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獨裁到民主/第五章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第四章 從獨裁到民主——解放運動的概念框架
第五章 行使權力
第六章
阿爾伯特·愛因斯坦研究所 出處

在第一章里我們提到,用軍事抗爭來對付獨裁政權常常無法打擊它們的最弱處,反而打在它們最強的地方。抵抗運動如果選擇在軍事力量、軍火供應、武器技術等等的領域進行競爭,會使自己處於明顯的劣勢。在這些領域,獨裁政權總是能夠聚集優勢的資源。我們也略述了依靠外來力量提供救助的危險性。在第二章里,我們也考察了用談判作為去除獨裁政權所存在的問題。

那麼,還有哪些手段可以給民主抵抗力量提供明顯的優勢,同時又能惡化或加劇獨裁政權的弱點呢?哪些行動技巧能夠利用第三章所討論的政治權力的理論呢?另一的選擇應該是政治反抗。

政治反抗有下列特徵:

  • 它拒絕接受結果將會是取決於獨裁政權所採用的何種鬥爭手段。
  • 政權難以同它進行戰鬥。
  • 它能獨特地惡化或加劇獨裁政權的弱點,並且切斷獨裁政權的權力源泉。
  • 它在行動上可以是很分散的,但也可以集中對準某一特定目標。
  • 它能導致獨裁者們作出錯誤的判斷和行動。
  • 在結束以少數人為首的殘酷統治的鬥爭中,它能有效地動用群眾作為一個整體和社會上的各種團體和機構。
  • 它有助於在社會上傳播有效權力的分配,從而更有可能地去維持一個民主的社會。

非暴力鬥爭的運作[編輯]

政治反抗像軍事能力一樣,可以用於各種不同的目的,包括力圖影響對方使之採取不同的行動、創造可以和平地解決爭端的局面,直至瓦解對方的統治。

但是,政治反抗的操作方式同暴力有很大不同。儘管這兩者都是進行鬥爭的手段,但它們採用的方法有很大的差別。其結果也不相同。暴力衝突的方式和結果是眾所周知的:用實際的武器來脅迫、傷害、殺死和毀滅對方。

非暴力鬥爭同暴力相比,是一種複雜得多,而且更多樣化的鬥爭方式。這種戰鬥是民眾和社會的各種機構用心理的、社會的、經濟的和政治的武器進行的。這些武器有各種名稱,諸如抗議、罷工、不合作、抵制、不滿和背叛、民眾力量。如前所述,一切政府只有在它們從民眾和社會機構的合作、屈服和服從取得它們所需要的權力來源,才能實行統治。與暴力不同,政治反抗最適合於切斷這些權力來源。

非暴力武器和紀律[編輯]

過去一些無準備的、即興的政治反抗運動的通病是只依靠一兩種方法,例如罷工和群眾示威。實際上,有許多方法可供抵抗運動的戰略家選擇,根據情況的需要,進行集中的或分散的抵抗。

已知的非暴力行動方法有約二百種,一定還有許多的方法。這些方法分為三大類:抗議和說服、不合作和干預。非暴力抗議和說服的方法大多是象徵性的示威,包括遊行、列隊行進、守夜等(54種方法)。不合作分為三個子類別:(a)社會性的不合作(16種方法);(b)經濟性的不合作,包括抵制(26種方法),罷工(23種方法);(c)政治不合作(38種方法)。非暴力干預,是用心理的、身體的、社會的或政治的手段如禁食、非暴力佔領以及平行政府等(41種方法)。本文附錄列有這些方法共198種。

上述的方法有許多是由經過訓練的公民們在明智的策略和恰當的戰術下,小心地挑選和曾持續的大規模應用過。對所有的獨裁政權來說,這些方法都有可能對任何非法的政權構成嚴重的問題。

和軍事手段不同,非暴力鬥爭的方法可以直接集中運用於當前面臨的問題。例如,既然獨裁政權的問題主要是政治性的,那麼政治形態的非暴力鬥爭就至關重要。其中包括否認獨裁政權的正當性,以及對它的統治不給予合作。不合作也可以是針對特定的政策。有時候拖延和耽擱可能是靜靜地甚至是秘密地進行,而在其他的時候,公開的不服從、反抗性的公眾示威和罷工可以是全然公開的。

若獨裁政權有經濟壓力的弱點,或者公眾對獨裁政權的許多不滿是屬於經濟性的,那麼採取經濟行動,例如抵制或罷工,就是比較合適的抗爭方法。獨裁者利用經濟體制謀私利,可以採取有限的總罷工、怠工、以及某些必不可少的專門技術人員拒絕提供協助(或突然失蹤)來對應。選擇性地進行各種形式的罷工可以在原材料的製造、運輸、供應和產品的流通等某些關鍵的環節上進行。

有些非暴力鬥爭方法要求人們做一些與他們正常生活不相關的事,例如散發傳單、操作一個地下報刊、絕食、在街道上靜坐等。對於一部分人來說,除非在極端情況下,否則要這樣做可能有些困難。

另一些非暴力鬥爭方法則要求人們大致繼續過他們的正常生活,只是方式略有不同。例如,人們可能照常上班而不罷工,卻故意幹得慢些或效率比平常要低。可能有意識地出些「錯誤」。有時候可能「生病」了,或「無法」工作。或者乾脆拒絕工作。人們也許去參加宗教儀式,而這個行動除了表達宗教信念以外,還表達了政治信念。人們可能為了保護子女不受進攻者的宣傳而讓他們在家裡或非法的課堂里受教育。人們可能拒絕參加自己過去不會自由參加的某些「被推薦」的或指定的組織。對許多人來說,由於這類行動同人們平常的活動很相似,同他們的正常生活又沒有多大的偏離,可能使他們比較易於參與民族解放鬥爭。

非暴力鬥爭同暴力有着根本不同的運作方式。因此,在政治反抗運動中即使使用有限的暴力,也會事與願違。因為它會使鬥爭轉移到獨裁者具有壓倒性優勢的方向(軍事戰爭)。非暴力紀律是成功的關鍵,不論獨裁者及其代理人如何挑釁和殘暴,也必須維持這種紀律。

針對使用暴力的對手維持非暴力紀律,有利於下文將討論的非暴力鬥爭中四種轉變機制的運作。在政治柔術過程中,非暴力紀律也非常重要。在這個過程中,政權對顯然是非暴力活動者的赤裸裸的暴行,會在政治上對獨裁者的地位產生反彈,在他們自己的隊伍中產生異見,同時激起一般民眾、政權的平時支持者和第三方對抵抗者的支持。

然而在有些情況下,對獨裁者使用有限的暴力也許是不可避免的。對政權的不滿和仇恨可能爆發成暴力。或者,有些團體可能不願意放棄暴力手段,儘管他們認識到非暴力鬥爭的重要作用。在這些情況下,並不需要放棄政治反抗。但是,需要儘可能把暴力行動同非暴力行動分隔開來。可以按地理、人群、時間和問題來分隔。不然的話,這種暴力也許會對可能更有力和成功得多地使用政治反抗,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歷史記錄表明,雖然政治反抗必然會有傷亡,但是傷亡會比軍事戰爭里少得多。而且,這類鬥爭不會造成殺戮和暴行的無窮盡的循環。

非暴力鬥爭既要求,也往往會產生對政府及其暴力鎮壓失去恐懼(或更好地控制這種恐懼)。不再恐懼或對恐懼有所控制,是摧毀獨裁者支配民眾的權力的一個重要因素。

公開性、保密和高標準[編輯]

對於一個用非暴力行動的運動來說,保密、欺騙和地下陰謀是很為難的問題。往往不可能不讓政治警察和情報人員知道運動的意圖和計劃。從運動的角度來看,保密不僅源於恐懼,而且也增強恐懼,從而使抵抗的情緒低落,也減少了能夠參與某個行動的人數。保密也能增加運動內部的,往往沒有根據的懷疑和指責誰是對方的告密者或特務。保密也會影響運動保持非暴力的能力。與此相反,有關意圖和計劃的公開性不僅會有相反的效果,而且會增強抵抗運動實際上力量非常大的形像。當然問題比這要複雜,抵抗活動的某些重要方面可能需要保密。在特定情況下,需要由熟悉非暴力鬥爭的動力和獨裁政權的監視手段的人,根據翔實的信息作出判斷。

地下刊物的編輯、印刷和發行,發自國內的非法無線電廣播,以及關於獨裁者的運作的情報收集,屬於少數需要高度保密的特殊活動。

在對抗的各個階段,非暴力行動需要保持高標準的行為。諸如無畏無懼和保持非暴力紀律這些因素,都是永遠需要的。要記住,為了實現某些改變,往往需要很多人。但是,只有保持運動的高標準,才能得到這麼大數量的可靠的參加者。

變化着的力量對比[編輯]

戰略家需要記住,以政治反抗進行的對抗是一個經常變化的戰場,動作和反動作不斷相交錯。沒有一樣是固定不變的。絕對的和相對的力量對比關係在不斷和迅速地變化。這是由於抵抗者儘管受到鎮壓,卻繼續堅持他們的非暴力。

在這種對抗情況下,衝突雙方力量的變化一般可能比暴力對抗還要強烈,來得更迅猛,其結果也更多樣化並更有顯著的政治意義。由於這些變化,抵抗者的特定

行動造成的結果有可能遠超出這些行動本身發生的時間和地點範圍。這些效果會反彈而加強或削弱一方或另一方。

此外,非暴力集體有可能通過它的行動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其對手集體的相對力量。例如,面對獨裁者的暴行,有紀律的、勇敢的非暴力抵抗有可能在獨裁者的軍隊和基本群眾里引起不安、不滿、不可靠,在極端情況下甚至叛變。

這種抵抗也可能導致國際上對獨裁者更多的譴責。此外,巧妙地、有紀律地和堅持地運用政治反抗,可能使通常默默支持獨裁者或在衝突中保持中立的人們更多地參加抵抗運動。

四種變化的機制[編輯]

非暴力鬥爭有四種產生轉變的方式。第一種機制可能性最小,但也發生過。當敵對集體中的某些成員被勇敢的非暴力抵抗者因受到鎮壓而經受的苦難所感動,或者理性地相信抵抗者的奮鬥目標具有正義性的時候,他們有可能接受抵抗者的要求。這個機制叫作改變觀點。雖然在非暴力行動中有時可能會發生改變觀點的實例,但這種情況很少見,在大多數衝突中根本不會發生或至少規模不會很大。

更常見的是,非暴力鬥爭靠改變衝突的局面和社會本身,使其對手無法為所欲為。正是這種改變產生另外三種機制:調和、非暴力強迫和瓦解。至於究竟其中哪一種會發生,取決於相對和絕對的力量對比變得對民主派有利的程度。

如果爭議不是根本性的,反對派在一個有限的戰役里的訴求被認為不具有威脅性,而且雙方力量的競爭又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了力量對比,那麼眼前的衝突有可能以達成協議、分攤分歧或者妥協而告終。這個機制叫作調和。例如,許多罷工是以這種方式解決的,雙方各自得到其部分目的,但沒有一方得到它所要的一切。一個政府可能視這樣一種解決為有正面的利益,例如緩和了緊張局勢、營造了一種「公平」的印象,或者改善了政權的國際形像。因此,小心謹慎地選擇哪些爭議以調和的方式解決是可以接受的,就很重要。打倒獨裁的鬥爭不屬於這一類。

非暴力鬥爭可以比改變觀點或調和這類機制所表明的要有力得多。群眾性的不合作和反抗能夠改變社會和政治局勢,特別是力量對比,以至獨裁者控制政府和社會的經濟、社會和政治進程的能力實際上被奪走了。對手的軍事力量可能變得如此不可靠,以至他們不再簡單地服從命令去鎮壓抵抗者。雖然對手的領袖們仍然在位,而且還堅持他們的目標,但是他們早已被剝奪了有效行動的能力。這叫作非暴力強迫。

在某些極端情況下,產生非暴力強迫的條件還可以進一步發展。對手們的領導階層實際上喪失了一切行動能力,他們自己的權力機構崩潰了。抵抗者的自主、不合作和反抗變得如此全面,以至其對手們對抵抗者連一點貌似的控制也沒有了。對手們的官僚機構拒絕服從它自己的領導。對手們的軍隊和警察發生叛變。對手們通常的支持者或基本群眾拒絕他們過去的領導,否認他們有任何統治權力。他們原有的幫助和服從因而消失。第四種變化機制,即對手們的體系的瓦解,是如此徹底,以至他們連投降的能力都沒有了。政權完全崩潰。

在計劃解放鬥爭時,需要考慮這四種變化的機制。有時這些機制的運作實質上

帶有偶然性。但是,在衝突中選擇其中一種或幾種作為預期使用的變化機制,就有可能制定具體的和互相補充的戰略。選擇哪一種或哪幾種機制將取決於許多因素,包括相對立集團的絕對和相對力量以及非暴力鬥爭集團的態度和目標。

政治反抗的民主化效果[編輯]

同暴力制裁的集中化效果相反,採用非暴力鬥爭的方法在好幾個方面有助於政治社會的民主化。

民主化效果有一部分是負面的。那就是說,與軍事手段相反,非暴力鬥爭的方法不提供在精英統治集團的指揮下進行鎮壓的手段,而這種手段可能會轉而用來對付群眾,以便建立或維持一個獨裁政權。政治反抗運動的領袖們能夠對他們的追隨者施加影響和壓力,但當他們的追隨者持異議或選擇別的領袖時,他們不能監禁或處死他們。

民主化效果的另一部分是正面的。那就是說,非暴力鬥爭給群眾提供了抵抗的手段,可以用來對付現有的或未來的獨裁者,實現和保衛自己的自由。下面列出非暴力鬥爭可能有的正面的民主化效果:

  • 來自非暴力鬥爭的經驗,可以導致群眾更有自信挑戰政權的威脅和暴力鎮壓的能力。
  • 非暴力鬥爭給群眾提供了不合作和反抗的手段,可以抵制任何獨裁集團對他們實行的不民主的控制。
  • 面對強制性的控制,非暴力鬥爭可以用來維護民主自由的實踐,如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獨立的組織和集會自由。
  • 如前所述,非暴力鬥爭有助於社會上獨立組織和機構的生存、重生和加強。這些獨立組織和機構對民主十分重要,因為它們能夠動員群眾的能量和限制任何未來獨裁者的有效權力。
  • 非暴力鬥爭提供了群眾能夠行使權力的手段,用來對付獨裁政府的警察和軍事行動。
  • 非暴力鬥爭提供了群眾和獨立機構為了民主而限制或切斷統治精英權力來源的方法,從而威脅其繼續統治的能力。

非暴力鬥爭的複雜性[編輯]

從上面的討論可以看出,非暴力鬥爭是一個複雜的社會行動技術,包括許多方法,一套變化的機制和對行為的一些具體要求。政治反抗欲取得效果,特別是針對獨裁統治,就需要仔細的規劃和準備。未來的參與者需要懂得對自己有哪些要求。需要掌握一些資源。而戰略家需要對如何有效地運用非暴力鬥爭進行過分析。下面我們將把注意力集中到這個關鍵因素:對戰略規劃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