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文忠公文集 (四部丛刊本)/书简卷第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书简卷第三 欧阳文忠公文集 书简卷第四
宋 欧阳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谱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书简卷第五

书简卷第四    欧阳文忠公集一百四十七

   与余襄公安道 庆历元年

某顿首再拜启为别五六歳未尝一日不企而南望

然某携老㓜浮水奔陆风波雾毒周行万三四千里

侍母幸无恙其如顽然学不益进道不益加而年齿

益长血气益衰遂至碌碌随世而无称邪安道又不

幸丁家艰穷居极一有处字起居安否不通于朋友况欲

施于他邪呜呼天果欲穷吾人乎承不乆服除当早

治装以少解积歳区区之思广文曽生文识可骇云

尝学于君子略能道动静因其行聊书此为问

   与王文恪公乐道 庆历八年

某启至节方欲拜状遽辱惠问感愧感愧新阳纳庆

奋发贤蕴以泽斯民不胜祝愿也某近以上𤍠太盛

有见教云水火未济当行内视之术行未逾月双眼

注痛如割不惟书字艰难遇物亦不能正视但恐由

此遂为废人所忧者少撰次文字未了尔恃相知敢

布深寒保重

   又皇祐𥘉

某顿首启昨日州吏行尝奉讯徐君来具道相见甚

慰所怀某此幸郡小事稀苟见恶者稍息心此亦安

然矣自到此公私未尝发尺牍惟有书来即答馀外

惟自藏于宻但时有一二文字此事吾徒断不得尔

进取不可于大祸患当避自馀爱恶岂能周恤也到

此极无事所恨渐老益懒堕空过日月不曽成头假

著得些文字五代史近方求得少许所阙书亦未能

了人生多因循巳十三年矣足下幕中苟有着述无

惜𭔃示李习之文字序附上冬冷保重

   又嘉祐四年

某启区区乆不附问人至辱书具承动静康和姑以

为慰某衰病处此数月不为住计遇事在目前者遣

之以自免过其他如在邮传也自期以半歳求解复

寻江西前请比可得亦湏来春矣此外毁誉都不曽

问十年不曽灯下看一字书自入府来夜夜灯下阅

数十纸目疾大作一月之内巳在告如此安能乆于

此乎承书果亦以此见忧眼稍开得才两日犹在告

中惜目力又不可不自书草率保爱

   又熙宁元年

某启自承大斾临许更阙拜问盖以衰病无悰人事

多废恃赖相知不以书信䟽数为意尔人至惠教益

荷勤眷兼审经秋尊𠋫康宁并増感慰气节向寒未

召用间惟冀为时自爱以副区区

   又同前

某启病目艰于书字咫尺阙奉状蒲支使者过府下

云得请见颜色尚觉清廋辱书承手足遂已轻安其

慰可量公之功在朝廷不浅所蕴未施万一颍田谩

置之为他日计亦无害累尝具此献说尔某以决计

止在来春亮可奉为徐求也人事日新闲处尚有所

闻然益觉静胜尔日夕欲奉状续当驰启兹不具悉

馀乞慎药食以自辅也

   又同前

某拜启近急足自府回辱书承此𥘉凉动履清福甚

慰勤企兼审中间小疾为苦喜巳平和仁政清简歳

丰民乐亮足頥神某衰病难名凡老患或耳或目不

过一二诸老之疾并在一身所以归心不得不速也

蒙恵药方益荷意爱已依方合和也咫尺未涯瞻𣢾

惟时自爱

   又熙宁三年

某启某以闲僻养成懒慢乆阙拜问专人辱书感慰

SKchar已某此幸藏拙极遂优安其如衰病侵凌加以私

门烦恼无复情悰亮由福过灾生致此尔所以量分

知止切于思归也咫尺莫奉宴言歳暮隆寒伏冀为

时自重

   又同前

某年齿日加衰残日甚理所冝然不足多怪昨者𮐃

上哀怜信其实病免并得蔡恩出万幸兼去颍数程

便于归计再寻前请不逺朝夕承乐道亦有⺊居许

下之意柴车藜杖歳时往来此自一假 事古人难

遂盖公素蕴未施盛年方壮也若某则实难䇿励尔

   又熙宁四年

某启昨蒙上恩闵其衰老许遂退休自杜门里巷人

事几废以是乆阙致诚而雅眷不忘惠然垂问诲谕

稠重以慰寂寞于交情乃见之时以励俗风义所及

其利博矣非止病夫之荷德也感愧感愧兼审经寒

台𠋫万福闲中优幸实多但交亲益难㑹见此为区

区歳晚凝冽惟宴居頥养以需复用

   与滕待制子京 庆历五年

某顿首自夷陵之贬𫉬见于江宁逮今十年而执事

谪守湖濵某亦再逐淮上音尘靡接㑹遇无期则人

事之多端劳生之自困可为叹息何所胜言急歩忽

来惠音见及伏承求恤民瘼宣布诏条去宿弊以便

人兴无穷之长利非独见哲人明逹之量不以进退

为心而窃喜逺方凋瘵之民𫉬𬒳恺悌之化示及新

堤之作俾之纪一作次其事旧学荒芜文思衰落既

无曩昔少壮之心气而有患祸难测之忧虞是以言

涩意窘不足尽载君子规模闳逹之志而无以称岳

人所欲称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歌颂之勤勉强不能以副来意愧悚愧

悚秋序方杪洞庭早寒严召未间千万自重

   与章伯镇庆历五年

某顿首山郡僻绝不与人通毎辱诲问何胜感愧某

材薄宠过得祸甚轻𫉬此优安至为天幸伯镇尚淹

江郡忽已逾年大亨有时先以小抑亦通否之理然

也惟冀自爱以副瞻祷

   又庆历六年

某顿首州干至蒙问以书承此新春福履休𥙿诗文

新作金石交奏某处穷僻不接先生长者之论乆矣

忽然得之开发鄙滞况得见其人接其道其乐冝如

何哉此志未谐惟用瞻企保重保重

   又同前

某顿首急足至郡辱诲以书承临郡之暇寝味休适

可胜瞻慰也示及传记三本文伟意严记详语简而

赏罚善恶劝戒丁宁述作之功正为此尔钦服钦服

某幸闲僻甚可寻绎然独懒于撰述尔嘉话未⺊冬

冷千万保重偃虹堤记滕侯牵强不意敢烦馀暇特

与挥翰荒恶之文假饰传乆感愧感愧

   又皇祐元年

某昨以目病为梗求颍自便养慵藏拙深得其冝泛

舟长淮翛然其乐急足逺至辱书为别且承春暄寝

味多福相去益逺瞻望徒劳千万保重

   又同前

某自闻子美之亡使人无复生意交朋沦落殆尽存

者不老即病不然困于世路愁人愁人就中子美尤

甚哀哉𥙊文读之重増其悲尔盛作俟至西湖方快

吟味淮阳若区区到彼必少祛俗虑尚可勉强以攀

作者惠茗正为所少之物多荷多荷自病来绝不饮

尤为无聊正借此物以増清兴尔

   与王郎中道损 庆历八年

某启向在河朔尝辱书为诲人事多故未暇复问寻

而又闻子野之讣值某迁郡淮南扶挈老㓜凡再登

舟再出陆始至弊邑用此亦未暇与交游相吊子野

之贤难得此天下公议共惜之若相知之难二字一作与相

得则某私恨亦有万万不穷之意苦事苦事自古贤

者无不死惟令名不朽则为永存矣凡朋友为子野

痛惜者惟可以此一事自寛而巳范公志文详悉而

实录甚善甚善新歳伊一作始千万保重以慰瞻咏

   又嘉祐三年

某启专入至辱书承经寒为政外福履清康实慰瞻

企某衰病不支遽蒙以烦冗驱䇿不敢固辞其实非

所能亦非所乐又非所堪也居华已逾年当别有美

用承见谕敢不如教某病目十年遽为几案所苦冬

至后自当请麾南去矣向寒保摄

   又嘉祐五年

某启辱见谕碑文及拙诗续当递中奉𭔃盖以唐书

甫了𥘉谓遂得休息而却送本局写印本一字之误

遂传四方以此湏自校对其劳苦牵迫甚于书未成

时由是未遑及他事以屡失信于长者不避忉忉承

首涂有日旦夕当诣谒人还且此不能尽所怀

   与杜大夫庆历八年

某再拜乆不闻问经夏渉秋荣侍外体履多福近为

澶魏河决淮南例令劝诱人戸进纳梢草淮人既贫

而道逺期促绝无应命者朝旨劝诱使人传宣又令

差定莫知所从南京亦必湏有指挥不知本府如何

擘画见劝到人戸多少如何诱之孰是差定某才薄

能劣受恩厚甚闻朝廷以河事为急正当竭力𥙷报

然若于事无益而为国敛怨于淮人则重为可罪也

为逺方不知事体急走此奉咨或有劝诱之术愿乞

馀矩稍济其急忙中不子细秋凉保重

   又皇祐四年

某启闲居乏人乆不奉问得递中书承荣侍多福又

知有悼婴之戚斯事无可柰何惟当自寛上慰慈颜

也临政之始劳虑想多前曽托姚教授奉问实录盖

自居忧日苦闲坐无由度景又近日有一闲人颇能

装裁谅彼视事开决却少暇时以此欲于闲中销日

也不讶不讶及闻近有悲戚则犹不可以闲事干聒

深悔前言之容易也悚惕悚惕方欲奉䟽偶姚教授

介来聊述此冬深保重

   与张职方皇祐二年

某启相聚逾年别来岂胜思恋道涂无阻行巳及陈

时时得雨舟中不𤍠自过界沟地土卑薄桑柘萧条

始知颍真乐土益令人眷眷尔小儿辈望见万寿塔

尚指以为台头闻其语不觉怆然尔过陈恐难附书

秋暑多爱

   又皇祐三年

某启自承迁秩尝辱惠书迫以多故寻踈奉问近得

一作唐下同屯田信方知巳授蕲春且居颍上即日寒凛

寝味多福某自至此以亲疾厌厌无暇外事欲求一

僻地以便侍养而逺处不可迎侍侧近又多为清要

所居不敢陈乞区区于此无复情悰非复湖上之时

也未涯相见千万自重因康屯田人回附此相次专

驰状也

   又皇祐六年

某启乆不闻问人至得书为慰不巳六月一日从吉

得郡必南正值大𤍠应湏秋𥘉方可离颍簟真病与

懒者所冝珍荷珍荷丁太博却有书一封幸为致逹

斯人文章君子不幸遭此在忧患中难得信问往来

早为逹一作之也县境有好碑试为访之别后所收

必多也闲中无物为信惭悚惭悚

   与刘学士湜字子正 皇祐四年

某叩头言罪逆馀生护䘮假道乃劳台斾枉顾孤

感愧之诚何以云谕限兹凶斩无由诣见斯又重以

为恨也乍逺为邦自重谨附手䟽叙谢

   又同前

某启哀苦中幸得相见辱眷甚厚行计所迫不胜依

恋嗣沐手诲并深感怍乍逺珍重行次草草为谢

   与知县寺丞皇祐五年

某启自相别后至王回秀才来始一得所惠书承居

京师无恙某哀苦如昨近择得葬地在颍西四十里

土厚水深略依山水向背其馀阴阳家说皆莫能一

一如法也⺊用今秋恐知恐知示及杜漳州有事令

人感涕不已与之同甲内顾身世可为凛凛此人有

材能而气俊冝其与监司违戾然怒者祇能言其率

意行事是保无他过矣某闲居无人又不知其所止

无处附书信恐知其家属所居因信切言及千万千

万徐谢髙科今必已决俟见春榜附书也因见伸意

某以妻母病家人儿子辈入京相看因得附此不悉

巳暄多爱不次某再拜

   与临池院主皇祐五年

某启小侄人还曽附问迩来暑毒安和某今谋奉太

君神柩南归将遂相见因小侄先行奉此不次某书

七月十六日 小 师等各安建茶二角表信

   与吴给事名中复 皇祐末

某启罪逆馀生逺屏郊外特承顾访感咽何胜仍沐

宠惠雄编俾遂荣览虽在哀迷亦知开警如嘉州淯

井之作有以见仁言之利博而非文字之空言也钦

一作材誉固巳有日粗窥髙蕴益用叹服限以衣

制不能谒谢𦕅叙此不次某再拜仲庶太博执事

二月二十八日

   又嘉祐三年

某启思奉清论不可得徒用企想夏𤍠承体气佳𥙿

某此者忽有尹命殊出意外不惟才非所长加以他

虑不浅昨巳恳辞庶可得免如其不𫉬恐难坚避辱

命志文鄙拙岂足当之弟以欣慕忠义乐于纪次因

得附名于石末遂不敢辞尔惶悚一作恐下同惶悚鄙怀

区区不能具道某顿首諌院舎人执事

   又同前

某启新令虽许往还尚以职事牵冗未皇祗谒计寒

凛体气清康前承要墓碣乆稽应命近因病目在告

始得牵强衰朽无意思仅能成文不足以发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令徳

惭恐惭恐昏眩不能多书谨此

   与李留后公谨 至和元年

某启昨自居颍服除乆俟外𥙷既而召见寻乞蒲同

出处仓皇谅闻于外也前日入拜恩旨复留孤生多

难𩯭髪萧然心形两衰岂有荣进之望但区区未能

即去尔承坐镇馀闲甚有清趣然想非乆外留当𬒳

严召老朽或未出都尚得一相见则为幸矣瞻仰瞻

   又嘉祐二年

某启向以侨𭔃僧坊公私多故忽忽为别岂胜驰情

使至惠书窃承下车经寒动履清福粗慰瞻仰某一

守经愚儒尔岂堪适时之用加以衰病勉强实难过

禋庆得遂一麾为幸矣公谨为郡诚可乐然贤者逺

外于今之时𫝑必难乆目疾得静安息虑当益清明

某昏花日甚书字如隔云雾亦冀一闲处将养尔深

寒惟望为时自重

   又同前

某启自旌斾之南数于他书中承见问中间𭔃惠八

功德水又辱手书及今者人至又辱书感慰何巳兼

审经寒为政外体履清康某自过年如陡一作添十

数歳人但觉心意衰秏世味都无可乐百事强勉而

已请外决在今春惟不知相见何时尔鄙怀千万莫

能具述惟以时为国自爱瞻仰瞻仰

   又嘉祐三年

某再拜近因人还尝得附状兹者𭔃水人至又辱书

审春寒体况清康兼惠清泉亟饮甚甘实如不疑所

品物固有处于幽晦而发于贤哲者兹鄙夫欣慕乐

于纪述也适值馆伴契丹人使旦夕到阙颇区区湏

事毕当驰上也人还谨奉此

   又同前

某启自春气𠋫不常伏惟摄理清康前承惠浮槎山

水俾之作记又于递中辱书乆不为报盖牵强拙记

未成尔某中年多病文思衰落所记非工殊不堪应

命文辞巳如此不欲更自缪书亮不为罪然得子履

一挥尤幸盖不敢烦公谨真翰也皇恐皇恐

   又同前

某顿首急足至辱书一有惠字承此𥘉暑尊𠋫万福浮槎

拙记托贤弟附去多日疑其未至间此急足发来也

𥘉深欲自书屡试书数本皆自嫌不过意遂已前书

具道必可亮也向时窃见议科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奏甚佳然欲必行

其言尤难也论外计刻剥此非守道守官君子孰肯

奋然发愤前颍人已受此赐矣若使常人用心皆如

君子生民岂有弊病天下岂有不治㢤郓州还阙方

一相见京师乆雨近方晴干不审江淮如何向𤍠以

时自重人还谨此不宣某再拜

   又同前

某启自附浮槎拙记去后捧递中所惠书寻以修报

兹者人至又辱赐教某昨承恩俾侍经席辄以近歳

贠多滥选官以人轻遂至学士例为兼职用此为说

得以恳辞圣恩矜察特许寝停甚幸也承示启更不

修答也感愧感愧某苦风眩甚剧若遂不止当成大

疾作书未竟巳数眩转屡停笔瞑目鄙怀区区不可

尽惟为国慎夏自重

   又同前

某启承诲示至于勤勤所𭔃浮槎水味尤佳然岂减

惠山之品乆居京师绝难得佳山水顿食此如饮甘

醴所患逺难多致不得猒饫尔此山前世粗有名然

皆因僧居以为胜今所记者特水尔故不及其他也

张又新水记与陆羽不同考于二家之书可见矣今

更录往时所作大明井记奉呈庶可知其详也因人

入都小瓶时为致一两器千里致水恐渉好奇之弊

然若不劳烦则亦无害更裁之

   与向观察嘉祐五年

某启中间辱书承经暑德履清佳深浣遐想足下留

游河朔忽巳数年保塞边要朝廷𭔃任之重行第嘉

绩别膺峻用某衰病无堪待罪西府深愧碌碌秋凉

珍爱

   又至和元年

某启伏自使斾之西及此两辱书承祁寒为政外体

履清福深慰企渇某居此区区近又领三班坐曹牵

冗乆阙拜状仍思旧同局言笑之乐不可复得也请

外开春决可去未知𣢾奉何日新正以时自爱

书简卷第四

与余襄公■又别本某顿首再拜启为别五六歳未

 尝一日不思企而南望然某侍老亲携孱㓜浮江

 奔陆冲冒风波雾毒之间凡行万三四千里其劳

 亦甚矣侍母幸粗无恙其如顽然学不益进道不

 益加而年齿益长血气益衰遂至碌碌随世俯仰

 而何足称邪安道又不幸丁家艰穷居极南起居

 安否不通于朋友况欲施其他邪呜呼天果欲穷

 吾人乎承不乆服除当早治装以少解积歳区区

 之思广文曾生文识可骇云尝学于君子因其行

 略以通动静之问

  此帖与本卷者大同而小异载闽本及京师名

  贤简启中疑有改定处与第五卷刘原甫书同

  说

与王𭅺中第二帖为几案所苦五字上一有此字

与杜大夫第一帖开决正谓开决汴河闽本作阔决乃是常谈

与张职方第二帖寒𪷤一作寒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