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國李相國前集/卷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一 東國李相國前集
卷二
卷三 

目錄

古律詩[編輯]

七月七日雨[編輯]

銀河杳杳碧霞外,天上神仙今夕會。
龍梭聲斷夜機空,烏鵲橋邊促仙馭。
相逢才說別離苦,還導明朝又難駐。
雙行玉淚灑如泉,一陣金風吹作雨。
廣寒仙女練帨涼,獨宿婆娑桂影傍。
妬他靈匹一宵歡,深閉蟾宮不放光。
赤龍下濕滑難騎,陶安公,七月七日,騎赤龍上天。靑鳥低霑凝不飛。七月七日,王母使靑鳥至漢殿。
天方向曉汔可霽。恐染天孫雲錦衣。

醉中走筆。贈李淸卿。[編輯]

去年園上落花叢,今年園上依舊紅。
唯有去年花下人,今年花下白髮翁。
花枝不減年年好,應笑年年人漸老。
春風且暮又卷歸,愼勿對花還草草。
我歌君舞足爲歡,人生行樂苦不早。
顚狂不顧旁人欺,要使千鍾如電釂。
君不見
劉郞飮酒趁芳菲,解導風情敵年少。
又不見
東坡居士簪花老不羞,醉行扶路從人笑。
古來得意只酒杯,莫辭對月傾金罍。
榮華富貴一笑空。請看魏虎銅雀臺。

過延福亭[編輯]

憶昔明皇遊幸日。龍舟錦纜髣江湖。勸歡仙妓廻眸笑。被酒詞臣倒腋扶。自古窮奢難遠馭。幾人懷舊發長吁。頽堤不見滄濤拍。複道渾成碧草蕪。羅綺飄將雲共散。笙歌換作鳥相呼。箇中殷鍳分明在。莫遣遺基掃地無。一作請見遺基半有無。

夏日卽事二首[編輯]

簾幕深深樹影廻。幽人睡熟鼾成雷。日斜庭院無人到。唯有風扉自闔開。

輕衫小簟臥風櫺。夢斷啼鸎三兩聲。密葉翳花春後在。薄雲漏日雨中明。

老巫篇幷序[編輯]

予所居東隣有老巫。日會士女。以淫歌怪舌聞於耳。予甚不悅。歐之無因。會國家有勑。使諸巫遠徒。不接京師。予非特喜東家之淫沃寂然如掃。亦且賀京師之內無復淫詭。世質民淳。將復太古之風。是用作詩以賀之。且明夫此輩若淳且質。則豈見黜於王京哉。乃反託淫巫。以見擯斥。是自招招也。又誰咎哉。爲人臣者亦然。忠以事君。則終身無尤。妖以感衆。則不旋踵見敗。固其理也。

昔者巫咸神且奇。競懷椒糈相決疑。自從上天繼者誰。距今漠漠千百朞。肹彭眞禮抵謝羅。靈山路夐又難追。山海經雲。天門。日月所入。有靈山。巫肹,巫彭,巫眞,巫禮,巫抵,巫謝,巫羅七巫居之。 沅湘之間亦信鬼。荒淫譎詭尤可嗤。海東此風未掃除。女則爲覡男爲巫。自言至神降我軀。而我聞此笑且吁。如非穴中千歲鼠。當是林下九尾狐。東家之巫衆所惑。面皺鬢斑年五十。士女如雲屐滿戶。磨肩出門騈頸入。喉中細語如鳥聲。𠵘哰無緖緩復急。千言萬語幸一中。騃女癡男益敬奉。酸甘淡酒自飽腹。起躍騰身頭觸棟。緣木爲龕僅五尺。信口自導天帝釋。釋皇本在六天上。肯入汝屋處荒僻。丹靑滿壁盡神像。七元九曜以標額。星官本在九霄中。安能從汝居汝壁。死生禍福妄自推。其能試吾橫氣機。聚窮四方男女食。奪盡天下夫婦衣。我有利劒凜如水。幾廻欲往還復止。只因三尺法在耳。豈爲其神能我祟。東家之巫年迫暮。朝夕且死那能久。我今所念豈此爾。意欲盡逐滌民宇。君不見昔時鄴縣今河沈大巫使絶河伯娶。又不見今時咸尙書坐掃巫鬼。不使暫接虎。此翁逝後又寢興。醜鬼老貍爭復聚。敢賀 朝廷有石畫。議逐群巫辭切直。暑名抗牘各自言。此豈臣利誠國益。 聰明天子可其奏。朝未及暮如掃跡。爾曹若謂吾術神。變化怳惚應無垠。有聲何不鐍人聽。有形何不緘人盿。章丹陳朱猶謂幻。況復爾曹難隱身。攜徒挈黨遠移徒。小臣爲國誠自喜。日游帝城便淸淨。瓦鼓喧聲無我耳。自念爲臣儻如此。誅流配貶固其理。我今幸是忘且晦。得接王京無我駭。凡百士子書諸紳。行身愼勿近淫怪。

戱友人病酒未起[編輯]

我是老醫能診病。誰爲祟者必麴神。鵝黃五斗晨輕服。此藥傳從劉伯倫。

次韻惠文長老水多寺八詠[編輯]

柏軒[編輯]

高卓蒼幢拂半天。小軒人靜散濃煙。根盤不惜靑苔色。劈破團團上砌錢。

竹閣[編輯]

過簷修玉兩三叢。敲戛聲高小閣風。忽悟靑靑眞法性。齊腰雪重立庭中。

石井[編輯]

轆轤聲斷睡寒虬。石罅狂噴自在流。水性人心若無垢。不須憑仗月輪秋。師詩云。汲罷僧歸山月上。十分淸鏡冷涵秋。故云。

荷池[編輯]

幽禽入水擘靑羅。微動方池擁蓋荷。欲識禪心元自淨。秋蓮濯濯出寒波。

盆池[編輯]

湖池空有去來潮。打岸無端破寂寥。爭似淺淸盆底水。只栽蘆葦聽蕭蕭。

松徑[編輯]

落葉紛紛掃去稀。一條縈屈接雲微。替人幸有蒼髥叟。禪老何煩送客歸

南澗[編輯]

潺湲界出翠巖根。閑裏奔忙靜裏喧。好在瑠璃澄碧色。歸來何日洗心煩。

西臺[編輯]

擬窺弱水下崔嵬。卻築凌雲萬丈臺。可笑東坡癡澁老。三山空說近東萊。

飮家園薔薇下。贈全履之。[編輯]

去年方種花。得得君適至。兩手揮汙泥。對酌徑霑醉。今年花盛開。君又從何來。花於子獨厚。豈有前債哉。種日猶擧酒。況復繁開後。此酒君莫辭。此花不可負。

次韻尹學錄春曉醉眠二首[編輯]

三杯卯飮敵千藥。一枕春眠直萬金。莫遣黃鸎啼傍耳。夢魂方向玉樓尋。

睡鄕偏與醉鄕隣。兩地歸來只一身。九十日春都是夢。夢中還作夢中人。

訪足庵聆首座[編輯]

一徑松陰訪足庵。曉風吹帽任欹簷。靑山繞屋雲生榻。碧樹低窓露滴簾。食罷仍傾霞液酒。醉餘還置水精鹽。此生何處開眉笑。贏得今朝四事兼。

聆公見和。復次韻答之。[編輯]

占斷巖根結小庵。薜蘿緣壁掛茅簷。晚涼新月偏窺戶。夜靜淸風自卷簾。山味好烹龍耳菌。僧筵不用虎形鹽。茶談未罷還浮白。簫灑中間闌熳兼。

遊家君別業西郊草堂二首[編輯]

春風扇淑氣。朝日淸且美。駕言往西郊。塍壟錯如綺。土旣膏且腴。況復釃潭水。歲收畝千鍾。足可釀醇旨。何以度年華。日日花前醉。念此任胝手。意欲親耘耔。乘輿自忘還。岸幘聊徙倚。遠岫煙蒼茫。耀靈迫濛汜。月明返田廬。醉歌動隣里。快哉農家樂。歸田從此始。

日高醉未起。簷鷰欺人飛。童僕方巾車。苦促南畝歸。起坐罷梳沐。長嘯出松扉。林深日未炤。草露猶未晞。徐行望淸川。決渠雨霏霏。田婦白葛裙。田夫綠麻衣。相攜唱田隴。荷鋤如雲圍。勉哉趁菖杏。耕穫且莫違。

呈安和寺宗室王禪師[編輯]

自慙冠帶人間客。來對煙霞物外身。惠遠不禁陶令飮。儼公聊與習之親。氷消玉硯浮蟾腹。酒溢金巵沒鳳脣。最感 皇親容惡客。許敎狂醉露天眞。

復遊西郊草堂[編輯]

初日映短霞。長風卷宿霧。四望喜新晴。傍林聊散步。造物固難料。陰雲忽紛布。電火掣金蛇。雷公屢馮怒。兒童報我來。入郭及未雨。我言天地內。浮生信如寓。彼此無眞宅。隨意且相住。何必戀洛塵。侷促首歸路。換酒傾一壺。胸膈無細故。頽然臥前榮。萬木蒼煙暮。

聞江南賊起[編輯]

自聞群犬吠高聲。匣劒無端白日鳴。 闕下牽來應有士。官家何惜一長纓。

次韻金秀才懷英[編輯]

壯士心懷未易論。一軒長嘯又黃昏。鼻端莫見成風手。眼底空餘泣玉痕。鬱氣蟠胸難自洩。狂言到吻可堪呑。靑山不鎖歸歟路。恨我窮途獨叫閽。

奇尙書退食齋八詠幷引[編輯]

玉京南脈。綺里西偏。搜品物之菁華。啓乾坤之扃鐍。地相接於龍首嶺。縹氣上浮。天正分於鶉尾墟。朱芒下射。是造化兒之所未到。非仁智者則熟能居。昔之草徑苔庭。今則歌臺舞館。靈泉恆湧。纖壒不舛。奔流駮柱之間。瀉落靑珉之底。波瀲瀲兮不藍而綠。聲冷冷兮勿絃而鳴。旣能園囿蓬瀛。又作衣冠巢許。數叢涼竹。依稀風雨之天。一片落英。漏洩神仙之境。牡丹有三萼。菖蒲生九花。於是。軒蓋騈闐。盃盤狼藉。酌瓊樽之九醞。羅玉俎之八珍。戒門下無留鄭司農之好客。曰座上恆滿孔大夫之喜賓。麗日舒長。好風搖颺。倚靑松而岸幘。環流水以浮觴。慕蘭亭稧春之遊。追河朔避暑之飮。謝篇韓鉞。主人是令狐相公。孔思周情。坐客皆昌黎儒老。新荷出水。垂柳低軒。紅衣錦羽之禽。浮沈玉沼。緗觜綠毛之鳥。嘐唳金籠。移眞定之甘梨。蒔房陵之縹李。如迎如醉如達如跂。木黨伍於杜牧園。若行若驟若動若跧。石騈羅於奇章。野訝入藏春塢裏。似遊自雨亭前。彎弓一百斤。壯矣猛夫之角力。落筆三千字。藹然才子之摛華。虛閣先秋。深林自籟。仰飛甍而悸魄。俯碧井以澄神。雲鬢玉顔兮艶鬪春花。鵾絃鐵撥兮聲飛晴雹。人生行樂耳。美景不飮何。吾聞太白竹溪。虛作淸時之逸老。裵公水榭。暫爲晚節之退居。何如名敎之場。亦有逍遙之樂。自公而退食。好事者從遊。僕幸接芳隣。屢塵淸會。梁鷰來往。縱依廈屋之陰。海鳥眩悲。徒費大牢之饗。欲一染其柔翰。恐厚辱於名園。雖然奇花異草兮丹靑我心。明月淸風兮。氷雪我眼。物亦厚人多矣。吾將闕詩可乎。若使勝閣欠落霞之篇。謝池無春草之句。則靑山騁絶交之議。芳樹含獻笑之容。聊費一吟。恭呈八詠。

退食齋命予名齋。其餘皆公所榜。[編輯]

酷着林泉妨廟算。久纏簿領損天和。唯公別占風流地。朝退時時載酒過。

靈泉洞[編輯]

靈派來從石竇深。一條落井碎球琳。愛泉眞趣那輕說。賭得餘淸更洗心。

滌暑亭[編輯]

傍簷涼竹綠陰稠。繞座寒泉爽氣浮。每到三庚金伏日。此亭淸冷恰如秋。

獨樂園[編輯]

一泉寒水呼隣吸。縱隣里入汲井。 滿榻淸風共客分。唯有名園靜中樂。不曾容易使人聞。

燕默堂[編輯]

一堂虛白映山明。隱几冥觀滌世情。谷鳥那能啼破寂。心空萬物本無聲。

漣漪池[編輯]

碧水無端滿曲池。新荷數朶漾漣漪。憑公莫憶江湖景。看取鴛鴦得意時。

綠筠軒[編輯]

萬樹前頭似一般。誰知歲暮獨凌寒。請公用意勤封槇。莫作花前舊眼看。

大湖石[編輯]

揚歷鴛行四十年。有時淸夢繞雲煙。從今莫起靑山想。天遣荊廬落眼前。

宿乾聖寺。贈堂頭。[編輯]

一片禪心已冷灰。忘言何更說西來。我今免似雲巖老。彈指曾從百丈廻。

同文長老訪尹學錄世儒家。主人與文公次古人韻作詩。予亦次韻。[編輯]

甲第深深竹擁階。衲衣縫掖一時來。尋春共向藏花塢。入夜聊停問月杯。美酒全勝呑絳雪。淸篇還似讀靑苔。歸途應費兒童手。拍笑山公倒載廻。

又和[編輯]

三鉞門高未易階。尹家三世元帥。 多君不拒幅巾來。甕中有蟻催開閣。壁上無蛇穩送杯。七相古墳唯碧草。五侯舊宅謾蒼苔。請君對月莫辭飮。到海黃河不復廻。

醉書示文長老[編輯]

一杯美酒如丹液。坐使衰顔作少年。若向新豐長醉倒。人間何日不神仙。

訪李允甫。次李君韻。[編輯]

靑山猶似望松寥。卷箔從敎眼力勞。鍛柳已甘從叔夜。賦桐翻愧贈山濤。時欲投詩尹吏部。不果。吟兼露葉寒螿苦。愁共陽崖白雪消。趁爾投閑須痛飮。碧雲他日一鴻高。

謝江南靜上人惠松扇十柄[編輯]

製自心機妙。煙峯落翠虬。遙分萬壑籟。遣作一堂秋。紺碧綾紋細。斕斒玉柄脩。感恩何處驗。滿面汗渾收。

友人見和。復次韻。[編輯]

攜宜遮鬢鶴。搖訝動髥虬。團月何須夜。涼風不待秋。象牙卑石虎。石虎龍有象牙扇。鵲趐笑塗脩。拾遺記雲。塗脩回獻丹鵲。取其趐爲扇。 但恐奪寒令。先敎暑氣收。

七月十日曉吟有感。示東皐子。[編輯]

騷人故多感。一葉已驚秋。雖雲餘熱在。向曉思重裘。昨日浴南澗。游泳如浮鷗。今朝見澗碧。尙憚臨淸流。時節日漸異。流年逝不留。明日非今日。黑頭將白頭。吾生如寄耳。百年行欲休。胡爲長首鼠。去就不早謀。而於方寸地。鬱此無窮愁。努力勖素志。唾手取公侯。不然反初服。力穡事田疇。歲釀百石酒。一生老糟丘。死作松下土。貴賤同一籌。

題咸校勘子眞子石硯 幷序[編輯]

子石乃石中之石。精潤可愛。宜潑墨。江南人有以此作硯。寄玉堂李眉叟者。眉叟得之。輟贈咸公。咸公請予作詩。

君不見虎昌貞女眞可憐。一登蒼巘望夫廻。夫竟不廻身漸槁。化爲頑石立崔嵬。聞導當時抱兒去。武昌記雲。有女抱兒望夫。因化石。 兒應驚入阿孃懷。苔侵土蝕喪素質。歲久羌難辨頸腮。一夜雷公忽劃裂。中有麼石眞嬰孩。津津尙有流乳痕。縠理瓊肌宜硯材。南人斵作蟾蜍樣。題封寄與謫仙才。謫仙不忍自秘蓄。輟贈芸閣文章魁。謫仙此意似難負。君欲剩報宜何哉。濡毫潑墨贈之詩。一篇一字眞瓊瑰。

謝友人送酒[編輯]

邇來盃酒乾。是我一家旱。感子餉芳醪。快如時雨灌。

全朴兩生見和。復答之。[編輯]

區區此一壺。僅若漑湯旱。誰能倒滄溟。向我燥脣灌。

送春吟[編輯]

春向晚送將歸。杳杳悠悠適何處。不唯收拾花紅歸。兼取人顔渥丹去。明年春廻花復紅。丹面一緇誰借與。送春去春去忙。空對殘花頻灑涕。問春何去春不言。黃鸎似代春傳語。鸎聲可聞不可會。不若忘情倒芳醑。好去春風莫廻首。與人薄情誰似汝。

九日無聊有作[編輯]

寒花依舊滿蘺黃。白露叢邊空嗅香。未把一杯酬勝景。重陽到我不重陽。

適意[編輯]

獨坐自彈琴。獨飮頻擧酒。旣不負吾耳。又不負吾口。何須待知音。亦莫須飮友。適意則爲歡。此言吾必取。

園中聞蟬二首[編輯]

不敢傍高柳。恐驚枝上蟬。莫敎移別樹。好聽一聲全。

輕蛻草間遺。淸吟枝上嘒。聆音不見刑。綠葉深深翳。

月師方丈畫簇二詠[編輯]

夾竹桃花[編輯]

綠竹是君子。紅桃眞美姬。夭顔巧媚嫵。干此凜凜姿。此君孤節苦。爭肯爲爾移。暫時強攀附。能到雪霜隨。炎涼不相保。安用配君爲。

蓼花白鷺[編輯]

前灘富魚蝦。有意劈波入。見人忽驚起。蓼岸還飛集。翹頸待人歸。細雨毛衣濕。心猶在灘魚。人導忘機立。

山中春雨[編輯]

雨聲偏與睡相宜。一榻蕭蕭日暮時。無限人間有年喜。山僧獨詑菜苗滋。

春日同俠客遊[編輯]

被酒行歌楊柳街。長安處處草萋迷。幽花泣露落未落。輕燕受風西復西。撩亂春情狂似絮。摧頽醉貌兀如泥。誰知白面酸寒客。偸傍香車看鬪鷄。

莫笞牛行[編輯]

莫笞牛牛可憐。牛雖爾牛不必笞。牛於汝何負。乃反嗔牛爲。負重行萬里。代爾兩肩疲。喘舌耕甫田。使汝口腹滋。此尙供爾厚。爾復喜跨騎。橫笛汝自樂。牛倦行遲遲。行遲又益嗔。屢以捶鞭施。莫笞牛牛可憐。一朝牛死爾何資。牛童牛童爾苦癡。如非鐵牛安可支。

自北山入城[編輯]

塵蹤無計寄雲煙。路出松門尙悵然。馬足漸移山漸遠。徐行不敢努加鞭。

路中。聞樓上棊聲。[編輯]

隔簾人隱映。晴雹散紋枰。不問手高下。唯憐落子聲。

城北楊生林園賞花吟[編輯]

年年花謝浪自悲。直待明年花發時。年年花發又虛度。粉汗紅萎悔可追。賴有城北楊君家。偶此偸眼窺名花。我初都無賞花意。物到無心益自嘉。因思昨夜夢蝶最輕狂。無奈花魂引我欲尋芳。藏葉羞顔風挽出。猶憐掩抑抵紅粧。君不見翰林工部醉死各何之。詩酒風流留付吾儕嬉。對花把酒且高歌。無情風雨不肯爲君留一枝。

後數日。復遊登石臺翫月。[編輯]

翫月聞自古。古尙如此今何負。古人翫月付今人。今人不翫無奈與月忤。月忤不復照人來。我恐天地六合大昏瞽。與君置酒謀翫月。月若有喜撥出雲間。迺知明月精萬眼懸睛。光彩上射增光明。若無翫月眼。恐減昔時淸。憑君聽我翫月詞。酒盡添壺徹五更。

村家三首[編輯]

斷煙橫處響村舂。深巷無垣刺樹重。萬馬布山牛散野。望中渾是太平容。

曉寒霜重織聲催。日暮煙昏樵唱廻。野老那知重九日。偶逢黃菊泛濃醅。

山梨葉赤野桑黃。一路風廻間稻香。汲井聲中人響屐。柴門不鎖月鋪霜。

苦寒吟[編輯]

吾非孔墨賢。胡爲突不黔兮席不暖。妻兒莫啼寒。吾欲東伐若木燒爲炭。炙遍吾家及四海。臘月長流汗。

奉寄張學士自牧,裵天院湍。兼簡足庵聆首座。幷序[編輯]

春卿昨與張、裵兩公約訪足庵。僕忽爲事幹所迫。如虞芮相訟者。未果。下情深懷慙恧。謹以詩一首奉寄。謝罪萬一。

春官張學士。煌煌紫鸞姿。雖紆綬若若。屢有尋僧期。裵公亦仙伯。昂藏玉山鶴。朝遊紫禁中。暮訪靑山郭。憶昨遇兩公。鐺腳笑談同。飄飄碧霞想。一念煙蘿中。六眼淚同垂。眷戀足庵師。期遊遠公室。共擧陶潛巵。何意事大謬。滯留失奔赴。北望苦悁悁。目與心俱注。有如方瞳仙。夢裏期遊天。當時喜諾唯。覺後空茫然。我性雖耽幽。於世不無求。身如衡陽鴈。未免稻粱謀。倒盡天河水。難洗胸中累。方趨懸箔門。謾挹生毛紙。遙知一方丈。鸞鳳雜龍象。談道亮汪洋。論文亦曠蕩。聆公支許流。高行夙所仰。別來蓂朔周。不見間何曠。今日又參差。未成林下訪。異時罰疏慢。甘受三百杖。

路中遇雪。行至安和寺呈幢師。三首[編輯]

朔風號怒聳肩行。一路瑤塵一樣平。懶拂寒衫從滿袂。忽驚還作白衣生。

巾頭髣髴簪花色。履下彭鏗踏玉聲。畫得漁蓑已陳品。欲看新樣故徐行。

一送春歸未挽廻。至今悵望抱餘哀。天公惜我殷勤意。故遣狂花律外開。

宗室王司空縉宮中有作。奉呈。[編輯]

戚里唯公愛客偏。名園甲第揔神仙。勻鋪綵毯疑無地。聳起瓊樓便是天。紅紬佳人渾擁座。紫衣中使屢傳 宣。九重恩典加千戶。一日歡場擲萬錢。放鴨小池貪水景。藏花寒月奪春權。狂生不是應劉輩。頻玷東阿錦繡筵。

興王寺。見李內翰眉叟子年可十二。通詩書。又能屬文。使之賦詩。嘆賞不已。以贈之。[編輯]

片雲紺髮覆額新。雙電光寒猛射人。彭公鑒識眞天眼。撫頂雲是天猉獜。時彭上人屢稱賞。 一編新詩風雨快。萬丈雄氣江海隘。鳳子鸞雛有異毛。瑤泉玉水無凡派。何必王家珠樹三。乃翁生君靑出藍。殷勤寄謝李眉叟。不如還與阿戎談。

訪聆首座。夜臥方丈。次聆公韻。二首[編輯]

石徑縈紆得得過。蹋泥抆雪訪僧家。風寒古殿箏聲咽。月白空庭塔影斜。南郭幾前聞地籟。毗耶衣上脫天花。夜深正好同成夢。我亦年來黜睡蛇。

足庵高寄碧巖根。師號其居曰足庵。銀葉燒香夜閉門。不用蓮花空作漏。飢飡困臥是朝昏。

呈柳承宣二首○予於門下登進士[編輯]

一樹門前李。逢春喜漸暄。有心承雨露。莫謂久無言。

出谷鸎猶在。低徊漸下喬。禁林期託柳。願借一長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