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南寔錄/大南寔錄前編/卷0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六 大南寔錄前編
卷七 顯宗孝明皇帝寔錄上
卷八 

顯宗英謨雄略聖文宣達寬慈仁恕孝明皇帝,諱淍,聖誕乙卯年黎德元二年,清康熙十四年,英宗孝義皇帝第長子也。母孝義皇后宋氏。先是甲寅秋,西南方天開一竅,彩雲繚繞,中有圓光從空而下,其光燭天,當母后所居之室,識者以為聖瑞。次年,上應期降誕,異香滿室;及長好學工書,兼文武才略。初封左柄營副將祚長侯,治邸於左柄奇。辛未春正月甲申,英宗孝義皇帝崩,群臣奉遺命尊為節制水步諸營兼總內外平章軍國重事太保祚郡公,時年十七,號天縱道人。上嗣位,望拜敬天臺,是日天氣清祥雲見,人以為太平景象雲。

三月,封境內靈神。

免是年田租之半。

陞廣南營鎮撫阮德寶為左軍都督府左都督掌府事,進郡公;布政營鎮守掌營平祿為鎮撫;掌奇才智為掌營;該奇尊室潤尊室協之子為掌奇,餘文武百官各進秩有差。

賜阮德寶銅印黑轎以表元勳,閫臣賜銅印黑轎自始此。

夏四月,建新府,令宮室殿宇一如太宗舊制,毋事壯麗。

秋八月,廣平營鎮守宋有慎卒,以布政營鎮撫平祿代之;陞掌營才智為布政營鎮守,內左掌奇宋有清為掌營,率左步營該奇宋福壯為內左,該奇阮有威阮有進之子為掌奇,駙馬該奇信德缺姓率左中奇,該奇欽明缺姓率右中奇;復阮有豪為該奇,率右銃奇。

閏八月,驟雨潦溢。

上初親政,招賢待士,求賢納諫,去奢省費,薄賦輕徭,簡刑平獄,百姓莫不喜悅。

壬申元年黎正和十一年,清康熙三十一年春正月,修文廟。上嘗幸朝山觀廟宇,欲增廣舊制,乃命修之。

修美庵山即今翠雲山寺。

命官行閱選小典。

夏四月朔,日有食之。

以掌奇阮有威為平康營鎮守。

秋八月,占城國王婆爭反,聚兵築壘殺掠延寧府居民,平康營以事聞,上命該奇阮有鏡阮有鎰之子,時稱禮才侯,才一作成,又作和為統兵,文職阮廷光為參謀,領正營兵及廣南平康兵伐之。

冬十二月,以黎宏講、阮科占為正營首合。

癸酉二年春正月,統兵阮有鏡等擊占城大敗之,婆爭棄城走。

三月,阮有鏡擒獲婆爭及其臣左茶員繼婆子、親屬娘楣婆恩以歸,上命改其國為順成鎮。

乙卯,上視朝時國孝全吉,受賀,群臣稱賀,晉尊太傅國公,復上尊號為國主,自是勅令竝稱國主。

加封境內靈神。

夏四月庚辰,五色雲見西南,如繖蓋。

五月,開忠丹港。

秋七月,阮有鏡詣闕獻占俘婆爭等,上令數其罪,囚於玉盞山,月給錢米絹布以贍之,命該隊阮智勝守庯諧、該奇阮新禮守潘里、該隊朱兼勝守潘郎庯諧、潘里、潘郎,今均屬平順,以備順城餘黨。

命修葺公府,府之內外諸門軍店始用瓦蓋。

八月,改順城鎮為平順府,以左茶員繼婆子為勘理,婆恩子三人為提督提領該府,易衣服從漢風,遣之還以撫其民。

冬十月丁丑,兩日竝出。

十二月,清任阿班與順城右茶員屋牙撻作亂。

初阿班投居順城,素與屋牙撻相厚,婆爭既擒,皆奔於大同。阿班改名吳朗,自言有呼風喚雨之術,刀劍不傷;順城人制榮嘯聚蠻眾從之,至是率黨寇庯諧,該隊阮智勝率兵拒戰。阿班佯敗,智勝追之,為伏兵所殺;婆地營該隊翊、書記枚俱缺姓引兵來援皆死之,阿班遂入潘里患。該奇阮新禮力不能制,令順城民女置毒於芭蕉食新禮,新禮聲啞,阿班又多散錢銀陰結新禮軍為內應;及戰,新禮為叛兵刺殺,營寨財貨燒掠殆盡,阿班復引兵至潘郎。該隊朱兼勝以兵少不出,閉壘自守,會勘理繼婆子適至,兼勝令縛於門外示將斬之;屋牙撻恐為所害,言於阿班撤圍去,兼勝乃放繼婆子還。

甲戌三年春正月,掌奇惠、聰少師尊室演第三、第四子謀作亂,掌奇尊室潤與小差德仁缺姓以狀告,逮捕入獄鞫盡其狀,惠、聰及同謀七人俱伏誅,賞尊室潤與德仁等食邑金錢職品有差。

追給節制阮有進、阮有鎰祀田祀民。有進祀田十九畝,在蒲堤、叢珠二社,祀民一百人,在義安社;有鎰祀田三畝,在榮光社,祀民一百人,在包羅社。

婆爭死,賜錢二百緡竝錦綺厚葬之。

阿班復圍潘郎,該隊朱兼勝告急於平康,鎮守阮有威、留守潤缺姓進兵上道以援之,阿班遂退回泡落,潘郎圍解。有威尋病卒。

二月,阿班進據烏鎌壘,留守潤與該奇宋遵、阮城分兵夾擊,阿班走回庯針,我兵進薄之,賊復走上野地名,接真臘地界,潤乃還。事聞,上復命該奇阮有鏡、文職禎祥缺姓便宜該奇阮勝虎率兵進討,賊黨悉平。

陞阮有鏡為掌奇領平康營鎮守。

命官行閱選大典。

試饒學,取正途中格百三十三人,華文九十二人。

演象陣,令各奇兵分番操演陣法日一次,賞錢有差。

夏六月朔,日有食之。

秋七月,宴群臣於府堂,賜金帛有差。

廣南鎮撫左都督阮德寶卒。德寶輔佐歷朝,夙有重望,上悼惜之,贈佐理功臣特進柱國上將軍錦衣衛開府掌府事少保,諡勤慎,賜銀絹錦綺厚葬之。

八月,復平順府為順城鎮,時勘理繼婆子自陳先代位號,一經改革以來饑饉相仍,民人疾疫者眾。上憫其意,命復為順城鎮,仍以繼婆子為左都督以統之。

癸卯,石捍湶潦,水赤三日乃清。

戊申,驟雨雷震,正府瓦盡解,右廈角二柱皆折,廣田縣山崩凡五處。

九月,命文職檢覈廣南丁民窮逃漏簿及諸府縣衙隱漏官錢。

冬十月,增建府內行廊三座,各五十間,令順化諸縣民採名木為之。

十一月,封繼婆子為順城鎮藩王,撫集兵民,歲輸職貢。貢例雄象二、黃犢二十、象牙六支、犀角十座、白布巾五百幅、黃蠟五十斤、魚皮二白斤、沸沙四百簍、白簟五百葉、烏木二百株、長舟一艘。所獲印劍鞍馬及諸人口悉歸之。

乙亥四年春正月,朔至十一日不雨,命官禱之,越二日乃雨。

三月朔,日有食之。

開試科,取正途中格監生五人、生徒八人、饒學十五人,華文中格二十二人,探訪中格十人。監生補文職知縣,生徒補訓導,饒學補禮生,華文補將臣吏司、令史司,探訪補舍差司。

秋八月,試文職三司於庭。文職試第一四六、第二詩賦、第三策問;舍差司試問以一歲錢穀出入及決獄之數;將臣吏、令史二司試寫詩一律,庭試始此。

置安定衙坊屬廣治明靈縣明命四年改建隆福寺。祠丞。國初諸府立廟以祀列聖先王沛恩,總安定衙、安向、安春三坊;民感慕太祖德澤,立廟於安定衙奉祀。上聞而嘉之,命官奉神御袍陳設於廟,又令置祠丞,賜朱示。

九月朔,日有食之。

廣義商人名靈缺姓聚黨百餘人,自稱靈王,造戰船、鑄兵器,與歸寧人廣富缺姓黨合出沒山間,肆行劫掠,地方官不能制。百姓驚怖馳告,上命廣南營與廣義歸寧二府合兵討之,諸道兵突至山寨,靈已死,廣富大驚,竄入富安,蠻民擒獲以獻,上命誅之並其黨羽二十人,厚賞蠻民。

丙子五年春二月朔,日有食之。

三月,起礮場於後府。召文武及隊長文職三司會演,中者賞錢有差,連中三者賞紅縐紗一疋,自是歲以為常。

戊寅,皇母宋氏即孝義皇后,少傅宋福榮之女崩,壽四十有四,追尊國太夫人,寧陵於定門社名,屬香茶縣,即永茂陵

冬十二月甲辰,皇長子即肅宗孝寧皇帝生,異香滿堂。

丁丑六年春正月,免是年閱選小典。故事丑年小典,卯年大典,至是上以明年戊寅行大典,故免之。

陞掌太監阮增知為總督。

三月,富榮縣浮甌、興𤭸二湶有阿羅、阿插、阿祿、阿萌、阿蘇虞五冊惡蠻,潛下射殺商民、劫掠諸稅蠻。上命舍差登缺姓領屬堅七船討之,諸冊蠻竄入,阿羅、阿插二蠻請降供輸賦稅,命等受其降。

秋八月,命正營兵演習礮手,以內左內右外左外右該簿監其事。

初置平順府,以潘里、潘郎以西之地分為安福、和多今禾多二縣隸焉。

戊寅七年春正月,命官行閱選大典。

黎鄭根遣其將鄭楦為乂安鎮守,兼鎮北布政州。

二月,命水軍該奇阮有慶、阮久萬守禦諸海口。

初置嘉定府,命統率阮有鏡經略真臘分東浦地,以鹿野處為福隆縣今陞為府,建鎮邊營即今邊和;柴棍處為新平縣今陞為府,建藩鎮營即今嘉定。營各設留守、該簿、記錄及奇隊船水步精兵,屬兵斥地千里,得戶逾四萬;乃招募布政以南流民以寔之,設立社村坊邑區別界分,開墾田土定租庸稅例,攢修丁田簿籍。又以清人來商居鎮邊者立為清河社,居藩鎮者立為明香社今明鄉,於是清商居人悉為編戶矣。

夏五月,演象陣,復命官看閱諸營公象。

冬十月,東北風大起,雷雨暴作,一日夜水潦,漲溢平地深四五尺,屋舍人畜流死者甚眾。

以阮有慶為鎮邊營留守。

己卯八年秋七月,真臘匿秋反,築碧堆、南榮、求南諸壘擾掠商民,龍門將陳上川防駐瀛洲今屬永隆以事聞。

冬十月,復命阮有鏡為統率,該簿范錦龍為參謀,鎮邊營留守阮有慶為前鋒,領平康鎮邊二營兵及廣南七船屬兵同籠門將士伐之。

命嘉定查捕花郎道,凡西洋人雜居者迸逐歸國。

十二月,命官檢閱正營及諸營礮彈器械。

庚辰九年春正月,開演馬場,令內外隊長、文職內監、左右馬隊皆得會演。

二月,阮有鏡率諸道兵入真臘,次於魚溪,使人覘虛寔分道進發。

三月,統兵陳上川與賊連戰皆克之。師至南榮、碧堆壘,匿秋以兵迎戰,阮有鏡戎服立於船頭拔劍麾旗督諸軍急戰,礮聲如雷,匿秋大驚棄城走,匿淹二王匿嫩之子出降,有鏡入城安撫居民。

夏四月,匿秋詣軍門乞降修職貢,阮有鏡以捷聞退兵,屯於牢堆經理邊事。

立演象法。上幸壽康社名場,命統領員外引象入場,依次布列,樂部擊鼓三通,再鼓琴吹簫唱太平曲;曲闋鳴金三聲,統領再引象至上臨閱之,復遣官看閱留屯、廣平、布政三道公象。

五月,統率掌奇阮有鏡卒。初有鏡屯兵牢堆會大風雨,牢堆山崩聲如雷,夜夢一人赤面白眉,手持斧鉞曰:「將軍宜早回轅,久留將不利。」有鏡笑曰:「命在天,豈在此地耶?」既覺,身體倦憊,亦談笑自若以安軍情。及疾篤,乃嘆曰:「我欲竭力報國,奈天數有限,豈人力所為哉。」遂引兵回岑溪屬定祥省而卒,時年五十一。上聞悼惜,贈協贊功臣特進掌營,諡忠勤,賜金帛厚葬。其後大著靈異,真臘人立祠祀之。嘉隆五年從祀太廟,明命十二年封永安侯。

秋七月,初定漕船旗色,令諸轄搬載稅例船各別其色:升華黃旗、奠磐青旗、廣義紅旗、歸寧上紅下白、富安上白下黑、平康延寧平順嘉定上青下紅,以示識別。

八月,修楊春舊府,左水奇掘地得銅印一,有文曰鎮虜將軍之印,上大喜,名其府曰印府。

冬十二月,命內右該奇宋福才、文職陳廷慶陳廷恩之子往廣平、布政相視山川形勢,及還,請繕修城堡橋梁,置各處巡所,謹守要路以固邊陲,上從之。

陞該簿副斷事陳廷恩為參政正斷事。

辛巳十年春正月朔,行賀禮,唱太平曲為樂,賜文武官白金有差。

命官行閱選小典。

命外左掌營尊室耀又名洪,尊室溪之子、內左該奇宋福才、文職陳廷慶、首合阮科占往廣平董諸軍修築正壘,自兜鍪山至日麗海口;又於鎮寧、沙埠二壘增築大礮臺,置水步巡店。廣平營步軍分巡正壘,自翁回至每耐二十六所。左捷隊新志、大安二船,左堅奇富二、後銃、安一三船,右堅奇左雄、右雄、後刀一、後刀二四船,左步奇左一廣、一銃、二安、二前、堅銃五船,右步奇志一、志二、壯銃、堅銃、銳銃五船。中奇各刀船、各銃船、布政營各水步軍分巡,自峰衙路沿江及大城,至鎮寧壘三十九所。巡步隊、左雄隊、前勝隊突三、先柱、銳銃三船,左勝隊右銃、堅柱、後堅刀三船,右勝隊新一、柱銃、右該三船,後勝隊左刀、前柱、右堅三船,水差隊里寧、安裊二船,中奇堅一船,左巡河前堅、左堅、右堅、後堅、全堅五船,右巡河前勝、左勝、右勝、後勝、全勝五船。布政營壘諸門及諸要略十四所,中奇、前堅、左二、左柱、右柱、右刀、後雄、志一、布一、布二、東山、安謨、奇花十二船,中奇馬隊、亭舖、左勝隊右銃船。復徧視山頭海口,道路遠近,山川險易之勢畫圖以進,三月竣。賞將士白金五百兩,錢八百緡。

秋八月,開試科,試日御賜題目,取正途中格監生四人、生徒四人、饒學五人,華文中格十七人,探訪中格一人。監生補知府,生徒補知縣,饒學補訓導,華文探訪補三司。

上幸礮場,觀內隊水步兩軍演習,水軍在上考,厚賞之。

九月,以文職陳廷慶為廣南營該簿。

冬十一月,上幸演射場,召諸將及內外隊長三司較弓矢射藝,擇善者為甲部,輪侍演射。

壬午十一年春正月,上命水軍修治戰船,分為前後中三隊,以春季演水陣。

命諸將競馬左右兩翼,馬各三十匹,左執紅旗,右執黃旗,以次馳驟賞錢銀有差。

內水奇軍舍火,延燒六百餘家。

夏五月朔,日有食之。

遣黃辰、興徹等齎國書貢品琦𪻳五斤四兩、生金一斤十三兩五錢、象牙二支,重三百五十斤、花藤五十支如廣東求封。辰、徹,清廣東人,從石濂和尚來謁,因遣之。時暹羅貢船遭風泊洋,分為之修船艘、給糧米,而令辰、徹等搭往焉。清帝問其臣,皆曰:「廣南國雄視一方,占城、真臘皆為所併,後必大也。惟安南猶有黎在,未可別封。」事遂寢。清船嘗來商於廣南,故稱我為廣南國。

秋八月,布政州人獲鄭細作以歸,北布政守將鄭楦移書布政營責其事。閫臣以聞,上令該簿陳廷慶為書復之,楦得書遂寢。

海匪安烈蠻船八艘投泊崑崙島,其長蘇喇伽施等人自稱一班、二班、三班、四班、五班幾班猶幾次,原洋人所設頭目之謂,與其黨二百餘人結立寨柵,貨寶山積,四面各置大礮。鎮邊營鎮守張福攀掌營張福崗之子,尚公主玉冉以事聞,上命福攀定計除之。

九月,開水道於麗奇社名,屬福祿縣

癸未十二年春正月,復收民見耕田租。初太宗二十一年己酉命度漏田徵其租,英宗初年令始增者減半,至是復之,一佼己酉年例。

命官行閱選大典。

三月,命外左掌營尊室耀、文職陳廷順陳廷恩之子督兵築垻堰於河岐港,自來格至水蓮俱社名凡五所,以便漕運,一月工竣,賞耀等白金有差。

夏四月朔,日有食之。

秋八月,參政正斷事陳廷恩年七十八,乞致仕,再三陳請,上始許之。及入謝,上親製詩並序書於白花綾賜之,曰:「國主天縱道人御敕賜參政正斷事東朝侯陳廷恩辭職歸鄉詩並序:卿歷輔四朝,國政朝綱多所贊助,人臣之勤惟卿為最;更喜為人辭讓,溫良樂道好善,是以芳桂蘭蓀,一門貴顯,年將八十而猶未艾,是所謂吾國之福壽也。乃以好道抱靜辭職歸鄉,予苦留再三,而終不能奪其志;臨行辭,予特賜田十畝、從軍十人以為養老之需。恐此未副予心,聊贈七言詩一律以盡予意雲耳。詩曰:平生持善性精純,贊輔吾朝四世人,政業已成辭紫綬,道心恆現卻紅塵。熙熙鶴髮同商皓,儼儼僊風亦漢臣,此去廣平何所事,青山綠水樂天真。」廷恩既歸,居於平中寺在明靈縣河中社,立石刻敕書置寺前,以禪學自娛。

冬十月,安烈黨平。先是鎮邊鎮守張福攀募闍婆十五人,密令詐降安烈,乘間殺之。安烈不之覺居崑崙歲餘,不復見鎮邊譏問,自以為得志;闍婆人乘夜放火燒寨,刺殺一班、二班,擒獲五班縛之,三班、四班望洋竄去;福攀聞報即遣兵船出崑崙,盡收所獲金帛進納,上重賞闍婆人及將士有差,五班械送道死。

十一月,大風雨,折木發屋,民多漂死。

甲申十三年春三月,上幸扶尊即今扶正府,觀來格庫及明靈海口,駐蹕丁良福府五日遂還。

夏四月庚辰,白虹貫天。

秋七月,火起自富春市至東池府,延燒萬餘家。

八月,以文職陳廷順為都知率舍差司,都知禎祥為廣南英該簿,文職阮有魁為記錄。

冬十月,以掌奇阮有豪為廣平鎮守。豪既抵鎮,愛養士卒,撫循百姓,吏民皆愛之。

十一月甲辰,兩日竝出。

乙酉十四年黎永盛元年,清康熙四十四年,黎鄭根遣其將黎時寮鎮守乂安,兼鎮北布政州。

三月,哀牢六凡造尾縱兵侵擾邊民,劫掠商旅,哀牢屯暹卒,以事馳報;上命左銃隊黎定為該奇,內隊長朱潤忠為該隊,率兵討之,二人至哀牢界數月而卒,遂撤兵。

夏四月,黎帝傳位於太子維禟,改元永盛,是為裕尊,尊黎帝為太上皇。

秋七月,左步營掌奇阮德康阮德寶之子進良弩,上命文武諸將內外隊長三司分為甲乙二部習射弩,連五中者賞紅縐沙一疋,其後人爭販買,弩價益貴,乃罷之。

命正統該奇阮久雲阮久翊之子伐真臘,送匿淹還國。淹,匿嫩之子也,先是匿嫩死,匿秋封淹為參的詫膠錘,以其女妻之;後秋以年老傳位於其子匿深,深疑淹有異志,構兵相攻,又援暹羅為助,淹奔嘉定請援於朝。上乃命雲領嘉定水步兵進攻匿深,雲至岑溪遇暹兵大破之,深與其弟匿新奔於暹,匿淹復歸羅壁城;時藩鎮舍差司枚公香為漕運後至,為賊奇兵要截,漕兵驚走,香乃鑿船沉糧,投江而死,賊無所得,上聞之,封香為為國死義之神,立祠祀之。真臘既平,雲墾田於虬澳屬定祥省為軍民倡,又以賊兵常出此地擾我軍,乃起築長壘以固備禦焉。

八月,蝗禾,穀不登,粟斛直錢一緡五陌。

廣平鎮守掌營阮久應卒,贈謙恭功臣特進輔國上將軍左軍都督府掌府事鎮郡公,諡勤慎。

丙戌十五年春正月,參政正斷事致仕陳廷恩卒,贈敦厚功臣特進柱國金紫榮祿大夫大理寺卿,諡純善。賜墓夫十人,又免其私田三十畝租稅。

命官行閱選小典。

夏四月,霖雨潦溢,民舍多漂沒。

秋九月朔,日有食之。

冬十一月,以都知陳廷順為該簿副斷事,率將臣吏司、知簿呂有寧為都知,率舍差司、知簿宋福祹又名梅,本胡姓,賜姓宋氏為該隊,率左中步隊。

大南寔錄前編卷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