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续文献通考 (四库全书本)/卷090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十九 钦定续文献通考 卷九十 卷九十一

  钦定四库全书
  钦定续文献通考卷九十
  王礼考
  巡狩
  等谨按马端临考所载巡狩讫于宋髙宗绍兴三十二年孝宗以后无闻焉王圻续通考载宁宗嘉定七年四月幸太乙宫明庆寺祷雨理宗景定四年车驾幸太乙宫赴座官赐醴簪花有太学生刘黻谏游幸事今以正史考之礼志巡幸亦至绍兴三十二年而止馀无可见若帝纪宁宗幸太乙宫系嘉定元年闰四月非七年四月也理宗幸太乙宫纪无其事想以刘黻𫝊谏㳺幸疏内有幸西太乙语傅会载之耳又理宗淳祐十年四月己酉幸龙翔宫亦不足为巡狩之典故阙焉若辽史营卫志出有行营谓之巴纳王圻续通考以冬巴纳在广平淀属巡狩春在鸭子河泺夏在吐儿山秋在伏虎林属田猎其实广平淀亦有校猎讲武事不得截然分属也史称辽国尽有大漠浸包长城之境秋冬违寒春夏避暑随水草就畋渔岁以为常各有行在又称建有五京岁时巡幸转徙随时故创立游幸表纪之今若据表以书则重见叠出不可胜载且前史别之为游幸则固与古巡狩异矣兹苐据有事迹合典礼者具列于左馀概从删
  辽太祖三年正月幸辽东 七年六月登都庵山抚其先奇善汗遗迹徘徊顾瞻而兴叹焉八月幸龙眉宫帝取天梯豪国博啰三山之势于苇淀射金龊箭以识之名龙眉宫后神册三年筑都城于其地即临潢府九月发自西楼辽有四楼在上京者曰西楼木叶山曰南楼龙化州曰东楼唐州曰北楼岁时游猎常在四楼间十二月祠木叶山在辽阳有拜山礼为祠木叶山之仪还次昭乌山省风俗见髙年议朝政定吉凶仪十二月燔柴于莲花泺
  神册元年二月朔帝在龙化州在潢河之南受尊号改元三年十二月朔幸辽阳故城 四年二月脩辽阳故城以汉民渤海户实之改为东平郡五月至自东平郡 天赞二年二月如平州以平州为卢龙军三年八月西征次古单于国祭阿勒坦伊徳实山以麃鹿祭九月次伊徳实山以青牛白马祭天地 四年五月清暑室韦北陉闰十二月祠木叶山又以青牛白马祭天地于乌山 天显元年正月驻军于辉罕城南二月以青牛白马祭天地幸辉罕城改辉罕城为天福七月次扶馀府扶馀行宫在城西南两河之间后建升天殿于此而以抉馀为黄龙府互详物异考
  太宗天显三年四月东巡 四年正月如昭埚阅约尼氏户籍氏有九帐系约尼九汗宫分三月望祀群神四月至自昭埚六月西巡驻跸凉陉七月祠太祖而东八月至自凉陉九月如南京先是三年十二月升东平郡为南京此其是也至会同元年十一月以皇都为上京府曰临潢则又升幽州为南京南京为东京矣祠木叶山寻至自南京十月幸诸营阅军籍十二月至南京 五年三月驾发南京五月如沿柳湖拜太祖御容于明殿八月如九层台 六年正月如南京七月东幸 七年十二月驻跸平地松林 九年闰正月东幸十二月驻跸百湖之西南 十年六月幸频布里淀十一月幸𢎞福寺见观音画像顾左右曰昔与父母兄弟聚观于此岁时未㡬今我独来悲叹不已乃自制文题于壁以极追感之意 十二月如金瓶泺 十一年正月如潢河 十二年四月观潢水源五月幸频跸淀十二月东幸 㑹同元年二月幸辽河东三月东幸四月如南京幸温泉还宫三年三月如南京此幽州也诏扈从扰民者从军律幸蓟州四月至燕幸留守赵延寿别墅六月驾发燕京冬驻跸于伞淀 四年九月幸归化州 五年二月如南京闰三月驻跸阳门冬驻跸赤城 六年八月如奉圣州十二月如南京 七年九月北幸 大同元年正月朔备法驾入汴四月朔发自汴州帝以汴州炎热水土难居命改镇州为中京以备巡幸
  等谨按帝纪祠木叶山者六天显六年五月七年正月十二年十二月㑹同二年四月不止天显四年九月也如沿柳湖者四天显八年五月九年五月十一年五月不止五年五月也盖习以为常他若幸凉陉幸频跸淀幸平地松林亦如之故苐就初见者录焉后仿此
  世宗天禄二年十一月驻跸彰武南 四年九月朔如山西 五年正月朔如百泉湖夏清暑百泉岭
  穆宗天历元年九月如南京 三年三月如应州冬驻跸奉圣州 四年二月幸南京冬驻跸杏埚 五年二月如袅潭 七年二月驻跸潢河四月还上京 九年五月如南京六月西幸如懐州十二月还上京 十年八月如秋山 十二年六月祠木叶山及潢河 十四年二月如潢河及老林东泺七月祀黒山八月自硙子岭还宫 十五年二月东幸十二月驻跸黒山平淀等谨按帝纪十馀年内驻跸潢河凡六见袅潭及黒山平淀凡三见今不悉书
  景宗保宁元年十月东幸袅潭十一月祠木叶山驻跸鹤谷 二年正月如潢河四月幸东安五月西幸次盘道岭六月还上京 三年二月东幸八月如秋山九月幸归化州如南京冬驻跸金川 四年夏驻跸冰井七月如云州 五年二月幸新城七月驻跸燕子城 六年正月幸南京十月朔还上京 七年四月如频跸淀清暑秋山 十年正月如长泺四月西幸六月驻跸沿柳湖
  等谨按游幸表每有为纪所不载者如保宁元年八月如秋山二年六月幸塔布城遂幸东京三年七月如沿柳湖十月驻跸富虎坂五年正月如神得湖如应州九月驻跸归化州西埂坡六年四月幸冰井七年正月如扎拉淀八年二月如金瓶泺十月如长泺九年正月如鹿埚十月如老翁川十年三月复如长泺殆即当时巡历处而互异也
  乾亨元年冬驻跸南京 二年二月如清河四月清暑燕子城八月东幸 三年二月东幸复幸南京十月如富虎坂 四年正月如华林天柱八月如西京九月幸云州
  等谨按㳺幸表元年五月幸惠民湖八月幸冰井二年闰三月如南京西幸十二月如富虎坂三年四月幸羊城泺纪不载今参考之皆幸南京所过处耳
  圣宗统和元年二月幸圣山三月驻跸辽河之平淀四月朔幸东京复南幸幸夫人乌库哩第谒太祖御容礼毕幸公主和克丹第如徽州五月次永州六月还上京八月西巡幸懐州九月幸祖州还上京如老翁川十二月朔幸显州复东幸 二年正月如长泺五月驻跸沿柳湖九月朔驻跸土河三年四月朔祠木叶山五月还上京六月如柏坡七月东幸八月次藁城至显州谒凝神殿幸乾州观新宫复西幸闰九月行次海上驻跸东古山 四年二月行次袅里井四月朔次南京北郊五月发南京六月度居庸闗戊午幸凉陉十月幸南京
  等谨按㳺幸表统和元年三月幸甘露等寺驻跸长泺及阁甸旁山五月幸兴王寺十月驻跸老翁川二年正月幸近地二月如潢河八月幸鹅山三年九月渡伯哩水四年五月如炭山清暑此皆与纪互异者若圣宗纪四年三月帝与皇太后驻兵拒宋师及十一月南伐凡所次及所营之处皆非巡狩之典故不载又二年正月如长泺后复见于三年正月四年正月今亦以习见削之
  五年正月如华林天柱三月朔幸长春宫四月清暑冰井九月幸南京是冬止焉 六年四月如南京幸宋国王休格第七月驻跸于洛河八月幸黎园温汤九月幸南京 七年正月幸易州御五花楼抚谕士庶三月驻跸延芳淀四月还京驻跸儒州龙泉 八年正月如台湖十年四月以台湖为望幸里如沈子泺五月清暑胡土白山八月驻跸大王州 九年三月幸南京四月清暑炭山九月驻跸庙城 十年九月幸五台山 十一年八月如秋山十月驻富虎坂十二年四月幸延寿寺 十四年十二月幸南京等谨按帝纪自九年四月清暑炭山后每年率以为常十四年四月六月两如炭山清暑则更重复故不书
  十五年四月幸南京致祭于太宗庙九月幸饶州致奠太祖庙十月朔驻跸驼山十一月幸显州 十六年正月如长泺五月祭白马神祠木叶山寻还上京八月朔东幸九月朔驻跸得胜口 十七年九月朔幸南京十八年正月还自遂城次南京四月驻跸于清泉淀七月驻跸汤泉九月驻跸黒河 十九年九月驻跸昌平幸南京 二十年三月驻跸鸳鸯泺 二十一年九月幸女河汤泉改其名曰松林十月驻跸七渡口 二十二年八月驻跸犬牙山九月幸南京祭太祖庙 二十四年七月南幸九月幸南京 二十五年十月驻跸中京先是正月城七金山建大定府号中京 二十六年四月朔祠木叶山五月朔还上京驻跸懐州十月朔幸中京 二十七年四月朔驻跸中京营建宫室八月北幸十二月南幸又如中京 二十八年五月朔如中京清暑七金山八月幸中京 二十九年四月清署隆科埚十月驻跸广平淀十一月幸显州
  等谨按帝纪自十五年至二十九年凡清暑炭山者十一幸长春宫者二幸延芳淀者三如长泺者二如鸳鸯泺者五驻跸七渡河者二驼山则十五年十月十二月两见广平淀则二十九年十月十二月两见今皆录其初见者
  开泰元年正月驻跸王子院二月驻跸瑞鹿原如苇泺五月朔还上京十月如中京
  等谨按帝纪统和三十年十月朔即改元开泰乃㳺幸表仍称三十年而以明年为元年自是至太平十年俱递差一岁此史氏之疏也
  二年四月如缅山十月驻跸长泺 三年正月如浑河七月朔如平地松林八月朔幸沙岭十月朔幸中京四年二月朔如萨题泺四月驻跸沿柳湖七月幸秋山十月驻跸塔喇噶泺十二月南巡海徼还幸显州 五年正月北幸驻跸雪林四月清暑孤树淀八月自懐州还上京九月驻跸杏埚 六年正月如锥子河四月如凉陉五月祠木叶山潢河驻跸九层台九月还上京十月驻跸逹哩山十二月还上京 七年二月如浑河九月驻跸中京 九年二月如鸳鸯泺九月驻跸金瓶泺十月如中京
  等谨按帝纪开泰凡九年内如缅山者三如瑞鹿原萨题泺逹哩山土河川者各二今苐录其一以省繁冗
  太平元年正月如浑河二月幸钹河四月清暑缅山七月如沙岭九月幸中京 二年二月朔驻跸鱼儿泺三月如长春州九月驻跸和尔果斯淀十月如上京 三年五月清暑缅山七月赐缅山名曰永安十月驻跸辽河 四年正月如鸭子河二月诏改鸭子河为混同江塔鲁河为长春河五月清暑永安山七月如秋山 五年正月如混同江三月如长春河九月驻跸南京是岁燕民以年榖丰熟车驾临幸争以土物来献帝礼髙年惠鳏寡赐酺饮至夕六街灯火如画士庶嬉逰帝亦㣲行观之 六年正月如鸳鸯泺九月驻跸辽河浒 八年九月幸中京 九年正月至自中京二月如斡凛河七月朔如黒岭十一月如显陵 十年二月幸龙化州四月如乾陵五月清暑柏坡十月驻跸长宁淀 十一年六月驻跸大福河之北十一月时兴宗已即位谒庆陵名其山曰庆云殿曰望仙即道宗陵也
  等谨按帝纪太平七年如混同江清暑永安山俱与五年同游幸表误以五年作四年则由开泰以二年为元年所误也又此十一年中清暑𬗟山驻跸辽河如鱼儿泺如永安山如混同江如长春河皆数见俱不赘
  兴宗重熙元年正月如雪林四月清暑巴纳登八月驻跸拉河源十月幸中京 二年正月东幸八月幸温泉宫 三年正月如春水七月如秋山十月驻跸中㑹川四年正月如伊苏布琳五月清暑散水源十月如王
  子城行柴册于白岭积薪为坛受群臣玊册礼毕燔柴祀天苏尔威汗制也 五年五月南幸如呼圗哩巴山清暑十月幸南京 六年正月西幸十月驻跸石宝冈 七年三月如蒲河淀七月如黒岭十月如辽河驻跸白马淀 八年十月驻跸东京
  等谨按帝纪九年至十一年凡所驻跸处皆前所习见故不载
  十二年三月幸南京五月幸山西 十三年十二月幸西京先是十一月改云州为西京 十四年二月驻跸察哩泺 十五年七月观获如秋山禁扈从践民田 十六年三月如黑水泺十月幸中京谒祖庙十一月幸中京 十七年十月驻跸都尔嘉六院官属秋冬居此 十九年三月驻跸锡锡淀六月幸庆州谒太安殿七月驻跸科里富僧额 二十年二月如苍耳泺 二十一年十月幸显懿二州 二十二年六月驻跸胡品山七月如黒岭 二十三年六月如庆州十月驻跸中京幸新建秘书监有事于祖庙 二十四年五月驻跸南崖七月如秋山次南崖之北峪
  等谨按帝纪无岁不巡幸今俱阙其重见者又三年载正月庚辰如鸭子河考河之名已改混同江矣
  道宗清宁二年九月幸中京祭圣宗兴宗于㑹安殿三年二月如大鱼泺 五年六月朔驻跸纳克泺十月朔幸南京祭兴宗于嘉宁殿 六年十月驻跸藕丝淀八年六月朔驻跸圗古勒十二月幸西京 九年五
  月清暑和尔和七月如太子山 十年正月北幸九月幸懐州谒太宗穆宗庙十月朔驻跸中京 咸雍元年十月朔幸医巫闾山 二年正月幸山榆淀 三年二月北幸 六年正月如千鹅泺 八年四月驻跸圗埒实 九年正月如双泺四月如旺国崖十月幸阴山遂如西京 十年九月幸东京谒二仪五鸾殿 太康元年二月驻跸大鱼泺四月如犊山 三年二月以中京饥罢巡幸四月泛舟黑龙江 四年二月驻跸缫古野五年十二月幸西京 七年九月次怀州又次祖州大安元年十月驻跸好草淀 二年四月北幸九月
  还上京 三年三月如锦州九月驻跸锡里济 四年四月西幸 五年五月驻跸齐老岭 寿隆元年五月驻跸特里岭 二年正月驻跸色哷森六月驻跸萨里布次年五月亦驻其地六月诏毎冬驻跸之所宰相以下构宅毋役其民 五年七月如大牢古山 六年七月如沙岭
  天祚帝乾统三年十月如中京 四年十月幸南京五年六月幸哈尔吉 十年六月清暑玉邱 天庆二年十月驻跸奉圣州十一月幸南京谒太祖庙七年九月帝自燕至阴凉河十月至中京
  等谨按帝纪金兵相逼后播迁无定并非㳺幸更不可言巡狩矣故自此至保定年间事俱削之
  四时巡狩
  契丹大小内外臣僚并应役次人及汉人宣徽院所管百司皆从汉人枢宻院中书省惟宰相一人枢宻院都副承㫖二人令书十人中书令史一人御史台大理寺选择一人扈从每岁正月上旬车驾启行宰相以下还于中京居守行遣汉人一切公事除拜官僚止行堂帖权差俟㑹议行在所取㫖出给诰敕文官县令录事以下更不奏闻听中书铨选武官须奏闻五月纳凉行在所南北臣僚㑹议十月坐冬行在所亦如之
  等谨按营卫志四时巡狩即列于巴纳之后是与田猎为一事也但犹可见巡狩之制故附录焉若四时巴纳则全属田猎门详见于后
  金太宗天㑹八年七月如东京温汤 十年七月如中京十月如兴中府
  等谨按帝纪十二年正月复如东京绝无事迹可见故阙之
  熙宗天眷元年二月如约罗春水幸天开殿四月朝享于天元殿约罗有混同江行宫是年以春亭名天元殿安太祖太宗徽宗及诸后御容春亭者太祖所常御之所也 三年四月如燕京六月次凉陉九月至燕京亲飨太祖庙 皇统元年九月至自燕京 四年二月如东京次百泊河春水五月朔次薫风殿九月复如东京十月诏薰风殿二十里内及巡幸所过五里内并复一岁 五年二月次济州春水
  时右谏议大夫程采上疏谓古者天子皆有巡狩无非事者或省察风俗或审理冤狱或问民疾苦以布宣徳泽国家肇兴诚恐郡国新民逐末弃本习旧染之污奢侈诈伪或有不明之狱僭滥之刑或力役无时四民失业今銮辂省方将宪古行事愿委之长贰厘正风俗或置匦箧以申冤枉或遣使郡国问民无告皆古巡狩之事如此则和气通天下丕平可坐而待也帝嘉纳之
  等谨按帝纪天眷二年皇统二年五年八年俱有幸天开殿事又六年有如春水事今以复见不书
  海陵天徳四年二月如燕京次泰州五月次临潢府六月朔驻绵山八月次于逹斡九月次中京 贞元元年二月自中京如燕京三月至燕京初备法驾
  等谨按帝纪及地理志先是天眷元年八月以京师为上京府曰㑹宁旧上京为北京天徳三年四月诏迁都燕京至是改元改燕京为中都府曰大兴汴京为南京中京为北京云
  正隆六年六月次南京近郊左丞相张浩率百官迎谒备法驾入京城是年正月将如南京命参知政事李通谕宋使徐度等曰昔从梁王军乐南京风土常欲巡幸今营缮将毕功期以二月末先往河南帝王巡幸自古有之以淮右多隙地暂欲校猎其间从兵不逾万人况朕祖宗陵庙在此安能乆于彼乎汝等归告汝主令有司宣谕朕意使淮南之民无懐疑惧二月发中都三月次河南府幸汝州温汤视行宫地自中都至河南所过麦皆为空复禁扈从毋辄离次及逰赏饮酒犯者罪皆死而莫有从者四月发河南府次温汤戒扈从毋辄过汝水是月自汝州至南京百官迎法驾入京
  世宗大定元年十一月此月前即正隆六年十月也如中都十二月至中都谒太祖庙御殿受朝诏军士自东京扈从至京师者复三年 三年六月观稼于近郊 四年正月如安州春水大雪诏扈从人舍民家者人日支钱一百与其主并有蠲复事详赈恤门九月朔还都 六年三月如西京即大同府因辽旧名朝谒太祖庙九月朔至自西京 七年闰七月观稼于近郊者三九月次保州诏修起居注王天祺察访所经过州县官十月还都
  等谨按七年九月次保州以秋猎也应入田猎门然察访长吏不失省方之意故附录于此
  八年五月如凉陉 十年五月如柳河川 十二年二月如顺州春水五月如百花川次阻居乆旱而雨观稼禁扈从蹂践民田六月如金莲川本和尔和八年改今名自后频幸其地 十八年正月如春水二月次华港寻还宫帝巡幸所至必访官吏臧否以玉田簿舒穆噜沓为能授本县令 十九年五月幸太宁宫驻跸月馀 二十年正月幸石城县行宫以玉田县行宫之地偏林为御林大淀泺为长春淀二月还都二十一年正月次永清县如春水也至二十三年正月诏夹道三十里内被役
  之民与免今年租税仍给佣直互见赈恤门
  等谨按帝纪二十三年正月如春水二十四年正月如长春宫春水盖岁以为常故不赘录后仿此
  二十四年五月帝幸上京海陵贞元二年还都于燕削上京之号止称㑹宁府大定十三年七月复称上京
  先是二月帝曰朕将往上京念本朝风俗重端午比及端午到上京则燕劳乡闾宗室父老三月如上京皇太子监国宰执以下奉辞于通州四月次广宁府次东京朝谒孝宁宫给复东京百里内夏秋税租一年在城随阙年七十者补一官曲赦百里内犯徒二年以下罪互见赈恤等门至是抵上京居于光兴宫朝谒于庆元宫宴于皇武殿帝谓宗戚曰朕思故乡积有日矣今既至此可极欢饮君臣同之
  六月幸阿勒楚喀水临漪亭阅马于绿野淀十一月还宫 二十五年二月如春水四月至自春水是时又有曲赦㑹宁府并放免租税老民补官事发上京五月次天平山好水川有行宫地属临潢府是年所命名也七月发好水川九月次辖沙河赐百岁妪帛次辽水召见百二十岁女直老人能道太祖开创事帝嘉叹赐帛至自上京
  等谨按金史路布逹𫝊帝将幸上京大理司直路布逹上书谏谓人君以四海为家岂独旧邦是思不报及将发上京帝谓宰臣曰上京风物朕自乐之毎奏还都辄用感怆祖宗旧邦不忍舍去万岁之后当置朕于太祖之侧卿等无忘朕言迨宗室戚属奉辞又谓朕乆思故乡甚欲留一二岁特以京师天下根本不能乆于此耳盖帝之用意并非在于田㳺也故考帝纪补录之
  二十七年四月如金莲川九月朔还都
  帝尝欲幸金莲川有司具办薛王府椽梁襄上疏曰金莲川在重山之北自古极边荒弃之壤也气𠉀特与上京中都不同尤非圣躬将摄之所凡奉养之具无不逺劳飞挽其费数倍至于顿舍之处军骑阗塞主客不分夺攘蹂𨅬未易禁止舆台皂隶不免困踣一夫致疾染及众人夭伤无辜何异刄杀秋杪将归人疲马弱裹粮已空禇衣已敝犹且逺幸松林以从畋猎设风暴尘涨宿雾四塞以致翠华有崤陵之避襄城之迷百官狼狈于道路卫士参错于队伍当此宁无戒悔乎所次之宫殿宇周垣惟用毡布押宿之官上畨之士驱驰饥渇已不胜倦更使彻曙巡警露坐不眠何以克堪又行幸所过山径阻修林谷晻霭上有悬崖下多深壑垂堂之戒不可不思且燕京之凉非济南之比陛下牧济南日每遇炎蒸不离府署今九重之内宴安穆清何暑可到议者谓陛下北幸乆矣每岁随驾大小歌舞而归今兹再出宁有遽不可者夫事知其不可犹冒为之则有后患必矣或又谓往年辽国春水秋山冬夏巴纳旧人犹喜谈之陛下效之耳臣愚以为三代之政今有不可行者况辽之过举哉且辽之基业根本在山北之临潢其所逰不过临潢之旁亦无重山之隔夲朝皇业根夲在山南之燕岂可舍燕而之山北乎或又谓前世守文之主生长深宫畏见风日陛下监其如此不惮勤身逺幸金莲至于松漠名为坐夏打围实欲习劳讲武臣愚以为事贵适中今过防骄惰之患先蹈万有一危之途何异无病而服药也乞发如纶之㫖回北辕之车塞鸡鸣之路安处中都不复北幸则宗社无疆之休天下莫大之愿也世宗纳之遂为罢行
  等谨按史书世宗幸金莲川者凡七大定十二年六月十四年五月十六年四月十八年五月二十年四月二十二年四月二十七年四月是也梁襄此谏史𫝊阙其年月王圻续通考则与二十四年路布逹谏幸上京合为一事以为时将幸上京布逹书奏不纳后襄上疏极谏帝为罢行今考地理志上京路即海古之地金之旧土阿勒楚喀水发源于此国言金曰阿勒楚喀故名金源建国之号本此其水又有混同江来流河宋瓦江鸭子河若金莲川则在桓州属西京路世宗改和尔和东川名曰莲者连也取金枝玊叶相连之义其地有凉陉查沙白泺景明宫扬武殿在焉疏中固言其地与上京中都气候不同则金莲之非上京明矣且世宗幸上京为后世巡逰盛典与汉髙过沛光武幸南阳并光史册初无罢行之事王圻略而不载乃与谏幸金莲牵连书之何未详考耶
  二十九年时章宗已即位五月观稼于近郊八月还宫自是率以为常章宗明昌元年正月如近畿春水二月至自春水九月如秋山十月至自秋山
  宋濓集题王庭筠秋山应制诗曰金源之制每岁以正月如春水九月幸秋山五日之间群臣一进起居表其严慎如此之至者志非在于田逰将欲修兵政而纾民赋也道陵如蓟门至秋山河东王庭筠以翰林修撰扈从左右应制赋诗甚被奖眷盖自大定以来累洽重熙文物声明可拟汉唐故其一时君臣遇合天施地受雨露无际縁物引兴浃于太和此乃金极盛之时自当时言之孰不效上林羽猎以侈大荣观而庭筠乃能以秋山不合围为风其亦良士也哉
  五年四月幸景明宫五月次乌苏萨巴六月如冰井如查沙八月至自景明宫
  先是四年三月将幸景明宫时民饥不可行御史中丞董师中等上书切谏谓劳民伤财盖其小者今边鄙不驯反侧无定必里克巴噶贪暴强悍深可为虑何为冒不测之悔哉不报越二日师中等又上疏谓近年水旱为沴今方春东作亟遣有司修建行宫事属不急西北二京临潢诸郡比岁不登加以民有养马签军挑壕之役财力大困米价甚贵若扈从至彼又必増价恐饥饿之徒将必复有如曩岁杀太尉马毁太府𤓰果出忿怨言起而为乱者可不畏哉左补阙许安仁右拾遗路铎亦皆上书谏谓汉唐虽有甘泉九成避暑之行然皆去京师不逺非如金莲千里之外邻沙漠隔关岭万一有警何以应变殊可虑也是日帝御后阁召师中等赐对仍谕辅臣曰朕欲巡幸山后无他不禁暑热故也民间缺食处甚多朕初不尽知既已知之暑虽可畏其忍重民之困哉遂罢幸至是师中等复先后两上封事切谏不报六年十月诏以岁幸春水秋山五日一进起居表自今可十日一进
  承安元年五月朔观稼于近郊因阅区田 五年正月如春水谕㸃检司车驾所至仍令百姓市易 㤗和元年九月如秋山
  等谨按宋濓题王庭筠应制诗谓诗序中所云九日即是年九月丙辰道陵于是月甲寅发京师二十九日丙子至自秋山道涂所历凡二十有三日其幸香林平顶山温泉等什皆可以次而推云又按帝纪承安三年正月名都南行宫曰建春四年凡三幸之泰安二年五月如泰和宫谕有司曰金井巴纳不过二三日留止一凉厦足矣若加修治徒费人力其藩篱不急之处用围幕可也更泰和宫曰庆宁长乐川曰云龙又敕御史台京师拜庙及巡幸所过州县止令洒扫不许以黄土覆道违者纠之七月有司奏还宫日请用黄麾仗不许八月还宫三年十二月敕行宫名曰光春其朝殿曰兰皋寝殿曰辉宁四年五年八年并幸其地又历年所幸之处有西园东园锦屏山玊泉山太极宫等名并附录之
  元世祖中统元年十月车驾驻锡衮之地命给官钱雇在京橐驼运米万石输行在所十二月至自和州驻跸燕京近郊 四年二月车驾幸开平诏北京运米五千石赴开平其车牛之费并从官给升开平府为上都八月至自上都自后屡临幸之
  等谨按帝纪自中统四年升开平为上都至至元年间凡十七幸不悉书
  叶子奇草木子曰世祖以大兴府为大都开平府为上都每年四月迤北草青则驾幸上都以避暑颁赐于其宗戚马亦就水草八月草将枯则驾回大都自后岁以为常惟每岁往来于两都间他无巡狩之事山岳河海惟遣使致祭别无封禅繁缛之礼震耀古今然亦莫掩其盛也
  至元十八年正月车驾幸漷州二月幸柳林 二十五年三月驻跸野狐岭如上都也七月次苏尼巴雅尔之地九月至大都三十一年时成宗已即位九月驻跸三部落时圣诞节臣等谨按元史董文同传成宗既即位巡狩赛音布拉之地翰林承㫖董文同奏巡狩不以时还无以慰安元元宜趣还京师帝即日可其奏
  成宗元贞元年二月车驾幸上都
  时监察御史崔敬谏巡幸上都宜御内殿其略曰世祖以上都为清暑之地岁常行幸阁有大安殿有鸿禧睿思所以保养圣躬适起居之冝存畏敬之心若实喇鄂尔多斯乃先皇所以备宴㳺非常时临御之所今方以孝治天下屡降徳音祇行宗庙亲祀之礼虽动植无知罔不欢悦而国家多故天道变更愿大驾还大内居深宫严宿卫与宰臣谋治道万㡬之暇则命经筵进讲究古今盛衰之由缉熙圣学乃宗社之福也
  大徳三年二月朔幸柳林
  等谨按帝纪每岁二月三月幸上都至九月十月还大都至武宗仁宗英宗泰定帝四朝毎岁幸上都俱如之兹不具载
  武宗至大四年时仁宗已即位闰七月车驾如大都先是元年三月幸上都五月以诸王及畨僧従驾者□中扰民禁之至是太后以秋稼方盛勿令鹰坊驼人卫士先往庶免害稼扰民敕禁止之
  英宗至治二年三月幸柳林先是正月建行殿于柳林六月朔至五台山禁扈従宿卫毋践民禾
  等谨按本纪泰定帝泰定三月七月幸大乾元寺四年二月狩于漷州王圻本录之然考其时一则敕铸佛像一则系行田猎无闗巡狩故阙焉
  文宗天历元年十二月幸大崇恩福元寺谒武宗神御殿次年正月复幸之 至顺元年五月发大都次大口次龙虎台六月至上都至閠七月驾将还敕上都兵马司官二人率兵士由偏岭至明安巡逻以防盗贼八月还至京师 二年五月幸上都八月南还大都三年五月发大都时巡于上都
  顺帝元统二年四月时巡上都九月还自上都
  等谨按帝纪自后至元年间每岁二三月时巡上都至六月还大都又至正元年至十八年毎岁以四月时巡上都八月还大都兹不具载
  明太祖洪武元年四月幸汴梁五月改汴梁路为开封府閠七月至自开封八月己巳以应天为南京开封为北京壬午幸北京改大都路曰北平府 八年四月辛卯幸中都丁巳至自中都
  帝谓群臣曰每询儒者皆言有天下者非都中原不能控制朕心不忘洪武初年定中原朕即至汴意在建都以安天下及观民生凋弊转输维艰恐益劳民遂命群臣㑹议皆曰濠地古之锺离于此建都庶合古今之宜以此更郡名为凤阳府立都城土木之役实劳民力功将告成惟上帝后土是鉴丁巳诏罢中都役作
  明法𫝊录曰帝之幸中都也命皇太子秦王楚王靖江王讲武中都诏太子赞善宋濓长史赵埙等从既行帝阅舆地志得濠梁古迹惟涂荆二山最著皆在锺离县西八九十里间冈峦相属淮水绕荆山之阴神禹凿之水始流两山间民免修阻之患昔人所谓睹河洛者思禹功此亦一大观也皇太子过中都乃往逰焉命濓作记其诸古迹濓随处进说甚有规益事毕还京师
  成祖永乐七年二月乙亥遣使扵巡狩所经州县存问髙年八十以上赐酒肉九十加帛辛巳以北巡告天地宗庙社稷壬午发京师三月甲辰次东平州望祭泰山辛亥次景州望祭恒山壬申至北京先是元年正月以北平为北京六月壬申察北巡郡县长吏 八年九月幸天寿山先是七年五月营山陵于昌平封其山曰天寿十月丁酉发北京十一月甲戍至京师 十一年二月甲子幸北京乙丑发京师命给事中御史所过存问髙年赐酒肉及帛四月己酉至北京 十四年九月戊申发北京十月癸未至京师 十五年三月壬子北巡发京师四月己巳次郯城申禁军士毋践民田稻有伤者除今年租或先被水旱逋租亦除之五月丙戌至北京
  宣宗宣徳三年八月丁未帝自将巡邉九月辛亥次石门驿乙卯出喜峰口大破乌梁海于寛河癸酉至自喜峰口先是七月丁酉太师英国公张辅上扈从士马之数命行在戸部每卒给一月行粮加麦三斗为干糇工部给胖袄□鞋戊戍命太仆寺选民间所畜官马给骑卒壬寅命兵部凡扈从文武官及将军悉凖永乐中例给脚力马骡及其傔从悉给行粮敕通州三河蓟州遵化军卫有司谕以将亲巡邉毋科扰军民以为进献道路可通行足矣毋劳民修治敕都督陈景先修滦河桥癸卯命少师蹇义等三人礼部尚书胡濙等六人各率其属扈从仍谕诸将严纪律申号令军容必肃毋扰百姓
  九年九月癸未自将巡邉乙酉度居庸关丁酉至洗马林阅城堡兵备十月丙午还宫
  等谨按帝纪正统十年十一年十二年十四年三月内并如上又天顺成化两朝有幸南海及西苑事应入田猎门故不载
  武宗正德十二年八月甲辰帝㣲服如昌平丙辰至自昌平
  时大学士梁储蒋冕毛纪于次日乙巳追及于沙河请回跸不听己酉至居庸关巡关御史张钦闭关拒命乃还
  等谨按本纪九年二月帝始㣲行自十二年后无岁不出半属㣲行固不得列为巡狩然兴黄巩等六人諌巡幸之狱舒芬等百有七人先跪而后杖佥事张英自刄并光后杖死者十一人竟略而不书不足以昭鉴戒故特举一事如右
  又按是时江彬欲避众攘权因导帝逺逰帝每㣲服度闗恭绎
  御批通鉴辑覧曰江彬因武宗荒嬉无度觊其所好导以佚逰止图攘权不顾置其君于险地且多方蛊惑使之流连忘返其情实为叵测武宗迷而不悟愎谏独行甚至索妇良家载归乐妓失徳无所不至彬虽旋伏刑诛而武宗之贻笑千秋岂能掩乎
  世宗嘉靖十八年二月乙卯幸承天辛酉次真定望于北岳丁卯次卫辉三月己巳渡河祭大河之神辛未次钧州望于中岳庚辰至承天甲申享上帝于龙飞殿奉睿宗配秩于国社国稷遍群祀四月壬子至自承天甲子幸大峪山丙寅还宫九月辛酉如天寿山十月丙寅还宫神宗万历十六年九月甲子次石景山观浑河一丒还宫
  等谨按帝纪神宗自十九年四月享太庙是后庙祀皆遣代凡晏处深宫者几三十载光熹以后朝政多故绝少巡狩事故阙如焉












  钦定续文献通考卷九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