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詩紀 (四庫全書本)/卷10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巻一百六 古詩紀 巻一百七 巻一百八

  欽定四庫全書
  古詩紀巻一百七    明 馮惟訥 撰
  梁第三十四
  清商曲辭
  梁雅樂歌五首    無名氏
  古今樂錄曰梁有雅樂歌五曲一名應王受圖曲二曰臣道曲三曰積惡篇四曰積善篇五曰宴酒篇三朝樂第十五奏之
  應王受圖曲
  應王受圖荷天革命樂曰功成禮雲治定恩𢎞庇臣念昭率性迺眷三才以宣八政愧無則哲臨淵自鏡㦯戒面從永隆福慶
  臣道曲
  孝義相化禮讓爲風當官無媚嗣民必公謙謙君子蹇蹇匪躬諒而不訐和而不同誡之誡之去驕思沖𢎞茲大雅是曰至忠
  積惡篇
  積惡在人猶酖處腹酖成形亡惡積身覆殷辛再離溫舒五族責必及嗣財豈潤屋斯川既往逝命不復鏡茲餘殃幸修多福
  積善篇
  惟德是輔皇天無親抱獄歸舜捨財去邠豚魚懷信行葦留仁先世有作餘慶方因鳴玉承家錫珪於民連城非重積善爲珍
  宴酒篇
  記稱成禮詩詠飽德卜晝有典厭夜不忒彛酒作民樂飲虧則腐腹遺䘮濡首亡國哲彼六馬去茲三惑占言孔昭以求溫克
  舞曲歌辭
  梁大壯大觀舞歌二首 沈約
  隋書樂志曰梁初猶用凱容宣烈之舞武帝定樂以武舞爲大壯舞文舞爲大觀舞又曰大壯舞奏夷則大觀舞奏姑洗取其月望也三郊明堂太廟三朝同用古今樂錄曰梁改宣烈爲大壯即周武舞也改凱容爲大觀即舜韶舞也陳以凱容樂舞用之郊廟而大壯大觀猶同梁舞所謂祠用宋曲宴凖梁樂葢取人神不雜也
  大壯舞歌
  隋書樂志曰大壯舞取易彖雲大壯大者壯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也古今樂錄曰大壯大觀二舞以大爲名老子云域中有四大論語雲惟天爲大今制大壯大觀之名亦因斯而立義焉
  髙髙在上實愛斯人眷求聖德大拯一作極彛倫率土方燎如火在薪惵惵黔首暮不及晨朱光啓耀兆發穹旻我皇鬱起龍躍漢津言屇牧野電激雷震闕鞏之甲彭濮之人或貔或武漂杵浮輪我邦雖舊其命維新六伐乃止七德必陳君臨萬國遂撫八寅
  大觀舞歌
  大觀者取易彖曰大觀在上觀天之神道而四時不忒也
  皇矣帝烈大哉興聖奄有四方受天明命居上不怠臨下惟敬舉無諐則動無失正物從其本人遂其性昭播九功肅齊八柄寛以惠下德以爲政三趾晨儀重輪夕映棧壑忘阻梯山匪夐如日有恆與天無竟載陳金石式流舞詠咸英韶夏於茲比盛
  梁鞞舞歌      沈約樂府失名考目錄作沈約明之君六首
  隋書樂志曰梁三朝樂第十七設鼙舞唐書樂志曰明君本漢世鞞舞曲梁武帝時改其辭以歌君德
  大梁七百始天監三元初聖功澄宇縣帝德總車書熙熙億兆臣其志皆懽愉
  刑措甫自今隆平亦肇茲神武超楚漢安用道邠岐百拜奄來宅執玉咸在斯象天則地體無爲
  禮緝民用擾樂諧風自移舜琴中已絶堯衣今復垂象天則地體無爲
  治兵戰六獸爲邦命九官靈蛇及瑞羽分素復銜丹望就踰軒頊鏗鏘掩咸濩九尾擾成羣八象鳴相顧象天則地化雲布
  有爲臣所執司契君之道運行乃四時無言信蒼昊宸居體沖寂忘懷定天保
  至德同自然裁成侔𤣥造珍祥委天貺靈物開地寶窈窕降青琴參差秀朱草
  梁鞞舞歌三首    周捨
  明之君
  赫矣明之君我皇邁前古機靈通日月聖敬締區宇淮海無橫波文軌同一土樂哉太平世當歌復當舞
  明主曲
  聖主應圖籙天下咸所歸端扆臨赤縣宸居法紫微遐方奉正朔外戸闢重扉我君延萬夀福祚長巍巍
  明君曲
  明君班五瑞就日朝百王充庭植鷺羽鈞天奏清商本支同中嶽良臣安四方盛明普日月兆民樂未央
  鐸舞曲       周捨
  雲門且莫奏咸池且莫歌我後興至德樂頌發中和白雲紛巳隆萬舞鬱駢羅功成聖有作黃唐何足多
  雜歌謠辭       無名氏
  歌辭
  洛陽歌
  南史曰大通初武帝遣飈勇將軍陳慶之送魏北海王元顥還北主魏轉戰而前連破魏軍顥入洛陽宮御前殿改元大赦於時上黨王元天穆來攻慶之又大破之慶之麾下悉著白袍所向披靡先是洛陽人歌云云至是果驗
  名軍大將莫自勞千兵萬馬被白袍
  始興王歌
  南史曰梁始興忠武王憺爲都督荊州刺史時天監初軍旅之後公私匱乏憺厲精爲政廣闢屯田減省力役供其窮困辭訟者皆立待符教決於俄頃曹無留事下無滯獄後徵還朝而民歌之荊土方言謂爹爲父故云
  始興王人之爹徒我反赴人急如水火何時復來哺乳我
  北軍歌
  南史曰梁臨川靜惠王宏爲揚州刺史天監中武帝詔都督諸軍侵魏宏以帝之介弟所領皆器甲精新軍容甚盛北人以爲百數十年所未之有軍次洛口前軍剋梁城諸將欲乘勝深入宏聞魏援近畏懦不敢進召諸將欲議旋師呂僧珍曰知難而退不亦善乎柳玭等不從宏不敢違羣議停軍不進魏人知其不武遺以巾幗北軍乃歌云云韋武叡也
  不畏蕭娘與呂姥但畏合肥有韋武
  夏侯歌
  梁書曰夏侯䕫爲豫州刺史於蒼陵立堰溉田千餘頃境內賴之䕫兄亶先居此任兄弟竝有恩惠百姓歌之
  我之有州賴彼一作得夏侯前兄後弟布政優優
  鄱陽歌
  南史曰陸襄吳郡人爲鄱陽內史先是郡人鮮于琮反攻郡襄遣兵破之生獲琮時隣郡按琮黨與因求貨賄皆不得其實或有善人盡室罹禍唯襄郡枉直無濫人歌之曰
  鮮于抄後善惡分人無橫死賴陸君
  同前
  南史曰郡人有彭李二家先用忿爭遂相誣告襄引入內室不加責誚但和言解喻之二人感恩深自悔咎乃爲設酒食令其盡歡酒罷同載而還因相親厚人又歌曰
  陸君政無怨家鬭既罷讎共車
  瞿塘行人歌
  南史曰庾子輿新野人有孝性丁母憂哀至輙嘔血父卒於蜀子輿哀痛將絶奉喪還鄉秋水猶壯巴東有淫預石髙出二十許丈及秋至則纔如見次有瞿塘大灘行旅忌之部伍至此石猶不見子輿撫心長呌其夜五更水忽退減安流南下及渡水復舊行人爲之語曰
  淫預如襆本不通瞿塘水退爲庾公
  謠辭
  北方童謠
  南史曰梁武帝時魏降人王足陳計求堰淮水以灌夀陽足引北方童謠云云帝發淮陽戸丁及戰士二十萬築之以康絢督其事南起浮山北抵巉石堰成長九里髙二十丈夾堤並樹杞柳軍人安堵其上魏軍竟潰而歸水之所及方數百里魏夀陽城戍稍徙頓八公山
  荊山爲上格浮山爲下格潼沱爲激溝併灌鉅野澤
  梁武帝時謠
  南史曰梁武帝天監元年十一月立長子統爲皇太子時民間有謠按鹿子開者反語爲來子哭也後太子果薨是時長子歡爲徐州刺史以嫡孫次應嗣位而帝意在晉安王猶豫未決及立晉安王爲皇太子而歡止封豫章郡王還任謠言心徘徊者未定也城中諸少年逐歡歸去來者復還徐方之象也統即昭明太子也
  鹿子開城門城門鹿子開當開復未開使我心徘徊城中諸少年逐歡歸去來
  雍州童謠
  南史曰蕭範梁武帝之從子也都督雍州刺史撫循將士盡得歡心時論者謂範欲爲賊又童謠云云然卒無驗
  莫怱怱且寛公誰當作天子草覆車邊巳
  大同中童謠
  南史曰侯景渦陽之敗遣人求錦朝廷給之青布其後皆用爲袍色尚青景乗白馬青絲爲轡欲以應謠
  青絲白馬夀陽來
  侯景時童謠
  南史曰侯景既克建鄴修飾臺城及朱雀宣陽等門童謠曰
  的脰烏拂朱雀還與吳
  又
  脫青袍著芒屩荊州天子挺應著
  江陵謠
  南史曰侯景既誅傳首至江陵元帝命梟於市三日然後煑而漆之以付武庫先是江陵謠言云雲景首既至元帝付李季長宅宅東即苦竹町也既加鼎鑊即用市南水焉
  苦竹町市南有好井荊州軍殺侯景
  梁童謠
  南史曰臨賀王正德與侯景同逆其後梁室傾覆既由正德百姓至聞臨賀郡名亦不欲道童謠云云其惡之如此
  寧逢五虎入市不欲見臨賀父子
  北童謠
  南史曰齊遣柳逹摩領兵侵梁陳霸先命侯安都敗之逹摩謂衆曰頃在北童謠云云侯景服青巳倒於此今吾徒衣黃豈謠言驗邪
  石頭𢷬兩襠𢷬青復𢷬黃
  童謠
  南史曰梁兵既勝齊兵中以賞俘貿酒者一人裁得一醉先是童謠曰
  虜萬夫入五湖城南酒家使虜奴
  梁末童謠
  南史曰梁末有童謠及王僧辨滅説者以爲僧辨本乗巴馬以繫侯景馬上郎王字也塵謂陳也江東謂羖羊角爲皁莢隋氏姓楊楊羊也言陳終滅於隋也
  可憐巴馬子一日行千里不見馬上郎但有黃塵起黃塵汚人衣皁莢相料理
  省中語
  南史曰賀琛仕梁爲散騎常侍領尚書左丞參禮儀事每進見武帝與語常移晷刻故省中語云云琛容止閒雅故時人呼之
  上殿不下有賀雅
  王彬歌
  南史曰王彬好文章習篆𨽻與志齊名時人爲之語曰
  三眞六草爲天下寶
  三何歌二首
  南史曰何思澄與宗人遜及子朗俱擅文名時人語云云思澄聞之曰此言誤耳如不然固當歸遜思澄意謂宜在巳也
  東海三何子朗最多
  人中爽爽有子朗子朗字世明有才思
  鮑佐謠
  南史曰鮑正爲湘東王五佐好交遊無日不適人人爲之語曰
  無處不逢烏噪無處不逢鮑佐
  古詩紀巻一百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