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47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六十五卷目录

 仓廪部纪事

 仓廪部杂录

 仓廪部外编

考工典第六十五卷

仓廪部纪事

《史记·五帝本纪》:尧赐舜𫄨衣,与琴,为筑仓廪,予牛羊。 瞽叟尚复欲杀之,使舜上涂廪,瞽叟从下纵火焚廪。 舜乃以两笠自捍而下,去,得不死。正义曰通史云: 瞽叟使舜涤廪,舜告尧二女,二女曰:时其焚汝,鹊汝 衣裳,鸟工往。舜既登廪,得免去也。

《书经》:武成王伐商,天下大定,乃反商政,发巨桥之粟, 大赉于四海。

《礼记·月令》:季春之月,命有司,发仓廪,赐贫穷,振乏绝。 《说苑》:魏文侯御廪灾,文侯素服辟正殿五日,群臣皆 素服而吊,公子成父独不吊。文侯复殿,公子成父趋 而入贺,曰:甚大善矣。夫御廪之灾也。文侯作色不悦, 曰:夫御廪者,寡人宝之所藏也,今火灾,寡人素服辟 正殿,群臣皆素服而吊;至于子,大夫而不吊。今已复 辟矣,犹入贺何为。公子成父曰:臣闻之,天子藏于四 海之内,诸侯藏于境内,大夫藏于其家,士庶人藏于 箧椟。非其所藏者不有天灾,必有人患。今幸无人患, 乃有天灾,不亦善乎。文侯喟然叹曰:善。

《越绝书》:吴两仓,春申君造。西仓名均输,东仓周一里 八步。

《史记·李斯传》:斯年少时,见吏舍厕中鼠食不洁,近人 犬,数惊。入仓,观仓中鼠,食积粟,居大庑之下,不见人 犬之忧。乃叹曰: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乃从荀卿学。 《货殖传》:宣曲任氏之先,为督道仓吏。秦之败也,豪杰 皆争取金玉,而任氏独窖仓粟。楚汉相距荥阳,民不 得耕种,米石至万,豪杰金玉尽归任氏。徐广曰:窖 音校,穿地以藏也。

《汉书·高帝本纪》:二年,汉王与楚战荥阳京、索间,破之。 筑甬道,属河,而取敖仓粟。孟康曰:敖,地名,在荥阳 西北,山上临河有大仓。

《郦食其传》:汉王数困成皋,计欲捐成皋东,屯巩、洛以 距楚。食其曰:夫敖仓,天下转输久矣,臣闻其下迺有 藏粟甚多。楚人拔荥阳,不坚守敖仓,迺引而东,令适 卒分守成皋,此乃天所以资汉臣。愿足下急复进兵, 收取荥阳,据敖庾之粟,塞成皋之险,杜太行之道,距 飞狐之口,守白马之津,以示诸侯形制之势,则天下 知所归矣。上曰:善。迺从其画,复守敖仓。敖庾即敖 仓。

《枚乘传》:乘说吴王曰:吴有诸侯之位,而实富于天子。 夫汉并二十四郡,十七诸侯。转粟西乡,陆行不绝,水 行满河,不如海陵之仓。晋灼曰:海陵,海中山为仓 也。臣瓒曰:海陵,县名也。有吴大仓。

《史记·平准书》:孝惠、高后时,为天下初定。漕转山东粟, 以给中都官,岁不过数十万石。中都犹都内也,皆 天子之仓府。以给中都官者,即今太仓以穑官储者 也。

汉兴七十馀年,国家无事。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 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为吏者长子孙,居官者以 为姓号。如淳曰:仓氏、庾氏是也。

《汉书·地理志》:河东郡,有根仓、湿仓。

《食货志》:宣帝即位,岁数丰穰,谷至石五钱,农人少利。 大司农中丞耿寿昌白令边郡皆筑仓,以谷贱时增 其价而籴,以利农,谷贵时减价而粜,名曰常平仓。民 便之。

《三辅黄图》:细柳仓、嘉仓在长安西,渭水北石徼西有 细柳仓,城东有嘉仓。

《后汉书·公孙述传》:建武八年,帝使诸将攻隗嚣。嚣败, 蜀地闻之恐动。述欲安众心。成都郭外有秦时旧仓, 述改名白帝仓,自王莽以来常空。述诈使人言白帝 仓出谷如山陵,百姓空市里往观之。述乃大会群臣, 问曰:白帝仓竟出谷乎。皆对言无。述曰:讹言不可信, 道隗王破者复如此矣。

《虞诩传》:朝歌贼数千人,屯聚连年,州郡不能下,邓骘 以诩为朝歌长。始到,谒河内太守马棱。棱勉之曰:君 儒者,当谋谟庙堂,反在朝歌耶。诩曰:朝歌者,韩、魏之 郊,背太行,临黄河,去敖仓百里,青、冀之人流亡万数。 贼不知开仓招众,劫库兵,守成皋,断天下右臂,此不 足忧也。

《洛阳记》:国有常满仓。

《西京杂记》:曹元理善算,友人陈广汉有二囷,忘其石 数,后算欠一斗,乃有鼠大如斗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