㑹稽志 (四庫全書本)/續志卷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巻二十 㑹稽志 續志卷一 續志巻二

  欽定四庫全書
  㑹稽續志卷一      宋 張淏 撰越
  史記越世家雲夏少康之庶子無餘也封於㑹稽以奉禹祠賀循㑹稽記雲少康其少子號曰於越越國之稱始於此按越絶書禹到大越上茅山㑹計爵有徳封有功更茅山曰㑹稽是越之稱巳見於三代之前非始於無餘之封也賀循蓋未之攷爾言越而冠之以大則越自昔為大國可知矣
  㑹稽
  㑹稽上應牽牛之宿下當少陽之位自晉渡江以來三吳豪傑嘗請以為都後雖不果亦足見當時以為重地言其形勢元帝以為今之闗中言其豐腴則江左諸公比之鄠杜之間是擬之長安矣蓋其地襟海帶江方制千里實東南一大都㑹又物産之饒魚鹽之富實為浙右之奧區也昔熙寧中陳舜俞嘗雲越為東南一都㑹公私宴安百度饒羨蒼山白水連屬附郭古今以為人物登覽之勝於是朝廷以守帥之重遇名卿佚元老似非勲望地勢能居一時之右者莫敢當也在彼時其重巳如此況今日乎中興以來地拱行都去天尺五非但為扶風馮翊而巳
  
  至唐中和三年升越為義勝軍以劉漢宏為節度使光啓三年改義勝軍為威勝軍以董昌為節度使乾寧三年改威勝軍為鎮東軍以錢鏐為鎮海鎮東軍節度使且陞為大都督府鏐如越州受命還治錢塘號越州為東府梁貞明中鏐既為吳越國王遂以杭為西都越為東都其後又以越為㑹稽府以州為府不得其時鏐孫儀闕判㑹稽府亦不知在何時以上史冊既備之則沿革之詳似不容略也故備論於此
  風俗
  前志論風俗之美謂有禹之遺風王銍學記雲餘姚有諸馮之地舜所生也㑹稽之地禹所沒也舜禹功被萬世而有見於風俗又王安石有歴山賦蓋亦思舜而作也則習俗之美兼有舜之遺風矣或謂舜居河東歴山雷澤各有其地越人別指歴山舜井象田仍以餘姚上虞名縣風土記曲為之辭未免附㑹此周文忠公陸氏翼孟音解序也然自書傳阨於秦火彼是此非無從折衷是否當不必問今但取其風俗之美耳
  城郭
  羅城隋開皇中楊素所築唐乾寧中錢鏐重修皇祐中守王逵復修且浚治池壕嘉定十三年守吳格雖重修復多摧圯十六年汪綱又加繕治並修諸門城之東曰五雲門即古雷門晉王獻之所居有五色祥雲見故取以名門水門曰都泗舊作賜東南曰稽山門水門曰東郭西曰迎恩門唐昭宗命錢鏐討董昌鏐以兵三萬屯迎恩門則迎恩之名其來久矣西南曰常喜門又謂之偏門南曰植利門北曰三江門以至堰埭亦皆修築似宣和劉侯有光焉
  子城嘉祐初刁約奏修之至八年始克成嵗久復壊嘉定癸未守汪綱既治羅城因幷葺其闕壞譙樓並鎮東軍門秦望門亦加雘餙而補苴之為一郡壯觀雲
  學校
  慶歴四年詔天下皆立學景祐中李照始議創建至嘉祐中方成隆興二年吳芾重修周綰為記嘉定十六年汪綱又増葺之
  縣學
  嵊縣學在縣西嘉定七年守史安之移建於縣西南繼錦坊為屋百區袁燮作記
  上虞縣學淳熈十一年令劉筥重修豐誼作記
  山隂縣學嘉定十六年令趙汝駉重修郡捐緡錢三十萬以助其費陳耆卿作記
  蕭山縣學嘉定十七年汪綱奏監和㫖酒庫業應輔為主學而學舍頽弊為甚捐錢三十萬米數十石重修他邑有學亦加整葺
  貢院
  郡昔遇科舉即僧舍為試所忠定史公鎮越時得爽塏地乾道九年守錢端禮首創貢院其時舉人比今僅及其半嘉定十五年嵗適大比守汪綱乃重行整葺且増屋三十間視庭下地雖稍廣遇雨則泥濘不能容足又命鑿石加甃坦然如砥士子便之院前待試地亦計工石填砌為永久利雲
  小教場
  小教場原在臥龍山上頗為隘狹嘉定十五年守汪綱命以作院地創築前建臺門繚以牆垣中為堂曰雄威以為常教之所
  軍營
  府之軍營凡十有二曰雄節係將第一指揮曰威捷第二係將指揮曰威果係將第二十二指揮第二十三指揮不係將第五十四指揮曰全捷係將第四指揮第五指揮曰全捷不係將第十三指揮曰廂軍崇節第一指揮第八指揮曰壯城指揮曰牢城指揮廢壞久不葺軍兵皆僦居於外嘉定十六年守汪綱葺舊外添創屋一千餘間盡括軍兵遷入營壘於是軍制稍嚴整矣都作院在小教場之側嘉定十五年守汪綱創建凡屋三十餘間
  
  苗米倉在府衙東
  糯米倉在西門外
  並嘉定十五年守汪綱重修及添造
  
  勅書架閣庫
  聖節儀仗庫
  書板庫
  東甲仗庫
  西甲仗庫
  陳設庫
  銀器庫
  書籍庫
  雜物庫
  軍資庫
  公使庫
  椅桌庫
  轎庫
  炭庫
  牙契局 果子局 燈油局 賣酒交錢局
  府治局 樂部局
  以上並郡守汪綱創建及重修越為都督府益嚴除戎之備而斷甲朽器頺垣敗壁馴習寖久漫不加省汪捐緡錢三萬打造器甲二千副闢東西甲仗庫舊址建屋四十五間石楹甎甃聳易舊觀視諸庫局尤為宏壯
  場務
  激賞庫酒樓在照水坊
  都酒務酒樓在蓮花橋
  並郡守汪綱建
  館驛
  通川亭
  問津亭
  並在府倉南廢為酒肆久矣嘉定十六年郡守汪綱重修且増創他屋若㕑湢之屬悉皆備具以為往來者館寓之所
  嵊縣
  訪戴驛在縣之訪戴坊嘉定八年令史安之重建於東門之外
  上虞縣
  懷謝驛在縣之東邑有東山晉謝安嘗遊故云
  坊巷
  坊巷之名見於前志者僅二十餘嘉定十七年守汪綱始新其華表重掲扁牓凡九十六所又斜橋坊路乃台明往來之衝也每遇雨苦於泥濘綱復命伐石甃砌二州往來者甚便之王狀元坊其廢巳久故前志止載詹莫二坊綱訪問得其舊址鼎新再建
  第一廂
  外竹園坊 裏竹園坊 晉昌坊  元貞坊外鍾離坊 裏鍾離坊 靜林坊  甘露坊外梧柏坊 裏梧柏坊 杏花坊  親仁坊目連坊  秀童坊  義井坊  新路坊小新坊  都亭坊  法濟坊  孝義坊禮禋坊
  第二廂
  棚樓坊  花行坊  日池坊  月池坊照水坊  小徳政坊 寶幢坊  廣陵坊石灰坊  朴木坊  樂義坊  永福坊押隊坊  諸善坊  上黨坊  義井坊祥符坊  詹狀元坊 莫狀元坊
  第三廂
  西河坊  小驛坊  南市  富民坊
  華嚴坊  鐵釘坊  蕙蘭坊  徳惠坊大市門坊 治平坊  甲子坊  開元坊南觀仁坊 獅子坊  雲西坊  菩提坊耀靈坊  植利坊  采家坊  柴場坊京兆坊  天井坊  水溝坊  大新坊河南坊  施水坊  船場坊  府橋坊桐木坊  槿木坊  愛民坊
  第四廂
  賢良坊  火珠坊  少微坊  板橋坊北市   瓦市   雙橋坊  水澄坊新河坊  大路坊  石灰坊  錦鱗坊武勲坊  晝錦坊  迎恩坊  草貌坊筆飛坊  斜橋坊  戒珠坊  王狀元坊
  第五廂
  教徳坊  臥龍坊  車水坊  顯應坊秦望坊
  禮遜坊即義里今為竹園坊昔有紀伯與陳囂隣修藩籬而侵其地囂不較又益與之伯慙亦退所侵因成通衢郡守多之因目曰義里今長慶寺乃二人之宅華鎮詩云隣里相歡起美談通衢高栁碧毿毿至今風俗輕虞芮目擊岐周始自慚
  㑹稽
  廣平路在稽山門外東南一十里廣平程師孟元豐初為守華鎮覽古雲民服其政日有餘裕放浪於山水間泛鏡湖款禹祠探藏書訪丹井攬宛委之秀挹若耶之勝往來必由稽山之蹊山中之民相率而治之芟繁夷險使肩輿安行飛蓋無阻師孟字公闢時為侍郎路以公名
  嵊縣
  前志嵊縣一十坊今二十四坊
  訪戴 秀異 字民 佐理 集賢 招提 繼錦通安 繼孝 齊禮 遷善 桃源 兆慶 迎春嘉㑹 仁徳 絃歌 醴泉 清河 進徳 妙音豐義 成俗 化民
  繼錦坊按縣有繼錦鄉舊名治化天聖中邑人史綸登進士第其子叔軻繼之縣令魏琰改今名
  蕭山
  清風坊晉許詢所居故號曰許君里
  招賢坊梁江淹所居故號曰江君里覺苑寺即淹之宅也
  園圃
  西園在臥龍山之西府治據臥龍形勝處龍之口府東門也龍之尾西園也景祐中唐詢作蔣堂曲水閣詩序則以園創於堂今以齊唐王公池記攷之自吳越時巳為遊觀之地蓋後來廢不葺治至堂始復其舊觀耳非創於堂也守吳裕嘗葺之未幾亭宇多壞嘉定十六年汪綱復増葺之又創憩棠一亭頗為華麗雲
  府廨
  唐元微之雲州宅居山之陽凡所謂臺榭之勝皆因高為之以極登覽嘗以詩誇於白樂天雲州城縈繞拂雲堆鏡水稽山滿目來四面常時對屛障一家終日在樓臺星河影向檐前落鼓角聲從地底回我是玉皇香案吏謫居猶得小蓬萊誦其詩則當唐盛時州宅之勝可想而知也乾寧中董昌叛即㕔堂為宮殿昭宗命錢鏐討平之以鏐為節度鏐惡昌之偽跡乃撤而新之故元微之與李紳諸公所登臨吟賞之處一皆不存若滿桂樓海橊亭杜鵑樓其跡巳不復可考而名傳於世者蓋以諸公之詩也建炎巳後又復頽毀而本朝諸公登臨之處亦不可復考如逍遙堂井儀堂五雲亭披雲望雲二樓者殆不可勝數凡州宅之堂舍亭館見於今者悉著録之庶來者有所考雲
  州宅後枕臥龍而面直秦望自錢鏐再建壞而復修不知其幾嘉定十五年守汪綱以謂其敝巳極弗治則不可枝矣於是外自譙樓以至設㕔旁由廊廡吏舍內自寢堂燕坐庖湢之所悉治新之鳩工於嘉定十五年春落成於十六年冬內外罔不一新
  按錢鏐重建在唐天祐元年甲子此按鏐重建軍府署記嘉定十六年癸未實三百二十年其再新若有數雲
  常衙㕔在儀門之東舊頗廹窄守汪綱至是始闢其址而増廣之廊廡畢備上為秦望閣不知作於何時趙抃嘗有詩則熙寧之前巳有之矣自此至棣萼堂皆汪綱重修
  清思堂在常衙㕔之後不知作於何時張伯玉趙抃皆有詩今刻石於堂上
  青隠軒在常衙㕔之東政和間王仲薿作
  延桂閣在清思堂之側前有巖桂甚古守趙彥倓建王補之摘杜子美賞月延秋桂之句以名樓之下為寢處燕坐之所便房夾室悉備蓋館士所寓之地也
  按汪綱更新之且添創他屋及庖湢之所居者頗以為便
  招山閣在棣萼堂之下不知作於何時舊名清涼閣守洪邁改今名
  雲近在招山閣之右宅堂之廊廡也趙彥倓建葢取杜子美雲近蓬萊常五色之句以名
  棣萼堂在雲近之下紹熈元年洪邁領郡以其兄丞相適乾道中嘗出守邁取綸告中語有矧伯氏棠隂之舊増一門棣萼之華故名
  燕春在清思堂後守汪綱創建摘張伯玉燕寢長居紫府春之句以名
  雲根在州宅後守汪綱創建摘張伯玉州宅近雲根之句故名
  四面屛障在州宅後守汪綱創建摘元微之四面常時對屛障之句以名
  步鼇在州宅之後守汪綱創建取沈紳雲隨步武鼇頭穏之句以名
  拂雲在州宅後子城之下守汪綱創建摘元微之州城縈繞拂雲堆之句故名
  晚對在州宅之後洪邁所建取杜甫翠屛宜晚對之句以名覆之以茅巳頽毀不存守汪綱即舊址再建無塵在州宅之上拂雲之左守汪綱創建摘張伯玉疎竹間花隂了無塵境侵之句以名
  蓬萊閣在設㕔之後臥龍之下章楶作蓬萊閣詩序雲不知誰氏創始
  按閣乃吳越錢鏐所建楶偶不知爾淳熈元年其八世孫端禮重修乃特掲於梁間雲定亂安國功臣鎮東鎮海兩軍節度使檢校太師侍中兼中書令食邑一萬戶實封六百戶越王鏐建其名以蓬萊者蓋舊志雲蓬萊山正偶㑹稽舊志今巳不傳沈少卿紳和孔司封登蓬萊閣詩云三山對峙海中央自注於下雲舊志蓬萊山正偶㑹稽元微之詩云謫居猶得住蓬萊錢公輔記雲後人慷慨慕前修髙閣雄名由此起故云自元祐戊辰章楶修之又八十七年錢端禮再修之又四十八年汪綱復修綱自記嵗月於柱雲蓬萊閣登臨之勝甲於天下自昔以來不知其凡幾壞幾修矣邇年其壞尤甚而修之於嘉定十五年嵗次壬午十一月巳巳朔十五日已未者郡守新安汪綱仲舉也
  鎮越堂汪綱創建綱自紀於柱雲由蓬萊閣而下凡三級始達㕔事承平時皆有堂宇廢圯巳久後來者乃由中鑿磴道以便往來而饗軍延見吏民之所遂為通行之路非獨失帥府之觀瞻而於隂陽家之説尤為妨忌郡寖不如昔民亦多艱未必不由於此嘉定辛巳予自憲移帥即有意稍復舊觀顧力未贍弗暇明年秋公帑稍有銖積於是補苴罅漏芟夷草萊築一堂於上以鎮越名之蓋東南之鎮其山曰㑹稽而鎮東又越之軍額也名實其核地高而爽堂奧而明秦望諸山皆欣然領㑹有効奇獻秀之勢又創行廊四十間於兩翼聯屬蓬萊倂與閣一新之山川朝拱氣象環合而斯堂之勝遂獨擅于越中矣工既畢功姑記嵗月於此是嵗九月辛未新安汪綱書堂之匾牓三大字大丞相史魯公之筆也
  月臺在鎮越堂之前汪綱創建舊嘗有望月臺壞巳久其址亦不知在何所唯王十朋一詩尚傳雲明珠遙吐臥龍頭漸覺清光萬里浮人望使君如望月更莫如鉤綱蓋寓舊名於此也
  雲壑在臥龍之東汪綱創建前有喬松甚古綱自記於柱雲嘉定壬午五月郡守新安汪綱作雲壑於臥龍之東峯蓋百花亭之舊址也黃太史詩云老松閲世臥雲壑囘首滄江無萬牛而此堂之下蒼髥老榦雲霧深藏雪壓霜侵不改其操是宜其高臥閱世縱有萬牛焉能動哉
  淸曠軒在雲壑之側嘉定十五年汪綱自記於柱雲章楶蓬萊閣詩序謂四時之景不同而所同者自然之清曠也此語當矣西園舊有亭名清曠亭廢不存復寓此名於斯軒噫何獨此名為寓而斯軒亦直寄焉耳觀風堂紹興中曹泳所建王十朋詩云薄俗澆風有萬端欲將眼力見應難但令心境無塵垢端坐斯堂便可安堂廢吳格再建汪綱又葺之
  秋風亭在觀風堂之側其廢巳久嘉定十五年汪綱即舊址再建綱自記於柱雲秋風亭辛稼軒曽賦詞膾炙人口今廢矣余即舊基面東為亭復創數椽於後以為賓客往來館寓之地當必有髙人勝士如宋玉張翰來游其間遊目騁懷幸為我畱其毋遽起悲吟思歸之興雲
  望海亭在臥龍之西不知始於何時元微之李紳嘗賦詩則自唐巳有之矣昔范蠡作飛翼樓以壓強吳此亭即其趾也祥符中髙紳植五桂於亭之前易其名曰五桂嵗久亭既廢桂亦不存嘉祐中刁約増廣舊址再建復名望海自作記以志嘉定十五年汪綱重修
  多稼亭在望海亭之下嘉定十年王補之修改今名嘉定十五年汪綱重修
  越王臺
  按祥符圖經雲在種山東北種山蓋臥龍之舊名也今臺乃在臥龍之西舊有小茅亭名近民久巳廢壞嘉定十五年汪綱即其遺址創造而移越王臺之名於此氣象開豁目極千里為一郡登臨之勝且俾曽耆年篆三大字立石而刻之別為亭以覆之亭在臺之左
  清白堂在蓬萊閣之西臥龍山之足康定中范仲淹所作
  按仲淹堂記雲獲廢井泉清而色白因命其堂曰清白庶幾居斯堂而無忝其名堂廢不存久矣嘉定十五年汪綱命訪其所云都㕔即其處也乃別創都㕔重加整葺而復范之舊匾
  賢牧堂在清白之側舊以祠范文正公乾道四年史忠定公始以趙清獻公並祀乾道八年守方滋又増祀朱忠靖公勝非趙忠簡公鼎張文靖公守翟忠惠公汝文嘉定十四年守吳格又以史忠定合祀為七人袁燮作記汪綱重修
  真武堂土地祠舊在蓬萊閣下窒暗尤甚汪綱移建於臥龍山之西崇善王祠之前特為顯敞
  崇善王祠葢臥龍山之神也在山之西錢鏐所建祠有石幢乃鏐刋梁貞明三年封神為崇善王勅牒鏐自列其銜於後雲啓聖匡運同徳功臣天下兵馬大元帥尚父守尚書令吳越王鏐立汪綱既移真武土地堂於是幷祠修之此三祠靈應特異
  街衢
  越為㑹府衢道久不修治遇雨泥淖幾於沒膝往來病之守汪綱亟命計置工石所至繕砌浚治其湮塞整齊其嶔崎除門陌之穢汚復河渠之便利道塗堤岸以至橋梁靡不加葺經畫有條役且無擾始於府橋至軒亭及南北兩市由府前至鎮夷軍門賢良坊至府橋水澄坊至鯉魚橋沿河夾岸迤邐増築暨大小路迎恩門內外至鴻橋一作紅牽匯坦夷如砥井裡嘉歎實為悠久惠利雲













  㑹稽續志巻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