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63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六十「不與服戎。」

「服戎」,兵戎之事也。

《六十》、「不親學。」

「不親學」,以其不能備弟子之禮也。

《鄉飲酒義》

《鄉飲酒》之禮,「六十者坐,五十者立侍,以聽政役,所以 明尊長也。六十者三豆。」

大全方氏曰:「六十者坐,則七十以上亦坐可知;五十者立,則四十以下亦立可知。聽政者聽上之人有所正也;聽役者聽上之人有所使也。必五十以下則立,六十以上則坐者,蓋五十曰艾,艾則服官政之時,固宜立侍以聽政役;六十曰耆,耆則指使之時固宜坐以加政役于人也。六十非肉不飽,故六十以上始有豆數」也。

《周禮》

《地官》

鄉大夫之職,「以歲時登其夫家之眾寡,辨其可任者。 國中自七尺以及六十,野自六尺以及六十有五,皆 征之。」

《素問》

《上古天真論》

「丈夫七八」肝氣衰,筋不能動。天癸竭,精少。腎藏衰,形 體皆極。

肝乃腎之所生。腎氣衰。故漸及於肝矣。「肝生筋,肝氣衰故筋不能運動。腎主骨,筋骨皆衰。故形體疲極也。」

《陰陽應象大論》

年六十,陰痿。氣大衰,九竅不利,下虛上實,涕泣俱出 矣。

人年六十,已逾七八之期,天癸竭,腎氣大衰,而陰事痿矣。九竅為水注之氣,精水竭而精氣衰,則九竅為之不利也。精竭于下,水泛于上,而涕泣俱出矣。《解精微論》曰:「精神去,目涕泣出。」王子方曰:「調此二者,重在七損,故曰陰氣自半,曰體重,曰陰痿。」夫起居動作為陽,耳目九竅為陽,曰起居衰矣。曰耳目不聰明,九竅不利,自陰虛而衰及于陽也。

《釋名》

《釋長幼》

「六十曰耆。」耆,指也。不從力役,指事使人也。

五十一歲至六十歲部藝文

《百年歌》
錄一首     晉陸機

《六十時》,年亦耆艾業亦隆。驂駕四牡入紫宮,軒冕婀 那翠雲中。子孫昌盛家道豐,清酒漿炙奈樂何,「清酒 漿炙奈樂何。」

《六十吟》
宋·陸游

人生久矣無百年,六十七十已為壽。嗟予忽忽蹈此 境,衰髮如蓬面枯瘦。孤松摧折老澗壑,病馬凄涼依 棧豆。尚無籌策治目前,豈有功名付身後。壁疏風入 燈焰搖,地爐火盡寒蕭蕭。胸中白虹吐千丈,庭樹葉 空衣未纊。

五十一歲至六十歲部紀事

《史記·晉世家》:「昭侯元年,封文侯弟成師于曲沃,號為 桓叔。時年五十八矣,好德,晉國之眾皆附焉。」

《管子樞言》篇:「吾畏事不欲為事,吾畏言不欲為言。」故 行年六十而老吃也。

《史記孔子世家》:定公十四年,孔子年五十六,由大司 寇行攝相事,有喜色。門人曰:「『聞君子禍至不懼,福至 不喜』。孔子曰:『有是言也,不曰『樂其以貴下人乎』』?」 《莊子則陽篇》:「蘧伯玉行年六十而六十,化未嘗不始 于是之,而卒詘之以非也。」未知今之所謂是之非,五 十九非也。

《漢書公孫弘傳》:「弘,菑川薛人也。少時為獄吏,有罪免。 家貧,牧豕海上。年四十餘,乃學《春秋雜說》。武帝初即 位,招賢良文學士。是時弘年六十,以賢良徵為博士。」 《後漢書皇甫規傳》:「延熹四年秋,叛羌零吾等與先零 別種寇鈔關中,護羌校尉段熲坐徵。後先零諸種陸 梁,覆沒營塢。規素悉羌事,志自奮效,乃上疏曰:『自臣 受任,志竭愚鈍,實賴兗州刺史牽顥之清猛,中郎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