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48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之流,乃應高第』。梁武帝省其策曰:『何妨我復有顏、閔 邪』!因召入面試,令之敬升講座,敕中書舍人朱异執 《孝經》,唱士孝章,武帝親自論難,之敬剖釋縱橫,應對 如響,左右莫不嗟服。乃除童子奉車郎,賞賜優厚。」 《周書齊煬王憲傳》:「憲,太祖第五子也。武成初,除益州 總管益寧巴盧等二十四州諸軍事、益州刺史,進封 齊國公,邑萬戶。初,平蜀之後,太祖以其形勝之地,不 欲使宿將居之。諸子之中,欲有推擇,遍問高祖已下, 誰能行此,並未及對,而憲先請太祖曰:『刺史當撫眾 治民,非爾所及。以年授者,當歸爾兄』。憲」曰:「才用有殊, 不關大小,試而無效,甘受面欺。」太祖大悅,以憲年尚 幼,未之遣也。世宗追遵先旨,故有此授。憲時年十六, 善於撫綏,留心政術,辭訟輻湊,聽受不疲。蜀人懷之, 共立碑頌德。

《隋書李德林傳》:德林年十六,遭父艱,自駕靈輿反葬 故里,時正嚴冬,單衰跣足,州里人物由是敬慕之。博 陵豪族有崔諶者,僕射之兄,因休假還鄉,車服甚盛, 將從其宅詣德林赴弔,相去十餘里,從者數十騎,稍 稍減留,比至德林門,纔餘五騎,云「不得令李生怪人 燻灼。」

《唐書田布傳》:「王承元者,承宗弟也,有沈謀。年十六,勸 承宗亟引兵共討李師道。承宗少之不用,然軍中往 往指目之。」

《張志和傳》:「志和始名龜齡。十六擢明經,以策干肅宗, 特見賞重,命待詔翰林,授左金吾衛錄事參軍,因賜 名。」

《五代史李周傳》:「周字通理,邢州內丘人,唐昭義軍節 度使抱真之後也。父矩,遭世亂不仕,嘗謂周曰:『邯鄲 用武之地,今世道未平,汝當從軍旅以興吾門』。周年 十六,為內丘捕賊將,以勇聞。是時梁、晉兵爭山東,群 盜充斥道路,行者必以兵衛。內丘人盧岳將徙家太 原,舍逆旅,傍徨不敢進。周意憐之,為送至西山。有盜」 從林中射岳,中其馬。周大呼曰:「吾在此,孰敢爾邪!」盜 聞其聲,曰:「此李周也。」因各潰去。

《王凝傳》:「凝為高陽關行營鈐轄。咸平初,契丹南侵,凝 率所部兵設伏於瀛州西,出其不意,腹背奮擊,挺身 陷敵。凝子昭遠年十六從行,即單騎疾呼突入陣中, 掖凝出,左右披靡不敢動。」

《盧革傳》:革字仲辛,湖州德清人。少舉童子,知杭州馬 亮見所為詩,嗟異之。秋貢士,密戒主司勿遺革。革聞, 語人曰:「以私得薦,吾恥之。」去弗就。後二年,遂首選,至 登第,年才十六。

賢奕鄒立齋公智,年十六發解蜀省。迎宴日,閭巷睹 者,藉藉嘆羨。公馬上占絕句云:「龍泉山下一書生,偶 占三巴第一名。世上許多難了事,市兒何用喜相驚。」 《明外史王鏊傳》:「鏊年十六,隨父讀書國子監,諸生爭 傳誦其文。侍郎葉盛、提學御史陳選奇之,稱為天下 士。」

《周孟中傳》:「孟中年十六,侍父詢分教嵊縣,問學於鄉 先生王鈍,慨然有求道志。」

十七歲部紀事

《漢書枚乘傳》:乘子皋年十七,上書梁共王,得召為郎。 《後漢書王暢傳》:暢拜南陽太守,郡中豪族多以奢靡 相尚,暢常布衣皮褥,車馬羸敗,以矯其敝。同郡劉表 時年十七,從暢受學,進諫曰:「夫奢不僭上,儉不逼下, 循道行禮,貴處可否之間。蘧伯玉恥獨為君子,府君 不希孔聖之明訓,而慕夷、齊之末操,無乃皎然自貴」 於世乎。

《襄陽耆舊傳》:「後漢楊慮字威方,襄陽人。少有德行,為 沔南冠冕,州郡禮重,諸公辟命,皆不能屈。年十七而 天,門徒數百人,宗其德範,號為德行楊君。」許洗是慮 同里人,少師慮,為魏武從事中郎,事劉備。昔在劉表 坐論陳元德者,其人也。慮弟儀。

《魏志王基傳》:「基以孝稱,年十七,郡召為吏,非其好也, 遂去,入瑯琊界游學。」

《吳志孫堅傳》:「堅字文臺,吳郡富春人,蓋孫武之後也。 少為縣吏,年十七,與父共載船至錢塘,會海賊胡玉 等從匏里上掠取賈人財物,方於岸上分之行旅,皆 住船不敢進。堅謂父曰:『此賊可擊,請討之』。父曰:『非爾 所圖也。堅行操刀上岸,以手東西指麾,若分部人兵, 以羅遮賊狀。賊望見,以為官兵捕之,即委財物散走』。」 堅追斬得一級以還。父大驚,由是顯聞。

《會稽先賢傳》:淳于長通年十七,說宓氏《易經》,貫洞內 事,萬言,兼《春秋》,鄉黨稱曰「聖童。」

《後趙錄》:石虎,晉永興中與勒相失。嘉平元年,劉琨送 勒母王及虎於葛陂,時年十七,性殘忍,好馳獵,諠遊 無紀度,尤善彈,數彈人,軍中每患之。勒白王曰:「此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