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答江紹原先生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我很感謝江先生的指教。我更感謝他說明婁子匡先生的作文的動機只是「忠實的記載那個故事」和那種故事的影響。我很誠摯的向婁先生道歉。江先生發表的幾篇筆記,我不幸沒有得讀,將來讀了之後若有什麼意見,我也願意寫出來請江先生指教。至於我的食忌起於衛生經驗說,我雖然不否認有討論的餘地,但我的主張是這樣的:(一)回教的食忌是從猶大民族的食忌傳來的,而(二)猶太民族的種種食忌,若把他們排列比較着看,顯然是公眾衛生的戒忌。

  二十一,十一,二十三夜

  (原載1932年12月4日《獨立評論》第2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