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诗话/卷5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沧浪诗话
◀上一卷 卷五 考证 下一卷▶


[编辑]

少陵太白独厚于诸公,诗中凡言太白十四处,至谓“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其情好可想,《遁斋闲览》谓二人名既相逼,不能无相忌,是以庸俗之见,而度贤哲之心也。予故不得不辨。

[编辑]

《古诗十九首》,非止一人之诗也。《行行重行行》,乐府以为枚乘之作,则其他可知矣。

[编辑]

《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玉台》作两首,自“越鸟巢南枝”以下,为一首,当以《选》为正。

[编辑]

《文选》长歌行,只有一首《青青园中葵》者。郭茂倩《乐府》有两篇,次一首乃《仙人骑白鹿》者。《仙人骑白鹿》之篇,予疑此词“岧岧山上亭”以下,其义不同,当又别是一首,郭茂倩不能辨也。

[编辑]

《文选》《饮马长城窟》古词,无人名,《玉台》以为蔡邕作。

[编辑]

古词之不可读者,莫如《巾舞歌》,文义漫不可解,又古《将进酒》《芳树》《石留》《豫章行》等篇,皆使人读之茫然。又《朱鹭》《稚子班》《艾如张》《思悲翁》《上之回》等,只二三句可解。岂非岁久文字舛讹而然耶?

[编辑]

《木兰歌》“促织何唧唧”,《文苑英华》作“唧唧何切切”,又作“历历”;《乐府》作“唧唧复唧唧”,又作“促织何唧唧”。当从《乐府》也。

[编辑]

“愿驰千里足”,郭茂倩《乐府》作“愿借明驼千里足”,《酉阳杂俎》作“愿驰千里明驼足”。《渔隐》不考,妄为之辨。

[编辑]

《木兰歌》最古,然“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之类,已似太白,必非魏人诗也。

[编辑]

《木兰歌》,《文苑英华》直作韦元甫名字,郭茂倩《乐府》有两篇,其后篇乃元甫所作也。

十一[编辑]

班婕妤《怨歌行》,《文选》直作班姬之名,《乐府》以为颜延年作。

十二[编辑]

孔明《梁父吟》:“步出东门,遥望荡阴里。”《乐府解题》作“遥望阴阳里”。青州阴阳里。“田强古冶子”,《解题》作“田强固野子”。

十三[编辑]

南北朝人,惟张正见诗最多,而最无足省发,所谓“虽多亦奚以为”。

十四[编辑]

《西清诗话》载:晁文元家所藏陶诗,有《问来使》一篇,云:“尔从山中来,早晚发天目。我屋南山下,今生几藂菊。蔷薇叶已抽,秋兰气当馥。归去来山中,山中酒应熟。”予谓此篇诚佳,然其体制气象,与渊明不类,得非太白逸诗,后人谩取以入集尔。

十五[编辑]

《文苑英华》有太白《代寄翁参枢先辈》七言律一首,乃晚之下者。又有五言律三首:其一,《送客归吴》;其二,《送友生游峡中》;其三,《送袁明甫任长江》,集本皆无之。其家数在大历贞元间,亦非太白之作。又有五言《雨后望月》一首,《对雨》一首,《望夫石》一首,《冬月归旧山》一首,皆晚之语。又有“秦楼出佳丽”四句,亦不类太白,皆是后人假名也。

十六[编辑]

《文苑英华》有送《史司马赴崔相公幕》一首云:“峥嵘丞相府,清切凤凰池。羡尔瑶台鹤,高楼琼树枝。归飞晴日好,吟弄惠风吹。正有乘轩乐,初当学舞时。珍禽在罗纲,微命若游丝。愿托周周羽,相衔水湄。”此或太白之逸诗也。不然,亦是盛人之作。

十七[编辑]

《太白集》中《少年行》,只有数句类太白,其他皆浅近浮俗,决非太白所作,必误入也。

十八[编辑]

“酒渴爱江清”一诗,《文苑英华》作“畅当”,而黄伯思注《杜集》,编作少陵诗,非也。

十九[编辑]

“迎旦东风骑蹇驴”绝句,决非盛人气象,只似白乐天言语。今世俗图画以为少陵诗,渔隐亦辩其非矣;而黄伯思编入《杜集》,非也。

二十[编辑]

少陵有《避地》逸诗一首云:“避地岁时晚,窜身筋骨劳。诗书遂墙壁,奴仆且旌旄。行在仅闻信,此生随所遭。神尧旧天下,会见出腥臊。”题下公自注云:“至德三载丁酉作”,此则真少陵语也。今书市集本,并不见有。

二一[编辑]

诗,并无注释,虽编年而不分古近二体,其间略有公自注而已。今豫章库本,以为翻镇江蜀}}本,虽分杂注,又分古律,其编年亦且不同。近宝庆}}间,南海漕台开杜集,亦以为本,虽删去假之注,亦有王原叔以下九家,而注比他本最详,皆非旧本也。

二二[编辑]

《杜集》注中“曰”者,皆是托名假伪,渔隐虽尝辨之,而人尚疑者,盖无至当之说,以指其伪也。今举一端,将不辨而自明矣。如“楚岫八峰翠”,注云:“景差《兰亭春望》:‘千峰楚岫碧,万木郢城阴。’且五言始于李陵苏武,或云枚乘以前五言古诗尚未有之,宁有战国时已有五言律句耶?观此可以一笑而悟矣。虽然,亦幸而有此漏逗也。

二三[编辑]

《杜注》中“曰”者,亦“曰”之类,但其间半伪半真,尤为殽乱惑人。此深可叹,然具眼者自默识之耳。

二四[编辑]

崔灏《渭城少年行》,《百家选》作两首,自“秦川”已下别为一首。郭茂倩《乐府》止作一首,《文苑英华》亦止作一首,当从《乐府》、《英华》为是矣。

二五[编辑]

玉川子“天下薄夫苦耽酒”之诗,荆公《百家诗选》止作一篇,本集自“天上白日悠悠悬”以下,别为一首,尝从荆公为是。

二十六[编辑]

太白诗:“斗酒渭城边,垆头耐醉眠。”乃岑参之诗,误入。

二七[编辑]

太白《塞上曲》“駵马新跨紫玉鞍”者,乃王昌龄之诗,亦误入。昌龄本有二篇,前篇乃“秦时明月时关”也。

二八[编辑]

孟浩然有《赠孟郊》一首。按东野乃贞元元和间人,而浩然终于开元二十八年,时代悬远,其诗亦不似浩然,必误入。

二九[编辑]

诗:“五云高太甲,六月旷搏扶。”太甲之义殆不可晓,得非高太乙耶?乙与甲盖亦相近,以星对风,亦从其类也。至于“杳杳东山携汉妓”,亦无义理,疑是“携妓去”。盖子美每于绝句,喜对偶耳。臆度如此,更俟宏识。

三十[编辑]

王荆公《百家诗选》,盖本于人《英灵》、《间气集》。其初,明皇德宗薛稷刘希夷韦述之诗,无少增损,次序亦同。,孟浩然止增其数。储光羲后,方是荆公自去取。前卷读之尽佳,非其选择之精,盖盛人诗无不可观者。至于大历已后,其去取深不满人意。况人如陈拾遗张燕公张曲江贾至王维独孤及韦应物孙逖祖咏刘昚虚綦毋潜刘长卿李长吉诸公,皆大名家,——以家有其集,故不载,——而此集无之。荆公当时所选,当据宋次道之所有耳。其序乃言“观诗者观此足矣”,岂不诬哉!今人但以荆公所选,敛衽而莫敢议,可叹也。

三一[编辑]

荆公有一家但取一二首,而不可读者。如曹唐二首,其一首云:“少年风流好丈夫,大家望拜金吾。闲眠晓日听啼鴂,笑倚春风仗辘轳。深院吹笙从婢,静街调马任夷奴。牡丹花下钩帘畔,独倚红肌捋虎须。”此不足以书屏障,可以与闾巷小人文背之词。又《买剑》一首云:“青天露拔云霓泣,黑地潜惊鬼魅愁。”但可与师巫念诵耳。

三十二[编辑]

予尝见《方子通墓志》:“诗有八百家,子通所藏有五百家。”今则世不见有,惜哉!

三三[编辑]

柳子厚“渔翁夜傍西岩宿”之诗,东坡删去后二句,使子厚复生,亦必心服。谢朓洞庭张乐地,潇湘帝子游。云去苍梧野,水还江汉流。停骖我怅望,辍棹子夷犹。广平听方籍,茂陵将见求。心事俱已矣,江上徒离忧。”子谓“广平听方籍,茂陵将见求”一联删去,只用八句,方为浑然,不知识者以为何如。

◀上一卷 下一卷▶
沧浪诗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