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0506-释道世-法苑珠林-36-18.djvu/163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如付法藏因缘经云时室罗城中有一商主为僧造

作般遮于瑟大㑹有一比丘尼得阿罗汉观察众中

谁为福田又复思惟何者僧首见诸罗汉及与学人

久断烦恼堪受SKchar养观一比丘名阿沙罗未得解脱

SKchar居众首时比丘尼即往语言大徳今者应自庄严

时此比丘未达其意便着净衣剃髪澡浴复于后时

此比丘尼更语严饰时阿沙罗极大瞋忿我随汝语

甚自严洁有何丑恶屡出斯言比丘尼曰大徳当知

此俗庄严非佛法也佛法庄严者谓获四果奇哉大

徳甚为轻劣长者设㑹多诸圣贤汝为僧首未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