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塵錄 (四部叢刊本)/前錄卷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前錄卷二 揮塵錄 前錄卷三
宋 王明清 撰 景汲古閣景宋鈔本
前錄卷四

揮麈前録卷之三

      汝  隂  王  明清

太上皇帝中興之初蜀中有大族犯 御名之嫌者

而遊䆠參差不齊倉卒之間各易其姓仍其字而

更其音者勾濤是也加金字者鈎光祖是也加絲

字者紡是也加草頭者茍諶是也改爲句者句

思是也増而爲句龍者如淵是也繇是析爲數家

累丗之後昬婣將不復別文潞公自雲敬暉之後

以 國𥘉 翼祖諱而改今有茍氏子孫與文氏

所云相同蓋本一族亦是杜於南北失於相照與

此相𩔖

李昌武宗諤之子昭遘十八歳鎻廳及第昭遘子杲

 卿杲卿子士廉皆不逾是歳登甲科凡三丗俱曽

 爲探花郎亦衣冠之盛事也

呉越國忠獻王錢佐薨其弟襲位未幾爲其大將

胡進思所廢時忠懿王爲台州刺史進思迎立

 之元豐中王之孫知台州其子景臻自郡入都

選尚 仁宗女是爲秦魯長主靖康末胡𮪍犯闕

 主避狄南來因遂⺊居後數年詔即州賜第主享

 之二十年壽八十六薨於天台其子伯誠居之又

 二十年官至少師年亦八十餘少師子即處和也

處和之女又自台州𬒳選爲王妃去𡻕處和旣爲

 執政別營甲第南北相望甚夥一家盛事常占此境

官制行置左右丞二府中班最下無有爰立者元祐

 中蘇子容丞相自左轄登庸時以爲異恩崇寕初

徽宗亟欲相蔡元長遂用此故事時有獻詩者曰

 磊落儀形真漢相闊踈恩禮舊⿱⺾⿰𩵋禾公紹興初呂元

 直自簽書摳宻院入相前此所無也

張垍乃張說之子敬翔爲敬暉之孫 本朝劉溫叟

 以父名岳終身不聽樂至其孫幾乃自度曲預修

 樂書可𥬇近有呉鑄者乃 國𥘉功臣呉廷祚之

 後祖元扆復尚主而失節於劉豫仕僞庭至樞宻

 使爲其用事此一律吁可歎哉李叔佐雲

本朝以來以遺逸起逹者惟種明逸常夷甫二人而

 巳 徽宗朝王易簡蔡崈呂注自布衣拜崇政殿

 說書然薦紳間多不與之也王君儀尹彥明後亦

登禁從距今亦三十年矣雖婁下求賢之詔州郡

間有不應聘者而羔鴈不至於巖穴也易簡即寓

 之父九江人大觀中家祖守郡首薦之其後改節

 以媚權臣官至資政殿太學士寓仕靖康驟拜二

𬒳命使虜託夢寐以辭行 欽宗震怒竄嶺外

 父子南下中途爲盜所害寓字元忠

國𥘉每𡻕放牓取士極少如安德𥙿作魁日九人而

 巳蓋天下未混一也至 太宗朝浸多所得率江

 南之秀其後又別立分數考校五路舉子以北人

 拙於詞令故優取熈寕三年廷試罷三題專以䇿

 取士非雜犯不復黜然五路舉人尤爲踈略黃道

 夫牓傳臚至第四甲黨鏄卷子神宗大𥬇曰此

 人何由過省知舉舒信道對以五路人用分數取

 末名過省 上命降作第五甲末自後人益以廣

 宣和七年沈元用牓正奏名殿試至八百五人蓋

燕雲免省者旣衆天下赴南宮試者萬人前後無

 踰此歳之盛

崇寧中以王荊公配宣聖亞兗公而居鄒公之上故

遷鄒於兗之次靖康𥘉詔黜荊公但舁塑像不復

 移鄒公於舊位至今天下庠序悉兗鄒並列而虛

右雖後來重建者舉皆㳂襲而竟不能革也沈文伯雲

劉器之晚居南京馬巨濟作少尹巨濟廷試日器

 之作詳定官所取也而巨濟毎見器之未甞修門

生之敬器之不平因以語客客以諷巨濟巨濟曰

 不然凡省闈解送則有主文故所取士得以稱門

生殿試蓋天子自爲座主豈可復稱門生於他人

幸此以謝劉公也客以告器之器之歎服其說自

是甚懽陸務觀雲

亡友薛叔器家有関外侯印甚竒古後考之魏建安

 二十三年甞置此名也又友人家有盪虜將軍章

及明清有橫武將軍印皆不可考伯氏有新遷長

印後考前漢書乃新室甞以上蔡爲新遷也又友

 人家多睦子家丞印多睦郡名旣亡子之家丞秩

甚卑然篆文印様皆岀諸印右甞撫得之或雲亦

王莾時印畢少董家有雍未央姓名見於急就章

明清少游外家年十八九時從舅氏曽宏父守台州

有筆吏楊滌者能詩亦可觀言其外氏唐元相國

之裔一日持告身來乃微之拜相綸軸也銷金雲

鳯綾新(⿱艹石)手未觸白樂天行並書後有畢文簡夏

文莊元章簡諸公䟦識甚多㝷聞爲秦熺所取恨

當時不能入石至今往來於中也又丹陽呂城閘

 北委巷竹林中有李格秀才者自雲唐宗室系本

 大鄭王房出其逺祖武德正觀以來告命勑書凡

 百餘亦有薛少保顔魯公書者竒甚明清每語親

舊經繇不惜一訪而閱之李生亦不靳人之觀也

文中子王通隋末大儒歐陽文忠公宋景文修唐書

房杜傳中略不及其姓名或雲其書阮逸所撰未

 必有其人然唐李習之甞有讀文中子而劉禹錫

作王華卿墓銘序載其家丗行事甚詳雲門多偉

 人則與書所言合矣何疑之有又皮日休有文中

 子碑見於文粹

歐陽文忠公父名觀文多避之如碧落碑在絳州龍

 興宮之類蘇東坡祖名序文多雲引或作敘近爲

 文者或倣此不知兩先生之意也

賜生辰器幣起於唐以寵藩鎮五代至遣使命周丗

 宗眷遇魏宣懿始以賜之自是執政爲例

至和三年宋元憲建言慶暦郊祀赦書許文武官立

家廟而有司終不能推述先典明喻上指因循頋

望遂隃十載使王公薦紳下同閭巷昭穆雜用家

人縁媮習弊甚可嗟也臣近因進對婁聞聖言謂

諸臣專殖第産不立私廟豈朝廷勸戒有所未孚

將風教頽齡終不可復反復至意形於嘆息臣每

求諸臣所以未即建立者誠亦有由蓋古今異儀

 封爵殊制自疑成殫遂格詔書禮官旣不講求私

 家何由擅立且未信而望誠者上難必責從善而

 設教者下或有違若欲必如三代有家嫡丗封之

 重山川國邑之常然後議之則墜典無可復之期

 矣夫建宗祏序昭穆別貴賤之等所以爲孝雖有

 過差是過爲孝殖産利營居室遺子孫之業或與

 民爭利頋不以爲恥逮夫立廟則曰不敢寕所謂

 去小違古而就大違古者今諸儒之惑不亦甚乎

 於是下兩制與禮官詳定製度而王文安以下定

 官一品平章事以上立四廟知樞參政同知樞簽

 樞以上前任見任宣徽尚書節度使東宮三少以

 上皆立三廟餘官𥙊於寢凡得立廟者許嫡子襲

 爵以主𥙊其襲爵丗降一丗死則不得別立祔廟

 別𥙊於寢自當立廟者即祔其主其子孫承代不

 許廟𥙊寢𥙊並以丗數親踈遷祧始得立廟者不

 祧以始封有不祧者通𥙊四廟五廟廟因衆子立

 而長子在則𥙊以嫡長子主之嫡子死則不傳其

 子而傳立廟之長凡立廟聽於京師或所居州縣

 其在京師者不得於裏城及南郊御路之側旣如

 奏仍令別議襲爵之制其後終以有廟之子孫或

 官微不可以承𥙊又朝廷難盡推襲恩之典遂不

 果行其略巳見宋次道退朝録至嘉祐中文潞公

 爲相乃上章引禮官詳定製度平章事以上許立

 四廟欲乞於河南府營創廟詔從之政和中蔡元

 長賜宅京師援潞公之請旣允所奏且命禮制𡱈

鑄造家廟𥙊器並余丞相以下二府皆賜之紹

 興中秦㑹之表勲錫第又舉二例詔令討論悉如

政和之制雲

錢宣靖呂文靖知制誥衣緑張益之友直鄧公子也

爲天章閣待制勾當三班院侍宴集英殿猶衣緋

 仁宗頋見即賜金紫呂文穆李仲詢許沖元爲

 兩製衣緋蔡元長王子發官制行後爲中書舎人

皆衣緋賈季華爲樞宻直學士正諫大夫衣緑

本朝父子狀元及第張去華子師德梁顥子固兄弟

 孫何孫僅陳堯佐堯咨四家而巳後來沈文通孫

晦以祖孫相繼近年許克昌寔許安丗之親姪孫

 而王資深子洋俱爲榜眼

舊制監司雖官甚卑遇前執政宰藩亦肩輿升𠫊事

 宣和𥘉薛肇明自兩地出守淮南有轉運判官年

 少新進輕脫之甚肇明每不堪之到官朱幾肇明

還舊廳因與首台蔡元長語及之且雲乗轎直抵

 腳踏子始下呵輿之聲驚耳至今爲之重聽其他

 可知也元長大不平翊日降旨諸路監司遇前宰

 執帥守處即入客位通謁自是爲例王孟玉雲

熈寕中神宗命館職張載往兩浙劾知明州苗振呂

正獻與御史程伯淳俱言載賢者不當使鞫獄上

曰鞫獄豈賢者不可爲之事邪弗許

明清家有徐東湖所記 太上皇帝聖語其略曰大

宗正行司將至行在南班宗子所居當作屋百間

上曰修營舎宇固非今所急然事有不得巳者故

春秋於此事得其時制則不書不書者聖人之所

許也近時營造之制一下百姓輒受𡚁蓋縁州縣

便行科配矣又甞語宰臣等曰爲法不可過有輕

重惟是可以必行則人不敢犯太重則決不能行

太輕則不足禁姦朕甞語徐俯異時宮中有所禁

 𥘉令之曰必行軍法而犯者不止朕深推其理但

 以常法處之後更無犯者乃知立法貴在中制所

 以決可行也

淳化三年西夏李繼捧遣使獻鶻號海東青上賜

 詔曰朕乆罷畋遊盡放鷹犬卿地控邊塞時出捕

 獵今還以賜卿可領之也宣和末耶律禧繇此失

 國烏乎 太宗聖矣哉

元祐名卿朱紱者君子人也甞登禁從紹聖𥘉不幸

 坐黨錮崇寕間亦有朱紱者蘇州人初登第欲希

 晉用上䟽自陳與姦人同姓名恐天下後丗以爲

 疑遂易名諤字曰聖予蔡元長果大喜不次峻擢

 位至右丞未及正謝而卒年方四十薛叔器雲

熈寧中御史言徐德占奉祠太廟甞廣坐雲 仁宗

有遺行詔問狀坐客客不敢對以爲無德占雲臣

 比行事至 章懿太后室因爲客言章懿實生

 仁宗而不及養後以帝女降後之姪瑋主乃與瑋

 不協使 仁宗有遺恨臣實洪州人聲音之訛遂

 至風聞 上以其言有理𥬇而薄罰之

宣和中蔡居安提舉秘書省夏日㑹館職於道山食

𤓰居安令坐上徵𤓰事各䟽所憶毎一條食一片

坐客不敢盡言居安所徵爲優欲畢校書郎董彥

逺連徵數事皆所未聞悉有據依咸嘆服之識者

 謂彥逺必不能安後數日果𥙷外蘇訓直雲

曾文肅帥定一日晨起忽語諸子曰吾必爲宰相然

 須南遷啓其所以公曰吾昨夕夢衣十郎緑𫀆

向謝恩豈非它日貶司戶之徵乎後十年果登庸

 旣爲蔡元長所擠徙居衡陽巳而就降廉州司戸

參軍勑到取幼子𥿋朝服以拜命果符前夢十郎

 即𥿋排行也

韓似夫與先子言頃使金國見虜主所繫犀帶倒透

 中正透如圎鏡狀光彩絢目似夫注視乆之虜主

 雲此石晉少主歸獻耶律氐者唐丗所寳日月帶

 也又命取磁盆一枚示似夫雲此亦石主所獻中

有𦘕𩀱鯉存焉水滿則跳躍如生覆之無它矣二

物誠絶代之珍也盆蓋見之范蜀公記事矣

建隆遺事丗稱王元之所述其間帥多誣謗之詞至

於稱趙普盧多遜受遺昌陵尤爲舛繆案 國

史韓王以開寳六年八月免相至太平興國六年

九月始再秉衡鈞當 太祖升遐時政在外何縁

前一日與盧丞相同見於寢邪稱 太祖長子德

昭爲南陽王又誤矣𥘉未甞有此封元之當時近

臣又秉史筆豈不詳知且載秦王傳中云云安有

淳化三年而見 三朝國史秦王傳邪可謂亂道

 此特人託名爲之又案元之自有小畜集序及三

 黜賦與國史本傳俱雲淳化二年自知制誥舎人

 貶商州至道二年自翰林學士黜守滁上咸平二

年守本官知齊安郡而此序年月次序悉皆顛錯

 其僞也明矣

張賢良漢陽人應制舉𥘉出蜀過䕫州郡將知名

 士也一見遇之甚厚因問曰四科優劣之差見於

 何書張無以對守曰載孟子注中因檢示之且曰

不可不牢攏之也張道中漫思索著論成篇至都

閣試六論以此爲首題張更不注思而就主文錢

穆父覽之大喜過閣第一黃六丈叔愚能記守之

姓名甞以見告今巳忘之張即魏公迺翁也

唐文皇聚一時名流於𠕋府始有十八學士之號後

來凡居館殿者皆稱之 國朝以來仕於外非兩

 制則雖帥守監司止呼𭔃祿官惟通判多從館中

帶職出𥙷如蔡君謩湖州歐陽文忠公滑州王荊

 公舒州東坡先生杭州如此之𩔖甚多劉贛父赴

泰倅詩云壁門金闕𠋣天開五見宮花落早梅明

 日扁舟滄海去卻㝷雲氣望蓬萊蓋在道山五載

 然後得之學士之稱施於外者繇通判而然今外

 廷過呼大可𥬇矣

建炎己酉歳二月金人舉國南冦時太上駐蹕維

楊虜旣次臨淮郡相距甚邇有招信尉以所部弓

 手百餘人拒敵是日也塵氛蔽日虜𥘉不測其多

 寡遂相拒踰半日尉與衆竟死不退於是探𮪍得

疾走上聞乗輿百寮僅得南度儻非尉悉力以扼

 其鋒俾探𮪍得上聞則殆矣尉之姓名不傳於丗

 可恨友人王彥國獻臣能道其詳他日當問之爲

求大手筆作傳近見程可乆雲尉姓孫亦甞以白

 國史汪聖錫矣後聞孫名榮

三朝史錢儼傳雲儼能飲酒百巵不醉甞患無敵或

 言一軍校差可倫擬問其狀曰飲酒多手益恭儼

 曰此亦變常非善飲也東軒筆録雲馮文簡在太

原以書奼王靈芝曰井門歌舞妙麗吾閉目不窺

 但日與和甫談禪耳平父答曰所謂禪者只恐明

 公未逹耳蓋閉目不窺巳是一重公案馮深伏其

 言以二條觀之萬事莫不安於自然也

本朝及五代以來吏部給𥘉出身官付身不惟著歳

 數兼說形貌如雲長身品紫棠色有髭髯大眼面

 有(⿱艹石)干痕記或雲短小無髭眼小面瘢痕之𩔖以

 防僞冐至元豐改官制始除之靖康之亂衣冠南

 渡承襲僞冐盜名字者多矣不可稽考乃知舊制

 不爲無意也

靖康間欲追褒司馬溫公輿論以謂惟范忠宣在元

 祐間尤爲厚德可儷而有司一時鹵莾乃誤書文

 正之名批旨行下遂俱贈太師蓋不知文正以忠

 宣德孺爲宰執巳追贈至太師中書令兼尚書令

 魏國公乆矣適何文縝在中書以郷曲之故乃以

 張天覺厠名其間亦贈太保而天覺熈寕中自選

 人受章子厚知引爲察官事見邵氏辯誣爲舒信

 道發其私書貶斥流落於外紹聖𥘉子厚秉鈞再

 薦登言路攻擊元祐諸賢不遺餘力至欲發溫公

 呂正獻公之墓頼曾文肅公力啓於泰陵始免其

 爲慘酷甚矣晚旣免相末年以校讎道藏復職又

 有二蘇狂率三孔闊踈之表詩有毎聞同列進不

 覺寸心忙之句常希古亦力言其姦後來閩中書

 坊間骨鯁集輒刋靖康詔書於首繇此天下翕然

 推尊之事有僥幸乃如此者可發一歎張文老雲

建炎末贈黃魯直秦少遊及晁無咎張文潛俱爲直

 龍圗閣文潛生前紹聖𥘉自起居舎人出帶此職

 蓋甚乆亦有司一時稽考之失也

李成字咸熈系出長安唐之後裔五代避地徙家營

 丘弱而聦敏長而髙邁性嗜盃酒善琴奕妙𦘕山

水好爲歌詩𤨏屑細務未甞經意周丗宗時樞宻

使王朴與之友善特器重之甞召赴輦下㑹朴之

 亡因放誕酣飲慷慨SKchar遨遊搢紳間大府卿衞

融守淮陽遣幣延請客家於陳日肆觴詠病酒而

 卒壽四十九子覺仕 太宗兩歷國子愽士其後

 以覺贈至光祿寺丞雲此宋白撰誌文大略如此

 王著書徐鉉篆覺字仲明列 三朝國史儒學傳

 敘其丗家又同覺子宥仕至諫議大夫知制誥有

 傳載 兩朝史傳雲祖成五代末以詩酒遊公卿

 間善謩冩山水至得意處殆非筆墨所成人慾求

 者先爲置酒酒酣落筆煙雲萬狀丗傳以爲寳歐

 陽文忠公歸田録乃雲李成仕本朝尚書郎固

 巳誤矣而米元章𦘕史復雲贈銀青光祿大夫又

 甚誤也


揮麈前録卷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