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源路礦工人俱樂部略史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安源路礦工人俱樂部略史
作者:劉少奇 朱少連
1923年8月10日
本作品收錄於《安源路礦工人俱樂部罷工勝利周年紀念冊》和《中國赫魯曉夫劉少奇反革命修正主義言論集
載於1923年10月出版的《安源路礦工人俱樂部罷工勝利周年紀念冊》

(一)弁言[編輯]

  自產業革命以後,機器愈發達,漸將社會分成勞動與資產兩大階級;機器愈發達,兩階級的界限愈分明,兩階級的利益愈背馳,勞工解放運動乃隨之而起。最近數十年中,西歐勞工階級皆各組織團體,聯成一氣,向資產階級宣戰;或已取得政權,實行勞農專政,或已養成偉大的潛勢力,仍不斷地向資產階級進攻。中國產業發達較遲,要求解放的呼聲,直到最近數年中,才從久被壓迫的勞動界中發出來。自從一九二二年香港海員大罷工以後,工會運動與罷工運動乃層見疊出,而武力解散武力壓迫亦隨之而至,這可以證明中國勞工解放運動發達之速,勢力之大,社會上一般人的視線也不容不轉向於這一方了。安源路礦工人的工會運動及舊年九月之大罷工,實是幼稚的中國勞工解放運動中最有成績的一件。在這周年紀念的時候,我們應該把過去的事實,詳細的披露出來,聊供夥伴之借鑒,借叨明者之教益。

(二)黑幕重重的萍礦與株萍路[編輯]

  萍鄉安源煤礦為中國最大產業,即漢冶萍公司之一部,開采已二十餘年,產量極富,據估計約包孕有五百兆噸之多。其採取方法,悉仿西制,電車馳驟,往來如梭,機聲隆隆,累年不絕。全礦所用工人凡一萬二千餘人(開大工時,人數尚須增加),內計窿內礦工六千餘人,機械工千餘人,余則俱為洗煤煉焦,運輪及各項雜工。每日可出煤約二千餘噸,煉焦約七、八百噸。所出煤焦,除略供本礦及株萍、粵漢兩路之用外,余均由株萍、粵漢兩路及公司輪駁運往漢陽、大冶,以供兩處鋼鐵廠之用。

  萍礦原來之工作制度,除窿外一部分機械工人及窿內雜工等系點工(以日計工資)而外,余俱為包工,工人皆在包頭之下作點工,因此工人出賣其勞力,乃不能與資本家直接交易,中間還須經過包頭階級之剝削。如窿內礦工,礦局所給工資,每人每日可合銀洋二角七、八分,而工頭給與工人,則每人海日只可合銅元二十六、七枚(安源洋價每一元可換銅元二百一十餘枚),工頭剝削所得,實在工人工資一倍以上。且當發給工資時,又得剝削其尾數,如工資在一元以上者給一元,不上一無者則僅以不足數之銅元付給之。他如歇工扣夥食,誤事罰工資,重利盤剝等事,無所不用其極。是故工頭每月收入有銀洋七、八百元者,有上千元者。

  工頭收入既如是之豐,則欲相安於無事,勢必須分與職員若幹以塞其口,否則職員固可上下其手,使工頭不獨無紅利可圖,且將大折其本。工頭與職員於是雙方勾結,一方盡力剝削工人之血汗,一方又著手於「吃點」、「買空」、「做窿」、『買灰」等弊,從礦局方面攫得許多利益。

  窿外各種包頭於工人之資,皆有同等之剝削,間有剝削至工人工資三、四倍以上者。

  萍礦工人每日工作時間為十二時。工人皆系成年工人,惟一小部分之學徒及守房子送飯等工人為童年工人,女工絕無。礦局對於工人生活的設備,極不完善。窿工有食宿處四區,計屋百餘間,每間約丈余寬,二丈余深,須住四十八人,然因房屋過少,竟有每屋住至五十人以上者。房中床俱疊置,人類櫃櫥,空氣惡劣,地位低濕,誠一「棲流所」之不如!窿外工人亦稍有寄宿房屋,但亦不敷用。他如食宿處之食料更屬粗陋無比。工人洗澡池直等於一小市之泥溝,實為世間絕無而僅有者!諸如此類,均非生人所能堪。余如工人遊藝及工人教育設備,皆一無所有。衛生方面,設有一萍礦醫院,然亦僅潦草塞責,司其事者初不類減少工人痛苦一如天使之慈心醫士,直一性情暴躁如狼似虎之市儈耳,屠夫耳!

  萍礦當局對於各職員工頭對工人之無理打罵及無情剝削與壓迫,初不加以制止,時且助長職員工頭之成風以對待工人。以故萍礦職員工頭得任性而行,毫無忌憚。其中重重之黑幕,實有非吾人所忍言者!礦局職員,自礦長以至各下級職員及工頭管班等,無不可以毆打工人,工人對於彼等之無理命令,亦莫敢稍有違抗。工人有稍不如意者,即濫用私刑,如跪火爐、背鐵球、帶篾枷、抽馬鞭、跪壁塊等,或送警拘留蠻加拷打。人生而受此,誠奴隸牛馬之不如矣!

  株萍路局工友共有一千一百餘人,工作制多系點工,其中黑幕較少,惟其職員平日無理之壓迫,亦不稍減於礦局,工人教育及衛生之設備各種,亦均付缺如。

  安源路礦工友性質俱十分激烈,不畏生死,重俠好義,極能服從,又以萬余工友,團聚一處,聲息相通,故團結力亦十分充足。而另一方面,工作既如是之苦,壓迫既如是之重,待遇既如是之虐,剝削既如是之深,故「組織團體、解除壓迫、改良待遇、減少剝削」之口號一出,即萬眾景從,群焉歸附。

(三)第一個工人補習學校——俱樂部的成立[編輯]

  安源工人向來並無何等之組織。間亦有結兄弟及同鄉會等小結合,但此種小結合於工人利害初無何種意義。年來因潮流之澎湃,工會運動及罷工運動既已彌漫於全國,安源工友之較為明了者,因之亦漸成本身痛苦之難忍與四周形勢之可圖,遂有意順應此種潮流而謀自身之解放。

  民國十年,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成立以後,特托人介紹安源路局火車房數工友通信,此後書記部所有各種書報及各處勞工解放運動之消息均次第傳來,《工人周刊》等出版物,乃時出張於工廠附近之墻壁,宣傳因而大廣,於是要求解放之念,在此少數工友之心中,乃如雨後春筍,勃然怒放!適湖南中華工會機械會於九月(一九二一年,即民國十年)派人到安組織分會,路礦工友加入者達二百人。但機械會之組織是狹義的,只限於機械工友,對於此地久受壓迫困於地獄中的大多數煤礦工友,不免有向隅之憾。此間一部分較覺悟的工友漸覺此種貴族式、排他式的機械會,絕對無發達之可能,遂於十二月中函書記部,請求派人到安幫助並指導一切。書記部當即特派毛潤之,李能至、宋友生與張理全四人到安考察情形,開始活動。毛等先以朋友的關系與各工友接洽,漸談及工人受痛苦受壓迫及有組織團體之必要等情,於是大得工友歡迎。書記部因是乃決定在安源辦一工人補習學校及國民學校,特派李能至及蔡增準充當教員。學校於民國十一年一月成立,校址設於安源五福巷,這便是第一個工人補習學校。斯時工人夜晚至校補習者有六十餘人,其中以路局工人為多。李等於教課之中,即略事宣傳「工人在世界上之地位及有聯合起來組織團體與資本家奮鬥以減少痛苦解除壓迫之必要與可能」,此外並常與各處工友接洽連絡。二月之久,工友因此而覺悟者甚多;且輾轉傳播,來與李等接談者日眾,最後乃共集議組織俱樂部。三月十六日開第一次籌備會,推出籌備主任;四月一日開第二次籌備會,即由發起人李能至、朱少連等十人聯名呈請萍鄉縣立案,並請出示保護,當蒙批準出示在案。因官廳之保護與發起人之宣傳,俱樂部遂稍形發達,乃遷入牛角坡五十二號。四月十六日開第三次籌備會時部員已達三百餘人,遂選舉李能至為正主任,朱少連為副主任,並選出評議、幹事若幹人。五月一日勞動節,俱樂部遂宣告成立。當日舉行大遊行,並散發傳單,向社會及工友表明俱樂部成立之意義,晚間並演新劇及他種遊藝,借娛群眾。

  俱樂部成立以後,加入者並不十分踴躍,良以當時俱樂部對外宣傳之宗旨,僅為聯絡感情,交換智識等數句空話,對於工友切身之利害,初未明言。後乃以「創辦消費合作社可買便宜貨」為口號向群眾宣傳,加入俱樂部者因是漸眾。

(四)「鋌而走險」的大罷工[編輯]

  十一年七月,湖北漢陽鐵廠工友因所組織之俱樂部為武力強迫解散而全廠罷工,不數日且獲勝利。安源工友得到此項消息,甚為驚奇。俱樂部乘此時機,即向工友明白宣告:「俱樂部之宗旨,為保護工人的利益,減除工人的壓迫與痛苦」,群眾為之大動。礦局路局方面初對俱樂部甚不註意,及漢陽鐵廠既罷工,乃漸覺俱樂部實含有幾許其他作用,因之俱為不安而思有以消弭之。又因漢陽鐵廠之罷工,乃由於武力壓迫鐵廠工人俱樂部而起,以故對於俱樂部雖十分恐懼,但亦不敢徑行壓迫,遽爾封禁,只得以籠絡手段假意敷衍。此時俱樂部正主任李能至已去長沙,部內辦事人除朱少連外,尚有蔣先雲、蔡增準數人。礦局當時系副礦長舒楚生握權,舒遂親身至俱樂部探聽情形,一面恐嚇蔣、蔡等,一面又以津貼俱樂部經費撥給俱樂部房屋為言,希用籠絡手段,借保無事。但彼時蔣、蔡等皆未為所誘動,反向工人大為宣傳,謂:「舒礦長都到了俱樂部,礦長都不敢輕視俱樂部,可見俱樂部是正當的機關了。」於是俱樂部乃以此事及漢陽鐵廠罷工勝利事件日夜在俱樂部宣傳,每日分數處演講,工人之來聽者日眾一日,加入俱樂部者亦日以數十計。空氣愈造愈濃厚,形勢愈趨愈嚴重,資本家恐懼之餘,破壞之手段乃立至。

  舒礦長見威嚇不靈,利誘無效,且形勢日趨險惡,不得已乃邀同路局機務處徐處長等聯名具稟萍鄉縣署及贛西鎮守使署,謂俱樂部為亂黨機關,請以武力封禁。九月七日,贛西鎮守使省安國換防抵萍,路礦當局便大施恐嚇手段。路局職員徐海波裝神作鬼,以虛偽之友誼,警告俱樂部副主任朱少連(路局行車部總司機,與徐為同學)並加恐嚇,促其速走,否則必有殺身之禍。次日兩局掛名職員沈開運(湘人,素稱當局傀儡),同樣恐嚇俱樂部職員蔣先雲、蔡增準者數次。他們以為將朱、蔣,蔡等數人先行嚇走,俱樂部必定自然瓦解。那知朱等強硬異常,不為所動,且切實聲明:「秉正大光明之宗旨,作正大光明之事業,死也不怕!」九日俱樂部正主任李能至由長沙到安源,態度更為堅決,誓死不離安源。徐海波,沈開運等知詭計不行,乃請萍鄉縣正式出示,訓令俱樂部自行停閉。但此時粵漢路罷工風潮又起,路礦當局恐慌萬分,將從前破壞俱樂部之手段完全軟化,忙請李能至不要發表萍鄉縣訓令,並承認往官廳疏通保護俱樂部。俱樂部乃趁此時機,竭力訓練新加入的多數工友,並向路礦兩局提出條件如下:

  (一)路礦兩局須呈請行政官廳出示保護俱樂部。

  (二)路礦兩局每月須津貼俱樂部常月費二百元。

  (三)從前積欠工人存餉限七日內發清。並限於二日內完全答復。俱樂部在此二日內,即竭力宣傳「如不圓滿答復,即行罷工」,並竭力宣傳須服從俱樂部之命令,須依指揮而動作。此時群眾激昂,已無可制止。及十二日路礦兩局第一次答復,俱樂部認為不圓滿;遂再通告路礦兩局限即時答復,一面即準備各項手續以謀最後之對付。當日路礦兩局雖一變從前欺壓的態度為謙虛的態度,作具體答復,但尚圓滑,於存餉一項之答復,仍不圓滿。至此俱樂部復提出增加工資減少剝削等條件,要求答復。同時又接上海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來函,略謂:「……請你們努力作最後的對待,不要為官成所降服!我們奮鬥的精神,自有奮鬥的代價。我們因壓迫而死,毋寧奮鬥而死,死有代價,死有價值!我們對於你們表無限的同情,決設法為諸君的聲援!」罷工行動,這時已勃不可遏。十三日火車房工人即無心作工,人人相遇即聚談罷工,並聲言:「若本日下午四時萍鄉縣保護俱樂部的告示不到,並本月餉銀不能答復在十五發給,即行罷工。」同時礦局窿工及各處工人也都躍躍欲動。迨至晚間十二時,萍鄉縣告示還未到部,俱樂部此時已成騎虎之勢,乃斷然將罷工命令發出,時為一九二二年(即民國十一年)九月十三日午夜十二時也,俱樂部部員時僅七百餘人。

(五)罷工以後[編輯]

  先是工友既如此激烈,俱樂部已知非罷工即無法解決,但深恐萬余工友不能齊心,又恐不能維持秩序,而各處工人代表無不滿口承認,擔保己部工友能夠齊心,能夠維持秩序。並聲言罷工期內,各工友的舉動,當比平時更加文明,維持的方法只有各歸住房而不外出。俱樂部見各方皆有把握,且情勢已迫,故於十三日夜將各處罷工命令,分別同時傳出。即於是夜開赴株洲之元次車先行停開,將車頭及水櫃各種重要機件完全卸下,並通知機務處各工友,次早不放進班號。當夜三時,礦局東平巷電線忽然斷絕,運炭電車不能行走,各工友皆已知當夜罷工,遂如潮水一般,一群群湧出窿外,大呼「罷工」不絕。工友出窿後,即爭取樹枝將窿口塞滿,先通知當晚四時接班的不要進班,再派人在各窿口把守,並豎立大旗一方,上寫「罷工」二字。於是窿工完全罷工了。其餘如洗煤臺、製造處、修理廠、煉焦處等均於十四日上午停止工作,各歸住房去了。此外尚有八方井鍋爐房一處及電機處電機二架,俱樂部命令仍照常工作。因為八方井鍋爐房乃供給窿內打水機、打風機之用,若停止工作一小時,全礦即將完全被水淹沒,無風全窿即將著火。這一部分工作乃萍礦最險要的工作,所以不能停工。電機除供給電車外,尚供給安源全市電燈及窿工食宿處之飲水,若停止工作,則全市黑暗,且萬余工人無水可飲,故亦不能停止工作。

  大罷工實現後,俱樂部恐怕這日會要被封,遂把各種重要文件及辦事地點均先行遷開,僅由俱樂部接收各方報告及發布各種命令布告而已。總指揮李能至秘密策應,俱樂部全權代表劉少奇長住俱樂部應付一切。十四日清晨,俱樂部監察隊各持白旗密布街市及工廠附近,以維持秩序。各處墻壁滿貼俱樂部布告,有「候俱樂部通告方準開工」及「各歸住房,不得擾亂」等語。一面並密派偵探隊隨處刺探消息,防止破壞。

  同時發表宣言如下:

萍鄉安源路礦工人罷工宣言

  「各界的父老兄弟姊妹們呵!請你們看:我們的工作何等的苦呵!我們的工錢何等的少呵!我們時時受人家的打罵,是何等的喪失人格呵!我們所受的壓迫已經到了極點,所以我們要「改良待遇」、「增加工資」、「組織團體——俱樂部」。

  現在我們的團體被人造謠破壞;我們的工錢被當局積欠不發,我們已再三向當局要求,迄今沒有圓滿答復,社會上簡直沒有我們說話的地方呵!

  我們要命!我們要飯吃!現在我們餓著了!我們的命要不成了!我們於死中求活,迫不得已以罷工為最後的手段。我們要求的條件下面另附。

  我們要求的條件是極正當的,我們死也要達到目的。我們不作工,不過是死!我們照從前一樣作工,做人家的牛馬,比死還要痛苦些,我們誓以死力對待,大家嚴守秩序!堅持到底!

  各界的父老兄弟姊妹們呵!我們罷工是受壓迫太重,完全出於自動,與政治軍事問題不發生關系的呵!請你們一致援助!我們兩萬多人餓著肚子在這裏等著呵!下面就是我們要求的條件:

  (一)俱樂部改為工會,路礦兩局承認工會有代表工人向路礦兩局交涉之權。

  (二)以後路礦兩局開除工人,須得工會之同意。

  (三)從本月起路礦兩局每月例假廢止大禮拜,採用小禮拜。

  (四)以後工人例假、病假、婚喪假,路礦兩局須照發工資。

  (五)每年十二月須發給夾薪。

  (六)工人因公殞命者,路礦兩局須給以天字號棺木並工資三年,一次發給。

  (七)工人因公受傷不能工作者,路礦兩局須營養終身,照工人工資多少,按月發給。

  (八)路礦兩局從前積欠工人存餉,一律發給。

  (九)罷工期間工錢,須由路礦兩局照發。

  (十)路礦兩局須指撥火車房後之木圍及南區警察所前之大坪為建築工會之基地,並共撥一萬元為建築費,每月兩局各津貼二百元為工會常月費,從本月起實行。

  (十一)以後路礦兩局職員工頭不得毆打工人。

  (十二)窿工全體工人須加工資五成。

  (十三)添補窿工工頭,須向窿內管班大工照資格深淺提升,不得由監工私行錄用。

  (十四)窿工食宿處須切實改良,每房至多不得過三十八人。

  (十五)洗煤臺須照從前辦法,每日改作三班,每班八小時,工資須照現在長班發給,不得減少。

  (十六)製造處、機器廠將包工改為點工。

  (十七)路礦工人每日工資在四角以下者,須增加一角。

萍鄉安源路礦兩局全體工人同啟」

  又一面具稟萍鄉縣署及贛西鎮守使署,呈明罷工原委,一面將上述十七條用公函遞送路礦兩局,並函達兩局;「如欲調商,即請派遣正式代表由商會介紹與俱樂部代表劉少奇接洽。」

(六)屢戰皆北的破壞手段[編輯]

  路礦當局此時已不知手段之何出,恐慌萬狀,一面派代表經商會與俱樂部接洽,一面仍無調和誠意,極力設法破壞,思將此掀天風潮消滅於無形。

  萍礦工頭平日剝削之苛刻,前已略述。工友平日對工頭敢怒而不敢言者,此時之欲盡行發泄此不平之氣,固為意中事,是工頭對於此次罷工,當然有切膚之痛。於是百計從中破壞,思藉此以自保。其中尤以由賣工頭職位每月收入數千元的總監工王鴻卿(鄂人)為最厲。大罷工實現後,王即召集全體窿工工頭會議,商議破壞罷工方法,議定由各工頭各去請其親戚的工人數人,許以入窿不作工,仍照常給價。有少數工友為親誼及金錢所惑,顧思照計而行。但工人監察十分嚴密,不許其入窿,如有入窿者,即以武力對待,即公司職員亦均不能入窿。工人之已入窿者,復不準其出外,任其在內饑餓,候至次日下午方由俱樂部下令,將入窿之工人放出,再詳加勸導,令其改悔。於是各工友再無一人敢自行上工者。王鴻卿見此計不行,便又密遣暗探刺殺李能至,懸賞洋六百元。工友聞此大憤,宣言俱樂部主任若被害,當使路礦局全體不得生離安源。一方面嚴加警衛,不許李能至外出;即偶爾出外有所接洽,不出二十分鐘,必有數百人圍其所入之房屋不許出入,工友保護首領如是之周到,王鴻卿狡酷的手段,自無從施為了。王便又改途易轍,想用武力壓迫,遂聯電鎮守使,請將安源劃為特別戒嚴區域,設立戒嚴司令部,於重要地方俱安置機關槍,大肆威嚇,並出價每人二元一天,請來軍隊數百,占住俱樂部及各處重要工作處,工人一見武力,愈加憤激,即有數千工人冒死沖入俱樂部。起首軍隊把守頭門,不準入內,工人憤極,一擁而入,軍隊無法,乃群由後門山背鼠竄而出,口裏並說:「我們都是別地人,誰願意來幹涉你們這種事?我們不過是王老爺兩塊錢一天請來的呀!」十六日有軍隊把守各工作處,保護工人入班作工,但工人乃在食宿處把守,故仍無人上工。此外復有多數工友圍住工作處坐守,不準任何人入內,軍隊來驅至死不遲。

(七)「軍隊沒有這樣的紀律!」[編輯]

  礦山工人,分子甚為復雜。在一小市鎮內,萬餘人舉行罷工,無一人不為秩序吃慮。罷工後,商家大起恐慌,以為搶劫會即刻實現,天尚未黑,即紛紛閉市,市面自八九時後,除工人監察隊及警兵外,便沒有人行走。乃這次罷工秩序之好,初非意料所及。此時俱樂部命令之嚴,遠過軍令,平時街上賭錢及窿工食宿處之賭博皆在所不免,而於罷工期間內,賭博乃絕跡,即非工人之在街市賭錢者,見俱樂部監察隊旗幟一揮,便都四散。平時星期日街上工人擁擠不開,獨這幾日內,工人皆歸住房不出。各工作處之監守員監守極嚴,無論何人皆不準入內,即有路礦兩局及戒嚴司令之特別徽章的人及兵士都不準通行,惟有俱樂部的條子方可。故路礦兩局及戒嚴司令部均到俱樂部請發黴章,這時候的俱樂部真是唯一的獨裁政府呀!有一次工人集聚多人,軍隊用機關槍向他們假作射擊,他們不怕死,一擁向前,勢極危迫,恰好工人監察隊到,旗幟一揮,便無一人不四散了。至是戒嚴司令李鴻程旅長也嘆惜他部下的軍隊沒有這樣的紀律,聲明工人不妨礙秩序,彼亦決不幹涉工人。李旅長蓋亦知工人此舉在要求改良生活,非武力所能解決,因而對於這次罷工,後來反積極維特。出力甚多。有人常說工人無智識,見此也可以稍塞其口吧!

  罷工後,工人各歸住房,每房派一人到俱樂部打聽消息,如有事故,即一呼數百,如臂使指。罷工前一日李能至到車務處與礦長路局長談話,適正有專車將開赴萍鄉,工人疑為路礦兩局謀挾李能至到萍鄉去,於是數千工人將車務處圍住,由眾尋出李能至送回俱樂部始散。罷工後有一工友為戒嚴司令部拿去,不一刻即有數千工人將軍隊圍住,聲言請軍隊快些釋放,軍隊拿槍驅逐,工人不動,軍隊不得已乃將該被捕工人釋放,於是俱樂部監察隊旗幟一揮,大家便散了。

(八)資本家終於屈服了[編輯]

  十四日上午初罷工,就有商會代表謝嵐舫及地方紳士陳盛芳來俱樂部願任調人,工人代表出與接洽,將所要求之條件提出,當由謝、陳二君攜往路礦兩局,至晚回信,略謂:「路礦兩局對於工人所要求各條,皆可承認;但現時做不到,請先邀工人開工,再慢慢磋商條件。」工人代表謂:「工人所希望的在於解決目前生活問題,若路礦兩局不派全權代表從磋商條件下手,徒用一句滑稽空言作回話,事實上恐萬不能解決。」十五日路礦兩局派了全權代表到商會,俱樂部主任李能至亦到。路礦兩局仍以先開工後商條件為辭,工人方面絕對拒絕,仍無結果。十六日早,紳商學界來信勸工人讓步先開工,工人宣言不承認條件無說話之餘地。同時並發表如下之宣言:

  「各界的父老兄弟:米也貴了,布也貴了,我們多數工友——窿工,還只有二十個鋼子一天,買了衣來便沒有飯吃,做了飯來便沒有衣穿,若是有父母妻子一家八口的那就只有餓死的一條路了!我們不能餓著肚子做工,所以要加工錢,我們不能赤著身體做工,所以要加工錢。路礦兩局只要將荊紙煙酒席費節省一點下來都夠給我們要加的工錢,但我們停工已是幾天了,他們還是不理,不是要強迫我們向死的路上走嗎?

  我們從前過的生活,簡直不是人的生活,簡直是牛馬奴隸的生活,天天在黑暗地底做了十幾點鐘的工,還要受人家的打罵,遭人家的侮辱,我們決不願再過這種非人的生活了,所以要改良待過。現在我們停工幾天了,路礦兩局還是不理,不是要強迫我們向死的路上走嗎?

  路礦兩局要強迫我們去死,我們自然是非死不可,現在兩萬多工人都快要死了。親愛的父老兄弟們!你們能忍心見死不救嗎?

  我們要求路礦兩局的條件是救死的唯一法子,不達到我們的要求,便沒有生路,我們也只好以死待之。

  各界的父老兄弟們!我們兩萬多人快要死了!你們能忍心見死不救嗎?

安源路礦兩局全體工人同啟」

  十六日午刻兩局派人來部,請代表至戒嚴司令部商量解決辦法。工人代表去後,仍聲言不從磋商條件入手無解決之希望。戒嚴司令便立刻現出本來面目,多方恐嚇代表,謂:「如果堅持作亂,就把代表先行正法!」不料這位代表毫不為動,反謂;「萬余工人如此要求,雖把代表砍成肉泥,仍是不能解決!」司令復謂:「我對萬餘人也有法子制裁,我有萬余軍隊在這兒!」工人代表憤然說道:「就請你下令制裁去!」隨後舒礦長到了,與工人代表說了些工人無理罷工的話,要求工人即時上工。工人代表請其磋商條件,舒氏不肯。後參謀長也來了,說了些不關緊要的話。這時候外面喧聲如雷,有數千工人把司令部圍了,聲言請代表出來,有事請旅長與礦長到俱樂部商量。代表出外向大眾解釋以後,復入與旅長、礦長談話。旅長方拿出調人的口氣來說:「請代表下午再來這裏商量。」代表即厲聲說:「若不磋商條件,即可以不來;至說用別的方法可以解決,請你們把我斫碎罷!」言時怒不可遏。這時旅長與礦長都軟了下來,唯唯要求而已。代表回俱樂劊後,旅長即來一信,代表駐軍向俱樂部道歉,並願自為調人,請從速解決。

  俱樂部組織既十分嚴密,群眾又如是勇敢,一切破壞的手段亦均歸失敗。同時電機處及八方井打風打水機等險要工作,亦因燒炭告罄,勢極危迫。且路曠兩局職員內部分為數派,對於此次大罷工,都想利用俱樂部將敵派打倒而自握實權,暗中與俱樂部接洽者,時有其人。兩局當局際此危岌之秋,又迫於商會及地方士紳之請求,於是礦長李鏡澄氏乃出而主張實行調和,從事磋商條件。十七日晚,兩局及俱樂部代表會同商會地方士紳等調人將條件細加磋商,訂就草約;十八日早,由三方代表在路局機務處簽定正式條約。五日之大罷工,至此始告終止。

  條件原文如下:

  (一)路礦兩局承認俱樂部有代表工人之權。

  (二)以後路礦兩局開除工人須有正當理由宣布,並不得藉此次罷工開除工人。

  (三)以後例假屬日給長工,路曠兩局須照發工資;僩日照常工作者須發夾薪,病假須發工資一半,以四個月為限,但須路礦兩局醫生證明書。

  (四)每年十二月須加發工資半月,候呈準主管機關後實行。

  (五)工人因公殞命,年薪在百五十元以上者,須給工資一年,在百五十元以下者,給百五十元,一次發給。

  (六)工人因公受傷不能工作者,路礦兩局須予以相當之職業,否則照工人工資多少按月發給半餉,但工資在二十元以上者,每月以十元為限。

  (七)路礦兩局存餉分五個月發清,自十月起每月發十分之二,但路局八月份餉,須於本月二十日發給。

  (八)罷工期間工資,須由路礦兩局照發。

  (九)路礦兩局每月須津貼俱樂部常月費洋二百元,從本月起實行。

  (十)以後路礦兩局職員工頭不得毆打工人。

  (十一)窿工包頭發給窿工工價,小工每日一角五分遞加至一角八分,大工二角四分遞加至二角八分,分別工程難易遞加。

  (十二)添補窿工工頭,須由窿內管班大工照資格深淺提升,不得由監工私行錄用。

  (十三)路礦工人每日工資在四角以下者須加大洋六分,四角以上至一元者照原薪加百分之五。

  萍礦總局全權代表舒印   株萍路局全權代表李義藩印   工人俱樂部全權代表李能至印

  民國十一年九月十八日協定

(九)罷工勝利慶祝會[編輯]

  條件簽定後,俱樂部即召集工人到大操場開慶祝大會,工友到的一萬餘人。操場中間立了一個演說臺,撐起俱樂部的旗子及國旗。下午兩點鐘,數百工友手持小旗擁著李能至來了。李到場時,掌聲雷動,萬餘人執帽呼躍以歡迎之。李登演說臺,宣布條件畢,接著說道:「我們這一次罷工勝利,全在各位齊心。希望各位將此種精神永遠保持著。因為我們工友的痛苦很多,一次是不能完全解決的。現在雖說勝利了,但所得的幸福究竟不多,所以這次不能解決的問題,只有留著以後再來解決,終究我們是得最後勝利的。望各位暫且安心上工,保持著今日的熱度去上工。」演說畢,共呼:「勞工萬歲!」者三。隨即數十人燃爆竹,李主任前導,群眾後隨,旗幟蔽天,爆聲震地,由安源新街舊街大遊行一次,返至俱樂部攝影而散。

  當日所發之上工宣言如下:

萍鄉安源路礦工人上工宣言

  罷工勝利了!氣也出來了!從前是「工人牛馬」,現在是「工人萬歲」!我們的第一步目的已經達到了,我們宣告上工。

  我們這次所得的勝利雖是很小,但這是第一次勝利,以後第二次第三次……的勝利是無窮的,故我們的痛苦在這次不能解決的,以後第二次第三次……再解決;只要我們自己的團體——俱樂部在這裏。

  我們這次罷工的「秩序、齊心、勇敢」,要算是我們神聖精神的表現。各界的朋友們!你們不要說工人無智識呵!

  我們得了肖鎮守使及戒嚴司令的維持,與紳商學各界的調停得力,使我們的條件完滿解決,我們深深的謝謝他們!

  我們這次罷工,是安源工人出頭的第一日,是露布安源黑暗的第一日,我們從今日起,結緊團體,萬眾一心,為我們自己權利去奮鬥!我們現在要祝

  工人萬歲!

  工人俱樂部萬歲!

萍鄉安源路礦全體工人同啟


  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對於俱樂部實多所助益,該部得著安源罷工勝利的消息以後,復致函俱樂部慰勉有加,俱樂部對此親愛熱誠之導師,實具無限懇摯之欽仰與謝意!茲將該部來函錄下:

  「安源路礦工人俱樂部全體工友:

  諸工友這次的罷工,敝部已經看見了諸工友是很有戰鬥能力和組織能力的,對於諸工友這次的大勝利,敝部是很佩服的欣喜的,敢向諸工友前慶祝勝利,大呼:安源路礦工人俱樂部萬歲!全世界勞動階級萬歲!

  敝部又敢用十二分的誠意敬告各工友:諸君這次的勝利,不是諸君終極的勝利,諸君終極的勝利是在於把資本階級打倒,將全世界的產業由勞動者自己管理,建設共產主義的新社會之後。諸工友為得要達到終極的目的,終極的勝利起見,在現在中國無產階級還沒有實力舉行社會革命的時期中,一方面要發展諸君已經學會了的戰鬥能力和組織能力好打倒資本階級,一方面要設法練習諸工友的管理能力,好待社會革命後,管理一切的產業,建設共產主義社會,這才是諸工友的真正勝利。諾工友的責任是很重大的呵!努力呀!奮鬥呀!全世界勞動階級萬歲!共產主義萬歲!

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敬祝」


  這一次大罷工,共計罷工五日,秩序極好,組織極嚴,工友很能服從命令,俱樂部共用費計一百二十餘元,未傷一人,未敗一事,而得到完全勝利,這實在是幼稚的中國勞動運動中絕無而僅有的事。追憶往事,仰瞻前途,於欣幸之餘,實令人起無限興感,增無量勇氣!

(十)俱樂部的改組[編輯]

  此次罷工的意義,對於安源工人直接的利益,工人「階級的覺悟」,及中國勞工解放運動前途所發生的影響,至為巨大。而意義在安源之明而易見者,厥為打破「包頭制度」。前此工頭與職員之虐待工人、壓迫工人、剝削工人、以及工頭職員彼此勾結弄弊之種種黑幕,至此已掃盡無余。萬余工友在安源做了二十餘年牛馬的工作,過了二十餘年的非人生活,忽然得此出頭的一日,直似出於烈焰之中而入於清涼之世。因是對於自己利害相關的團體——俱樂部之信仰與保護,亦躋於最高的程度了,於是全體萬余工友均爭先加入俱樂部。俱樂部便乘此從新改組,選舉各級代表及職員,至十月始行竣事。當選出總主任李能至、路局主任朱少連、窿外主任劉少奇、窿內主任餘江濤,及總代表四十五名、百代表一百四十餘名、十代表一千三百八十二名,並委任各股股長七人,各股委員三十餘人。至是安源路礦工人俱樂部始克完成。

(十一)包工制打破了——工頭職員反動的結果[編輯]

  罷工以後,工頭職員已不能勾結弄弊,不能剝削工人了,他們那種肥厚的意外之財再不能有了。他們對於俱樂部的憤恨自不待言。他們心裏總是時時記念著前此的甘味,漸漸圖謀推倒俱樂部而恢復他們從前的權勢和利益。於是萍礦工頭百餘人都是這樣感覺著,一部分職員也從中挑撥。他們對於工程故意不負責任,一任工人自己去做,事情壞了,便說:「這是工人的錯過,現在有了俱樂部,我們管不著工人了。」復從中挑撥一部分工人故意搗亂,破壞俱樂部的秩序。工頭職員利害是相同的,因之漸漸團結起來,籌謀恢復原有地位的辦法。十一年十月萍礦工頭百餘人仿照俱樂部辦法,從新組織遊樂部。其手段即系召集所有失業工人(在安源有數千人)及被俱樂部摒退之工人與各工頭職員有親密關系之工人聯絡一氣。預計待稍有成績,職員即假借他種名義,將俱樂部工人漸次裁減,再以種種方法挑撥或強迫工人罷工。待俱樂部罷工,彼即將遊樂部所聯絡之各項工人,補充作工,旁面再以武力幫助,如此一來,俱樂部那不為所推倒?他們看錯了!他們以為俱樂部唯一的手段只有罷工,他們不知道罷工是「工人的自由」,權柄完全操在工人手裏,不受任何方面之威追和利誘的。他們想到了上面的那個辦法,以為是絕妙的辦法,俱樂部絕難有法抵制,必墮入此計無疑了。所以他們洋洋得意,天天開會討論,正式組織團體。但秘其宗旨及辦法,對外宣布,只說組織團體加入俱樂部。可是他們做事無經驗,開會時意見紛歧,彼此爭論,並臨時主張刺殺俱樂部主任李能至,再行發動。此時正值李能至赴長沙有事數日即歸,聞他們竟遣人在路上攔阻李能至,不使他再到安源。不料其事為工人所知,群情激昂,誓將予以嚴厲之對待!群眾此時之心理,對於破壞俱樂部者,有若劫其衣食奪其生命者然。故即將犯嫌疑之數工頭送司法課拘押,一面質問各工頭是否破壞俱樂部?是否謀殺李能至?各工頭皆矢口不認,只說開會組織團體,系集議加入俱樂部及議定各處包了改成分賬(合作)事。次日俱樂部即召集各工頭開會,詢問各工頭昨日雲雲是否確實?各工頭皆首肯者再。包工制本於工人極不利益,自罷工以後俱樂部久有意將各處包工制改為合作,自無問題。所以當表決萍礦各處包工改為合作制。此次各包頭既承認願改合作,工人方面自亦十分贊成。於是俱樂部議定合作條規,將窿工處及窿外各處包工悉改為由工人合作,窿工處工頭每月工資自十元起至三十元止,工人工資照罷工時條約規定不改,其餘各項消耗歸合作賬內開支,所得紅利工頭占百分之十五,管班占百分之五,余百分之八十,由工人平分(詳見最高代表會議報告)。窿外依各處情形不同臨時規定。要之,工人從正當工資外,還可得著若幹紅利。於是破天荒改包工為合作的辦法,在萍礦乃告成功了。萍礦工人受包工制之痛苦已二十餘年,至此始完全打破,萍礦之黑幕亦將廓清,於工人之利益固屬無窮;為礦局斬絕弊病,亦為實業前途之大幸。此次風潮並要求礦局開除主動工頭六人,其餘各工頭均加入俱樂部為名譽部員。自此以後工頭職員皆不敢明白的反對俱樂部了。

(十二)漢冶萍總工會成立[編輯]

  十一年七月漢陽鋼鐵廠工會罷工勝利以後,安源路礦工友階級的覺悟愈加明了,即有聯合組織一總工會的動機。徒以時機尚未成熟,故未提出。九月安源大罷工勝利以後,漢陽輪駁工會、大冶鋼鐵廠工人俱樂部及下陸鐵礦工人俱樂部先後籌備成立,於是組織總工會之提議,乃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大冶向安源提議以後,俱樂部即特派代表朱少連、朱錦棠赴漢陽參與籌備事宜。適各處代表均到齊,乃於十一月十二日成立漢冶萍總工會籌備處,當晚開第一次籌備會議,當議定組織大綱,取權力集中制,決定總工會地址在漢陽。並議決為謀感情的密切與總工會基礎的堅固起見,由第一次籌備會議各代表組織參觀團,參觀大冶、下陸兩俱樂部,一以聯絡感情,交換意見,鼓勵會務之發達,二則促大冶新廠俱樂部早開成立會。結果參觀團之目的完全達到。五工團代表於十一月二十日同返漢陽,開第二次籌備會議,修正章程及代表會議細則,起草宣言,定期十二月十日開成立大會。三萬餘人之總工會。便由此組織成功了。(關於漢冶萍總工會成立大會詳情附後)

(十三)幾件瑣事[編輯]

  至此俱樂部規模已立,反動派亦不敢再動,因是便太平了幾個月。俱樂部除每日排解各項內部糾紛及辦理各項小交涉外,即專事工友之訓練。至十二月底,因十三條內有「每年十二月須發給夾薪半月,候呈準主管機關後實行」一條,此時工人即向礦局要求發給年終夾薪,礦局以「公司無復電」,「礦局經濟困難,難於照發」推諉。後經過幾許交涉,路礦兩局尚不能圓滿答復。且十一、十二兩月份之本餉亦因經濟困難不能發給。後工人即要求將本餉待下月再發,先發年終夾餉,礦局亦不承認。於是群眾氣憤,愈逼愈高,以致於怠工,致於演出各種紛亂。最後結果,路礦兩局承認發給年終夾薪,惟以當時經濟困難,先發夾薪之半,而將十一、十二兩月份工資移作下月補發,餘一半之夾薪待後緩發,風潮因以平息。

  一月十七日為勞動界先驅黃愛、龐人銓被害紀念日,俱樂部大開追悼會演說並舉行大遊街。群眾精神,為之一振。

  二月七日京漢鐵路之慘變發生後,中國各處工會受其影響因而被封閉者甚多。安源亦接交通部來電要路礦兩局封閉俱樂部。但安源情形不同,工人勢力太集中,產業又極險要,封閉俱樂部必致引起重大糾紛,於實業前途,於地方治安,皆非福利。路礦兩局深明於此,故不敢遽爾壓迫,俱樂部亦對此十分註意防範,故將此重大之風浪消弭於無形。

  五月一日為勞動紀念節,全世界各處工人皆於是日舉行悲壯之示威運動,且是日系安源俱樂部之成立周年紀念日,故俱樂部於是日特開全體部員大會一次,並舉行遊街。是日路礦兩局俱停工一日,全體工友一萬三千餘人皆各持旗幟至大操場集合,以「八小時工作、八小時休息、八小時教育及俱樂部成立萬歲」為口號,沿途旗幟掀天,呼聲雷動,頗極一時之盛。此次示威運動以後,工人更知自己力量之浩大,精神為之大振。

(十四)第二次與礦局協訂的條件[編輯]

  十二年六月復發生工資問題。此問題之發生,原系礦局職員私自增加少數工人工資,其中不無情面的關系。故此牽動多數工友要求照樣增加工資,未幾而牽動全礦。礦局不知如何辦法,請俱樂部出來負責解決。俱樂部以此系礦局職員惹出,事前俱樂部並未與聞,因即聲明對於此次問題不能負責,仍請礦局負責解決。但礦局以經濟困難,不能普遍增加工人工資,故對此風潮之解決絕無辦法,只得再四要求俱樂部幫助。同時風潮愈延遲愈擴大,此問題愈難解決,俱樂部以此難可完全卸責,但以國家實業、地方治安與俱樂部前途種種關系,不能不出來盡力消弭。礦局經濟困難,普遍增加工資既為事實上所不能;他方又以時局的關系,萬不能讓風潮再加擴大;而在工人方面形勢,非得要求增加工資不可。在此種困難情形之下,俱樂部與礦局一連磋商十餘日,始設一特別辦法,即由礦局每月津貼俱樂部教育經費一千元,俱樂部將工人常月費減半,聊以表示礦局職員之錯誤,借解工友之憤懣。俱樂部將此種辦法宣布,工友甚不滿意,解釋無效。後由工人代表復向礦局提出租借建築工會地皮及津貼建築費一萬元,礦局允與呈請公司實行。於是復經過半月之演說解釋,工友始得相當諒解,依從此種辦法。俱樂部即向礦局提出條件四條,礦局完全承認,同時礦局以近來出產日漸減少,應請俱樂部特別維持;又工人對於廠規常常不能遵守,應請俱樂部向工人加以勸告等向俱樂部提出三條。俱樂部以此均系應盡之義務,亦予以承認。於是由礦局及俱樂部續訂條件七條,此次風潮遂告終結。

  條件原文如下:

  萍礦總局與安源路礦工人俱樂部協訂條件:

  一、凡薪資每日在一元以上之工人,上年罷工時未增加工資者,照原新增加百分之五。

  二、礦局每月津貼工人俱樂部經費一千元(原有一百元之津貼在內)。從十二年七月起付給。

  三、礦局以後增加工人工資,須通知俱樂部。

  四、礦局對於學徒,每年須考查其成績一次。

  五、俱樂部對於礦局出產應竭力維持,照現人數,使每日平均出產額達到二千三百噸以上之數目。

  六、礦局所訂工人遵守規則,無論何處工人及代表,皆應共同遵守。如有違犯,照該規則辦理。

  七、以後工人如有事項,應由俱樂部主任團與礦局接洽,不得動輒聚眾喧擾要挾,並不得動輒罷工妨礙工作,如有此項情形,應由俱樂部負責。

  萍礦總局舒印

  安源路礦工人俱樂部劉少奇印

  民國十二年七月十一日協訂

(十五)庸人自擾的路礦當局[編輯]

  在京漢慘劇發生四圍空氣惡劣之時,萍礦當局曾向公司主張停工改組(即將萍礦故意關門,將工人遣散,再從新召集工人開工),公司未加允許。隨後發生增加工資問題,礦局當局報告公司,故意張大其詞,謂工人如何驕傲,不服管束,並聚眾要挾,無法維持等情。又以出煤減少之過,完全推到工人眉上。並以工人要求租借地皮及建築費一萬元事嚴電公司,作為工人驕橫之左證。當局並因此電請公司辭職。公司遠駐滬上,莫明真情,緊急報告既如雪片飛來,遂以為工人真正驕橫無比,無法維持,一面電江西督軍蔡成勛,請其派隊到處維持實業,以戢工人盛焰,並請轉電贛西鎮守使即地相機辦理。又電贛西鎮守使肖安國略謂:「萍礦工潮,愈演愈烈,公司損失,為數至巨,請即就近相機辦理」等語,一面並遣人調查實在情形報告公司核辦;當此情形之下,適礦局工人謝懷德與路局站長伍壽廷發生小小沖突,路局職員亦故張大其詞,聯名具稟鎮守使署,涉及俱樂部,風傳此時即有派隊來安解散俱樂部之舉。群眾得此消息,十分憤激,以為當局對待工人太無誠意,一面派出監察隊多人,從事嚴防,如當局終不諒解,即以最後手段相見,亦所不惜。一面即徑函路礦兩局質問,略謂:「敝部自成立以來,對於路礦兩局,無時不謀其前途之發展,所以裨益於礦政路政者,實不在少數,事實俱在,有目共睹,而路礦兩局對於敞部初無維護之心。敝部自維力薄,然自衛亦盡有餘;徒以路政礦政之興廢,地方人民之安危,對於國家前途,關系綦重。是故敝部一切措施,但所以謀礦局路局前途之發展。此旨竟不能為兩局當局所諒解,敞部實深遺憾。今特函達,希即將貴局今後對敝部之態度,明白惠復,以釋工人疑慮」等語。後各方見形勢不佳,此舉即無形消滅。蔡督亦以時局關系,派隊到安,恐惹起政治糾紛,礙難照準等語回答公司及萍礦局。蕭使亦以此事系內部糾紛,礙難以武力壓迫,致釀成不可收拾之局面等語回答公司。俱樂部見風潮已過,亦不復追問了。

(十六)俱樂部維持產業之誠意與努力[編輯]

  俱樂部宗旨除保障工人利益外,他如提倡工人自治,促進實業進步,在工作上服從職員責任範圍內之正當指揮,都是俱樂部的主要任務。此旨終始可以昭告世人,即工友方面亦盡能了解遵行。現在萍礦出產減少,在工人方面固不無錯過,但礦局缺少煤桶及缺少材料與工頭職員對於工作上全不負責,實為主要原因。不料礦局恐見責於公司,將此種出產減少之錯過,悉數委之於俱樂部,知之者固不值一哂,不知者且將以訛傳訛,俱樂部之冤將終無剖白之日了。故俱樂部於前次風潮經過後,即召集各處總代表與礦局礦師及總管段長等開一聯席會議,共商整頓礦局出產辦法。始則提出出產減少之原因:第一為缺桶,第二為工頭職員在工作上太不負責,第三為一部分工人見職員工頭完全不負責,亦效尤偷懶,不服指揮。對於這數種原因之補救辦法。由礦局添制新桶,趕修爛桶,嚴令各工頭職員在工作上切實負責。由俱樂部訓示工人竭力工作,在工作上服從工頭職員責任範圍內之正當指揮,如有故意違犯,即照規則辦理。白此次會議後,爛桶已陸續修超。新桶亦涿漸添造。最近每日煤炭出產已超過二千一百噸,漸恢復舊日原樣。由此可見出產減少之原因,大部分實應由礦局負責,亦可見俱樂部維持產業之誠意與努力了。

(十七)俱樂部建設方面之過去與今後[編輯]

  上面系一年以來俱樂部所經過的重大事件,至俱樂部在建設方面所作事業,亦不甚少,成績亦尚不惡,其詳情見各股報告,茲略述如下:

  工人子弟學校,十二年度已辦三校,學生六百人。工人補習學校因事實上難於進行,無甚成績。

  消費合作社亦於十二年三月開辦,至今已開三店,凡五股,資本約二萬元,營業亦甚發達。

  又俱樂部近因經濟擴充,特組織經濟委員會,專事保管本部經濟並審查各項賬目。

  又對於部員彼此間及與外人間之糾葛紛爭,特組織裁判委員會,專事此項排解剖斷。並設問事處於部內,受理各種紛爭事件。他如遊藝、講演、互濟各股,亦均稍有進行。建築工會、擴充學校,亦正在籌劃進行中。

  本年俱樂部所做的重要工作,多半為應付各種變故及各種事務上的處理,其成功僅達到打倒包頭——中間剝削階級——制度的目的。關於工人教育及工人訓練,在本年未能十分註意創辦。此種設施,關系俱樂部前途發展至大且巨,今後當努力於這一方面,俾工友實明了自己階級在世界上之地位,俱樂部終極的目的以及達到此目的之途徑。

(十八)結論[編輯]

  在這一年中,俱樂部以幼稚的組織,新結合的群眾,不斷地與惡勢力奮鬥,尚能日躋於健全,此亦非偶然的事情。產業的發達,資本主義自己之措施,已經付與工人以團結的機會及自己解放的力量。工人茍運用得法,則在長途的階級鬥爭中,雄壯的凱旋聲將永遠為工人所歌唱。安源路礦工人過去的勝利,一面是靠著工友堅強的團結、得時的反抗,以及對自己的團體——俱樂部——之悅意的服從與熱誠的擁護,一面乃是由於路礦兩局前此森森的黑幕與此時不智的應付。對於路礦兩局及各派反動之勢力,我們要明白懇摯的告語:歷史的大輪盤已經載著吾人向全體人類解放的方向前進,已經叫工人起來為他們自己的階級——並要為全人類——謀幸福,試問誰有力量能將這大輪盤阻住使之後退呢?「反撥適助前進」,這是物理學的公例。不要說「回天有術」,老實說,攔阻在進化途中的人們,只是促自己的生命、速自己的滅亡而已。我們盼望大家不要再做出這種歷史上的大錯誤來!

  說到我們自己,過去的經驗,固然證明了我們精神的堅強,魄力的雄偉;但同時世界的大勢——國際資本帝國主義最後的侵掠,國內軍閥最後的反動,我們開赴前線的夥伴,在這種侵掠反動的炮火中,已經一排一排的陣亡了,睡在後營預備軍,還在迷迷糊糊地做那「苦是命定」、「十六小時的工作是對養活我的廠主應盡的責任」的苦夢——已把我們的擔負加重了,加到十分重了!我們今後不僅應為我們自己的團體,為我們萬余苦朋友,努力奮鬥,我們更應為我們全國乃至全世界的苦朋友努力奮鬥!我們一面要去喚醒後營的夥伴;一面自己打疊精神收拾器械預備開赴前敵。時機何等緊迫,責任何等重大!夥伴們,慶祝過去的事小,預計將來的事大,我們應從今天便著手收拾預備,我們此時當高呼預祝:

  安源路礦工人俱樂部的發展萬歲!

  全國各工會的恢復的勝利萬歲!

  全世界無產階級的解放萬歲!

PDmaybe-icon.svg#PD-old-50-1923
PDmaybe-icon.svg 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69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5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包括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包括新加坡、加拿大、韓國、新西蘭),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