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文忠公文集 (四部丛刊本)/居士集卷第二十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居士集卷第二十四 欧阳文忠公文集 居士集卷第二十五
宋 欧阳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谱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居士集卷第二十六

居士集卷第二十五 欧阳文忠公集二十五

 墓表六首

   尚书屯田贠外郎赠兵部贠外郎钱君墓表

君讳冶字良范姓钱氏世为彭城人后徙呉兴自君

之七世祖宝又徙常州之武进曾祖讳某祖讳某父

讳某当唐末五代钱氏起馀杭据浙东西为呉越王

于是时常州或属江南或属呉越而武进钱氏独不

显一以儒学廉让行于郷里连三世不仕宋兴取江

南常州归于有司君始以州进士举中景徳二年

科试秘书省校书郎为杨州广陵潮州海阳县令迁

宁国军节度推官监黄州麻城茶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遂知县事迁著

作佐郎知蕲州蕲水懐安军金堂县又迁秘书丞知

泰州如皋县再迁屯田贠外郎通判宣州未行明道

二年六月十一日以疾卒于家享年五十有二君少

好学能为文辞家贫其母贤尝躬织絍以资其学问

每夜读书一有不止字母为灭烛止之君阳卧母且睡辄

复起读一有年二十三字州举进士第一试礼部髙第遂中

甲科为吏长于决狱历六县皆有能政潮州自五代

时刘氏𭧂残其民君为海阳经年民归业者千馀户

由是海阳升为大县潮之大姓某氏火迹其来自某

家吏捕讯之某家号𡨚不服太守刁湛曰狱非钱君

不可君问大姓得火所发床足验之疑里仇家物因

率吏入仇家取床折足合之皆是仇人即服曰火自

我出然故遗其迹某家者欲自免也某家诚𡨚君即

日出某家狱致仇人以法举州称为一无此字神明其佐

宣州数决大狱及旁近郡狱有疑者皆归决于君工

部侍郎凌䇿知宣州尤称君文学曰吏事不足污子

当以文章居台阁欲荐其文未及而䇿卒初宣州官

岁市茶于泾县命君主之䇿子不肖以恶茶数千斤

入于官君立焚之以白䇿䇿益以此知君䇿卒君叹

曰世无知我者矣在麻城以茶课岁増五倍遂迁著

作金堂故多盗君以伍保籍民察其出入凡为盗者

许其徒告以赎罪盗遂止㑹甘露降其县明年麦禾

大稔麦一茎五𡵨禾一茎五穗者县人以为君政所

致谓之钱公三瑞君叹曰吾知治民尔瑞岂吾致哉

县人为君立生祠如皋民不农桑以盐为生君曰使

民足以衣食盐犹农也乃悉求盐利害为条目民便

其利而盐最増积以石数者至四十五万君在如皋

时年五十或叹其仕不逹君曰使吾政行于民是逹

也蔡文忠公为御史中丞数欲引君为御史㑹君卒

君平生所为文章三百馀篇号曰晦书君之皇考赠

殿中丞母诸葛氏封万年县太君徙封福昌娶蒋氏

初封乐安县君又封福清子男五人曰公𫗧公瑾公

辅公仪公佐蒋氏有贤行自君之卒日以君所为朂

其五子以学蒋氏后君二十年以卒卒时公瑾公辅

皆以进士及第公瑾为新郑尉公辅以文章知名当

世为太常丞集贤校理钱氏自其相宝徙武进其居

与葬皆在其县之遵教郷敦行里庆历三一作年九

月庚申公𫗧等葬君于其居之东北原皇里水之北

至和二年三月壬午一无上八字以蒋夫人从欧阳脩曰

钱姓出陆终盖颛顼之苗裔始以士为周官乆而以

为姓自三代以来无甚显者至唐末钱氏多居东南

及镠乘乱世起馀杭有地十三州号兼呉越而王

者几百年而武进钱氏独以隐徳累世不显岂以力

者如彼而以徳者如此哉岂其盛衰迟速之理固有

不同哉武进之钱自宝七世至君有闻又有贤子不

坠益彰其埶孰止盖恃力者虽盛而必衰以徳者愈

迟而终显立石刻辞其示弥逺

   太常博士周君墓表

有笃行君子曰周君者孝于其亲友于其兄弟居父

母丧与其兄某弟某居于𠋣庐不饮酒食肉者三年

其言必戚其哭必哀除丧而癯然不能胜人事者盖

乆而后复自孔子在鲁而鲁人不能行三年之丧其

弟子疑以为问则非鲁而他国可知也孔子殁而其

后世又可知也今世之人知事其亲者多矣或居丧

而不哀者有矣生能事而死能哀或不知丧礼者有

矣或知礼而以谓丧主于哀而巳不必合于礼者有

矣如周君者事生尽孝居丧尽哀而以礼者也礼之

失乆矣丧礼尤废也今之居丧者惟仕宦婚嫁听乐

不为此特法令之所禁尔其衰麻之数哭泣之节居

处之别饮食之变皆莫知夫有礼也在上位者不以

身率其下在下者无所望于其上其遂废矣乎故吾

于周君有所取也君讳尧卿字子俞道州永明县人

天圣二年举进士累官至太常博士历连一作

二州司理参军桂州司录知髙安宁化二县通判饶

州未行以庆历五年六月朔日卒于朝集之舍享年

五十有一皇祐五年某月日葬于道州永明县之紫

微冈曽祖讳某祖讳某父讳某赠某官母唐氏封某

县太君娶某氏封某县君君学长于毛郑诗左氏春

秋家贫不事生产喜聚书居官禄虽薄常分俸以赒

宗族朋友人有慢已者必厚为礼以愧之其为吏所

居皆有能政有文集二十卷君有子七人曰谕鼎州

司理叅军曰诜湖州归安主簿曰谧曰讽曰𬤇曰说

曰𧨏皆未仕呜呼孝非一家之行也所以移于事君

而忠仁于宗族而睦交于朋友而信始于一郷推之

四海表于金石示之后世而劝考君之所施者无不

可以书也岂独俾其子孙之不陨也㢤

   右班殿直赠右羽林军将军唐君墓表

嘉祐四年冬天子既受祫享之福推恩群臣并进爵

秩既又以及其亲(⿱艹石)(⿱艹石)亡无有中外逺迩于是天

章阁待制尚书户部贠外郎唐君得赠其皇考骁卫

府君为右羽林军一无军字将军府君讳拱字某一无某字

先𣈆原人后徙为钱塘人曽祖讳休复唐天复中举

明经为建威一作军节度推官祖讳仁恭仕呉越王

为唐山县令累赠諌议大夫父讳谓官至尚书职方

郎中累赠礼部尚书府君以父荫补太庙斋郎改三

班借职再迁一作右班殿直监舒州孔城镇澧州酒

税巡检泰州盐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漳州兵马监押乾兴元年七月某

日以疾卒于官享年四十有六府君孝悌于其家信

义于其朋友廉让于其郷里其居于官名公巨人皆

以为材而未及用也享年不永君子哀之有子曰介

字子方举进士皇祐中尝为御史以言事切直贬春

州别驾当是时子方之风悚动天下巳而天子感悟

贬未至而复用之今列侍从居諌官自子方为秘书

丞始赠府君为太子右清道率府率其为尚书主客

贠外郎殿十侍御史里行又赠府君为右监门卫将

军其为尚书工部贠外郎直集贤院权开封府判官

又赠府君为右屯卫将军其迁户部贠外郎河东转

运使又赠府君为骁卫将军盖自登于朝以至荣显

遇天子有事于天地宗庙推恩必及焉府君初娶博

陵崔氏赠仙游县太君后娶崔氏赠清河县太君皆

卫尉卿仁冀之女生一男介也五女长适太子中舍

卢圭次适欧阳昊早卒次适横州推官髙定次适进

士陆平仲次适著作佐郎陈起庆历三年八月某日

以府君及二夫人之丧合葬于江陵龙山之东原后

十有七年庐陵欧阳脩乃表于其墓曰呜呼余于此

见朝廷所以褒宠劝励臣子之意岂不厚哉又以见

士之为善者虽堙没幽郁其潜徳隐行必有时而发

而迟速显晦在其子孙然则为人之子者其可不自

勉哉盖古之为子者禄不逮养则无以及其亲矣今

之为子者有克自立则尚有荣名之宠焉其所以教

人之孝者笃于古也深矣子方进用于时其所以荣

其亲者未知其止也姑立表以待焉

   胡先生墓表

先生讳瑗字翼之姓胡氏其上世为陵州一作京兆人后

为泰州如皋一作海陵人先生为人师言行而身化之使

诚明者逹昏愚者励而顽傲者革故其为法严而信

为道乆而尊师道废乆矣自景祐明道以来学者有

师惟先生曁泰山孙明复石守道三人而先生之徒

最盛其在湖州之学弟子去来常数百人各以其经

转相传授其教学之法最备行之数年东南之士莫

不以仁义礼乐为学庆历四年天子开天章阁与大

臣讲天下事始慨然诏州县皆立学于是建太学于

京师而有司请下湖州取先生之法以为太学法至

今为著令后十馀年先生始来居太学学者自逺而

至太学不能容取旁官署一作以为学舍礼部贡举

岁所得士先生弟子十常居四五其髙第者知名当

时或取一作甲科居显仕其馀散在四方随其人贤

愚皆循循雅饬其言谈举止遇之一无二字不问可知为

先生弟子其学者相语称先生不问可知为胡公也

先生初以白衣见天子论乐拜一有试字秘书省校书郎

辟丹州军事推官改密州观察推官丁父忧去职服

除为保宁军节度推官遂居湖学召为诸王宫教授

以疾免已而以太子中舍致仕迁殿中丞于家皇祐

中驿召至京师议乐复以为大理评事兼太常寺主

簿又以疾辞岁馀为光禄寺丞国子监直讲迺居太

学迁大理寺丞赐绯衣银鱼嘉祐元年迁太子中允

充天章阁侍讲仍居太学已而病不能朝天子数遣

使者存问又以太常博士致仕东归之日太学之诸

生与朝廷贤士大夫送之东门执弟子礼路人嗟叹

以为荣以四年六月六日卒于杭州享年六十有七

以明年十月五日葬于乌程何山之原其世次官邑

与其行事莆阳蔡君谟具一作志于幽堂呜呼先生

之徳在乎人不待表而见于后世然非此无以慰学

者之思乃掲于其墓之原六年八月三日庐陵欧阳

脩述

   泷冈阡表

呜呼惟我皇考崇公卜吉于泷冈之六十年其子脩

始克表于其阡非敢缓也盖有待也脩不幸生四岁

孤太夫人守节自誓居穷一作自力于衣食以长以

教俾至于成人太夫人告之曰汝父为吏廉而好施

与喜賔客其俸禄虽薄常不使有馀曰母以是为我

累故其亡也无一瓦之覆一垅之植碑本作殖以庇而为

生吾何恃而能自守邪吾于汝父知其一二以有待

于汝也自吾为汝家妇不及事吾姑然知汝父之能

养也汝孤而㓜吾不能知汝之必有立然知汝父之

必将有后也吾之始归也汝父免于母丧方逾年岁

时𥙊祀则必涕泣曰𥙊而丰不如养之薄也间御酒

食则又涕泣曰昔常一作不足而今有馀其何及也

吾始一二见之以为新免于丧适然耳既而其后常

然至其终身未尝不然吾虽不及事姑而以此知汝

父之能养也汝父为吏尝夜烛治官书屡废而叹吾

问之则曰此死狱也我求其生不得尔吾曰生可求

乎曰求其生而不得则死者与我皆无恨也一无也字

求而有得邪以其有一本有字作求而得则知不求而死者

有恨也夫常求其生犹失之死而世一作常求其死

也回顾乳者剑一作汝而立于旁因指而叹曰术者

谓我岁行在戍将死使其言然吾不及见儿之立也

后当以我语告之其平居教他子弟常用此语吾耳

熟焉故能详也其施于外事吾不能知其居于家无

所矜饰而所为如此是真发于中者邪呜呼其心厚

于仁者邪此吾知汝父之必将有后也汝其勉之夫

养不必丰要于孝利虽不得博于物要其心之厚于

仁吾不能教汝此汝父之志也脩泣而志之不敢忘

先公少孤力学咸平三年进士及第为道州判官泗

绵二州推官又为泰州判官享年五十有九葬沙溪

之泷冈太夫人姓郑氏考讳徳仪世为江南名族太

夫人恭俭仁爱而有礼初封福昌县太君进封乐安

安康彭城三郡太君自其家少微一作时治其家以

俭约其后常不使过之曰吾儿不能苟合于世俭薄

所以居患难也其后脩贬夷陵太夫人言𥬇自(⿱艹石)

汝家故贫贱也碑本无六字吾处之有素矣汝能安之吾

亦安矣自先公之亡二十年脩始得禄而养又十有

二年列官于朝始得赠封其亲又十年脩为龙圗阁

直学士尚书一无尚书字吏部郎中留守南京太夫人以

疾终一作于官舍享年七十有二又八年脩以非才

入副枢宻遂参政事又七年而罢自登二府天子推

恩褒其三世故一作自嘉祐以来逢国大庆必加宠

锡皇曽祖府君累赠金紫光禄大夫太师中书令曽

祖妣累封楚国太夫人皇祖府君累赠金紫光禄大

夫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祖妣累封呉国太夫人皇

考崇公累赠金紫光禄大夫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

皇妣累封越国太夫人今上初郊皇考赐爵为崇国

公太夫人进号魏一作国于是小子脩泣而言曰呜

呼为善无不报而迟速有时此理之常也惟我祖考

积善成徳冝享其隆虽不克有于其躬而赐爵受封

显荣褒大实有三朝之锡命是足以表见于后世而

庇赖其子孙矣乃列其世谱具刻于碑既又载我皇

考崇公之遗训太夫人之所以教而有待于脩者并

掲于阡俾知夫小子脩之徳薄能鲜遭时窃位而幸

全大节不辱其先者兵来有自熙寜三年岁次庚戍

四月辛酉朔十有五日乙亥男推诚保徳崇仁翊戴

功臣观文殿学士特进行兵部尚书知青州军州事

兼管内劝农使充京东东路安抚使上柱国乐安郡

开国公食邑四千三百户食实封一千二百户脩表

   集贤校理丁君墓表

君讳宝臣字元珍姓丁氏常州𣈆陵人也景祐元年

举进士及第为峡州军事判官淮南节度掌书记杭

州观察判官改太子中允知剡县徙知端州迁太常

丞博士坐海贼侬智髙䧟城失守夺一官徙置黄州

乆之复得太常丞监湖州酒税又复博士知诸曁县

编校秘阁书籍遂为校理同知太常礼院君为人外

和怡而内谨立望其容貌进趋知其君子人也居郷

里以文行称少孤与其兄笃于友悌兄亡服丧三年

曰吾不幸㓜失其亲兄吾父也庆历中诏天下大兴

学校东南多学者而湖杭尤盛君居杭学为教授以

其素所学问而自修于郷里者教其徒乆而学者多

所成就其后天子患馆阁职废特置编校八贠其选

甚精乃自诸曁召居秘阁君治州县听决精明赋役

有法民畏信而便安之其始治剡也如此后治诸曁

剡邻邑也其民闻其来讙曰此剡人爱而思之谓不

可复得者也今吾民乃幸而得之而君亦以治剡者

治之由是所至有声及居阁下淡然不以𫝑利动其

心未尝走谒公卿与诸学士群居恂恂人皆爱亲之

盖其召自诸曁也以材行选及在馆阁乆而朝廷益

知其贤英宗毎论人物屡称之国家自削除僣伪东

南遂无事偃兵弛备者六十馀年矣而岭外尤甚其

山海荒阔列郡数十皆为下州朝廷命吏常以一县

视之故其守无城其戍无兵一日智髙乘不备䧟邕

州杀将吏有众万馀人顺流而下浔梧封康诸小州

所过如破竹吏民皆望而散走独君犹率羸卒百馀

拒战杀六七人既败亦走初贼未至君语其下曰幸

得兵数千人伏小湘峡扼至险以击骄兵可必胜也

乃请兵于广州凡九请不报又尝得贼觇者一人斩

之贼既平议者谓君文学冝居台阁备侍从以承顾

问而眇然以一儒者守空城提百十饥羸之卒当万

人卒至之贼可谓不幸而天子亦以谓县官不素设

备而责守吏不以空手捍贼冝原其情故一切轻其

法而君以尝请兵不得又能拒战杀贼则又轻之故

他失守者皆夺两官而君夺一官巳而知其贤复召

用后十馀年御史知杂苏采受命之明日建言请复

治君前事夺其职而黜之天子知君贤不可以一眚

废而先帝巳察其罪而轻之矣又数更大赦且罪无

再坐然犹以御史新用故屈君使少避而不伤之也

乃用其校理岁满所当得者即以君通判永州方待

阙于𣈆陵以治平四年四月某甲子𭧂中风眩一夕

卒享年五十有八累官至尚书司封贠外郎阶朝奉

郎勲上轻车都尉曾祖讳某祖讳某皆不仕父讳某

赠尚书工部侍郎母张氏仙游县太君君娶饶氏封

𣈆陵县君先卒子男四人曰隅曰除曰𬯀皆举进士

曰恩儿才一岁女一人适著作佐郎集贤校理胡宗

愈君既卒天子悯然推恩录其子隅为太庙斋郎君

之平生履忧患而遭困厄处之安焉未尝见戚戚之

色其于穷逹寿夭知有命固无憾于其心然知君之

贤哀其志而惜其命止于斯者不能无恨也于是相

与论著君之大节伐石纪辞以表见于后世庶几以

慰其思焉熙宁元年六月十四日庐陵欧阳脩述


居士集卷第二十五

 熙宁五年秋七月男发等编定

  绍熙二年三月郡人孙谦益校正

 周君墓表诸本皆作君讳某字某某州某县人朝

 佐窃谓笃行君子正赖公文以传逺岂可逸其名

 字郷里乃为考舂陵志悉书之

钱君墓表悉求一作多求贤行一作节行

唐君墓表父讳谓一作

胡先生墓表景祐明道一作明道景祐为是于京师于一作于

泷冈阡表吾始石本作始吾

丁君墓表召自诸曁也以材行选也一作巳曾祖讳辉祖

讳谅父讳柬之一本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