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0254-韦昭-国语-4-4.djvu/1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典刑典常也刑法也而去其师保在公宫故无师保也基于其身以𠑽

复其所基始也始更脩之于身以能复其先也及景子长于公宫景子文子

之子简子之父赵成也从其王母在公宫未及教训而嗣立矣亦能纂脩

其身以受先业无谤于国顺德以学子学教择言以

教子择师保以相子今吾子嗣位有文之典刑有景

之教训重之以师保加之以父兄同宗之父兄子皆䟽之

以及此难荀士之难夫尹铎曰思乐而喜思难而惧人之

道也委土可以为师保吾何为不增言见垒培可以戒惧足当师保

何为不增是以脩之庶曰可以鉴而鸠赵宗乎鉴镜也鸠安也

罚之是罚善也罚善必赏恶臣何望矣简子说曰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