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光第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劉光第傳
作者:梁啟超 1899年
譚嗣同傳

劉君字裴村,四川富順縣人。性端重敦篤,不苟言笑,志節嶄然。博學能文詩,善書法。詩在韓、杜之間,書學魯公,氣骨森竦,嚴整肖其為人。弱冠後成進士,授刑部主事,治事精嚴。光緒二十年,以親喪去官,教授鄉里,提倡實學,蜀人化之。官京師,閉戶讀書,不與時流所謂名士通,故人鮮知者。及南海先生開保國會,君翩然來為會員。七月,以陳公寶箴薦,召見,加四品卿銜,充軍機章京,參預新政。

初,君與譚君尚未識面,至是既同官,又同班,則大相契。譚君以為京師所見高節篤行之士,罕其比也。向例,凡初入軍機者,內侍例索賞錢,君持正不與;禮親王軍機首輔,生日祝壽,同僚皆往拜,君不往;軍機大臣裕祿擢禮部尚書,同僚皆往賀,君不賀;謂時事艱難,吾輩拜爵於朝,當劬王事,豈有暇奔走媚事權貴哉?其氣節嚴厲如此。七月二十六日,有湖南守舊黨曾廉上書請殺南海先生及余,深文羅織,謂為叛逆。皇上恐西後見之,將有不測之怒,乃將其摺交裕祿,命轉交譚君,按條詳駁之。譚君駁語云:「臣嗣同以百口保康、梁之忠,若曾廉之言屬實,臣嗣同請先坐罪。」君與譚君同在二班,乃並署名曰:「臣光第亦請先坐罪。」譚君大敬而驚之。

君曰:「即微皇上之命,亦當救志士,況有君命耶?仆不讓君獨為君子也。」於是譚君益大服君。

變既作,四卿同被逮下獄,未經訊鞫。故事,提犯自東門出則宥,出西門則死。十三日,使者提君等六人自西門出,同人未知生死,君久於刑部,諳囚獄故事,太息曰:「吾屬死,正氣盡。」聞者莫不揮淚。君既就義,其嗣子赴市曹伏屍痛哭一日夜以死。君家貧,堅苦刻厲,詩文甚富,就義後,未知其稿所在。

論曰:「裴村之識余,介口口口先生。口口先生,有道之士也,余以是敬裴村。然裴村之在京師,閉門謝客,故過從希焉。南海先生則未嘗通拜答,但於保國會識一面,而於曾廉之事,裴村以死相救。嗚呼,真古之人哉,古之人哉!與裴村未稔,故不能詳記行誼,雖然,犖犖數端,亦可以見其概矣。


PD-icon.svg 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9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