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续文献通考 (四库全书本)/卷02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三 钦定续文献通考 卷二十四 卷二十五

  钦定四库全书
  钦定续文献通考卷二十四
  征榷考
  杂征敛 泽津渡
  宋宁宗嘉定二年十月减公私房廊白地钱什之三初南渡后杂征甚多孝宗淳熙九年言者谓有司理财一切用衰陋褊隘之䇿至于卖楼店括草田鬻官地而所在争献羡馀此风一炽恐天下苍生无宁岁矣然自隆兴以后蠲减不一光宗绍熙二年十月下诏守令毋征敛病民帝嘉泰时尝蠲黄河铁缆钱及内外诸军营运息钱详蠲贷门至是复有是命
  四年二月罢广西诸州牛税
  五年九月罢沿海诸州海船钱
  十七年十二月时理宗已即位雪寒免京城官私房赁地门税等钱
  自后祥庆灾异寒暑皆免
  理宗宝庆元年十二月诏行都及诸路公私僦舎钱未经减者减三分
  从谏议大夫朱端常请也
  三年七月诏被水州县勿徴竹木等税
  至绍定四年蠲砖瓦竹木芦泊之征三月六年诏两浙转运司临安嘉兴府徽严安吉州再蠲竹木之征三月
  宋史赵必愿传曰理宗端平元年必愿以直秘阁知婺州至郡即免催绍定六年分小戸绫罗钱三万缗有奇奏乞寛减内帑绫罗申省免用旧例预解诸色窠名钱罢开化税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
  又郑清之传曰理宗淳祐九年拜左丞相兼枢宻院先是沿江算舟之赋素重清之次第停罢如池之雁SKchar有大法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之目其钱分隶诸司清之奏罢其并縁渔取者葢数倍公家之入合分隶者从朝廷偿之报下清之方与客饮举杯曰今日饮此酒殊快
  景定四年十二月诏无为军巢县已升为镇巢军使从沿江制司节制其月收坊场河渡钱分项支解
  度宗咸淳元年四月寿崇节免征临安官私房僦地钱是月干㑹节如前免征自是祥庆灾异寒暑皆免
  十月减田契税钱什四
  宋史杨文举传曰文仲添差通判扬州牙契旧额岁为钱四万缗累増至十六万开告讦以求羡文仲曰希赏以扰民吾不为也卒増十八界一而已
  十年九月时㳟帝已即位天瑞节免临安府公私房赁钱十日辽圣宗统和十五年十月弛东京道鱼泺禁
  开泰八年六月弛大摆山猿岭采木之禁
  道宗寿隆六年三月弛朔州山林禁
  天祚帝乾统三年二月以武清县大水弛陂泽之禁金海陵贞元元年七月征元赐朝官京城隙地钱京城隙地以是年五月赐随朝大小职官及䕶驾军至是各征钱有差
  世宗大定三年诏山东西路坊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河渡逋欠如监临制以年岁逺近为差蠲减
  以尚书工部令史刘行义言定城郭出赁房税之制五年以前此河泺罢设官复召民射买两界之后仍旧设官
  至二十九年章宗即位户部言天下河泺已许与民同利其七处设官可罢之委所属禁豪强毋得擅其利
  等谨案金史宗尹传大定时拜平章政事民间苦钱币不通帝问之对曰钱者有限之物积于上者滞于下所以不通海陵军兴为一切之赋有菜园房税养马等钱大定初军事未息调度不继故因仍不改今天下无事府库充积悉宜罢去帝嘉其留意百姓始罢养马等钱是当时征敛无艺河泺赁房之外其杂税尚多也
  章宗明昌元年二月免赁房税
  至二年又诏减南京出赁官房及地基钱
  三年谕提刑司禁势力家不得固山泽之利
  定司竹监竹税额
  司竹监岁采八破竹五十万竿春秋两次输都水监备河防馀邉刀笋皮等卖钱三千贯苇钱二千贯为额
  泰和二年四月复扑买河泺法
  宣宗兴定三年四月同提举榷货司王三锡请榷油不行
  三锡建议榷油岁可入银数十万两平章政事术虎髙琪以用度方急力主行之尚书左丞髙汝砺上言曰古无榷法自汉以来始置盐铁酒榷均输官以佐经费末流至有算舟车税间架其征利之术固已尽矣然亦未闻榷油也葢油者世所共用利归于公则害及于民故古今皆置不论亦厌苛细而重烦扰也国家自军兴河南一路入税租不啻加倍又有额徴诸钱横泛杂役无非出于民者而更议榷油岁收银数十万两夫国以民为本当此之际民可以重困乎若从三锡议是以举世通行之货为榷货私家常用之物为禁物自古不行之法为良法窃为圣明不取也若果行之其害有五臣请言之河南州县当立务九百馀所设官千八百馀员而胥隶工作之徒不与焉费既不赀而又创构屋宇夺买作具公私俱扰殆不胜言至于提㸃官司有升降决罚之法其课一亏必生抑配之弊小民受病益不能堪其害一也油之贵贱所在不齐商旅转贩有无相易所以其价常平人易得之今既设官各有分地辄相侵犯者有罪是使贵处常贵而贱处常贱其害二也民家日用不能躬自沽之必藉转鬻转鬻者増取利息则价不得不贵而用不得不难其害三也盐铁酒醋公私所造不同易于分别惟油不然莫可辨记今私造者有刑捕告者有赏则无赖辈因之得以诬构良民枉䧟于罪其害四也油户所置屋宇作具用钱已多有司按业推定物力以给差赋今夺其具废其业而差赋如前何以自活其害五也惟罢之便帝是之然重违琪意乃诏集百官议于尚书省众以为不可帝曰古所不行者而今行之是又生一事也乃罢之
  金史食货志曰租税之外算其田园屋舎车马牛羊树艺之数及藏镪多寡征钱曰物力物力之征上自公卿大夫下逮民庶无茍免者近臣出使外国归必増物力钱以其受馈遗也物力之外又有铺马军须输庸司吏河夫桑皮故纸等钱名目琐细不可殚述
  元太宗元年八月敕䝉古民有马百者输牝马一牛百者输牸牛一羊百者输羒羊一为永制
  二年正月诏杂税三十取一
  元史太宗定宗本纪曰太宗之世华夏富庶羊马成群旅不赍粮时称治平迨定宗嗣立在位三年诸王及各部遣使于燕京迤南诸郡征求货财弓矢鞍辔之物或于西域回鹘索取珠玑海东搂取鹰鹘驿骑络绎民力益困而太宗之政衰矣
  世祖中统二年五月弛诸路山泽之禁
  至元元年四月以四川茶盐商酒竹课充军粮
  二年二月禁山东东路私煎硝碱
  三年六月申严陕西河南竹禁
  十二月减辉州竹课
  先是官取十之六至是减其二
  四年始命制国用使司印造怀孟等路司竹监竹引一万道
  初腹里之河南怀孟陕西之京兆凤翔皆有在官竹园立司竹监掌之每岁令税课所官以时采斫定其价为三等易于民间至是命凡发卖皆给引每道取工墨一钱至九年十月京兆府人辛至告贩到紫竹扇杆五千六百条所司作私竹断没应纳钞七十五两驴二头中书省议将元断钞数驴畜付本人收管仍支价收买外今后紫竹扇杆赴卫辉路总管府扣算工本脚力盘费官为收买给引与本处熏竹相兼发卖
  元史刑法志曰卫辉等处贩卖私竹者竹及价钱并没官首告得实者于没官物约量给赏犯界私卖者减私竹罪一等若民间住宅内外并阑槛竹不成亩本主自用外货卖者依例抽分有司禁治不严者罪之仍于解由内开写
  五月命官司和买诸物亦依例收税
  五年七月定磁窑以二八抽分著为例
  七年二月令鱼池勿与河泊同课
  中书省奏近水之家许凿池养鱼并畜鹅鸭及栽莲藕菱芡蒲苇以佐衣食如无力者召人种佃勿致荒废其出卖物色止令赴务依例投税不同河泊办课以致阻民増修从之
  十二年三月免诸路军杂赋
  十三年二月诏谕临安新附人等山林河泊除巨木花果外馀物权免征税
  十二月诏浙东西江东西淮东西湖南北竹货河泊等皆从实办课凡故宋圣节上供经总制钱等百馀件𢘤除免之
  十四年五月以河南山东水旱除河泊课聴民自渔十五年十月弛山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樵采之禁
  十六年七月以每岁圣诞节及元辰日礼仪费用皆敛之民诏天下罢之
  十九年四月弛西山薪炭禁
  五月免福建山县镇店宣课
  至十二月又以福建濒海瘴地难同诸路收税将不应税者若书画藳荐砖瓦柴炭草鞋草索铁线铜线扫帚条帚麹货糯米竹笋山药诸色灯诸般菜及牛马驴骡羊鸡鸭鹅生子犊不系货卖俱榜示免之
  二十年十一月命江南等省于本处印造契本
  先是各省收纳商课例给契本岁由戸部印发无契本者同盗税至是以大都相去不逺除四川甘肃中兴行省陕西宣慰司所辖依旧印发外江南四行省部发契本铜版一铜印一即令于本处和买纸墨印造
  二十一年五月定税务不使契本盗税文契欺隠课程者止罪官吏买主不坐
  至二十二年正月又以福建各务契税不用元降契本只粘务官契尾更有连数契作一契押印者俱命禁之至仁宗皇庆元年五月又以户部主事张承直言务司作弊多端命买主无契本者同匿税外结揽之人加等追断务官通同及税非本境成交者依律断罪正官有失关防纵容亲戚家人入务索取财物者同枉法论罪
  二十二年正月诏天下民间买卖金银怀孟诸路竹货江淮以南江河鱼利皆弛其禁
  先是江南鱼戸官司募人自备工本认办课一百锭至是以百姓赔累令官司招收鱼户给以网索拦闸外计鱼十分为率官收七分发卖毋得滋扰又以竹货系百姓恒产有司拘禁发卖妨夺生计乃罢各路司竹监聴民自卖输税至二十三年九月又用抄纸坊大使郭畯言于卫州复立竹课提举司凡辉怀嵩洛荆襄益都等处竹货皆隶焉在官者办课在民者输税又命陕西竹课提领司差官于辉怀办课至二十九年十月以丞相完颜泽言怀孟竹课频年斫伐已损课无所出科民以输宜罢其课长养数年从之
  三月増商税契本每一道为中统钞三钱
  初典买物业应立契据者验实价直依例收办正税外将契用印关防毎本宝钞一钱至是増至三钱至武宗至大三年又令毎本改收至元钞三钱不结正课另项作数
  二十四年十一月弛太原保徳河鱼禁
  十二月免浙西鱼课三千锭聴民自渔二十五年正月敕弛辽阳渔猎之禁惟毋杀孕兽二月敕江淮勿捕天鹅弛鱼泺禁二十八年三月以杭州平江等五路饥弛湖泊捕鱼之禁四月弛杭州西湖禽鱼禁聴民网罟二十九年三月中书省言汉地河泊隶宣徽院除大官外宜弛其禁便民取食从之
  二十九年三月定湖南门摊课例
  先是湖南民戸纳商税酒醋常课外不问有无地戸每年滚纳门摊地亩一两二钱岁计钞二万馀锭比腹里包银更加数倍贫戸乏力受刑典卖妻子尚苦不敷因而逃亡为冦所遗逋课或勒官吏掲借或令见户赔纳是年正月行省以为言乞行除免戸部侍郎张奉政言宋时本无此例归附后始有之乃定自本年为始通行依额认办除离城十里内并镇店立务办课处依旧例纳米外其离城十里外乡村验亩均科许令百姓自造酒醋食用包容各家佃戸不复纳税馀无地下戸并行除免
  十一月禁所在私渡命关津讥察奸宄
  成宗元贞元年六月江浙省大水无禾民乏食弛江湖河泊之禁聴民采取
  至大徳元年闰十二月淮东饥弛湖泊之禁二年正月建康龙兴临江宁国太平广徳饶池等处水弛泽梁之禁聴民渔采三年五月江陵路旱蝗弛湖泊之禁四年二月湖北饥弛山泽之禁七年正月弛饥荒所在山泽湖泊之禁一年八月以太原平阳地震山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河泊聴民采捕八年正月以灾异弛山场湖泊之禁聴民采捕九年八月以冀宁岁复不登弛山泽之禁聴民采捕十一年武宗即位五月诏被灾处山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河泊课程权且停罢聴贫民采取七月从和林省臣请以网罟赐贫民九月江浙饥开山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河泊禁免其课
  二年二月诏江南道士贸易田者输田商税
  五月诏民间马牛羊百取其一羊不满百者亦取之惟色目人及数乃取
  大徳十一年十二月时武宗已即位以明年改元弛山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河泊芦荡禁
  武宗至大元年四月以浙西江东水罢山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河泊课苏湖常秀等路自春徂夏阴雨连绵塘岸崩頺稻秧浸烂米价腾贵除遣官赈给盐菜米粮外山场河泊开禁免课至十一月绍兴旱灾山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河泊商税截日免之诸路小稔审被灾者亦免之二年九月以薪价贵禁权豪蓄鹰犬之家不得占据山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聴民樵采
  二年正月诏天下弛山泽之禁
  仁宗皇庆二年七月诸被灾地并弛山泽之禁
  至延祐六年六月以济宁等路水开河泊禁聴民采食七年英宗即位九月沈阳水旱害稼弛山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河泊之禁
  延祐七年九月时英宗已即位禁五台山樵采
  十一月以明年改元开燕南山东河泊之禁聴民采取英宗至治二年闰五月真定山东诸路饥弛河泊之禁三年十二月时泰定帝已即位以改元诏禁献山场河泊之利泰定帝泰定三年十一月弛永平路山泽之禁
  四年十一月以岁饥开内郡山泽之禁
  文宗天历元年岁课及额外课之数
  硝碱课晋宁路二十六锭七两四钱
  竹木课腹里木六百七十六锭一十五两四钱额外木七十三锭二十五两三钱竹二锭四十四两额外竹一千一百三锭二两二钱江浙省额外竹木九千三百五十五锭二十四两江西省额外竹木五百九十锭二十三两三钱河南省竹二十六万九千六百九十五竿板木五万八千六百条额外竹木一千七百四十八锭三十两一钱
  等谨按以上皆岁课也外尚有金课银课铜课铁课铅课锡课矾课各岁额详见坑冶盐铁二门
  历日课内分大历每本钞一两小历每本钞一钱回回历每本钞一两总三百一十二万三千一百八十五本腹里及行省总计中统钞四万五千九百八十锭二十二两五钱
  契本课总三十万三千八百道每道钞一两五钱腹里及行省总计中统钞九千一百一十四锭
  河泊课腹里及行省总计钞五万七千六百四十二锭二十三两四钱
  山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课腹里及行省总计钞七百一十九锭四十九两一钱
  窑冶课腹里及行省总计钞九百五十六锭四十五两九钱
  房地租钱课腹里及行省总计钞一万二千五十三锭四十八两四钱
  门摊课湖广江西河南三省总计钞二万六千八百九十九锭一十九两一钱
  池塘课江浙江西二省总计钞一千九锭二十六两五钱
  蒲苇课腹里及行省总计钞六百八十六锭三十三两四钱
  食羊等课大都上都兴和大同四路及羊市煤木所总计钞一千七百六十锭二十九两七钱
  荻苇课河南江西二省总计钞七百二十四锭六两九钱
  煤炭课大同路及煤木所总计钞二千七百一十五锭二十六两四钱
  撞岸课般阳路宁海州恩州总计钞一百八十六锭三十七两五钱
  山查课真定广平大同三路总计钞七十五锭二十六两四钱
  麹课江浙省钞五十五锭三十七两四钱
  鱼课江浙省一百四十三锭四十两四钱
  漆课四川省广元路一百一十二锭二十六两酵课腹里永平路及江西行省总计钞二十九锭三十七两八钱
  山泽课彰徳怀庆二路总计钞二十四锭二十一两一钱
  荡课平江路八百八十六锭七钱
  柳课河间路四百二锭一十四两八钱
  牙例河间路二百八锭三十三两八钱
  乳牛课真定路二百八锭三十两
  抽分课黄州路一百四十四锭四十四两五钱蒲课晋宁路七十二锭
  鱼苖课龙兴路六十五锭八两五钱
  柴课安丰路三十五锭一十一两七钱
  羊皮课襄阳路一千锭四十八两八钱
  磁课冀宁路五十八锭
  竹苇课奉元路三千七百四十六锭三两六钱姜课兴元路一百六十二锭二十七两九钱
  白药课彰徳路一十四锭二十五两
  等谨按以上皆额外课
  元史食货志曰岁课者元兴因土人呈献而定其岁入之数额外课者凡岁课皆有额而此课不在其中也课之名凡三十有二其岁入之数惟天历元年可考云
  十二月诏被兵郡县弛山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河泊之禁
  次年四月河南廉访司言兵旱民饥乞弛山林川泽之禁从之
  二年九月立温州路竹木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
  十月弛陕西山泽之禁以与民
  至顺元年十二月诏宣忠扈卫亲军都万戸府凡立营司境内所属山林川泽其鸟兽鱼鳖悉供内膳诸猎捕者坐罪
  顺帝至元三年二月以浙江等处饥开所在山场河泊之禁聴民樵采
  九月立皮货所于宁夏
  设提领使副主之
  六年二月罢大都东路里山查提领所
  元史王思诚传曰南皮民父祖尝濒御河种柳输课于官名曰柳课后河决柳俱没官犹征之凡十馀年其子孙益贫不能偿至正中思诚为河间路总管连请于朝除之
  明太祖洪武初设抽分竹木局及河泊所
  凡龙江大胜港俱设立抽分竹木局客商兴贩芦柴茅草等三分取一杉木棕毛等三十分取二松木杉板柴炭等十分取二又令军卫自设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收贮柴薪按给禁军孤老等竹木堆垛在场奏申知数以凭度量关支如营造数多抽分不敷或给价收买差人斫办凡河泊所鱼课通计天下勘合六百八十九道皆以河字为号分发收掌各记所收米钞年终进缴其底簿仍送戸部以凭查考
  等谨按明史食货志谓河泊所惟大河以南有之河北止盐山一县考㑹典则北直隶顺天府有武清河间有盐山更有静海也
  十三年六月罢天下抽分竹木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
  十四年令以野兽皮输鱼课制裘以给邉卒
  十五年十二月定河泊所官制
  吏部奏凡天下河泊所二百五十二岁课米五千石以上至万石者设官三人千石以上者二人三百石以上者一人制可
  十八年令毛缨棕毛等课解本色其馀鱼及茶酒醋矾等俱折收金银钱钞
  二十七年各城市没官房屋系军官军人住者不许取赁钱
  三十年革怀庆等处鱼课及鱼戸
  令自怀庆以下至沙河口一带黄河两岸聴从百姓采取鱼鲜食用不收课程原设河泊所革去鱼课并开除鱼戸
  明大诰曰凡沟港山涧及灌溉塘池民间自养鱼鲜池泽皆已照地起科并非办课之处如有夺民取采鰕鱼器搜求扰民者许拏赴有司有司不理拏赴来京议罪又所在湖池民舟经渉其河泊官敢有妄取水面钱者罪不赦
  成祖永乐六年设通州白河卢沟通积广积五抽分局至十三年令以三十分为率凡竹木柴炭砖瓦等取一至取十五各有差
  宣宗宣徳四年征两京蔬果园课钞
  时以钞法不通凡两京蔬果园不论官私种而鬻者𢘤令纳钞
  五年置易州柴炭山厂
  永乐中后军都督府供柴炭役宣府十七卫所军士采之邉闗宣徳初以邉木可扼敌骑且邉军不宜他役诏免其采伐令岁纳银二万馀两后府召商买纳至是置厂命工部侍郎督之佥北直山东山西民夫转运而后府输银召商如故至英宗天顺八年又坐𣲖易州厂柴炭四百三十馀万宪宗成化元年増至六百五十馀万二年又増至一千一百八十馀万三年又増至一千七百四十馀万孝宗𢎞治时増至四千万馀斤转运既艰北直山东山西乃悉输银以召商武宗正徳中用薪益多増直三万馀两凡收受柴炭加耗十之三中官辄私加数倍逋负日积至以三年正供补一年之耗尚书李𬭼议令正耗相凖而主收者复私加至以四万斤为万斤又有输纳浮费民弗能堪世宗登极乃酌减之
  等谨按㑹典初供应柴炭悉于沿江芦洲并龙江瓦屑二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取用及永乐迁都于北则于白羊口黄花镇红螺山等采办宣徳间始设易州山厂专官总理景泰间移于平山又移于满城英宗复辟初仍移于易州而自后増办之数乃多至四倍焉
  七年三月令湖广广西浙江鱼课办纳银者俱折收钞至正统十年令云南大理所属河泊所鱼课米中半纳钞
  九年令蔚州及美峪九宫口五龙山龙门关等山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除成材大木不许采取其小木及椽枋之类聴人货卖经抽分处取十之三
  英宗正统元年设真定抽分竹木局
  令真定府税课司带管凡木植抽三十分之四编号印记从滹沱河运至通州抽分竹木局交收其后知府委通判一员督税课司官吏抽分每年终内官监差人印烙起解至天顺时又设保定抽分令唐县委官至倒马关抽分木植三十分之六
  二年令荆州所属鱼课钞俱留为王府禄米及官吏俸给
  至𢎞治二年令以湘潭河泊所与吉府管业
  大学衍义补曰明制凡有河泊处皆立官以司鱼课岁有定额河泊之所遍天下而惟湖广最多一藩十二所四州共百四十馀处沔阳一州乃至有三十一处岁纳课钞有定数使钞法果行则所得不赀足资国用矣不然是虚费官吏之俸徒为下民之扰而所得不足偿所费也
  三年七月蠲甘肃所属菜果园课钞
  邉地菜果园向俱依内地纳钞至是兵部尚书王骥等言甘肃十三卫所僻居极邉寒早暖迟虽有山桃野杏俱酸涩不堪食又商旅少通钞甚难得请悉蠲之报可至八月以钞法通蠲京城外菜地税钞景泰五年七月又以钞法阻滞征菜果园钞寻暂免嘉靖十年令宣课司小民发卖𤓰果蔬菜毋得抽税
  四年令各处鱼课有湖地湮塞坍塌无从采捕累民包纳者所在官申勘分豁
  至七年湖广所属府县河泊所岁办课钞不及三千贯油鳔黄白麻不及三千斤翎毛不及十万根者俱令裁革应办课程归并附近河泊所其无河泊所处府州县带办天顺元年诏各处河泊所课程悉照永乐旧额征收其收钞不及万贯者令所在有司带管成化十八年又令湖广河泊所课程少者附近河泊所兼理之
  刘孜传曰成化中孜巡抚江南时民间多积困南京廊房既倾圮犹征钞上元江宁农民代河泊所网戸采鲥鱼应天都税宣课诸司额外増税六合江浦官牛岁征犊孜皆疏罢之
  景帝景泰元年大理卿薛瑄言抽分薪炭等匿不报者凖舶商匿畨货罪尽没之过重请得比匿税律从之六年令湖广等处各委官取勘鱼戸凡新造船有力之家量船大小定与课米编入册内以补绝戸课额至天顺元年又令各处河泊所业戸逃亡事故者有司查勘以新増续置船只罾网照名补替
  宪宗成化四年遣太监一员往直定㑹同知府委官抽印木植
  从内官监奏也至正徳十三年令委府佐贰官抽分内臣回京嘉靖十一年以各工木植缺用又从内官监奏仍差官抽印二十二年差内臣于滹沱河督同真定府税课司抽印木植运赴张家湾料砖厂内官监委员验收
  六年通州等五处抽分竹木局各差主事给事中御史一员按季更换
  七年令每处止遣御史一员又设杭州荆州太平三处抽分每岁工部差官三员凡竹木等物抽十分之一十五年令南京龙江瓦屑坝二抽分局毎年工部都察院各委官㑹同监督官查盘见数聴候领用变卖十七年设兰州抽分本州卫掌印官㑹同将河桥上岸捉获木植每十分抽其二过河桥捉获者尽数入官至嘉靖元年定通州抽分竹木局凡商贩竹木曽经真定九一抽分取有印信执照者止用九一抽分通前合为二八其未经抽分者仍用二八抽取六年裁革白河抽分竹木局官吏军人其例应抽分竹木柴炭砖瓦等令广积局带管仍聴巡按御史督察十年卢沟抽分竹木局堆积木植朽坏每年终工部委官查盘变卖银两解部作正支销
  九年更定芦柴木柴折银例
  景泰间应天等处岁办芦柴以十分为率减免四分三分折钞三分本色折钞毎束二贯五百文每一万贯又折收银二十二两五钱至是令于芦柴三分本色内以一半折银每束二分俱送应天府收贮支用其折纳木柴者每百斤折银四分至抽分竹木原钞者至是亦折银渐益至数万两
  明史何遵传曰正徳中授工部主事榷木荆州下令税自百金以下减三之一风涛败赀者勿算入算者手实其数自识之藏于郡帑数日一㑹所入比去不私一钱
  邱浚曰竹木之税始于唐徳宗时取其利以为常平本后代则用之以为宫宇什器耳国初设抽分竹木局至成化时太平之芜湖荆州之沙市浙江之杭州遣工部属官亲临其地抽分变卖取其价值银两解京以供工部缮造之费免科征于民是诚良策然商贩无常难为定数后来者务逾前人之数以徼能名岁増一岁无有纪极窃恐后来难继商贾折阅兴贩不至而官与民两失其利宜量为中制因地定额多者不以为扰不及数者不以为劣庶㡬可以久行也
  武宗正徳元年天下河泊所税课司系王府奏讨管业者不分久近令尽取归官
  至嘉靖八年以王府分封日増税粮日益不足凡河泊所税课并山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湖陂除洪武永乐以前所赐不动外其馀一应奏讨之数自本年为始将所入照数征收存留府县仓库抵补王府禄米二十七年令各王府奏讨山场税课等地并楚府鱼课税课芦洲店房俱还官征租备邉
  十一年始收泰山碧霞元君祠香钱
  时镇守太监黎雅谁收香钱为祠中缮修费都给事中石天柱言祀典惟有东岳神无所谓碧霞元君者淫祀非理不可许帝不省自是遂为税额万历中岁入二万两
  世宗嘉靖九年令凡山泽之利除禁例并民业外其空闲处聴民采取及入官备赈
  十年令煤炸已经芦沟抽分者通积等局不许重征十四年煤炸每十分取其一至二十四年免抽分
  二十五年戸部尚书王杲请收山场湖陂河道等税以济邉储从之
  穆宗隆庆元年八月命太监陈学抽木于真定勿以郡佐参预
  初滹沱河设税课司抽印木植主以通判而内臣止岁终印烙嘉靖四十五年命同知协同太监抽分至是太监李芳奏荐学廉静可任始专委之工部呉时来力争弗聴次年六月乃诏真定抽分厂免差内官每岁首发一印信号簿令真定府掌印官委同知逐日将抽到各木登记随时变卖银两贮库候冰合之日缴部至万历二年真定抽分即令易州山厂主事带管每年水发时商木凑集督同府佐照例抽分三年又从内官监奏真定抽分仍差内官抽印
  四年通州等五局除商贩竹木板枋等照旧抽分外其驮运木炭柴草俱免抽税
  五年四月免林衡署果戸房号税
  初永乐时有果戸三千馀后渐逃窜仅存七百馀戸嘉靖间复征其房号至是果戸奏诉贫难帝亦悯之故有是命
  神宗万历六年天下所入鱼课钞银等数
  直隶永平保定河间大名四府钞共三万八千二百八十贯四十一文应天苏州镇江庐州扬州五府共二十五万四千二百七十一贯三百六十二文常州府三万四千九百一十八贯九百五十五文钱六万九千九百六十四文浙江十八万二千九百六十九贯六百二十文湖广一百二十六万五千四百二十四贯山东三百四十四贯河南七千二百六十八贯七百四十二文陕西二万三千九百十二贯九百四文广西二千七十九贯五百三十文
  松江府银五百五十七两四钱六分有奇太平府一百十七两二钱四分有奇江西一千四百八十两五钱有奇福建七千一百两四川三百三十七两五钱七分有奇云南一千三百五十三两七钱有奇米麦三百五十石有奇
  二十八年正月令矿监王虎兼督理宝坻鱼厂
  初永乐时设宝坻银鱼厂隆庆时止令估值备庙礼上供至是始以中官坐采又征其税武清等县非产鱼之处増苇网诸税且及青县天津矣
  内官陈増奏收南直云台山三官庙每岁香税一千馀两应比泰山事例从之
  三十三年十二月免畿辅煤窑税课
  内官监陈永寿进秋冬煤课银帝曰畿辅煤窑系小民日用营生除官窑煤炸内监采用外民窑税课尽停免之
  熹宗天启三年闰十月以皇子生诏芦课灶课等杂税不分起运存留除已征在官外其小民逋欠者尽数蠲



  钦定续文献通考卷二十四
<史部,政书类,通制之属,钦定续文献通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