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起來監督財政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與其向政府討賬,不如向政府算賬!

  我們在《我們的政治主張》裡,對於財政問題,只主張兩點:

  (一)徹底的會計公開;

  (二)根據國家的收入,統籌國家的支出。

  我們自信,這兩條雖然簡單,卻是解決現今財政問題的唯一下手方法。近來司法長官辭職的呈文里,也認定財政之不公開與支配之不平均,為最大的病根。這個觀察,我們認為不錯。現在政府並不是絕對的沒有維持政費與教育費的能力,政費與教育費的所以不能維持,只是因為財政不公開,由幾個私人自由分配、自由侵吞,以致正當的用途反沒有錢了。去年北京教育界要求交通部擔任北京的教育費,他們的主張也只是要打破國家收入由各部自行支配的制度,但教育界一部分的力量是不濟事的。我們以為現在各機關的人專向「索薪」一方面做功夫,乃是最下下策。我們不是叫化子,我們是國民,我們應該行使我們的職權來監督我們的財政。假如現在司法界的全體,教育界的全體,銀行界的全體,以及各機關的人員有一個公同的組織,提出「會計公開,統籌支配」八個字做一個共同的大運動,進行則一齊進行,罷工則一齊罷工,法庭關門,監獄罷工,銀行罷市,以及各機關同時停止。這樣做去,一定可以達到我們的目的。

  要證實我們的主張是不錯的,我請大家仔細研究本年一二兩月份鹽餘一項的收入與支出的實在情形。   

  △一月份共放鹽餘    3760000元;

  由稽核總所支出    1870000元;

  由財政部支出     1850000元。

  我們再看財政部怎樣支配這185萬元:

  (1)陸軍各項總計   1034065元;

  (2)海軍        400000元;

     陸海軍總計    1434065元;

  占本月收入總數的百分之七七.五。

  (3)其他各項      415934元;

  占本月收入總數的百分之二二.五〇,但是這各項之中,有344000元是還債的。實在的非軍費的支出,只有哈爾濱特別法庭5萬元,與印鑄局2000元,共只有52000元。這一個月185萬元的收入,行政費只占了千分之二十八!

  但是更可注意的是二月份的收支:

  △二月份共放鹽餘     3650000元

  由核稽總所支出      770000元

  由財政部支出      2880000元

  這2880000元的支配是很簡單的:

  (1)還債(四項)    440000元

     占本月收入總數的百分之一五。

  (2)軍費        2440000元

  占本月收入總數的百分之八。

  這244萬元之中,張作霖一個人拿去了159萬元!其餘85萬是陸軍各師與近畿軍費餉。這一個月里的浮鹽餘差不多有300萬元,不算少了,然而沒有一個大多用在教育司法行政上!

  我們再把這兩個月總起來看:

  一、二兩月的淨鹽餘有4730000元。軍費去了3874000元,占了這兩個月總收入的百分之八十一有零。行政費只占了百分之一有零。

  兩個敷月之中,司法方面得着5萬元,教育方面不曾得着一個大錢。

  所以我們說:現在政府並不是沒有錢。因為財政不公開,因為罪惡的官吏可以自由支配國家的收入,所以我們到了這步田地,現在的對付方法沒有別的,只有大家聯合起來,齊心協力的做到「會計公開,統籌支配」八個字。如做不到,我們然後一齊罷工,法庭關門、監獄罷工、銀行罷市,以及各機關同時停止!

  十一,五,十九

  (原載1922年5月21日《努力周報》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