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07 (1700-1725).djvu/72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颓。天其颓乎。我将安有。我其死乎。?虰将安守。所谓 奸臣盗国,国破则家亡,蠹虫蚀木,木尽则虫死,是以 大人录精气,藏魂魄,薄滋味,禁嗜欲,外富贵,虽天地 老而我不倾,?虰死而我长生,奸臣去而国太平。 《蠡海集》:天气通于鼻,地气通于口,鼻受气,口受味,天 阳有馀,故鼻窍未尝闭。地阴不足,故口常闭。必因言 语饮食而方开也。

鼻通天气而疏豁,是以动息往来无碍,口通地气而 吝啬,是以纳食味而不出。反此者病也。

天食人以五气,五气由鼻入,鼻通天气也。地食人以 五味,五味由口入,口通地气也。

天降五气,地产五味。然味之生也,必质于五气,五气 化而皆澹,雨露霜雪之类是也。则凡五味之微者,兼 气存焉,得天地之和也。

人受天地之气形以生,而独异于禽兽虫鱼者,由其 得天地纯全故也。天形圆而在上,人之首能应之。地 形方而在下,人之足能应之。四时运于表,四肢应之 于外。五行处于里,五藏应之于内。百骸莫不应之于 天地阴阳。是以人为万物之灵,独异于禽兽虫鱼而 可参乎天地也。

人之身,法乎天地,最为清切。且如天地以巳午申酉 居前在上,故人之心肺处于前上。亥子寅卯居后在 下,故人之肾肝处于后下也。其他四肢百骸莫不法 乎天地,是以为万物之灵。

天以五气育万物,故雨露霜雪之自天降者,皆无味。 地以五味养万物,故自地生者皆具五味焉。

天赋气,气之质,无性情。雨露霜雪,无性情者也。地赋 形,形之质,有性而无情。草木土石,无情者也。天地交 则气形具,气形具则性情备焉。鸟兽虫鱼,性情备者 也,鸟兽虫鱼之涎涕汗泪得天之气,鸟兽虫鱼之羽 毛鳞甲得地之形,岂非其气形具而备性情乎。 水居地上,阳分精浮而附于天为气,气行乎天。气潜 地下,阴分精浮而附于地为水,水行乎地。气,阳也。始 于东而盛于南。水,阴也。始于西而盛于北。天行阳分, 自东升而西沈。天行阴分,自西沈而东升。沉则气化 水,升则水化气。大海不盈溢者,气之精浮于地,水生 于西北,而止息于东南。气生于东南,而降坠于西北。 气不输精,则万物为之枯槁。水不输精,则巨海为之 泛溢。是故气输精于地,水输精于天。水之流必归于 东南者,天地之形西北高而东南低,水皆发于西北 而聚于东南。气之行必归于西北者,日月之躔东南 壮而西北残,气皆发于东南而聚于西北。阴阳升降 之义,气也,水也。一体而二用。

九天九地之说,盖以气之升降而言。自春分气升于 天,九十日而极为夏至矣。故曰:九天。自秋分气降于 地,九十日而极为冬至矣。故曰:九地。是以二至为升 降,始终之极位。

《路史》:事有不可尽究,物有不可臆言。众人疑之圣人 之所稽也。易有太极,是生两仪。老氏谓:有物混成,先 天地生。而荡者遂有天地权舆之说。夫太极者,太一 也,是为太易。列御寇曰:有形生于无形,天地之初有 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太易者,未见气。太初者, 气之始。太始者,形之始。太素者,质之始。气与形质具 而未离曰浑沦,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循之不得,故曰 易。易无形埒,易变而为一,一变而为七,七变而为九。 九者,究也。九变复而为一。一者,形变之始也。清轻而 骞者为天,重浊而坠者为地,冲粹而生者为人。天地 絪缊,万物化醇,男女会精,万物化生而庶汇繁矣。 《扪虱新话》:傅奕与萧瑀论佛。瑀曰:地狱正为是人设 耳。张唐卿著唐史发潜遂曰:苍天之上,何人见其有 堂。黄泉之下何人见其有狱。然予观国史补李肇云: 天堂无则已,有则贤人生。地狱无则已,有则小人入。 如此,则又何必较其有无耶。

《琅嬛记》:姑射谪女问九天先生曰:天地毁乎。曰:天地 亦物也。若物有毁,则天地焉独不毁乎。曰:既有毁也, 何当复成。曰:人亡于此,焉知不生于彼,天地毁于此, 焉知不成于彼也。曰:人有彼此,天地亦有彼此乎。曰: 人物无穷,天地亦无穷也。譬如蛔居人腹,不知是人 之外,更有人也。人在天地腹,不知天地之外,更有天 地也。故至人坐观天地一成一毁,如林花之开谢耳, 宁有既乎。

姑射谪女曰:天上地下,而人在中,何义也。九天先生 曰:谓天外地内则可,谓天上地下则不可。天地人物 不犹鸡卵乎。天为卵壳,地为卵黄,人物为卵白。 姑射谪女曰:人能出此天地,而游于彼天地乎。曰:能 也。驾无形之马,御大虚之车,一息之顷,无不出也。无 不游也。天地虽多,在吾心也。吾心虽大,无为体也。汝 其游矣乎。

《潜溪邃言》:人在天地间,犹蚁之在磨。欤磨之转西为 东,回南作北,蚁初不知也。天地之运也亦然。人曷知 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