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513 (1700-1725).djvu/2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神异典

 第二百九十四卷目录

 静功部汇考二

  参同契阴阳精气章 君子居室章 晦朔合符章 爻象功用章 养性立命章

  二气感化章 关键三宝章 傍门无功章 流珠金华章 如审遭逢章 姹女黄芽章

  男女相胥章 四者混沌章 卯酉刑德章 君子好逑章 圣贤伏炼章 法象成功章

  鼎器妙用章 补塞遗脱章 自叙启后章

神异典第二百九十四卷

静功部汇考二

《参同契》
上阳子注

《阴阳精气章》

乾坤刚柔,配合相包。阳秉阴受,雄雌相须。须以造化, 精气乃舒。坎离冠首,光映垂敷。元冥难测,不可画图。 圣人揆度,参序元基。四者混沌,径入虚无。六十卦周, 张布为舆。龙马就驾,明君御时。和则随从,路平不邪。 邪道险阻,倾危国家。

上篇十四章炼丹次第首尾已明。此篇重述细微逐章,条例迺九还大丹之合用。后学必须深造,不可依违苟且,恐差毫发,则不成丹。上阳子分此中篇,为十五章者,列其十五事也。此章独明阴阳精气四者,何谓乾刚坤柔。孔子翼曰:干,阳物也。坤,阴物也。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以体天地之撰,以通神明之德。故夫干之为德,刚健中正,纯粹之精也。坤之为德,柔顺利贞,君子攸行。是乾坤配合者,金丹之道也。惟君子为能攸行,小人反是。昔孔子曰:吾未见刚者。或对曰:申枨。子曰:枨也,欲焉得刚,刚之义大矣哉。小人强勉,一时刚健,又岂能中正。既不得中正,又焉能纯粹以精也耶。刚之为物,干也。动而直,故易知。柔之为物,坤也。动而辟,故易从。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亲则功成,可大可久,此圣贤之德业也。能成位乎。刚柔之中者,其金丹之道乎,所以干阳之德主乎秉与,坤阴之德专乎含受。盖雄雌相须凭精,GJfontGJfont舒,布要雌雄。翼曰:精GJfont为物,游魂为变。为物者,顺行而生,生人生物也。为变者。逆用而成,成佛成仙也。何谓坎离,冠首。夫乾刚交坤,干乃中虚而为离。坤柔承乾,坤乃内实而为坎。是以坎离继乾坤,而为阴阳之首,且得刚柔之正。离中日光,坎中月耀。垂辉于下,元妙杳冥,难可测识,不可画图。惟圣人为能揆度,而《参赞序》述其元基,此义与前元精眇难睹,推度效符证意同,何谓四者混沌。盖阴阳精GJfont,四者包于虚无之窍。乃行六十卦,张布以为舆也。坤为牛,为舆干,为龙,为马,是乾坤合德。而龙马就驾,天下治平,而明君御时也。金液还丹,与是同道,何哉。盖龙为东方木汞,马即南方砂火,龙马得西方之金虎,以生北方元武之水。故凝精合GJfont而成形就驾矣。和则随从,路平不邪者,明君之御政。若行于大路,不劳扰于民和,气随时应,稍有不由,正路或更,邪佞以蔽贤嫉能,其国将危矣。故九龄往而国忠进,安史始萌;秦桧用而岳飞亡,燕云莫复。正人力为国者,惟恐国之权不在君。小人只为身者,惟恐国之柄不属己。君子小人,无世不有。君子当和而容小人,小人宜随而从君子,则国无倾危,而天下治矣。比之修炼,以和为先,和则事皆随,心而应。翼曰:和兑之吉,行未疑也。事既和,己必正其心,必诚其意,必防其虞,则无险阻而不倾丧其丹。毫发之差,可不慎乎。后四者混沌章,重明四者尢详。

《君子居室章》

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为万乘之 主。处九重之室,发号出令,顺阴阳,节藏器,俟时,勿违。 卦月。屯以子申,蒙用寅戌。馀六十卦,各自有日,聊陈 两象,未能究悉,立义设刑,当仁施德。逆之者凶,顺之 者吉。按历法令,至诚专密,谨候日辰,审察消息。纤芥 不正,悔吝为贼,二至改度,乖错委曲,隆冬大暑,盛夏 霜雪,二分纵横,不应漏刻,水旱相代,风雨不节,蝗虫 涌沸,群异旁出,天见其殃。山崩地裂,孝子用心,感动 皇极,近出己口,远流殊域,或以招祸,或以致福,或兴 太平,或造兵革。四者之来,由乎胸臆,动静有常,奉其 绳墨,四时顺宜,与GJfont相得,刚柔断矣。不相涉入五行, 守界不妄,盈缩易行周流,屈伸返覆。

此章最为入室之初,防闲细密,炼丹之难等等。如是圣人特以君子喻之。故翼之系辞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况其迩者乎。又曰:言行君子之枢机,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动天地也。又曰:拟之而后言,议之而后动,拟议以成其变化。上阳子曰:道本无言,非言,何由显道。谓无言者,有德之士言不可以不慎也。况行道修丹之士乎。老子曰: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故逞干慧无所知者,其发言论辩,无非求知也。真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