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李白傳》:白字太白,興聖皇帝九世孫。其先隋末,以罪 徙西域。神龍初,遁還客巴西。白之生,母夢長庚星,因 以命之。

《安祿山傳》:「安祿山,營州柳城胡也。本姓康,母阿史德 為覡,居突厥中,禱子於軋犖山,虜所謂鬥戰神者。既 而妊。及生,有光照穹廬,野獸盡鳴,望氣者言其祥,范 陽節度使張仁愿遣搜廬帳,欲盡殺之,匿而免。母以 神所命,遂字軋犖山。」

《冊府元龜》《唐史》:「思明,營州柳城人也。與安祿山同鄉, 生先祿山。一日,思明以歲除日生,祿山歲日生,後俱 以謀逆伏誅。」

《鄴侯外傳》:李泌字長源,趙郡中山人也。六代祖弼,唐 太師。父承休,唐吳房令。休娶汝南周氏。初周氏尚幼, 有異僧僧伽從泗上來,見而奇之,且曰:「此女後當歸 李氏而生三子,其最小者慎勿以紫衣衣之,當起家 金紫,為帝王師。」及周氏既娠,凡二年,方寢而生。泌生 而髮至於眉。先是,周每產必累日困憊,惟娩,泌獨無 恙,由是小字為「順。」

《開元天寶遺事》:張說母夢有一玉燕自東南飛來,投 入懷中而有孕,生說,果為宰相。其至貴之祥也。 《唐書·元宗皇后楊氏傳》:帝在東宮,后以景雲初入宮 為良媛。時太平公主忌帝,而宮中左右持兩端,纖悉 必聞。媛方娠,帝不自安,密語侍讀張說曰:「用事者不 欲吾多子,奈何?」命說挾劑以入,帝於曲室自煮之。夢 若有介而戈者,環鼎三而三煮盡,覆以告說。說曰:「天 命也。」乃止。生男,是為肅宗。

《肅宗皇后吳氏傳》:「后侍太子,忽寢厭不寤,太子問之, 辭曰:『夢神降我介,而劍決我脅以入,殆不能堪』。」燭至, 其文尚隱然。生代宗,為嫡皇孫。

《大唐新語》:薛王業母早亡,為賢妃親自鞠養。開元初, 業迎賢妃歸私第,以申供養。業同母妹淮陽、涼陽二 公主亦早亡,業撫愛其子如己子。元宗以業孝友,特 加親愛。嘗疾,上親為祈禱。及瘳,幸其第,置酒宴樂,更 為初生之懽,因賦詩曰:「昔見漳濱臥,言將人事違。今 逢慶誕日,猶謂學仙歸。常棣花重發,鴒原鳥再飛。」其 恩遇如此。

《唐書張志和傳》:志和母夢楓生腹上而產志和。 《柳公綽傳》:公綽始生三日,伯父子華曰:「興吾門者,此 兒也。」因小字起之。

《舊唐書劉濟傳》:「濟,幽州節度使劉怦之長子。初,母難 產,既產,侍者初見是一大蛇,黑氣勃勃,莫不驚走。及 長,頗異常童。所居室焚,人皆驚救,濟從容而出,眾異 之,累歷牧宰。及怦為節度,濟為行軍司馬。怦卒,軍人 習河朔舊事,濟請代父為帥,朝廷從之。」

《因話錄》:崔吏部樞夫人,太尉西平王女也。西平生日, 中堂大宴方食,有小婢附崔氏女耳語久之,崔女頷 之而去。有頃復至,王問有何事,女對曰:「大家昨夜小 不安,適使人往候。」王擲著怒曰:「我不幸有此女,大奇 事!汝為人婦,豈有阿家體候不安,不在家檢校湯藥, 而與父作生日耶?吾有此女,何用作生日為?」遽遣擔 子送歸。身亦續至崔氏家問疾。且拜謝。教訓子女不 至。姻族聞之。無不愧歎

有人說李寰建節晉州,表兄武恭性誕妄,又稱好道, 及蓄古物,遇寰生日,無餉遺,乃箱擎一故皁襖子與 寰,云:此是李令公收復京師時所服《尚書》,功業一似 西平。寰以書謝。後聞知恭生日,亦箱擎一破愨頭餉 恭,曰:「知兄深慕高貞,求得一洪崖先生,初得仙時愨 頭,願兄得道一如洪崖。」賓僚無不大笑。

《志怪錄》:「文獻公誕時,一蛇自屋陊於前,舉頭張喙,久 之方去。及七日浴,忽飄風暴雨,劈其澡盆為二片,與 母俱無驚動。」

《輟耕錄》:「虞文靖公集撰《高昌王世勳碑序》其世家曰: 畏吾兒之地,有和林山,二水出焉,曰虎忽剌,曰薛靈 哥。一夕有天光降於樹,在兩河之間,國人即而候之。 樹生癭,若人妊身然。自是光恆見者。越九月又十日 而癭裂,得嬰兒五,收養之。其最稚者曰卜吉可罕。既 壯,遂能有其民人土田,而為之君長。傳三十餘君,是」 為玉倫的斤,數與《唐》人相攻戰,久之,乃議和親,以息 民而罷兵。於是唐以金蓮公主妻玉倫的斤之子葛 勵的斤,居和林。別力跛力答,言婦所居山也。後遷交 州。至太祖龍飛朔漠。當是時,巴而木阿而忒的斤亦 都護在位,「亦都護」者,其國王號也。舉國入朝。太祖嘉 之,妻以公主,曰「也立安敦。」自是子孫皆封王。

《錄異記》:「湖南判官鄭郎中蕘庭,今為連州刺史。頃於 岳下寄褐其兄魚監糾,誕一男。當生之時,有鶴七隻, 盤旋居處,至七日鶴又來。至百二十日,二十七鶴俱 來,天地晴朗,雲物稍異,皆經日而去。所產之子,性頗 淳厚,儀貌整肅,即以鶴為名,天復庚申年也。」四明山 道士焦隱黃立傳記其事矣。

《通鑑》:「王建賦斂重,人莫敢言。馮涓因建生日獻頌,先 美功德,而後言之,建愧謝,自是賦斂稍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