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縣黨務指導委員會宣傳部爲萬縣慘案紀念日告民衆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上海縣黨務指導委員會宣傳部爲萬縣慘案紀念日告民衆書
上海縣黨務指導委員會宣傳部
1928年9月5日
刊於民國十七年九月五日《新聞報》第四張第十三版〈今日萬縣慘案紀念之宣傳文件〉,《民國日報》第三張第一版〈請國人毋忘萬縣慘案〉,以及同年十一月《國貨評論刊》第二卷第七期〈萬縣慘案紀念〉等。各報刊原文用傳統標點及引號,現代標點是維基文庫編者所加。

上海縣黨務指導委員會宣傳部爲萬縣慘案紀念日,茲復又屆,昨發告民衆書云:親愛的同胞們!萬縣慘案的紀念日又到了,我們曾否記得三年前的今日,萬縣城兩岸的居民同胞,無辜地受英帝國主義的大屠殺嗎?我們痛定思痛,囘頭想一想,英帝國主義者挾持着不平等條約的武具,疊次向我中華民族濫施最蠻橫殘酷的武力進攻,而尤以那次萬縣九五慘案爲彼向我民族空前未有之大屠殺!可憐那萬縣死難的同胞,到現在是整整三週年了,他們的奇恥未復,他們的寃抑未伸!他們究竟是怎樣死的,又是爲什麼死的,在今天這悲狀沉痛的九五慘案紀念日中,我們實在應當將這些問題追究追究才是!這慘案根本的原因,是由英帝國主義者在長江之勢力發生動搖,故用其高壓手段,武力進攻,意在威迫政府,挑撥戰爭,以便藉口保持其舊有之勢力,並欲藉此威力以壓服中國民衆,所以大屠殺的計劃,已早有進行的步驟了。他們的兵輪商輪,恃有內河航行不平等特權,在江面航行,不遵守航行的公約,任意疾駛,以致迭次浪沉民船淹斃人命。政府屢向英領事提出嚴重抗議,彼均置之不理,更悍然故意肇禍,特開快輪沉沒木船,溺死人命有加無已,於是駐萬軍事當局,因人民之請求,不得不將肇禍的英輪扣留,以便辦理交涉,所以萬縣空前之酷刦,因此開演。當英輪被扣時,英領怒不可遏,卽飛電調來許多軍艦,架置機槍巨炮,對準萬縣兩岸及繁盛之商埠,轟擊橫掃,更用國際禁用之硫磺炸彈,放射百餘發!於是繁華興盛之萬城,崇偉廣大之建築,烽火沖天,竟付之一炬,居民同胞,葬身於鎗林彈雨之中,鬼哭神號,慘不忍述!事後調查軍民傷亡在千百人以上,而財產損失之浩大,更不可以數計!同胞們,在這沉痛悲哀的紀念日中,試一閉目,恍見三年前的今日,萬縣江面上滿佈着猙獰可怕惡魔似的英兵,施放無情的炮火藥彈,在煙燄瀰漫愁雲慘霧裏面,我們萬縣無辜的徒手的毫無抵抗的父老兄弟,諸姑姊妹,欲逃不得,欲閉無門,折臂斷足,血肉橫飛,呻吟哀號,哭聲震天的慘狀吧!我們默想到這裏,是何等的悲傷哀痛!親愛的同胞們,我們是鷄犬,是生番,是未開化民族,帝國主義者早已把我們中國人不當做「人」看待!他們憑着武力和不平等條約,做他們的護符,藉中國地方,做他們的屠宰場,毫無顧忌的大殺特殺,他們不當做「人」的中國民族!在「九五」之前,有「五卅」「六二三」等慘案;在九五之後,有甯漢鎭江等慘案。而日帝國主義者,也步着英帝國主義者的後塵,又有今年空前的「五三」大屠殺。這些這些都是他們慣用的老計,對於毫無反抗的中國民族的毒手,也就是他們給我們的催命符,報死訊啊!我們在這悲痛哀感的紀念日,思前慮後,更不能不一方面哭死難的同胞,斷頭流血粉骨碎身的可悲,一方面更哀來日大難未有已時,我們的生命,無保障的可慮!親愛的同胞們,北伐完成,我們唯一的希冀,是在打倒帝國主義,廢除不平等條約,使我們被壓迫的民族,得享自由平等的幸福。再看現在究竟怎樣?不平等的條約是否廢除?重重國恥是否得雪?同胞們,我們四萬萬親愛的同胞們!假如甘願做個永遠沉淪被壓迫弱者,只好自爲俎上的肉,任人宰割,坐等着帝國主義的鎗炮毒彈來穿我們的胸!我們若是死中求生,要謀中國民族解放,就要羣策羣力,努力奮鬥,誓達到廢除不平等的條約,打倒帝國主義,一方面可以慰安死難同胞的英靈在九泉之下,一方面可以保持我們現在同胞的生命於將來!親愛的同胞們,死難同胞碧血未乾,寃仇未復,我們爲着復仇,爲圖自救,只有這一條路啊!起來起來!努力努力!我們再振作精神,高呼幾句口號:「打倒帝國主義!取消不平等條約!爲萬縣的死難同胞復仇!完成國民革命!中華民族萬歲!」


PD-icon.svg 這部作品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或者以法人、非法人單位名義但非作者個人名義發表,1996年1月1日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法人、非法人單位作品發表起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