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纪事本末 (民国三年石印本)/卷72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十一 清史纪事本末 (民国三年石印本)
卷七十二
卷七十三 
本作品收录于:《清史纪事本末

清史纪事本末卷七十二

  光复军之顿挫

德宗光绪三十三年夏五月安徽巡抚恩铭为道员徐锡麟枪毙锡麟及其党陈伯平等均为营

兵所杀锡麟浙江山阴人沈雄有大志胆识过人尤擅权略时中国政治废弛官吏委靡不振锡

麟每与人恸论时局辄欷歔流涕不能自已其父梅生尝切戒之而锡麟不顾也弱冠后以廪生

中副车知科举缚人甚烈弃之入浙江师范学堂既卒业为山阴县学堂堂长绍兴府学堂监督

创办绍兴大通学堂明远学堂后游学德国入警察学堂毕业后至日本与彼都豪杰之士及内

地志士东渡居留其闲者相周旋洞悉民族之义理亡国之旧闻慷慨激发毅然以光复为职志

知新中国非大破坏不为功欲以政界为着手地遂返国纳赀为道员候补安徽诡说当事危切

悚动大为恩铭所激赏即委任之为陆军小学堂会办逾年改委巡警处会办及巡警学堂堂长

锡麟乃以其闲与同邑陈伯平馀姚马宗汉组织光复会值星期日辄集巡警学堂教习学生于

讲堂开演说意在灌输最新智识以激荡警界同学而于种族之大义革命之真谛常隐隐流露

于词气之闲众皆为之激昂民族思想之泛溢有一日千里之势于是黄汉光复军遂发生于安

庆之陆军小学巡警学堂而流布于绍兴之大通明远毓秀浔溪同仁震旦蚕业各学校方拟俟

布置完善联合军警实达目的顾锡麟天资虽高华而性情缜密筹画方略又复深藏不露以故

皖中诸当道无人知其为光复军首脑者恩铭且尝语人曰徐道办事认真操守廉洁洵不易才

也适上海捕获党人叶某得同党人名录知多麇集于皖而其首领即锡麟之别名江督端方电

告恩铭严密侦探时锡麟为警察长故恩铭与之协商锡麟阳诺之而阴惧事泄且不测欲先发

制之又锡麟与海外诸同志时通消息军火均由大通等处潜运恩铭得信早饬属严切查拏并

通电各省为之防范以故党人多罹于祸军火耗散亦不赀锡麟愤欲扑杀皖中满吏为被害各

同志复仇时皖省虽有常备军两标其第一标方从事于操练未发枪械第二标又悉初征之兵

更不谙操法缉捕巡防各队兵单人少其馀绿营则行伍空虚兵未习练无事坐食而已锡麟欲

利用此时机以发难是年二月闲已遣其眷属归浙至是阴约各机关速为整备订期是月二十

八日同举适巡警学堂兵生班届毕业之期连日校中考试将竣照章应由巡抚亲临大考以便

拨充站岗为试办东西两区巡警地步锡麟遂欲于二十八日举行卒业式以杀巡抚为下手之

方寻戮皖省之满员此外文武可以不鞭而驱不策而驰事定即溯江直下南京而后徐定大计

会恩铭以二十八日须祝幕府章某母寿令改期二十六日锡麟力言为期太促赶办不及恩铭

传收支委员顾松问之松以一切齐备对遂定期锡麟不得已乃于前一日亲自衣冠诣请阖城

文武满吏𦲷堂阅操期必到以为一网尽之之计是晨八时设盛宴于花厅预埋炸药于地下请

各官宴毕阅操其用意欲使巡抚以下悉为灰烬于樽俎之闲而恩铭有先阅操后设宴之命于

是锡麟知预定一切计划均不能实行且疑谋已外露意击巡抚死不击亦死与其失败而死盍

若冒险一试为之即下令全体官兵生站队亲往操场演说为诸君当结团体救祖国语次激昂

声震远近诸生骤闻是言尚有茫然不解其命意之所在者旋恩铭及三司道府县各印委人员

五十馀先后至堂恩铭将升座阅外场操演锡麟请先考内场功课恩铭率司道入第三进礼堂

锡麟戎服立阶上学生等列队迎先由官生行谒督办礼恩铭答礼毕兵生正拟行礼时锡麟趋

进曰报告大帅今日革命军起事恩铭愕然未及答而枪声已发其时锡麟先掷炸弹于地未触

发马宗汉赶击一枪中恩铭右手宗汉行刺神色仓皇手颤不能再试锡麟即于靴统内突出六

响快枪两支握左右手轮向恩铭轰击复连中七枪唇腰际及两腿皆受伤最后由尾闾洞穿小

肠遂仆地时文巡捕陆永颐武巡捕车德文以身遮护永颐登时毙德文亦获重伤道员巢凤仪

伤腿首府龚镇湘伤背顾松及一门役皆击死恩铭既中枪藩司冯煦命戈什背负舆中送返抚

署恩铭犹能大呼务将徐锡麟拏获收禁司监并谓巡警学堂全体毫不干涉毋滋疑畏一面饬

令关闭城门派兵巡逻缉捕加调各营以保大局复称腹中恸甚速请西医起弹及医生至谓弹

入脏腑非剖腹不救恩铭时已不能言惟以手指腹促其速剖乃一剖再剖均不见弹之所在盖

其弹为药水制逭见血即化也而恩铭遂坐是死当变起仓猝时人情恐慌特甚锡麟手握双枪

从容施放口中犹称大帅放心此刺客职道定可办到故此礼堂外皆不知枪声所自起一闻刺

客二字各官乃鸟兽散尚不疑为锡麟所为也锡麟见恩铭去后即伪语学生曰抚台已为顾松

所刺我等须往军械所保护拔刀出礼堂与伯平宗汉左执刀右握枪率学生整队行既抵军械

所所员周家煜逃锡麟等入据之为抵御计及学生取局中所存新旧各礟试用皆不得手而兵

勇大至围之时统兵者为缉捕营管带杜春林中军兼巡防营标统刘利贞稽查局员知县劳文

琦等锡麟急令伯平宗汉守住前后大门枪毙弁勇六人相持六小时之久锡麟见势不敌遂返

身入所越墙𨓜去伯平为缉捕营勇击毙宗汉当场被执先后捕系学生及夫役二十一名当各

营兵围攻军械所时多不肯向前冯煦遣道员黄润九往督催仍不进乃传令获锡麟者赏洋一

万元各兵始奋勇攻入见锡麟戎衣遗地下知已改装出走报至抚署相顾失色一面仍饬严

缉一面出示加赏能知徐锡麟下落报告者赏洋五千元因拒捕中创身死者赏洋二千元至午

后四时锡麟乃弋获复于巡警学堂锡麟之寝室起出白旗一面上书四言韵语寓光复起事之

意子弹四箱枪炮多支刀三十把讨虏大元帅印一颗告示百馀张并党人书信八件皆谋皖语

并有运动奉天大侠冯麟阁之证据及其弟徐伟书有浙皖办事兄自酌定等语旋于其私宅起

出信件甚多相片百馀张及光复军大旗一面锡麟解至督练所即由两司会讯冯煦曰中丞为

尔之恩师尔何无心肝乃尔锡麟曰彼待我诚厚然私惠也我之刺彼乃天下之公愤也煦又问

曰尔究系孙文之党否曰孙文不足以指挥我此事仅我与我友宗汉子光复子所为其随攻军

械所之学生实不知情当时我以枪迫之不得已而随行我之罪我一人当之即数十学生之罪

亦我一人当之寸磔我身可矣幸无累及他人因问曰新甫(恩铭字)死未臬司联裕绐之曰

未也仅受微伤耳经西医诊治已全愈明日当亲自讯尔锡麟闻言色遽变垂首不语联裕又曰

尔知罪否明日将割尔心肝矣锡麟悟而大笑曰然则新甫死矣新甫死我志偿我志既偿即挫

我身为千万片亦所不惜区区心肝何屑顾及且指联裕曰尔幸不死联裕大震几踣既而曰杀

尔固无济即不杀尔庸何伤我本拟先杀恩铭次端方次铁良次良弼冯煦曰尔平日尝谒见抚

台而不击之于私室乃至今日始击之何也曰署中私室也学堂公地也大丈夫作事须令众目

昭彰又问其同党共有若干坚不答更问教习中有同谋者否曰此辈为衣食起见无一足与谋

者因授以纸笔谓曰请尔自书数语备作供词可乎曰可其供词云我本革命党首领以道员就

官安徽专为排满而来投身政界使人无可防觉满人虐我汉族将近三百年矣观其表面立宪

不过牢笼天下人心实主中央集权可以膨胀权制然实满人之妄想以为一立宪即不能革命

殊不知中国人程度不夭立宪以我理想立宪是万万作不到革命是人人作得到若以中央集

权为立宪越立宪得快我汉人越死得快我只拿定革命宗旨一旦乘时而起杀尽满人自然汉

人强盛再图立宪不迟我蓄志排满已十馀年矣今日始达目的本拟杀恩铭后再杀端方铁良

良弼为汉人复仇乃竟于杀恩铭后即被拏获实难满意我今日之意仅欲杀恩铭与毓锺山(

名秀)耳恩铭想已击死可惜便宜毓锺山此外各员均系误伤惟顾松系汉奸他说会办谋反

所以将他杀死赵廷玺他要拏我故我亦欲击之惜被走脱耳尔等言抚台是好官待我甚厚诚

然但我既以排满为宗旨即不能问满人作官之好坏至于抚台厚我系属个人私惠我杀抚台

乃是排满公理此举本拟缓图因抚台近日稽查革命党甚严又当面嘱我拏革命党首领恐遭

其害故先发以制之且欲当众将他杀死此外文武不能不服从我直下南京可以势如破竹我

从此可享大名此实我最得意之事尔等再三言我密友二人现已一并拏获均不肯供出姓名

将来不能与我大名并垂不朽未免可惜所论亦是但此二人实有学问在日本均知名以我所

闻在军械所击死者为光复子陈伯平此实我之好友被获者或系我友宗汉子向以别号称并

无真姓名若尔等所说已获之黄复虽系浙人我不相识众学生程度太低无一可用之人均不

知情尔等杀我剁我两手两足将我全身砍碎均可不要𡨚杀学生皆是为我所诱逼使然革命

党多在安庆者实我一人为排满事欲创光复军助我者仅光复子宗汉子二人不可拖累无辜

我与孙文宗旨不合他也不配使我行刺我自知即死将我宗旨大要亲书数语使天下后世皆

知我名不胜荣幸之至时司道聚议援张汶祥刺马新贻例剖心致祭联裕毓秀皆主先挖心后

斩首之说劳文琦附和之冯煦力持不可曰斩首国法也挖心私刑也不得以私废公遂定斩首

后再挖心当晚由宋芳宾劳文琦监斩于东辕门下时年三十五也复将心挖出置碟内供于恩

铭尸前卫队某并取其肝烹而食之谓味极美其尸旋用四块板封钉置于露地大雨倾盆一日

夜不止二十七日午前始掩埋于北门外方锡麟之临刑也先拍小影而神色自若曰功名富贵

非所快意今日得此死且不憾矣宗汉旋亦被杀 六月浙江巡抚张曾扬捕杀绍兴大通女学

校校长秋瑾秋瑾向以鼓吹革命为天职尝赴日本游学与同志组织共爱会固取缔风潮归国

主讲浔溪学校教育循序而进成绩为各校冠复倡办中国女报冀以提倡女权作家庭良导师

徐锡麟事败曾扬得皖抚冯煦电告搜索党人瑾时在绍兴任锡麟所组之大通学校校长会同

邑富绅胡道南瑾仇家也告密于知府贵福言瑾藏军火校中将为变勾嵊县平洋党为外应贵

福之父与瑾之父为寅友瑾以通家故往来贵福家甚密贵福亦恒雅重之尝赠瑾联语曰竞争

天演雄冠地球以瑾别字竞雄也一时传诵至是贵福入道南言又以恩铭故有兔死狐悲之感

乃微服宵行驰省告变曾扬立派巡防营统领李益智赴绍会捕旋电令贵福拏获后讯明就地

正法益智至遂于是月初四夜会同贵福率兵至大通学校适值暑假期内学生留校者仅十馀

人时皆惊惧失措贵福遽命开枪致毙二人伤七人瑾被拘教员程毅及学生六人亦捕去贵福

与山阴会稽两县严刑酷审并无通匪实据迫令跪火练火砖惨声达于署外程毅濒死而复苏

者六次瑾坚不承惟书秋雨秋风愁煞人七字而已因搜军火无著谓在瑾衣带中起出手枪一

支指为身带凶器遽援以具狱翌晨杀瑾于郡城之轩亭口时年三十有三也是役株连者众女

学界尤甚前监督孙德淸久拘不释勒捐洋五千元得出狱富绅许仲淸被拏在押亦捐洋至十

万元乃免复捕系同仁学堂学生八人戏捐公所及附设之学堂干事员与学生亦捕去八人毓

秀震旦各学校皆迫令解散而贵福之刑幕陈某山阴知县李锺岳均以争此案不平被撤逐及

省委道员陈翼栋至查阅案卷亦有责言并调查嵊县无乱耗请撤兵贵福承曾扬旨持不允于

是浙人大哗曾扬不自安遂求调乃移抚江苏苏人拒之更调山西晋人又拒之曾扬知不见容

于时乃乞病居鄂(曾扬为鄂督之洞之兄子)贵福亦援例求调乃移守安徽之宁国宁人亦

循例拒之遂不知所终道南旋为人所杀益智焚死于粤之大沙头花艇中当秋瑾之被杀也暴

尸道路无敢收葬者嗣石门徐寄尘桐城吴芝瑛两女士卜地西湖西泠桥畔筑石葬之题碣曰

鉴湖女侠秋瑾之墓逾年满御史常徽上疏请夷其冢而治寄尘芝瑛罪时事越年馀朝士已廉

得其实惧激国人愤格其议不究但授意浙当道密令瑾之家属自行迁葬去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别名发表,确实作者身份不明(包括仅以法人名义发表),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匿名别名作品发表起103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韩国、两岸四地、马来西亚)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