安韩、魏而终身相,公之下服,鲍本服,犹事。以侯国为上,则相犹为下也。此主尊而身安矣。秦、魏不终相听者也。姚本刘有“者”字。 鲍本后必有违。齐怒于不得魏,必欲善韩以塞魏;魏不听秦,必务善韩以备秦,是公择布而割也。姚本钱作“择豨而割之”,曾、刘作“择布”。 鲍本布,喻齐、魏。割,喻制之。补曰:“齐怒”,详文意当作“秦怒”。秦、魏和,则两国德公;不和,则两国争事公。所谓成为福,不成亦为福者也。愿公之无疑也。”

或谓公仲[编辑]

或谓公仲曰:“今有一举而可以忠于主,便于国,利于身,愿公之行之也。今天下散而事秦,则韩最轻矣;天鲍本“天”上有“今”字。○下合而离秦,则韩最弱矣;合离之相续,则韩最先危矣。此君国长民之大患也。今公以韩先合于秦,天下随之,是韩以天下事姚本钱作“予”。秦,秦之德韩也厚矣。韩与天下朝秦,而独厚取德焉,公行之鲍本之,犹此。计,是其于主也至忠矣。天下不合秦,秦令而不听,秦必起兵以诛不服。秦久与天下结怨构鲍本“构”作“构”。○ 御名。难,而兵不决,韩息士民以待其亹,鲍本亹,罅也。公行之计,是其于国也,大便也。昔者,周佼以西周善于秦,而封于梗阳;鲍本太原榆次有梗阳乡。周启以东周善于秦,而封于平原。今公以韩善秦,韩之重于两周也无计,鲍本“无”下有“先”字。○ 札记丕烈案:策文“无”多作“无”,而误复衍也。而秦之争机也,鲍本在己之计,无先于此。在秦则为争,言欲之急。机,言不可失。万于周之时。今公以韩为天下先合于秦,秦必以公为诸侯,以明示天下,公行之计,是其于身大利也。愿公之加务也。”

韩人攻宋[编辑]

韩人攻宋,鲍本齐记闵三十八年,书韩为齐攻。今从史,定为此十年。秦王鲍本昭。大怒曰:“吾爱宋,与新城、阳晋鲍本补曰:正义引括地志云,新城故城,在宋州宋城县界。阳晋故城,在曹州乘氏县西北。又见楚策。同也。韩珉与我交,而攻我甚所爱,何也?”苏秦鲍本“秦”作“代”。○ 原作“秦”,今从史。 补曰:当作“代”。为韩说秦王曰:“韩珉之攻宋,所以为王也。以韩之强,辅之以宋,楚、魏必恐。恐,必西面事秦。王不折一兵,不杀一人,无事而割安邑,此韩珉之所以祷于秦也。”鲍本祷,言以此求事秦。秦王曰:“吾固患韩之难知,一从一横,此其说何也?”鲍本韩难知,而代说如此,何也?对曰:“天下固令韩可知也。鲍本“也”作“矣”。○ 言非独代知之。韩故鲍本“故”作“固”。○已攻宋矣,其西面鲍本无“面”字。○事秦,以万乘鲍本万乘,秦也。自辅;不西事秦,则宋地不安矣。鲍本虽得宋地,不能自安。中国白头游敖鲍本敖,出游也。之士,皆积智欲离秦、韩之交。伏轼结靷鲍本靷,驾牛具,在胸者。西驰者,未有一人言善韩者也;伏轼结靷东驰者,未有一人言善秦者也。皆不欲韩、秦之合者何也?则晋、楚智而韩、秦愚也。晋、楚合,必伺鲍本伺,亦图也,小言之。正曰:伺,窥也。韩、秦;韩、秦合,必图晋、楚。请以决事。”秦王曰:“善。”鲍本齐记有,“韩”字并作“齐”。补曰:赵策,谓魏王曰“韩珉处于赵,去齐三千里”,王以此疑齐曰“有秦阴”;五国伐秦无功,苏代谓齐王举说奉阳君之辞曰,“天下争秦,秦内韩珉于齐”,又云“与韩氏大吏东勉,齐王必无召珉”。而韩策云“韩珉相齐”。盖韩珉为齐伐宋也。首句不云“韩攻宋”,而云“韩人”,疑“人”即“珉”之讹。苏代为燕反间,劝齐伐宋,将以敝齐而为燕,恐秦之败其事,故游说以止之尔。史记恐有所据,当考。 札记丕烈案:鲍氏引史记齐世家,此下“韩”字皆作“齐”。考此策文必本亦作“齐”。史记索隐引此策文异同,不及“韩”、“齐”字,可证。因韩珉而在韩策,后人乃误改之耳。

或谓韩王[编辑]

姚本钱添“或”字。谓韩王曰:“秦王鲍本昭。欲出事于梁,而欲攻绛、安邑,韩计将安出鲍本谓有齿寒之忧。矣?秦之欲伐韩,以东窥周室,甚唯寐忘之。今韩不察,因欲与秦,必为山东大祸矣。秦之欲攻梁也,欲得梁以临韩,恐梁之不听也,故欲病姚本钱、刘作“痛”。 鲍本“病”作“痛”。○ 攻之深,使之惩创,不敢离秦。补曰:一本“固欲病之”。姚同。之以固交也。王不察,因欲中立,鲍本不助秦,亦不救魏。梁必怒于韩之不与己,必折为秦用,韩必举矣。愿王熟虑之也。不如急发重使之赵、梁,约复为兄弟,使山东皆以锐师戍韩、梁之西边,非为此也,山东无以救亡,此万世之计也。秦之欲并天下而王之也,不与古同。事之虽如子之事父,犹将亡之也。行虽姚本钱添此“虽”字。如伯夷,犹将亡之也。行虽如桀、纣,犹将亡之也。鲍本言志于亡之而已,无择也。虽善事之无益也。不可以为存,适足以自令亟亡也。然则山东非能从亲,合而相坚如一者,必皆亡矣。”鲍本彪谓:秦之大情,此士陈之无馀蕴矣,非苏氏兄弟不能也。说之著明如此,而听之者藐藐,岂天亡之邪?盖汉运将兴,而秦为之鹯獭也。补曰:大事记引此策自“秦之”止“益也”,谓论秦最得其情。附见于赧王二十九年,魏献安邑之后。愚以齐、赵、燕策考之,宜附赧王十六年。说见齐策秦伐魏陈轸合三晋而东一章。

谓郑王[1][编辑]

谓郑王曰:“昭釐侯,一世之明君也;申不害,一世之贤士也。韩与魏敌侔之国也,申不害与昭釐侯执圭而见梁君,非好卑而恶尊也,非虑过而议失也。申不害之计事,曰:‘我执圭于魏,魏君必得志于韩,必外靡鲍本靡,蔑视之。正曰:靡,散也,忙皮反。补曰:昭釐侯朝魏,见魏策。于天下矣,是魏弊矣。诸侯恶魏必事韩,是我免鲍本“免”作“俛”。○ 补曰:此书“免”、“俛”通。于一人之下,而信鲍本平。于万人之上也。夫弱魏之兵,而重韩之权,莫如朝魏。’昭釐侯听而行之,明君也;申不害虑事而言之,忠臣也。今之韩弱于始之韩,而今之秦强于始之秦。鲍本补曰:孔丛子,“韩与魏有隙,子顺谓韩王曰:‘昭釐侯,一世之明君也;申不害,一世之贤相也。韩与魏敌侔之国,而釐侯执圭见梁君者,非好卑而恶尊,虑过而计失也。与严敌为邻而动有灭亡之忧,独动不能支二难,故降心以相从,屈己以求存也。申不害虑事而言,忠臣也。昭釐侯听而行之,明君也。今韩弱于始之韩,魏均于始之魏,秦强于始之秦,而背先人之旧好,以区区之众,居二敌之间,非良策也。齐、楚远而难恃,秦、魏呼吸而至,舍近而求远,是以虚名自累,而不免近敌之困者也。为王计者,莫如除小忿,全大好也。吴、越之人,同舟济江,中流遇风波,其相救如左右手者,所患同也。今不恤所同之患,是不如吴、越之舟人也。’韩王曰:‘善。’”按此文与策上文略同,其下则异。子顺之言,主除忿全好,策文主尊秦,非子顺意也。今全录以俟考者。今秦有梁君之心矣,而王与诸臣不事为尊秦鲍本不以尊秦为事。以定韩者,臣窃以为王之明为不如昭釐侯,而王之诸臣忠莫如申不害也。

“昔者,穆鲍本“穆”上补“秦”字。○公一胜于韩原鲍本晋记“毙于原”注,晋韩原。后志,在冯翊夏阳。补曰:左氏僖十五年传,在同州韩城。而霸西州,鲍本犹言西方。晋文公一胜于城濮而定天下,姚本曾改“子”作“下”。 鲍本“下”作“子”。○ 僖二十八年。此以一胜立尊鲍本尊,谓霸。令,鲍本令,谓使。正曰:“立尊令”句。成功名于天下。今秦数世强矣,大胜以千鲍本“千”作“十”。○ 札记丕烈案:“十”字是也。数,小胜以百数,大之不王,小之不霸,名尊无所立,制令无所行,鲍本诸侯不从其令。然而春秋用兵者,非以求主尊成名鲍本“名”作“王”。○于天下也。鲍本言志于尊王而已。昔先王之攻,有为名者,有为实者。为名者攻其心,鲍本使其心服而已。为实者攻其形。鲍本形,在外者,谓地与民。昔者,吴与越战,越人大败,保于会稽之上。吴人入越而户抚之。鲍本遍至其家抚安之。越王使大夫种行成于吴,请男为臣,女为妾,身执禽鲍本禽,鸟,小鸷也。正曰:执禽鸟服役。而随诸御。鲍本吴之执事者。吴人果听其辞,与成而不盟,此攻其心者也。其后越与吴战,吴人大败,亦请鲍本“请”作“谓”。○男为臣,女为妾,反以越事吴之礼事越。越人不听也,遂残吴国而禽夫差,此攻其形者也。今将攻其心乎,宜使如吴;攻其形乎,宜使如越。夫攻形不如越,而攻心不如吴,而君臣、上下、少长、贵贱,毕呼霸王,臣窃以为犹之井中而谓曰:‘我将为尔求火也。’

“东孟之会,鲍本补曰:姚及一本自为一章,恐非。聂政、阳坚鲍本坚,政之副,犹秦舞阳。正曰:说见前。 札记丕烈案:此在东周策。刺相兼君。许异鲍本韩人。鲍本“蹴”作“蹙”。○ 蹙,犹留侯蹑汉王足,盖使之佯死。补曰:“蹙”,一本作“蹴”,字通。说文,蹴,蹑也;蹑,蹈也。鲍本“哀”作“列”。○ 下同。补曰:“哀”、“列”二字,讹舛不明,且从本文读之而已。 札记丕烈案:鲍改非也,吴补亦未是。说在前。侯而殪之,立以为郑君。韩氏之众无不听令者,则许异为之先也。是故哀侯为君,而许异终身相焉。鲍本补曰:按哀侯既弑,则无终身相之事。以为列侯,则又非阳坚为贼之事。而韩氏之尊许异也,犹其尊哀侯也。今日鲍本补曰:一本“日”作“曰”。郑君不可得而为鲍本“为”,去音,谓蹙之。正曰:下文“天子不可得而为”与此仝,则“为”当如字。也,虽终身相之焉,然而吾弗为云者,岂不为过谋哉!鲍本言无前日之难而可以久相,而曰不为者,过也。昔齐桓公九合诸侯,未尝不以周襄王之命。然则虽尊襄王,桓公亦定霸矣。九合之尊桓公也,鲍本侯之与九合者。犹其尊襄王也。今日天子不可得而为也,虽为桓公吾鲍本“吾”上补“然而”二字。○弗为云者,岂不为过谋而不知尊哉!鲍本此欲其尊秦。韩氏之士数十万,皆戴哀侯以为君,而许异独取相焉者,无他;鲍本“他”下有“也”字。○诸侯之君,无不任事于周室也,而桓公独取霸者,亦无他也。鲍本知所尊而已。今强国将有帝王之亹,鲍本谓秦。而以国先者,此桓公、许异之类也。岂可不谓善谋哉?夫先与强国之利,强国能王,则我必为之霸;强国不能王,则可以辟鲍本“辟”作“避”。○ 补曰:一本“避”作“辟”,当音辟。 札记丕烈案:凡“辟”音“避”者,鲍本多作“避”。此非异本,亦不音辟,吴说皆未是。其兵,使之无伐我。然则强国事成,则我立鲍本立,言彼为帝,由我尊之。帝而霸;强国之事不成,犹之厚德我也。今鲍本今,谓韩。与强国,强国姚本曾、刘无下“强国”两字。之事成则有福,不成则无患,然则先与强国者,圣人之计也。”鲍本正曰:此策时不可考。其说虽多,务尊强国而已,非善谋也。“为名”、“为实”、“为尔”、“为之先”之“为”,去声。

韩阳役于三川而欲归[编辑]

韩阳役于三川鲍本征伐之役。而欲归,足强鲍本韩人。为之说韩王曰:“三川服矣,王亦知之乎?役且共贵公子。”鲍本役,役人。公子,谓阳等辈。贵,言立之为君。王于是召诸公子役于三川者而归之。鲍本正曰:时不可考。

秦大国[编辑]

秦,大国也。韩,小国也。韩甚疏秦。然而见亲秦,计之,鲍本“而”上无“然”字,“计”上补“韩”字。○ 为秦所亲。补曰:一本“然而”。正曰:“然而”止“以也”句。“计之”恐当作“之计”,谓见亲于秦之计,非金无以为亲。 札记今本“计”上有“韩”字,乃误涉鲍也,鲍补“韩”字。丕烈案:依文自通,鲍补、吴正皆非。非金无以姚本曾作“已”。也,鲍本金以事秦。故卖美人。美人之贾贵,诸侯不能买,故秦买之三千金。韩因以其金事秦,秦反得其金与韩之美人。韩之美人因言于秦曰:“韩甚疏秦。”鲍本美人怨韩卖之,又知韩之情。从是观之,韩亡鲍本“亡”作“之”。○美人与金,鲍本此两者。其疏秦乃始鲍本“始”下衍“于”字。○ 补曰:一本无,姚同。益明。故客有说韩者曰:“不如止淫鲍本淫,侈也。用,以是为金以事秦,是金必行,而韩之疏秦不明。美人知内行者也,鲍本谓国中隐事。故善为计者,不见鲍本见,显示之。补曰:见,贤遍反。正曰:时不可考。内行。”

张丑之合齐楚讲于魏[编辑]

张丑之合齐、楚讲于魏也,谓韩公仲曰:“今公疾攻魏之运,鲍本“运”作“郓”。○ 下同。后志,琅邪东筦有郓亭。正曰:非魏地。运,未详。魏急,则必以地和于齐、楚,故公不如勿攻也。魏缓则必战。鲍本与齐、楚战。战胜,攻运而取之易矣。鲍本胜则兵敝,又无齐、楚之助,韩可取运。战不胜,则魏且内之。”鲍本内运于韩。公仲曰:“诺。”张丑因谓齐、楚曰:“韩已与魏矣。鲍本与之讲。正曰:公仲事,当附襄王时。以为不然,则盖姚本三本同作“盖”,一本作“盍”。 鲍本“盖”作“盍”。○观公仲之攻也。”公仲不攻,鲍本从丑之言。齐、楚恐,鲍本恐韩、魏合。因讲于魏,而不告韩。

或谓韩相国[编辑]

姚本钱添“或”字。 鲍本无“或”字。○谓韩相国鲍本公仲也。正曰:无考。未必釐王时。曰:“人之所以善扁鹊者,为有臃肿也;使善扁鹊而无臃肿也,则人莫之为之也。鲍本无为善之。今君以所事鲍本谓王善平原君者,为恶于秦也;鲍本以见恶于秦,故善之以支秦。而善平原君乃所以恶于秦也。鲍本秦以平原君难之,故恶之;而韩与之善,故亦恶韩。愿君之熟计之也。”

公仲使韩珉之秦求武隧[2][编辑]

公仲使韩珉之秦求武隧,鲍本“隧”作“遂”。○ 札记丕烈案:“隧”、“遂”同字。而恐楚之怒也。唐客鲍本楚人。谓公仲曰:“韩之事秦也,且以求武隧也,非弊邑之所憎也。韩已得武隧,其形乃可以善楚。臣愿有言,而不敢为楚计。今韩之父兄得众者毋相,韩不能独立,势必不鲍本衍“不”字。补曰:疑衍。善楚。王曰:鲍本唐客以楚怀言告公仲。‘吾欲以国辅韩珉而相之可乎?父兄恶珉,珉必以国保楚。’”公仲说,鲍本初恐楚怒己使珉,今欲相珉,则不怒也。姚本钱作“仕”字。 鲍本“士”作“仕”。○唐客于诸公,鲍本盖荐之于韩之大臣乃得仕。而使之主韩、楚之事。

韩相公仲珉使韩侈之秦[编辑]

韩相公仲珉鲍本衍“珉”字,下同。补曰:公仲珉,策屡各见,此两言公仲珉,不可晓。公仲即公仲侈,此云公仲死,后韩侈云云,则韩侈别是一人也。文亦多难通,宜缺。 札记今本无“珉”字,乃误涉鲍也。使韩侈之秦,请攻魏,秦王鲍本昭。说之。韩侈在唐,鲍本晋阳。注诗,唐国。正曰:唐,未详。公仲珉死。韩侈谓秦王曰:“魏之使者谓后相韩辰曰:‘公必为魏罪韩侈。’韩辰曰:‘不可。秦王仕之,又与约事。’鲍本言约攻魏。使者曰:‘秦之仕韩侈也,以重公仲也。今公仲死,韩侈之秦,秦必弗入。入,姚本曾有下“入”字。 鲍本无“入”字。○ 补曰:一本复有“入”字。又奚为挟之以恨魏王鲍本昭。乎?’韩辰患之,将听之矣。今王不召韩侈,韩侈且伏于山中矣。”鲍本惧罪。秦王曰:“何意寡人如是之权鲍本权,犹变也。始说侈而今不入,是变也。补曰:权,未详,字疑有误。也!令安伏?”鲍本秦人。正曰:无考。 札记丕烈案:“令”当作“今”。上文云且伏于山中,故此问其今者方安所伏也。鲍以为秦人,吴云“无考”,皆误甚。召韩侈而仕之。

客卿为韩谓秦王[编辑]

客卿鲍本韩。为韩谓秦王鲍本武。曰:“韩珉之议,知其君不知异君,知其国不知异国。彼公仲者,秦势能诎鲍本诎,贬下也。之。秦鲍本“秦”上补“以”字。○之强,首鲍本首,言以兵向之。之者,珉为疾矣。鲍本珉者,公仲所善。公仲受兵,则珉病。正曰:珉之议为其国之病也。进齐、宋之兵至首坦,姚本曾作“垣”。 鲍本“坦”作“垣”。○ 韩进之。补曰:首垣,魏地。见秦策。远薄梁郭,所以不及鲍本“及”作“反”。○ 反,不合也。兵薄梁郭,疑于不合而合。补曰:一本“不及魏”,姚同,似义长。魏者,以为成姚本刘作“戍”。 鲍本成,平也,犹和。而过南阳之道,欲以四国鲍本韩、宋、齐、魏。西首也。所以不者,鲍本言欲攻秦而不果者。正曰:见下。皆曰以鲍本衍“以”字。燕亡于齐,鲍本亡,谓丧地。补曰:前此四年,齐破燕。魏亡于秦,鲍本孟子曰,西丧地。陈、蔡亡于楚,鲍本此亡国也。此皆绝地形,鲍本言其大小相绝,而四国轻以小敌大,故亡。正曰:“所以不者”,再申“不及魏”之说。燕、魏亡地于齐、秦,陈、蔡亡国于楚,则地形已绝,不可复通。韩、齐、宋之于魏,则不然。“绝地形”以下,当有缺文,引言秦事。群臣比周以蔽其上,大臣为诸侯轻国也。今王位正,鲍本言武王能正贵贱之位。张仪之贵,不得议公孙郝,鲍本“郝”作“赫”,又改作“郝”。○ 元作“赫”。下同。补曰:姚作“郝”。是从臣不事大臣也;鲍本从臣,谓仪;大臣,郝也。事,言不得干其事。正曰:见下。公孙郝之贵,不得议甘戊,鲍本“戊”作“茂”。○ 札记今本“戊”作“茂”。则大臣不得事近臣鲍本近臣,谓茂。正曰:大事记,此秦武王未逐张仪前时事也。大臣、从臣之名,始见于此。大臣者,张仪、甘茂也;从臣者,公孙郝也。秦武不过防其交通,使之互相伺察而已。矣。姚本刘本作“也”。贵贱不相事,各得其位,辐凑以事其上,则群臣之贤不肖,可得而知也。王之明一也。公孙郝尝疾齐、韩鲍本言急于得二国。补曰:“疾”字恐有误。而不加贵,鲍本贵,言不厚二国。正曰:言郝不加厚也。则为大臣不敢为诸侯轻国矣。齐、韩尝因公孙郝而不受,则诸侯不敢因群臣以为能矣。外内不相为,则诸侯之情伪可得而知也。王之明二也。鲍本补曰:王之明一也,申群臣比周蔽上之说;王之明二也,申大臣为诸侯轻国之说。公孙郝、樗里疾请无攻韩,陈四辟去,鲍本陈,军陈。以不攻,故解散。补曰:“四”,疑当作“而”。王犹攻之也。鲍本宜阳之役。甘茂约楚、赵鲍本欲攻魏。而反敬魏,鲍本违其初约。是其讲我,鲍本“反”作“攻”,“其讲”作“且构”。○ 初约攻而反敬之,是欲与三国难我也。 札记丕烈案:此有误字,鲍强为之说,吴亦然,皆未是也。茂且攻宜阳,王犹校之也。鲍本茂攻宜阳,可以赎前,若他人则置不检校。正曰:按史“茂攻宜阳,请约于魏”,此言在未攻宜阳之时,茂党魏者。楚、赵当时盖与魏不合,茂约结楚、赵而反其敬,魏且将构难于我,其欲攻宜阳,王犹检察之。以此二事,称王之明智。群臣之知,无几鲍本几,犹近。于王之明者,臣故愿公仲之国以鲍本“国以”作“以国”。○ 补曰:当作“以国”。鲍本“侍”作“待”。○ 待,待其命。 札记今本“侍”误“待”。于王,而无自左右也。”鲍本自,犹由也。欲秦王听己,勿用左右之说。正曰:谓公仲一心听王,不由左右。补曰:大事记引此策在韩襄二年、秦武元年。解题云,韩客谓向寿曰,“今王之爱习公也,不如公孙郝”。当时所谓从臣,指爱习而侍从者也。秦用其爱习为人主私人,其权至与大臣相抗,古无是也。愚谓,公孙郝挟韩而议大臣,必不得与而争于中,故此士欲王自听。公仲之待事而不由左右陈驾御之术,以稔强明猜忌之见尔。张仪出走,毁者固非一人,而茂攻宜阳,亦以奭为忧。大臣卒为从臣所胜,爱习真可畏哉。

韩珉相齐[编辑]

韩珉相齐,令吏逐公畴竖,鲍本齐人。正曰:无考。鲍本“大”作“又”。○怒于周之留成阳君鲍本君本在齐,为秦善之,珉欲使之之秦,过周,周人留之,故怒。正曰:成阳君,韩人。鲍于魏策已言之。今因此言韩珉相齐而怒之,故又云君本在齐。又因魏策成阳君欲以韩、魏听秦,故生此说,皆非。也。鲍本无“也”字。○谓韩珉曰:“公以二人者为贤人也,所入之国,因用之乎?则不如其处小国。鲍本谓周。何也?成阳君为秦去韩,公畴竖,楚王鲍本顷襄。正曰:无据。善之。今公因逐之,二人者必入秦、楚,必为公患。且明公之不善于天下。鲍本明,犹显示。二大国恶之,天下不能善也。天下之不善公者,与欲有求于齐者,且收之,以临齐而市公。”

或谓山阳君[编辑]

姚本钱添入“或”字。 鲍本无“或”字。○谓山阳君鲍本韩人。曰:“秦封君以山阳,鲍本兖州郡。齐封君以莒。齐、秦非重韩则贤君之行也。今楚攻齐取莒,上及鲍本无“及”字。○不交齐,次弗纳于君,鲍本弗使入莒。是棘齐、秦之威而轻韩也。”鲍本棘,犹难也。楚攻齐,而不纳秦之所封,山阳又韩人,故云。正曰:“棘”义未详,诗、传多训“急”。“楚攻”以下,本文自明。其时不可考。山阳君因使之楚。

赵魏攻华阳[编辑]

赵、魏攻华阳,韩谒急于秦。鲍本以急告也。冠盖相望,秦不救。鲍本补曰:攻华阳事,见魏策。韩相国鲍本辰也。正曰:无考。谓田苓曰:“事急,愿公虽疾,为一宿之行。”田苓见穰侯,穰侯曰:“韩急乎?何故使公来?”田苓对曰:“未急也。”穰侯怒曰:“是何以为公鲍本公,犹国也,言其不任。之王使乎?鲍本“王”作“主”。○ 札记丕烈案:史记作“主”。冠盖相望,告弊邑甚急,公曰未急,何也?”田苓曰:“彼韩急,则将变矣。”穰侯曰:“公无见王矣,臣请令发兵救韩。”八日中,大败赵、魏于华阳之下。鲍本记二十三年有。补曰:与前章张翠说同。

秦招楚而伐齐[3][编辑]

秦招楚而伐齐,冷向鲍本补曰:冷,平声。冷伦氏之后。谓陈轸曰:“秦王鲍本惠。必外向。鲍本言合他国,不一于楚。楚之齐者鲍本与齐善者。知西不合于秦,必且务以楚合于齐。齐、楚合,燕、赵不敢不听。齐以四国姚本三本同去“国”字。敌秦,是齐不穷也。”鲍本兵力不屈。向曰:“秦王诚必欲伐齐乎?不如先收于楚之齐者,楚之齐者先务以楚合于齐,则楚必即秦矣。鲍本秦能收楚之善齐者,则其初虽欲合齐、楚,今必背齐合秦。以强秦而有晋、鲍本衍“晋”字。楚,则燕、赵不敢不听,是齐孤矣。向请为公说秦王。”鲍本原在韩策。

韩氏逐向晋于周[编辑]

韩氏逐向晋鲍本晋,周人,使周逐之。正曰:无据。于周,周鲍本“周”下有“使”字。○成恢为之谓魏王鲍本安釐。正曰:无据。时不可考。曰:“周必宽而反鲍本反,谓还。之,王何不为之先言,是王有鲍本有,言得其用。向晋于周也。”魏王曰:“诺。”成恢因为谓韩王曰:“逐向晋者韩也,而还之者魏也,岂如道鲍本道,犹由。韩反之哉!是魏有向晋于周,而韩王失之也。”鲍本不反之则然。韩王曰:“善。”亦因请复之。

张登请费緤[编辑]

张登鲍本中山人。见其策。鲍本“请”作“谓”。○费緤鲍本韩人。曰:“请令公子年鲍本“年”作“牟”。○ 补曰:一本“牟”作“年”。 札记今本“年”作“牟”。谓韩王曰:‘费緤,西周仇之,东周宝之。此其家万金,王何不召之,以为三川之守。是緤以三川与西周戒也,鲍本三川近西,西仇之,故緤有戒心。必尽其家以事王。西周恶之,必效先王之器以止王。’鲍本止韩勿使为守。韩王必为之。鲍本此下登言其效也。西周闻之,必解子之罪,以止子之事。”鲍本守三川非緤之欲,登云云,解其罪耳。正曰:韩釐王元年,赵灭中山。大事记载韩、燕、中山称王,在周显王四十六年,当宣惠王十年。中山策有张登,去此时甚远。然此策本不可定为何王之世,鲍强附之。

安邑之御史死[4][编辑]

安邑之御史死,其次恐不得也。输鲍本输,安邑里名。人为之谓姚本三本同,无“谓”字。鲍本“安”下补“邑”字。○ 补曰:宜有“邑”字。大事记有。令曰:“公孙綦为人请御史于王,王曰:‘彼固有次乎?鲍本无“乎”字。○ 补曰:一本“有次乎?吾难败其法,因遽置之。”吾难败其法。’”鲍本“其法”二字作“之”字。○因遽置之。鲍本令闻王言,故立其次。大事记、前汉百官表,监御史,秦官,掌监郡。此策云云,六国已遣御史监掌矣,非独秦也。正曰:魏都安邑,在惠王未徙大梁前,昭王十年献安邑于秦,章次不当在此。

魏王为九里之盟[编辑]

魏王鲍本安釐。为九里之盟,鲍本“里”作“重”。○ 九重,谓王城。欲城之,先盟其众。正曰:一本“九里”,大事记引之,姚同,说见后。且复天子。鲍本赧四十二年,马犯请梁城周,有“复之”之语。正此二十三年。复,复其尊。正曰:按周纪“复之”之文,谓许梁以鼎事。正义,复,一音扶又反,非谓复王。大事记,按韩非子,魏惠公为臼里之盟,将复立天子,彭喜谓郑君曰,“君勿听”云云。战国策所载与此同,但止言魏王而不言惠王,以臼里为九里,以彭喜为房喜,以郑君为韩王。所谓将复立天子者,是时七国既称王,不以周为天子也。或者犹咎孟子劝诸侯行王道,何哉?盟不知何年,附载于慎靓王三年,魏惠王薨之前。按此策当属惠王。 札记丕烈案:“九”、“臼”,“彭”、“房”,皆声之转也。“郑君”、“韩王”仝此。魏王,依彼知为惠王。房喜鲍本韩人。谓韩王曰:“勿听之也,大国恶有姚本曾本作“恶有”。天子,而小国利之。王与大国弗听,鲍本此言韩亦大国。魏安能与小国立之。”

建信君轻韩熙[编辑]

建信君鲍本赵人。轻韩熙,赵敖为谓建信侯鲍本“侯”作“君”。○曰:“国形有之而存,无之而亡者,魏也。鲍本赵、魏为邻,故其势如此。不可无而从者,韩也。鲍本欲为从,必得韩。今君之轻韩熙者,交善楚、魏也。鲍本此为从者说也。从宜善韩,而善此二国者,非也。正曰:初无此意,但谓今君之轻韩熙,因交善于楚、魏故也。秦见君之交反善鲍本秦之志,常反诸国。补曰:一本“之交之善”。于楚、魏也,其收韩必重矣。从则韩轻,鲍本从必得韩,而反轻者,国小不得主从。横则韩重,鲍本最近秦故。则无从轻矣。鲍本韩以为轻。正曰:无从者轻,指赵言也。秦出兵于三川,则南围鄢,蔡、邵鲍本谓颍川鄢陵,汝南二蔡、邵陵。之道不通矣。魏急,鲍本上三邑皆近魏。正曰:鄢、许属魏者,策于魏多言许、鄢陵。其救赵必缓矣。秦举兵破邯郸,赵必亡矣。故君收韩,可以无亹。”

段产谓新城君[5][编辑]

段产鲍本秦人。谓新城君鲍本韩襄十二年注,芈戎也。曰:“夫宵行者能无为奸,而不能令狗无吠己。今臣处郎中,鲍本“郎”,“廊”同。汉官表注,主郎内诸官。正曰:“廊”字通作“郎”,不谓“郎”为“廊”。郎中令,秦官,郎乃其属。此注在“郎中令”下,非郎职也。大事记谓是时郎中职已亲近。能无议君于王,而不能令人毋议臣于君。愿君察之也。”鲍本原在韩策。魏昭策白圭语同。正曰:见下。

段干越人谓新城君[6][编辑]

段干鲍本凡段干皆魏人,今在秦。补曰:史注,段干,魏邑。路史,段干,李姓邑。初邑段,后邑干,因邑而氏。越人谓新城君曰:“王良之弟子驾,鲍本良,赵简子御。驾,马在车下负轭。云取千里鲍本其言然。马,姚本一无此字。遇造父之弟子,鲍本造父,周穆王之御,不得与王良同时。然学出于造父者,得称为其弟子,非必与之同时也。造父之弟子曰:‘马不千里。’鲍本不能然。王良弟子曰:‘马,千里之马也;服,千里之服也。鲍本驾车,马四,两服在中央夹辕,两骖在旁。见太叔于田言马言服。马,岂骖耶?而不能取千里,何也?’曰:‘子𬙊鲍本𬙊,索也,以牵马。牵长。故𬙊牵于事,万分之一也,而难姚本曾作“维”。千里之行。’今臣虽不肖,于秦亦万分之一也,而相国见臣鲍本戎未尝相,以其传国事称之。不释塞者,鲍本言障之于下,不解。是𬙊牵长也。”鲍本亦在韩策。详二臣之言,则戎之宠少衰矣,故范睢得而间之。正曰:上章为议己者言,下章言相国之短于用己,皆不见芈戎宠衰之意,为秦亦无明征,当从旧次。难,去声。

  1. [校一]姚本“谓郑王曰”至“我将为尔求火也”为一篇,从“东孟之会”至“圣人之计也”为另一篇。鲍本将以上两篇合为一篇。据文义,从鲍本合为一篇。
  2. [校一]姚本《公仲使韩珉之秦求武隧》《韩相公仲珉使韩侈之秦》和《客卿为韩谓秦王》连篇,鲍本分为三篇。据文义,从鲍本。
  3. [校一]此篇鲍本在《楚策》。
  4. [校一]此篇鲍本在《魏策》。
  5. [校一]此篇鲍本在《秦策》。
  6. [校一]此篇鲍本在《秦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