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理學彙編/經籍典/第06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理學彙編 經籍典 第六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理學彙編 第六十五卷
理學彙編 經籍典 第六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理學彙編經籍典

 第六十五卷目錄

 易經部彙考七

  元郝經周易外傳自序

  郝經太極傳自序

  胡炳文周易本義通釋自序 潘旦序

  吳澂易纂言自序 觀生跋 焦竑序

  何中易類象自序 程鉅夫後序

  陳櫟東阜老人百一易略自序 揭傒斯序

  黃超然周易通義自序

  黃超然周易發例自序

  余闕易說戴良跋

  保八易源奧義任士林序 牟瓛跋

  謝仲直易三圖袁桷序

  胡一桂易學啟蒙翼傳自序 後序

  鄭滁孫大易法象通贊自序 又進中天圖表

  齊履謙周易本說吳澂序

  石一鼇周易互言總論吳澂序

  俞琰周易集說自序 孟淳序 王都中序 李克寬序 白珽序 張瑛序

   顏堯煥序 楊載序 黃溍序 干文傅序

  俞琰易外別傳自序 琰子仲溫跋

  紇石烈希元周易集傳袁桷序

  黃氏春臺易圖黃淵序

  王天鐸易學集說天鐸子揮序

  胡祗遹易直解王惲序

  黃定子易說吳澂序

  陳禧周易略例補釋吳澂序

  楊龍易說綱要吳澂序

  侯克中大易通義袁桷序

  程璹易學啟蒙類編虞集序

經籍典第六十五卷

易經部彙考七[編輯]

元郝經周易外傳八十卷[編輯]

按經自序孔子承三聖之易為之作傳凡道德之要性命之理幽明之故生死之說天地人物之在夫意言象數之間者莫不充周表著推致其極易於是乎[編輯]

集大成聖人大經大法之原,而不可加損焉。蓋數聖 人之製作,孔子復「以聖述聖」故也。後之人德未至於 聖,欲以一己之見求夫數大聖人之意,雖弊精極神, 不免於猜揣料量之私,不能造夫真。是或有見焉,而 不能純備,斷然自作,則違戾遠甚,是以紛紛藉藉,至 於今而不已也。夫《易》,聖人所以用道之書也。伏羲氏 按圖畫卦以述道,造書契以開斯文,統歷數千百年, 至於黃帝、堯舜氏而法制始備。又歷夏、商千有餘年, 而文王受命作周。重伏羲氏之卦,繫之辭而命之為 《易》。聖子周公,心傳口授,分其文而繫之辭,以斷其吉 凶。復六百有餘年,而孔子出焉。晚年讀《易》,而韋編三 絕,以求三聖之意,於是退而修經,推皇帝王伯之心, 而本乎伏羲,終於五霸,列為四經,而為《易》作傳,尊之 為經,以冠夫《詩》《書》《春秋》,使天下萬世共用一道。舉畫 前之固有,重後之逆數,造無窮之形器,壞無窮之形 器,而一《易》之用,不可勝窮矣。則伏羲氏述道,文王述 伏羲,周公述文王,孔子述三聖,世代相去,若此其甚 遠也,聖人之作,若此其鮮也;以聖述聖,若此其恭也。 至孔子而僅為成書,猶以為「書不盡言,言不盡意。」加 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則《易》之大不能一 聖人。當一世而為之,必數聖人;數十百世而僅成。以 孔子之聖,不敢自作曲為之說,而猶以為未既盡,而 懼或有過。後之人乃欲以一己之私,遽述數千載之 德業、四聖人之能事,又輒自作為,不亦難矣哉!且自 孔子歿,曾子、子思、孟子得其傳而著之書,雖皆《易》道, 而不及《易》中一言。繼而火於秦,雖幸而以卜筮之,故 《易》之書獨存。天下之人祗以卜筮視之,而其道不明 也。漢興,言《易》,自田何求其所自,謂,孔子授之商瞿、子 木而授受及何,何為傳數篇而不傳。自是學各專門, 原遠而末亦分矣。揚雄之學,最為深刻,準《易》作「元」,而 不述《易》道。東觀學者雖盛,而祇為傳注之學,亦各專 門自私,而明夫《易》道者亦鮮。魏正始間,王弼以二漢 之學為之注,唐世以為至當,而孔穎達為之疏,學者 至今宗之,殆亦專門之學也。寥寥千載,竟無聖人而 述聖人。家異傳,人異義,《易》道不可復聞矣。故王通謂: 「九師興而《易》道微,三傳作而《春秋》散。惡其師而專,專 而分,分而異,卒使聖人之意不可得而見也。」宋興,大 儒輩出,莫不以闡明《易》道為己任。於是華山陳摶肇

開宗統,而濂溪周惇頤、西都邵雍,遠探羲、文、周、孔之
考證.svg
業,推演意言象數之本。至侍講程頤,大變傳注為《易》

作傳,直造先秦,布武聖門,其諸師友,更唱迭和,《易》道 幾明。今二百餘年矣,學者復各擅其師傳,立論,馳說 求新,角奇誕夸而自聖。言義理者不及象數,言象數 者不及義理,又往往雜入偏駁,小數,異端曲學,周卲、 程氏之學復昧沒而不明。其誚王弼,蔑正義,厚誣妄 訾,悖理傷道者,不可勝紀,又甚於專門之弊矣。反覆 壞爛,遂至此極。世代如是之遠,聖人不作如是之久, 蠹食穿鑿如是之眾且多,又豈一人之專見臆度所 能蔽之哉?則聖人之意終不可得而見矣。竊嘗以為, 後世雖無大聖人,兼綜諸聖以述夫聖,如孔子之集 《大成》,苟不以一人自私,曲學自蔽,專門自聖,削去畦 町,芟夷滋蔓,排斥一我,開示公道,合漢魏唐宋諸儒 之學,順考其往,逆徵其來,積數千百年之學,問數十 百人之能事,契其所見,會其所得,合天下以一心,通 天下以一理,貫古今以一易,聖一而後世千之,溯流 求源,問津以濟乎道,則亦庶乎其可也。故不自揆,嘗 欲論次孔子以來述《易》而有合於聖人者,纂為一書, 而未能也。中統元年,詔經持節使宋。宋人館於儀真, 留而不遣。五六年間,頗得肆意經傳。及被劫殺,出居 別室,益曠寂無事。乃據所有書及故所記憶者,自孔 子以來迄於今,凡訓詁論說,諸所注釋,覈其至精,去 其重複,義理象數,兼采並載,巨細不遺不徵。其人唯 是是與,各以世代第其先後。凡諸經傳子史百氏,《易》 之自出而不謬,聖人必當關涉引用者,亦各依世次 編入。其流入佛、老,異端曲說,非聖人意者,則盡刊黜。 夫漢魏傳注之學,則至於魏王氏;唐宋論議之學,則 至於宋程氏。故備錄二氏,以為諸家折衷。《經》有所見 聞者,則彌縫其闕而要終之。且徵之歷代之得失,以 為《易》之事業,窮原極委,致諸道《易》神之本然,以為一 經之綱領,疑而不可固必者,則存而弗論,以俟能者。 積成八十卷。又旁搜遠蹈,創圖立說,為《太極演》二十 卷,申明列聖及諸儒餘意,共為一百卷。《易》之成,俶落 周世,謂之《周易》。近來或單稱《易》及《大易》等以為題而 不言周,有未當言者,故仍稱《周易》。孔子為經作傳,既 謂之傳矣,後之人復為傳注,則皆傳外之傳也,故曰 《外傳》。且示不敢自同於聖人之作也。然亦未敢自為 成書。後來繼今,別有所得,當復增入雲。

《太極傳》
一卷
[編輯]

按經自序天下之理一隱一顯而已矣故其間有開闔之幾總萃之體變動之用布散之跡焉其始也皆自夫隱而出也其終也皆自夫顯而返也於是天下[編輯]

之理,無滯無弊,道之大用全體,旁行而不流,確乎其 不可拔而不易。而《易》行乎其間,妙萬物而為神,翕然 而藏,天地萬物無不隱,闢焉而生,天地萬物無不顯。 一翕一闢,一生一藏,一隱一顯,所以為道,所以為易, 所以為神。天地萬物至今而不窮,至今而冥冥也,至 今而昭昭也。是以聖人作《易》,推其隱者而為賾為密, 「為幽為深,為幾為微,窮原築底而無上,反而為顯,於 是為太極。」推其顯者,而為圖為畫,為卦、為爻,為象、為 數、為辭為說,亦窮原築底而無上,復反而為隱,而止 於太極。故《易》之為書,本末一隱顯,太極則其開闔之 幾也,總萃之體也,變動之用也,布散之跡也。故道《易》 神之蘊奧,皆具於太極,而伏羲發之。伏羲之圖,文王 之卦,周公之爻,孔子之象,皆自太極推出,而孔子獨 為言之。故《易》有太極而太極,《易》之本也。學《易》者必先 求其本,本得而《易》道可求矣。「攝網者必提其綱,衣裘 者必挈其領,入室者必由其戶也。」由孔子而來,言《易》 者眾矣。開卷而便及乾坤,直造羲、文,莫不怳惚茫漠, 以為高深幽遠,至簡至易者,而以為至煩至難。夫《易》 成於四聖人之手,莫不先後相因。伏羲演《河圖》,文王 演伏羲,周公演文王,孔子演三聖。後世之言《易》也,則 在夫孔子之後矣。故當由孔子之《易》,以求三聖之《易》, 自流徂源,由末及本也。孔子之《易》,其《彖》《象》《文言》《說卦》 《序卦》《雜卦》,皆所以承三聖擴而充之也。其《繫辭》上下 採索羲文之前,包舉萬世之業。其扶示道本,挈舉《易》 紐,轉斡神機,推出兩儀四象,造起天地萬物,則在夫 《易》有太極之一言,固當即此以為學也。知孔子之《易》, 則知三聖之《易》矣。嘗聞之師,讀《易》者當先讀《繫辭》,其 次《說卦》《序卦》《雜卦》,其次讀乾坤二卦。既精且熟,然後 讀《屯》《蒙》諸卦,此學《易》之序也。蓋意言象數之本皆在 於是矣。故取「太極」一章以為學《易》之標準,類《繫辭》《文 言》《說卦》彖象之名義,探諸太極之前而演其隱,徵諸 太極之後而演其顯,問津洙泗以及河洛,遍參諸儒, 庶幾數年之後可以學《易》、觀道、《易》神之髣髴不失吾 身之極焉。故取道《易神》等二十三條為一類,合為一 圖,以示其序,而各為之說,謂為《易》道蘊極,「演諸太極 之前」者也。其次取「太極」等六條為一類,合為一圖,以 示其序,而各為之說,謂為《易》有太極,所以演太極也。 其次取《易》《書》《詩》《春秋》《論語》《大學》《中庸》《孟子名義》,太極、 皇極等凡二十四條為一類,合為一圖,以示其序,而各為之說,謂為「人道建極」,合隱顯而立極成《易》也。其 次分《易》為四,為伏羲易、文王易、周公易、孔子易,合為 《四聖易圖》,以示其序,而各為之說,為之圖,演太極之 後所以成《易》者也。其次為孔門言《易》諸儒擬易傳注 疏釋等類,以為《易》之支流餘裔。見太極為《易》之用。「太 極而無極,神而明之」,存乎其人焉爾矣。凡十類六十 篇,總謂之《太極演》雲。

元胡炳文周易本義通釋十二卷[編輯]

按炳文自序宇宙間皆自然之易易皆自然之天天不能畫假伏羲以畫天不能言假文王周孔以言然則羲文周孔之畫之言皆天也易言於象數而天者[編輯]

具焉。《易》作於卜筮,而天者寓焉。善乎,子朱子之言曰: 「伏羲《易》自是伏羲《易》,文王、周公《易》自是文王、周公《易》, 孔子易自是孔子《易》。」嗚呼,此其所以為羲、文、周、孔之 天也。必欲比而同之,非天矣。《易》解凡幾百家,支離文 義者不足道,附會取象者尤失之。蓋凡可見者皆謂 之象,其或巧或拙,或密或疏,皆天也。《易》之取象,一是 巧且密焉,非天矣。惟卲子於先天而明其畫,程子於 後天而演其辭,朱子《本義》又合卲、程而一之,於是羲、 文、周、孔之《易》,會其天者也。學必有統,道必有傳。溯其 傳,羲、文、周、孔之《易》,非朱子不能明;要其統,凡諸家講 《易》,非《本義》不能一。然其統、其傳,非人之所能為也,亦 天也。予此書融諸家之格言,釋《本義》之要旨。後之學 者。或由是而有得於《本義》。則亦將有得於羲文周孔 之天矣。延祐丙辰。

按潘旦序易未易通也夫子著易十翼曰述而不作示謙也匪聖弗作匪賢弗述作者之意述者通焉本義通釋宋儒胡雲峰所著也通乎聖人之心斯易通[編輯]

矣。《易》始畫於羲,彖於文,爻於周公,翼於夫子,合四聖 而成者也。交易變易,始之終之,造化消息之妙,微矣 哉!降及秦漢,等為術數之書,太元擬《易》而反晦《易》,可 慨也!至宋卲子深明先天之畫,周子著《太極圖》,程子 得之,著《易傳》,演後天之辭。朱子又會而折衷之,著《本 義》以發其蘊,明且通矣。曾不再傳,紛然譁然,人竊一 勺以自見,茫無所歸,道復晦塞,雲峰深為是懼,著《太 極賦》《二爻反對論》《二體相易論》《二十四氣論》。晚乃融 諸家之說,著《本義通釋》,申朱子之義,以上探夫羲、文、 周、孔之心。晦者以明,塞者以通。若禹決川距海,濬畎 澮距川,沛然也。注述之功,顧不偉哉!書經兵燹,多至 亡逸。其九世孫珙暨弟玠法祖講《易》,募遺書得上、下 經而闕十翼,乃復彙蒐諸集中以補之,幾為全書。旦 讀之,不忍釋手,𢌿鄧教諭杞校而傳之,以詔後之學 《易》者。見雲峰氏有功於《易》,而珙、玠又有功於祖也。

吳澂易纂言十卷[編輯]

按澂自序周易上下經二篇文王周公作彖象繫辭上下文言說卦序卦雜卦傳十篇夫子作秦焚書周易以占筮獨存漢志易十二篇蓋經一傳十也自魏[編輯]

晉諸儒分《彖》《象》《文言》入經,而《易》非古,註疏傳誦者苟 且仍循,以逮於今。宋東萊先生呂氏始考之以復其 舊,而朱子因之。第其文字闕衍謬誤,未盡正也。故今 重加修訂,視舊本頗為精善。惟於大義不能有所損 益,而於「羽翼遺經」亦不為無小補雲。

按觀生跋先生著是書幾四十年其間槁成改易者凡數四壬戌秋書成然未嘗以示人明年春觀生固請鋟諸梓以示學者先生慨然許之猶慮傳寫之或[編輯]

差,乃命抄寫而自督視,因正其未安,明其句讀,而益 加詳密。寫未及半,適特旨遣使召入翰林,度不可辭, 不數日上道,觀生隨侍至郡城,集同志分帙畢寫。將 及九江,點校纔竟。若卦圖象例,陸續刊行。因書之成, 遂志年月於右:嘗聞諸先生曰:吾於《易》書,用功至久, 下語尤精,其象例皆自得於心,亦庶乎文王、周公《繫 辭之意。又曰。吾於〈書〉》有功於世。視《易》為猶小。吾於《易》 有功於世為甚大。則讀是書者。其可不知先生用意 深切。而泛視之哉。至治癸亥五月。

按焦竑序易者象也昔聖人賾天下之故窮造化之隱而其妙有難以言示者於是擬諸形容若身與物皆取而寓之於象象立而易斯見矣蓋不求之顯則[編輯]

幽不闡,不取之近則遠不明,故六十四卦三百八十 四爻皆象也。觸類可為其象,合義可為其變,而辭與 占皆舉之矣。鄭康成《易傳》九卷,一主於象,王氏之說 盛行,而鄭學始絀。至顏延之為祭酒,一以輔嗣為師, 非是族也。不置學官,而目擊道存之旨日微。陸澄有 言:「《易》自商瞿之後,雖有異家,一以象數為宗,不此之」 求,而欲以明《易》,是負苓者之妄人也。洛誦之流,沿而 不返。近世復有理數並言者,是索理於象外,而不知 其非二物也。吳氏幼清,洞契於斯,作《纂言》一編,總若 千萬言,而一決之象,超然卓詣,絕不為兩可之詞。稽 疑抉奧,契於吾心者,抑何多也!學者執是以求之,則 以見羲文之心;見羲文之心,則能見「天地之心矣。羲 文之心即天地之心,而天地之心則吾心也,見吾心 則見《易》矣。噫非極深研幾者,其孰能知之?」幼清嘗曰「吾於《易》書用功久而下語精,其象例皆自得於心。」又 曰:「吾於《書》有功於世,視《易》為猶小。吾於《易》有功於世 為甚太。學《易》者弗刳心,於是如舍筌而求魚,不可得 也。」余藏是本數十年,考功大夫陳龍光、蘇進、張斗樞 三君,以通經學古為心,梓之以傳。而友復屬友人黃 應登氏校讎至再,其於是役勤矣,因並著之。萬曆甲 寅春日。

何中易類象二卷[編輯]

按中自序知非堂槁臨川何中能言知讀書咸淳壬申甫髫隨父任廣東曲江乙亥出嶺至元丙子僑居寧都者三年己卯始從師問學師宋進士張叔方朱[編輯]

光甫羅士鼎,至大戊申如析津,皇慶癸丑適東甌。所 著《易類象》二卷,「《書傳補遺》十卷,《通鑑綱目測海》三卷, 《通書問》一卷,《葉韻補疑》一卷,《六書綱領》一卷,《補六書 故》三十一卷,《薊丘述游錄》一卷,《搘頤錄》一卷,《知非堂 槁》十七卷,《知非外槁》十六卷。」

按程鉅夫後序聖人俯仰遠近取象以畫易蓋不可窮也象爻之辭說卦之贊因其所有言之耳而後之注易者曾莫之問及者往往穿鑿傅會不出乎自然[編輯]

此朱子所病也。故曰:「爻辭象數,或肆或拘。」何君太虛 以《彖爻》所取象,類而析之,得之者固多矣。昔余在集 賢,見台州一老儒,日以錢布卦,觀其象,得之者多親 切。吾友吳幼清亦言曾於古祠香爐中取炭燼,畫卦 於案觀之,此既通又滅之,畫他卦,豁然有悟。嗚呼, 安得三君日相聚,共竟斯事哉。

陳櫟東阜老人百一易略一卷[編輯]

按櫟自序六經莫先於易亦莫難於易而遽欲通易之旨尤戛戛乎其難哉孔子教人之常言惟詩也書也禮也於易未始一言及之其自言則曰加我數年[編輯]

「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易》之難學可見矣。今欲使 初學略知蹊徑,姑述百分之一焉。

按揭傒斯序聖人之學至新安朱子廣大悉備朱子既歿天下學士群起著書一得一失各立門戶爭奇取異附會繳繞使朱子之說翳然以昏然朱子歿五[編輯]

十有三年,而陳先生櫟生於新安,其學大抵以朱子 為歸,懼諸家之說亂朱子本真,乃著《四書發明》、「《書傳 纂疏》《禮記集義》等書,餘數十萬言。其畔朱子者,刊而 去之;其微辭隱義,引而伸之;其所未備,補而益之。」於 是朱子之學,煥然以明。方是時,惟江西吳先生澂以 經學自任,善著書,獨稱陳先生有功朱子。然吳先生 多居通都大邑,又數登用於朝,天下學者四面而歸 之,故其學遠而彰,尊而明。陳先生居萬山間,與木石 為伍,不出門戶,動數十年。故其學必待其書之行,天 下乃能知之。及其行也,亦莫之禦,可謂豪傑之士矣。 先生字壽翁,其所居堂曰「芝宇之堂」,其自稱曰「東阜 老人。」延祐賓興,既與貢,當赴春官,稱病固辭。年八十 三卒。

黃超然周易通義二十卷[編輯]

按超然自序易有太極是生陰陽陰陽交易而成對待易之體也所謂先天也陰陽變易而有流行易之用也所謂後天也體中有用用中有體萬化之原萬[編輯]

古之會,萬象之蘊,萬物之情,萬用之經,萬物之時,盡 在是矣。《大傳》曰:「《易》之興也,其於中古乎?」言其興則昔 之廢可知也。《春秋傳》韓宣子聘魯,始見《易》《象》。《易》《象》,周 公所作,《象》辭獨見於魯,則其晦又可知也。先天當天 地開闢之運,中闇得《後天》,後天當再開闢之運,又中 闇得《十翼》。孔安國謂贊《易》道以黜《八索》,雖其詳不可 「攷,意蓋可推矣。《彖傳》《象傳》《文言》《序卦》《雜卦》,所以翼文 王也。《繫辭》《說卦》兼犧文而並翼也。」世皆以後天賴十 翼而明為夫子之功,不知先天由十翼而傳微夫子, 後世殆不知有伏羲之《易》也。子之功所以大也,所以 關天地盛衰之運也。此道若廢若興,若晦若明,更千 有餘載,然後有《太極圖說》,有卲子《皇極經世書》,發揮 先天之蘊,尤為暴白,其於天地盛衰之運,亦非偶然 出者。於戲!至矣!超然少而讀《易》不得其門,後乃求之 周子、卲子之書,又取朱子《本義》讀之。始粗窺蹊隧,尚 恨《本義》朱子嘗欲再修而未及,於是悉其疲苶,參會 互攷,始則採之先儒以盡其情,中則反之蔀闇以竭 其陋,終則本之經意以斂其歸,因而成袠,目曰《通義》。 「通義」者,蓋將即夫子通之文王之義,以上溯伏羲之 義也。嗟夫!觀吾之名書,則知吾釋經之意矣。昔者聖 人之作《易》也,非但以包羅理氣,剖析象數而已;一畫 一辭,乃理氣象數凝結而成文者也。此所以闢天地 之運也。伏羲畫之,文王繫之,夫子翼之,同為出於理 氣象數之自然;亦猶之自本而榦,自榦而支,不但太 極自生出之後序為然,三聖之序猶是也。此《通義》之 所以作也。

《周易發例》
三卷
[編輯]

====按超然自序余嘗竊譬箋易當如畫家寫六十四卦之義三百八十四爻之情正邪險易利害攻取猶之老少妍媸意態情狀各隨其人不但位置耳目口鼻====而已。後世明智之士,數喜談《易》,觀其筆力馳騁,上磅 下礡,可謂健矣。然未免自以意位置,故雖極天下之 至工,而其人則不似也。似不似未暇論。或置口與鼻, 易耳以目,則又不復為人矣。凡掩集時義,悖亂上下, 象外生占,占外生說者,皆顛倒耳目口鼻之數也。《易》 以德位時義為重,有此德,當此位,適此時,行此義,處 「己治人之道,趨吉避凶之機,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如 其實象失真,虛理任意,當靜反動,當承反應,聽其說 雖美,考其事實乖是。又如比五音而強目以聽,盛八 珍而責鼻以食,其不至賊人之性也幾希。」予為此懼, 每以讀《易》之法,當先推卦義,以求六爻之情。「情有難 通,則參以象;象有難通,則參以位;位」復難通,則參以 三百八十四爻之例。例明而聖人之意十得其五六 矣。朱子嘗言:「上古之書莫大於《易》,中古之書莫大於 《春秋》。」竊謂:《易》有吉凶,即《春秋》之有刑德也。《易》以吉凶 寓於三百八十四爻之行事,《春秋》以刑德寓於二百 四十二年之行事。是故讀二書者皆宜究聖人命辭 之例,《易》例圓通,苟能深明其意,然後知圓通之中極 為謹嚴,與《春秋》等。今學《春秋》者,必求《春秋》之凡例,獨 《易》之例乃置而不講,上者鑿理,下者鑿象,精粗不同, 鑿,均也。凡例既明,乃可窺作發例。

余闕易說五十卷[編輯]

按戴良跋公初僉浙東廉訪謝事居太夫人憂於合肥淮南盜起行省強起為淮西宣慰副使守安慶累功至淮南左丞當其圍守時以孤城抗賊者幾十載[編輯]

其後援絕食盡,猶血戰兩月,城始陷,死之。朝廷贈公 榮祿大夫、淮南等處行中書省平章政事、柱國、豳國 公,諡忠宣,立廟以祀。公在浙東時,有所著《易說》五十 卷,良嘗請以卒業。公曰:「天假數年,所見當不止此。他 日相示未晚。」或傳公死之日,神降於私第之前,庭曰: 「我有《易說》,為賊中某小校所得,當取以授吾故人某」, 使刊之。時二公子已遇害。妻妾亦投井中死。是《書》之 存否。不可知矣。

保八易源奧義一卷統名易體用[編輯]

按任士林序易體用者貳卿保公所著夫易之為書廣矣大矣羲文周孔之心千載而得其解猶旦暮遇之也蓋易之為道遠而天地之始終近而一日之旦[編輯]

「夜,大而天下國家之經綸,小而一身之進退得失,體 而用之,無不在是。故舉理而言,神明通矣,而遺於末 也;舉數而言,三五成矣,而離於一也。變化見而觀象 者求之,則囿於物矣;凶吉生而尚占者玩之,則梏於 徵矣。夫然後體之吾身,措之日用,而後易簡之理得」, 此《體用》一書所由作也。然嘗論之,卦而六十四,而《易》 不止於六十四。爻有三百八十四,而稽其情,通其事, 又豈一爻一辭之所能窮哉!今觀貳卿所著,猶不免 於言下有言,蓋離言則道不明,離道則言不成,言與 道交相涉也。而後體用之學行。觀貳卿之《易》者,當求 於言之外雲。

按牟瓛跋普庵傳聖人之全經以善其用於今日必有無體之體參四聖人之純心於三千七百年之上者於易為圖象為原旨予驚嘆之[編輯]

謝仲直易三圖十卷[編輯]

按袁桷序上饒謝先生遯於建安番昜吳生蟾往受易焉後出其圖焉建安之學為彭翁彭翁之傳為武夷君而莫知所授或曰託以隱祕故謂之武夷君焉[編輯]

復曰:「吾《易》神也,《易》何為而神也?神者,《易》之始也。《易》不 可以強名也,不名則亡《易》。願敘其旨。」袁桷曰:「有。夫《易》亡 者,非聖人之本旨也。神以合聖人之《易》,斯得矣。然則 《易》為神,無端而莫可見也。惟無端焉,故無體焉。存而 明之,而數以生焉。數生矣而始有變。變立矣而會以 理。理者其一也,理不能以盡《易》。因數以立者,理也」;用 變以逆者,非理也。故曰「陰陽不測之謂神。」始晁以道 紀傳《易》統緒,截立疆理,俾後無以偽。至荊州袁溉道 潔始受於薛翁,而《易》復傳,袁乃以授永嘉薛季宣士 龍。始薛授袁時,嘗言洛遺學多在蜀漢間,故士大夫 聞是說者,爭陰購之。後有二張,曰行成,精象數,曰演 通於元。最後朱文公屬其友蔡季通如荊州,復入峽, 始得其三圖焉。或言《洛書》之傳,文公不得而見,今蔡 氏所傳書,訖不著圖,藏其孫抗,祕不復出。臨卭魏了 翁氏嘗疑之,欲經緯而卒不可得。季通家武夷,今彭 翁所圖,疑出蔡氏,惜彭不具本始,謝先生名字,今不 著其終也,世能道之。

胡一桂易學啟蒙翼傳四卷[編輯]

按一桂自序朱子於易有本義有啟蒙其書則古經其訓解則主卜筮所以發明四聖人作經之初旨至於專論卦畫蓍策則本圖書以首之攷變占以終之[編輯]

所以開啟蒙昧,而為《本義》之階梯,大抵皆《易經》之傳 也。先君子懼愚不敏,既為《啟蒙通釋》以誨之。愚不量 淺陋,復為《本義附錄》《纂疏》,以承先志。今重加增纂之 餘,又成《翼傳》四篇者,誠以去朱子纔百餘年,而承學 浸失其真。如圖書已釐正矣,復仍劉牧之謬者有之;卜筮之數,灼如丹青矣,復祖尚元旨者又有之。若是 者詎容於得已也哉。故日月圖書之象數明,天地自 然之《易》彰矣。卦爻《十翼》之經傳分,羲、文、周、孔之《易》辨 矣。夏、商、周之《易》雖殊,而所主同於十筮。古《易》之變復 雖艱,而終不可違於古。傳授傳註,雖紛紛不一,而專 主理義,勿若卜筮上推理義之為實。夫然後舉要以 發其義,而辭變象占,尤所當講。明筮「以稽其法,而《左 傳》諸書皆所當備辨疑以審其是,而《河圖》《洛書》當務 為急。」凡此者,固將以羽翼朱子之《易》,由朱子之《易》以 參透夫羲、文、周、孔之《易》也。若夫《易緯》京、焦、《元虛》以至 《經世》《皇極內篇》等作,自卲子專用先天卦外,餘皆《易》 之支流餘裔。苟知其概,則其列諸《外篇》固宜,而朱子 之《易》卓然不可及者,又可見矣。抑又有說,朱子嘗曰: 「《易》只是卜筮之書,本非以設教。然今凡讀一卦一爻, 便如筮所得,觀象玩辭,觀變玩占,而又求其理之所 以然者,而施之身心家國天下,皆有所用,方為善讀。 是故於乾坤當識君臣父子之分,於《咸》《恆》當識夫婦 之別,於震坎、艮、巽、離、兌當識長幼之序,於《麗澤》《兌》當 識朋」友之講習,以至謹言語,節飲食,當有得於《頤》。懲 忿窒慾,遷善改過,當有得於《損》《益》。不諂不瀆,以謹上 下之交,安其身而後動,易其心而後語,定其交而後 求,以為全身之道,當有得於《大傳》。即此而推,隨讀而 受用焉,是則君平依忠依孝之微意也,雖曰端策而

筮其根底所在亦何以尚此 按後序愚嘗觀東漢儒林傳曰光武遷洛陽其經牒祕書載之二千餘兩自此以後參倍於前靈帝世又詔諸儒正定五經刻[編輯]

於石碑,為古文、篆、隸三體書法,以相參檢,樹之學門。 後董卓移都,吏民擾亂,自辟雍、東觀、蘭臺、石室、宣明、 鴻都諸藏,典冊文章,競共剖散。及王允所收而西者 載七十餘乘,道路艱遠,復棄其半矣。後長安之亂,一 時焚蕩,莫不泯盡。嗟夫!使有天下國家者,誠垂意斯 文,嘉惠承學,取《五經》善本及諸家傳注有足採者,又 「推及子史傳記,有所關繫者,或鐫金石,或刻梨棗,摹 印頒降州縣學校。」又詔許經生學士得關假謄錄,以 相教授,則家有其書,人講其學,尚何至有一時泯盡 之憂哉!計不出此,徒知為祕府之藏,而不知藏於普 天之下,使老師宿儒容有聞名未見之書,盡付諸烈 焰,可勝惜哉!然《聖經》大道,如元氣周「流宇宙間,初未 嘗間斷。或托之於其人,或寄之於其書,或藏之廣谷 大川,或淪之遐陬僻壤,或散之燈火絃誦,紬繹著述 於頹檐敗屋之下,若有神物護持,終不使泯沒無傳 者。誠以斯文有關於天典民彝之重,世道升降,生民 休戚,山川草木,鳥獸魚鱉慘舒皆繫焉,有非偶然之 故者矣。」愚家藏《周易》傳注,自程、朱外僅十餘家。聞吾 州桂巖戴君夢薦晉翁伯仲城居滕君羽山臞家多 書,踵門而請,獲觀數十餘家。繼又訪諸前集賢學士 鄱陽初庵傅公左塾,邂逅王君希旦。葵初最嗜談《易》, 多見所未嘗,因得件列如此。其間有《宋志》、晁《記》所不 載者,通計若干家,往往古今撰述未止是也。姑以所 見例之,大抵義理文辭勝發揮卦爻象數變占者寥 寥間見,魏晉以下,談元無庸論矣。猶幸先代周、程、張、 卲諸大賢勃興,其於象數理義之學,直接千載不傳 之祕,而集厥大成於我朱夫子,作為《本義》《啟蒙》二書, 以繼往聖,開來學。先君子又有師傳之的,研精覃思, 遂成《啟蒙通釋》一編,窮極奧妙,發揮無隱。而一桂愚 不肖,又嘗附錄《纂注本義》書,梓行有年。尚恨孤陋寡 聞,《象釋疏略》。歲在戊申,復謀之先同志鄱陽汪君標 國表,得其手編諸家《易解》一鉅集,又自搜訪二十餘 家,重加纂輯,毗於《附錄》,用潰於成。然由今觀之,安得 盡閱前書,取其有補於卦爻象占者,以翼聖經,以存 講習之為得哉?螢燐增輝於太陽,亦區區之志焉爾。 小子狂簡,先覺之士,幸進而誨諸

鄭滁孫大易法象通贊七卷[編輯]

按滁孫自序子曰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過之愚者不及也滁孫下愚不移學易不得其津年踰五十探索先天圖忽得中天元景中天者非他是即天[編輯]

也。由其運用合一居中,故曰中天。由其在生兩之後, 用九之前,故曰中天。適夫時位,德之稱也。其象藏於 互體,其義發見於文王周公孔子之辭。習焉者,察弗 精,語弗詳,迷其主宰之真,惑於分別之變。嘻!其久矣。 時方輯《周易記玩韻語》,入其大概。後十年北方館下 無事,得以貫穿源委,為《述考》等篇,因觸前聞康節邵 先生有曰:氣一而已,主之者乾也。神一而已,乘氣出 入乎有無生死之間,無方而不測者也。不知乾,無以 知性命之理。文公朱先生有曰:「一陰一陽,此是天地 之理。如『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繼之者善也。「乾道變 化,各正性命」,此成之者性也。《繫辭》所謂「一陰一陽之 謂道,繼之者善,成之者性」,此是中天「時位德業之大 綱領,文公舉以歸之於乾天,歸之於乾道,所言造化, 豈有異趨,二先生之語皆中天之元旨也。」於是始信 蠡窺,確然用力,以卒其業。歸老舊隱,疾病有間,自《河圖》《洛書》,伏羲始畫《先天圖》以及《後天圖》,重加掇拾,為 《大易法象通贊》,頗覺簡明。回首舊作,伸筆可愧。私竊 惟念羲、文太遠,孔、孟轍遐。康節、文公天稟超卓,三才 之學,百世猶將賴之。如前所云,「已若到鈞天,聞廣樂」, 使其陟降庭止見帝親的暢明道妙,發於經世,《觀物 啟蒙》《本義》諸書者,奚啻所傳?夫何大音稀聲,飄忽別 調,殆蒼蒼愛道未釋耶?孟子沒千餘年,《先天圖》去今 未五百年,時則近,然而造物乃擇愚魯者授之,殆不 可曉也。夫兩儀生而陰陽分,八卦定而吉凶見,氣機 之變所以不可亂不可惡者,飛龍在天,上治之力也。 恭惟聖朝龍興,四海會同,普天率土,同一慶賴。自開 物以來,皇極一元,於今為盛。中天元景,至此示現,豈 偶然也。《易》之豐曰:「豐亨,王假之,勿憂,宜日中。」夫子彖 之曰:「王假之,尚大也。勿憂,宜日中,宜照天」下也。此言 《乾》之入大卦也。《大過》者,雷電之互體也。《繫辭》曰:「顯諸 仁,藏諸用,鼓萬物而不與聖人同憂,盛德大業至矣 哉!」亦言《乾》既歷姤也。姤者,天地之相遇也。此為中天 乾元作用之境也。消息盈虛,作《易》者,其有憂患乎?造 物於此,何為不與聖人同憂也?聖人於此,何為使人 勿憂也?乾元有御天之道,聖人體乾,有御世之法。是 故知《易》之數,不可不知《易》之理也。中天者,《易》理之宏 綱大用,悉備於此。聖人之崇德廣業,無出於此。為人 上不知中天,則不知所以治世;為臣子不知中天,則 不知所以事君事父;為人不知中天,則不知所以誠 意、正心、修身,於是承先聖所以體天地之撰,通神眀 之德,補中「天圖象,紬繹大義於久湮未墜之際,使人 天德隆盛,前乎弗違太極之根柢,後乎弗先太極之 流行,庶幾天下後世,舉悟性命一源,古今一日,修者 不怠,悖者能馴。正人心,息邪說,距詖行」,當有取於斯。

大德十年長至日 按又進中天圖表臣竊惟聖人之道與天地準易有聖人之道亦與天地準未有畫也庖犧氏仰觀象於天俯觀法於地觀鳥獸之文與[編輯]

「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於是始作八卦,以通神 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及既有畫也,黃帝、堯、舜垂衣 裳而天下治,蓋取諸乾坤。天地者,萬物父母也;乾坤 者,則天地性情也;坎離者,乾坤妙用也;震㢲艮、兌,陰 陽上下進退之序也。恭惟帝王之盛,早朝聽政,清燕 頤神,宜有圖書,以昭法象。謹按今世所傳伏羲始畫 八卦圖,迺《易》祖也。華山陳摶傳至邵雍,所謂有極圖 者,以二氣消長為乾坤之限者也。可開學者推測之 端,未備帝王觀省之要。臣愚幸叨涵育,獲事鑽研,因 畫窮象,因象窺元,千歲之日,可指諸掌。有非臣愚能 及,蓋因昌運所召也。有顯象焉,有藏象焉。內貞外悔, 上下三畫重為六畫卦者,顯象也。往過、來、續中四畫 遞成六畫,畫者藏象也。今圖顯象內外相遠,各以單 卦取義;《藏象》先後相御,合以重卦取義。按圖次第觀 之,《乾》究午半,君之仁也。《坤》究子半,臣之敬也。又為男 女居室,內外賓主之齊焉。《乾》專乎午,君享乎成也。《坤》 專乎子,臣服其勞也。又為男正位外,女正位內,私不 害公,宮不干,朝之度焉。迺若天宮布左,地宮布右,君 須乎臣,臣須乎君者也。天旋而上,地轉而下,君尊統 臣,臣卑奉君也。四象皆八,天道下濟,地道上行,上下 交也。八卦皆八,陰中有陽,陽中有陰,陰陽賾也。升不 極高,降不極深,上交不諂,下交不瀆也。愈推愈廣,愈 分愈密,不行而至,不疾而速也。於是布二十四氣,晦 朔弦朢,晨昏之次焉。冬至之日,坤主之,陽氣萌資,慈 母育之也。夏至之日,乾主之,陰氣兆倚,嚴父御之也。 二分,啟閉門也。四立,終始際也。左規坤乾而接《坤》,健 也。右規乾坤而遇乾,順也。他月初中,坎離值之,時中 之義也。朢依乎《乾》,君與先也。晦伏乎《坤》,臣韜光也。朔 日月會也。弦上下規也。上規《乾》中,左右皆。者,《兌》重 《乾》而消長,二用也。下規坤中,左右皆者,《艮》重《坤》而 消長二用也。「規之半其上,東西皆《復》」者,《震》重《坤》而消 長二用也。「規之半其下,東西皆《姤》」者,《㢲》重而消長, 二用也。《復》以上《頤》相對,《頤》肖《離》也,陽氣消長,皆當致 養也。又上而對者,《既濟》始吉終亂也。又上曰《睽》,曰《歸 妹》,《中藏》《既濟》者也。曰《家人》,《藏》未濟者也。《既濟》生於《未 濟》,《未濟》生於《既濟》者也。《姤》以下《大過》相對,《大過》肖《坎》 也,陽氣消長,皆當自強也。又下而對者,《未濟》雖不當 位,剛柔應也。又下曰《蹇》,曰《漸》,中藏未濟者也。曰解,藏 《既濟》者也。《未濟》生於《既濟》,既濟生於《未濟》也。升降之 運,係之天者也。治亂之理,存乎人者也。《易》有太極,於 坎離之際見之,聖人御極於禮樂之製作象之。陰陽 得中而寒暑平,製作造極而刑賞當。故《易》曰:「知變化 之道者,其知神之所為乎!」《易》備三才之道,略舉人爻 之見於藏象者言之。人爻主「之以帝王者也。帝王誠 能體乾元御極之理,則與天地合其德,日月合其明, 四時合其序,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 奉天時。」天且弗違,況於人乎?九㝢幸甚,三才幸甚!臣 謹布《中天盛德大業圖》畫,畫成軸,捧詣闕庭,仰於聖 覽,臣不勝拳拳,瞻天仰聖,激切屏營之至。至元十年十一月。

齊履謙周易本說六卷[編輯]

按吳澂序易者天地鬼神之奧而五經之原也夫豈易究哉古魏齊履謙伯恆父篤學窮經其志苦其思深其於易也悉去諸儒支蔓之說而存其本著本說[編輯]

四卷。其辭簡,其法嚴,能以一字一句該卦爻之義。余 讀之而有取焉。於《乾》之《乾》而曰「上《乾》名下卦名。」於《坤》 之《黃裳》而曰「不外事,無上侵。」於《蹇》之「來反」,「來連」而曰 「反二連三。」於《解》之「負且乘」而曰「負四乘二。」以悔亡為 功能掩過,以無悔為功過俱亡。此其訓釋之善者也。 於《屯》之《二》曰「辭之遜,所以見《履》之危、期之速,於以明」 守之堅於《訟》之三曰:「食舊德,則人莫與爭能;從王事 無成,則人莫與爭功。」於《遯》之三與上曰:「係者情牽於 私而功業非所勉。肥者宏博自大,而職事無所屑。」此 其文義之暢者也。《無妄》之妄,謂《史記》作望,意尤明白, 則同乎先儒而擇之精。「《坎》三來之」,謂之為語辭,而不 訓往復。彖來復謂一陽始生於冬至之後,而謂十月 微陽已生者,不然,則異乎先儒而語之,當姑舉其概 如此,他未暇遍舉。嗚呼,伯恆其知《易》教之以潔靜精 微為貴與?然其簡嚴太甚也,觀者鮮或細玩而詳窺, 茲蓋未易與寡見謏聞議也。或曰:「齊氏之說與子之 說,《易》不盡同也。」予曰:「然彼之與予同者,予固服其簡 且嚴矣;其不與予同者,予敢是己之是而必人之同 乎己哉?」亦將因其不同而致思焉。則其同也,其不同 也,皆吾師也。伯恆學孤特行,清介,所守,確乎不移。予 嘗為寮友,君子人也,非止經師而已。

石一鰲周易互言總論十卷[編輯]

按吳澂序上古聖人作卦象以先天而其體備於八八作蓍數以前民而其用衍於七七八八之象本於一而一無體七七之數始於一而一不用合卦與蓍[編輯]

是謂之《易》。中古聖人體卦用蓍,繫之彖,繫之爻,其辭 雖為占設,然擬議所言,理無不貫,推而行之,占云乎 哉?秦漢而下,泥術數者漏,演辭義者泛,而《易》道晦矣。 至卲子極探卦象蓍數之原,而《易》之道大明。夫子以 來一人而已,而於文王、周公之辭有未暇及也。若程 子之傳,則因文王、周公之辭以發其真知實踐之理, 「推之為修齊治平之用,宜與三古聖人之《易》而為四, 非可以傳注論。昔夫子年將七十,有『假我數年,卒以 學《易》』」之語,是經豈《易》學哉!主簿傅君以其師石君晉 卿所著《易說》示余,余讀之,喜其說理之當,說象之工。 蓋於象數理學俱嘗究心,世之剽掠掇拾以為說者, 何能幾其十一。聞石君兩目無見,古「之瞽者為樂師, 取其用志不分也。樂,一藝耳,《易》之道,詎一藝所可比 瞽?而為《易》師,亦其外物不接,內境常虛,故能專致若 是與?」或曰:「子之於《易》,與石君不同,何也?」曰:「予補朱義 者也,石廣程《傳》者也。君釋《象》,予亦釋《象》,則皆程朱之 所未言者。雖有不同,而言固各有當也。予又安敢以 予之未必是,而廢石」君之是哉。

俞琰周易集說四十卷[編輯]

按琰自序周易集說者集諸說之善而為之說也曷為善能明三聖人之本旨則善也夫易始作於伏羲僅有六十四卦之畫而未有辭文王作上下經乃始[編輯]

「有辭,孔子作《十翼》,其辭乃備。」當知辭本於象,象本於 畫。有畫斯有象,有象斯有辭。《易》之理盡在於畫,詎可 捨六畫之象而專論辭之理哉?捨畫而玩辭,捨象而 窮理,辭雖明,理雖通,非《易》也。漢去古未遠,諸儒訓解, 多論象數,蓋亦有所本。至魏王弼以老莊之虛無倡 於前,晉韓康伯又和於後,聖人之本旨遂晦。沿襲至 於唐,諸儒皆宗之。太宗詔名儒定《九經正義》,於《易》則 取王、韓,而孔穎達輩以當時所尚,故雖其說未盡善, 亦必為之回護。由是二三百年間,皆以虛無為高。至 宋,濂、洛諸公,彬彬輩出,一掃虛無之弊,聖人之本旨 始明。奈何世之尚占而宗邵康節者,則以義理為虛 文;尚辭而宗程伊川者,則以象數為末技,而邵、程之 學分為兩家,羲、畫、《周經》亦為兩途,遂使學者莫之適 從。逮夫紫陽朱子《本義》之作,發卲程之未發,辭必本 於畫,理不外於象,聖人之本旨於是乎大明焉。琰幼 承父師面命,首讀朱子《本義》,次讀程《傳》。長與朋友講 明,則又有程、朱二公所未言者,於心蓋不能無疑。乃 歷考諸家《易》說,摭其「英華,萃為一書,名曰《大易會要》, 凡一百三十卷。不揣固陋,遂自至元甲申,集諸說之 善而為之說,凡四十卷,因名之曰《周易集說》雲。元貞 丙申五月六日林屋山人俞琰玉吾叟序。」 按又序: 「予自德祐後,集諸儒之說,為卷一百二十,名曰《大易 會要》。以程、朱二公為主,諸說之善者為輔。又益以平 昔所聞」於師友者,為《周易集說》四十卷。 按後序,予 生平有讀《易》癖,三十年間,雖隆寒大暑不輟。每讀一 字一句而有疑焉,則終日終夜沈思,必欲釋其疑乃 已。洎得其說,則欣然如獲拱璧,親戚朋友咸笑之,以 為學雖勤,而不見用於時,何乃不知時變而自苦若 是耶?予則以理義自悅,猶芻豢之悅口,蓋自得其樂罔知所謂苦也。粵自至元甲申下筆解《上下經》並《六 十四象辭》與夫《彖傳》《爻傳》《文言傳》,期年而書成。改竄 者二十餘年,凡更四槁。或有勉予者云:「日月逝矣,《繫 辭傳》及《說卦》《序卦》《雜卦》猶未脫槁,其得為完書乎?」予 亦自以為欠。至大辛亥,自番禺歸吳,憩海濱僧舍,地 僻人靜,一夏風涼,閒坐無所用心,因取舊槁《繫辭傳》 讀之,不三月,並《說卦》《序卦》《雜卦》改竄皆畢,遂了此欠 噫,予髮種種矣。嚮嘗與予共講明者,如西蜀荀在川、 新安王太古、括蒼葉西莊、番禺齊節初,悉為古人,獨 予未亡。今也,書既完矣,癖既瘳矣,則當自此收心歸 腔,以樂餘年,留氣煖臍,以保餘生,弗復更自苦矣。如 《易經考證》,如《易傳考證》,如《讀易須知》,如《易圖纂要》,如 《六十四卦圖》,如《古占法》,如《卦爻象占分類》,如《易圖合 璧連珠》,如《易外別傳》。乃予舊所編者,將毀之,而兒輩 皆以為可惜,又略加改竄而存於後。皇慶癸丑四月 十四日,石澗俞琰「玉吾叟誌。」

按孟淳序九經惟易有象數其義最奧解者最多元貞丙申秋會玉吾叟於王氏書塾講坤之六二謂六二既中且正是以其德直方宜從乾陽之大不習坤[編輯]

「陰之小,故無不利。」又指示《彖傳》「剛柔上下、言來不言 往」之微意,則皆以兩卦相並而取義,茲蓋秦、漢至於 唐、宋諸儒所未發者也。是時匆匆回霅,弗復請益。今 觀其書,集眾說之善,又述己所聞,證以經傳,反覆辨 論,無一字放過,辭意明甚,有如鑑之照物,纖悉不遺。 請名之曰《易鑑》雲。至大庚戌冬,資善大夫漢東孟淳 《能靜序》。

按王都中序石澗先生周易集說大概以晦庵為主而參以程氏又集諸家之善為之說凡三十餘卷都中至元乙丑嘗從先生指授未幾奔走宦途弗能卒[編輯]

「業。茲守鄱陽泉監,與先生偕行,公餘聽講,又得聞所 未聞。是書作於甲申,迨今二十有七年,未嘗一日去 手,凡三脫槁矣。書成不可不傳,敬請鋟諸梓,以與同 志者共之。」至大庚戍冬至日,通議大夫江淮等處泉 貨大監王都中本齋序。

按李克寬序石澗先生吳中老儒也著周易集說自至元甲申逮今三十九年考論文義證以五經歲月彌久其說益精世有張平子當知揚子雲之太元也[編輯]

至治壬戌春,中順大夫簽江南浙西道肅政察訪司 事李《克寬》書於《吳江驛》。

按白珽序易言吉凶悔吝進退存亡無非切己之用邇年以來談易者棼棼籍籍三人是之一人非之則攘袂瞋目而與之爭謙卦謂何三人非之一人是之[編輯]

則揚眉頓足而為之喜。《頤》卦謂何?嗚呼!徒能言不能 行,《易》之道幾乎熄矣。蘇臺俞玉吾樂貧安道,「華皓」一 節,於《易》則不但能言之,又能行之,輯先儒諸名家之 善為是書,條列臚分,醇正明白,深有益於後學。所居 傍石澗,學者稱為「石澗先生」雲。皇慶元年春,將仕郎 浙江等處儒學副提舉白珽湛淵序。

按張瑛序古聖人作卦辭爻辭蓋皆取象數之義理而發明之耳石澗俞先生於諸家易說無不披閱獨以朱子本義為主仍采諸家之善萃為一編名曰周[編輯]

《易集說》即象數,言義理精粗本末,一以貫之,今之言 《易》者,孰能出其右哉。皇慶二年七月十又三日平江 路儒學教授張瑛題。

按顏堯煥序易其至矣乎三聖人之言三聖人之心也易其可易言哉後世談易者何啻數百家邵子以數程子以理其後朱子以占三子之說易可謂至矣[編輯]

《易》其可易言哉!余友俞石澗家傳《易》學,潛心於此三 十餘年,作《集說》,主之以朱子《本義》,而邵子之數、程子 之理,一以貫之。其辭簡而嚴,明而理,將以擴三子之 蘊,開後學之蒙,有功於《易》學多矣。餘年邁,目力衰,弗 能遍閱石澗之說,但略窺一班,為之肅衽致敬。至治 二年春,里人顏堯煥明可序。

按楊載序石澗俞氏周易集說本於程朱氏之書而證以諸家之言徵余為序冠於篇首余聞漢世初得一經必聚五經諸儒使共讀之以求其訓詁今石澗[編輯]

俞氏於《易經》之文有字義特出者,必㫄考《五經》,其為 學之近古如此。三十年間,積三十餘卷,說雖多,何害 其為多?故余樂為之序而不辭焉。至治壬戌冬,浦城 楊載仲宏序。

按黃溍序古者三易皆掌於太卜四學之教詩書禮樂而已孔子晚好易與七十子之徒難疑答問固未有以易為言者易在秦獨為卜筮之書漢興言易自[編輯]

田、何始,何之傳為施、孟、梁丘,其別出為焦贛,為費直。 贛專於陰陽占察之術,直惟以《彖象》《文言》等十篇解 《上下經》。至唐貞觀中,又斷然,俾學者以王、韓為師,費 氏藉以僅存,焦氏又廢矣。談者率以為理學近於費, 數學近於焦,而不知河南兩先生之精義獨存,有非 漢儒所及知者,未可寘同異於其間也。考亭夫子合 兩先生之學以為《書》,七十子之徒所未聞於孔子者, 三尺之童鹹得誦而稱之。今傳其書僅百年,述作之士不阿以為同,則矯以為異,其所望於來哲者,果若 是耶溍?竊聞之,善立言者,不必出於古,不必不出古 也。非有異焉,則其書可無作也;非有同焉,則其書亦 不能以獨傳也。惟夫同不為阿,異不「為矯」,斯言之善 者也。俞氏之《集說》有焉。溍是以樂道而為之序,讀者 所宜知也。泰定元年十月,黃溍晉卿序。

按干文傅序余少之時已識石澗俞君知其為善言易者然未之學易不果承教延祐二年予以進士受官南歸時石澗尚無恙聞有所著易說未獲一寓目[編輯]

焉。去年冬,自集賢退休吳中,石澗之子子玉手一編 過余,且曰:「先子平生精力,盡於此書,願先生賜之言。」 余受而讀之,乃《易說》也。及觀《自序》,有云:朱子《本義》之 作,辭本於畫,理不外象,聖人之本旨大明。於是首讀 《本義》,次及程《傳》,㫄考諸家之說,摭其精華,萃為一書, 名曰《周易集說》,凡四十卷。以歲月攷之,起至元甲申 至元貞丙申,凡十有二年而後成,其積學久,其用功 深,概可見也已。又十有八年,詔以五經取士,《易》主程 朱氏之說,兼用古註疏,則與前所云者略同。非明古 識今,其孰能與於此。然則俞氏《易說》,當與蔡氏《書傳》 並傳。學《易》者苟能玩味此書,則思過半矣。雖然,或出 或處,或嘿或語,《易》之道也。變動不居,周流六虛,《易》之 用也。聖人作《易》,豈直為學者干祿之資而已。床頭《易》 在,萬鍾於我何加焉。九京可作,石澗必然我言。至正 六年七月,干文傅壽道序。

《易外別傳》
一卷
[編輯]

按琰自序易外別傳者先天圖環中之祕漢儒魏伯陽參同契之學也人生天地間首乾腹坤呼日吸月與天地同一陰陽易以道陰陽故伯陽借易以明其[編輯]

說,大要不出先天一圖,是雖《易》道之緒餘,然亦養生 之切務,蓋不可不知也。圖之妙在乎終坤始復,循環 無窮,其至妙則又在乎《坤》復之交,一動一靜之間。愚 嘗學此矣,遍閱《雲笈》,略曉其一二,忽遇隱者,授以讀 《易》之法,乃盡得環中之祕。反而求之吾身,則康節卲 子所謂「太極」,所謂「天根月窟」,所謂三十六宮,靡不備 「焉,是謂身中之易。今為圖如左,附以先儒之說,明白 無隱,一覽即見,識者當自知之。」 按後序《易外別傳》 一卷,為之圖,為之說,披闡先天圖、環中之極元,證以 《參同契》《陰符》諸經書,參以伊川、橫渠諸儒之至論,所 以發朱子之所未發,以推廣卲子言外之意。愚雖不 暇專志從事於此,而丹之妙用非苟知「之,蓋嘗試之 者也。故敢直指方士之所靳,以破學者之惑。嘗慨夫 世所傳丹家之書,廋詞隱語,使覽者無罅隙可入,往 往目炫心癢,掩卷長嘆。如蔡季通、袁機仲嘗與朱子 共訂正《參同契》」矣,雖能考其字義,然不得其的傳,未 免臆度而已。愚今已得所傳,又何忍緘嘿以自私?乃 述是書,附於《周易集說》之後,名曰《易外別傳》。蓋謂丹 家之說雖出於《易》,不過依倣而托之者,初非《易》之本 義也。丹家之大綱要領,愚於是書言之悉矣。丹書之 口訣細微,則具載於《參同契發揮》三篇,茲不贅雲。

按琰子仲溫跋易外別傳一卷先君子之所著而附於周易集說之後者也先君子嘗遇隱者以先天圖指示邵子環中之極元故是書所著發明邵子之學[編輯]

為多。

紇石烈希元周易集傳二十卷[編輯]

按袁桷序觀象畫卦庖犧之本旨也因言意而廣象焉三聖人之本旨也王弼後出附小象以言理先儒莫能病若繫辭說卦等篇弼莫能措辭審是則弼幾[編輯]

「一偏矣。《十翼》之作,有彖焉,有象焉。專於理而作《彖》《象 傳》焉者,夫子之志也。然則文王、周公之《彖》《象》,其悉皆 理與?」曰:「非也。卦本於象,八卦首之定名以為象,則《井》 《鼎》《小過》是也。言意以為象,伏羲言而人不能知之,文 王、周公始申言之。文王之言見於《彖》,周公之言見於 爻,是則不俟予言也。《易》有聖人之道,四《彖》《象傳》,果唯 言意焉,則變占何取?」曰:「有變焉,有占焉。伏羲畫不變 於九六,則變見之。占則文王,於《彖》附言之象未始分, 文王始離之。變之疾者莫先於蠱,憂世之深也。若分 象,則《師》《晉》《小畜》之類是也。爻變於占,因《筮》以見者也。 其即見者,《漸》《小畜》《訟》之類是也。《彖》爻合四者而言之, 夫子不一言之何與?」曰:「傷哉夫子之志也!事莫尚乎 辭,辭非理不能以定人事,吉凶繇妄而咎以興,先之 以變占。是《易》殆卜筮之書矣。器由動成,動斯靜矣,取 靜勸動,將於是乎?則斯其為象也大矣。夫子於《說卦》 焉,始彙之,彙以窮其變。占則變占者,筮之始也。故其 首章先於《蓍》,二章次於卦。先天之說,七言之,懼溺於 占也。後天之說,一言」之,人事之本也,而終之以象焉。 維昔康節邵先生作《方圓環中圖》,合於天人,皆本《說 卦》,充類以至,知夫聰明特達之士,不在於諄告也。若 《繫辭傳》設卦之方,窮神之變,其詳於爻者,毫釐不能 以易。積爻以成,變易以動,肇於方寸,散於六合,幽渺 廣大,取而莫窮,應而若遺,因卦以測,善算喻者,不能 窮也。舉世舍是,矛盾互持,雖百世莫能以解。吾故曰「非《繫辭傳》不能以知《易》之說也。」卲!子之說,非僕之說 也。桷不佞讀《易》二十年,歲月逾邁,所見益懼。紇石烈 君希元,篤志嗜古,於《易》精思,以求搜摭疑義,私嘗歉 然,莫能以對,卒能先余以成書,不鑿以求通,不拘以 強附,會其粹精足以垂世,故以予昔之所告,冠於篇 首,俾知夫同焉以異者,將以革夫株守偏弊之失。則 余之所著,其果有同乎?其果無同乎?

黃氏失名春臺易圖[編輯]

按黃淵序理者太虛之實義數者太虛之定分未形之初因理而有數因數而有象既形之後因象而推數因數以推理論理遺數烏乎可此朱文公啟蒙所[編輯]

以作也。文公《易》得於康節邵先生為多,春臺黃君之 圖,又《啟蒙》之義疏,辨析精密,神智盡在是矣。譬如枝 頭樹底,一一見花活處,不止檐頭看賣桃杏,豈心猛 氣粗者所能了了?然竊有疑,戴九履一之象圓,五行 生成之象方,安知卲不以九為圖,十為書乎?圖書自 圖書,大衍自大衍,以圖書而合大衍,拘矣。天地定位, 此八卦立圖;「帝出乎震」,此八卦舒圖。或以前為羲,後 為文,失之卲?「《觀物吟》乾遇巽時,地逢雷處,天根月窟, 來往多春」,此解先天圓圖。《大易》吟否、泰咸、損、恆、益、既、 未濟,四象相反,成六十四,此解先天方圖,不止乾一 坤八也。「數往者順」,謂天地山澤、風雷水火,此已往之 象。知來者逆,謂曰雷、曰日、曰兌,而乾以君之;曰「風」、曰 「雨」,曰《艮》,而《坤》以藏之。此方來之事,以左為順,以右為 逆。然乎?不也。四十九者,蓍之體數用四十九者,以其 園而神也。或以五行言之,何哉?歲月易邁,義理無盡, 長江浩溔,欲愬從之,邈不可即。何時一樽與吾春臺 細論,此事為快。敬書右方,以答來辱。大德丁未清明, 莆四如老人黃某七《十七筆》也。

王天鐸易學集說[編輯]

按天鐸子惲序先君思淵子昔掾民部時尚書張公正倫日引一叟連榻坐與之問辨甚款察之蓋講易經旨也每參署己輒抱牘旁侍張公曰汝亦樂聞斯[編輯]

乎?曰:「唯。」自是日熟所聞,遂潛玩焉,造次顛沛,樂之而 不釋也。北渡後,遇玉華王先生,復得窺其門牆而覃 思焉。既而有問答理亂之說,玉華子訢然曰:「推是而 進,何憂乎不造夫窔奧也。然專靜之功,不可以不至, 藏往知來,實本於此,吾子其志之。」既而家居,屏遠人 事,取歷代諸儒所傳,探微賾妙,日一卦為業。真積既 久,靜見之心遂大而肆曰:「吾老矣!非述無以見於後, 示子孫以大受也。」乃組節群言,使如出一手,辭約而 意貫,諸家之善,蓋無餘蘊矣。嗚呼!《易》之為書,三聖人 憂世而作也。其道有四,互為之用,然身外無可論之 道,道外無可談之理,天理人事,不出乎日用行己之 間而已。是書之集,四者具列,要以近人情為本,使學 者切身以求,用《易》知而不雜,其於《易》道,庶彬彬有煒 矣。不肖今亦向髦先世庭訓,墜失無緒,大懼夫不學 而衰也,乃沉潛是編,冠修述之意於篇首,乃題曰《王 氏易學集說》,使後之來者知先君學道立世,其博文 約禮有如此者。小子惲復續所得以綴於後,蓋先君 所未見也。庶幾五十家之說。左右逢原矣。

胡祇遹易直解[編輯]

按王惲序紫山胡公年未強仕應奉翰林潔居官舍者幾十載致力讀書究明義理期於遠大取易卦辭遍書屋壁時不肖忝在言列過而見焉詢其故曰吾[編輯]

「朝夕洗心,將範模四聖人,庶幾言行適宜,而寡尤悔 焉。」非特說夫言奇而法也,識者以通材有用許之。爾。 後郎地官,佐省幕,總尹大郡,提憲外臺,平生蘊籍,見 諸施設,其至公至大之論,卓異特達之舉,固不可枚 數。要之,伸吾志,行吾道,不阿合取容於時,不俯仰勉 從於眾,可行即行,不可即止。又其晚節,脫屣軒冕,笑 傲林泉,進退兩間,知命隨時。從容中道,蓋棺論定,皆 曰:「紫山曠達,英邁士也。」稽驗疇昔,諗其得於《易》者為 多,初不知其有所著述。公歿之三載,嗣子伯馳攜所 著《易解》懇題其端。公與僕自弱冠定交,氣義契合,互 為知己。今雖衰懶,撫其遺書,忍無一言發越潛輝。夫 《易》,聖人憂世書也。純粹精深,通貫三才,理包萬彙,其 用必須見於開物成務之實。然通其變必當達其辭, 欲見諸用者,不於先覺躬行實踐之實跡而取法焉, 未見能造其窔奧也。昔宋名儒劉斯立作《學易堂記》, 但序日用常行事,而曰:「余學《易》矣。」論者以為得體。況 紫山踐履工夫,形諸事業,復推己所得,纂而成書,啟 迪後人,可謂得聖賢忠恕之道矣。學者復能考公平 昔操履,得其端倪,以之尋繹隱賾奧妙之旨,則思過 半矣。

黃定子易說[編輯]

按吳澂序易之道廣大悉備學者各以其所見為說然亦各有義焉蓋易之道無所不包故也以理言易者王輔嗣胡翼之王介甫至程子而極以象言易者[編輯]

虞仲翔朱子發近世有丁有范,博極諸家,兼總眾說, 搜括無遺矣,然或失之鑿,或失之泛,俱未得為至當也。夫《易》之取象,或以三畫正體,或以三畫互體,或四 畫為一體,或五畫為一體,或以六畫全體,或以六畫 複體。卦變則剛柔相易,一往一來者也。爻變則一畫 變與五畫變而一畫不變者也。惟旁通飛伏之說不 可取爾。友人黃定子季安之用功於《易》也有年,專以 一畫變、一畫不變者起義,蓋與《春秋左氏傳》沙隨程 氏說及朱子《啟蒙》三十二圖皆有合也,而淺識或莫 曉其所以然。予嘉其用意之勤,取義之密,故書篇首 以曉觀者,俾知其說之未可輕視也,非特喜其同己 而已。

陳禧周易略例補釋一卷[編輯]

按吳澂序伊川程子易傳未成之時每令學者觀三家易一曰王輔嗣二曰胡翼之三曰王介甫蓋漢儒好以術數談易以義理注易自輔嗣始唐初諸儒作[編輯]

疏義,悉廢諸家之注,而獨取輔嗣者以此也。輔嗣解 《經》之外,著《略例》二篇。其上篇析論《彖》《爻卦象位》各一 章,其下篇先之以五凡,終之以十一卦,略總一經之 大概雲耳。唐邢璹有《略例注》,今潮陽陳禧為之補釋, 多所發明,王氏之忠臣,邢氏之益友也。禧年甚少而 篤志於經世,武功而從事於文,諸侯之子而齒於庶 「士以共學」,是其天質之異於人者也。

龍易說綱要[編輯]

按吳澂序清江楊明夫與予同歲生自少工進士學國朝既復貢舉時年六十餘矣欣欣然就舉至八十猶未已其篤好蓋如此觀所編易說綱要程朱為之[編輯]

本,而他諸說附焉,將以淑其子孫,年老而志不衰,可 尚也。夫有能因其所說,擇其相近者,玩繹而踐行之, 則可以立身,可以應世;及其久也,得《易》之用而深於 《易》,雖闕三字不難也。然則是編也,豈特為楊氏子孫。闕二 字而已哉。明夫名,「《龍》今年七十九」,視強壯無以異。

侯克中大易通義[編輯]

按袁桷序郡侯郭文卿示大易通義一帙曰此真定侯先生所述也先生幼喪明聆群兒誦書不終日能悉記其所授稍長習詞章自謂不學可造詣既而悔[編輯]

曰:「吾明於心,刊華食實,莫首於理。理以載道,原易以 求,則為得之。」於是精意讀《易》,旁通曲會,參以己見,而 名之曰《通義》。讀其書,浩乎其詳也,簡乎其著也。因理 以察象,若遺焉而不敢廢也。桷!學《易》蓋亦有年矣。原 夫八卦既列,象斯立焉。故卦有理者焉,有象者焉。理 有以言為象,象有以理為用,理與象不得而偏也。聖 「人懼其言之雜也,諸卦之彖專言夫理,而取身取物 悉見於《爻辭》矣。又懼《說卦》之理彖不足以盡也,復繫 之以《上、下傳》,而其象位之明著悉見於《說卦》,至矣,盡 矣。後之儒先言理者過於浮,略象廣喻而泥象者,微 言隻字咸取以為象,角立交病」,三聖之旨泯然莫知 所歸。自朱文公發變象之說,學者始知所宗。君思深 而識幽,據《會提要》,蓋將為程子之忠臣,倣文公以入 夫邵子之室,非潛心尊聞者不能也。今年逾九十,康 色未艾。先生名克中,字正卿。郭侯俾敘其書,將入於 梓,不讓而為之序焉。

程璹易學啟蒙類編卷==按:虞集序朱子之論傳《易》者曰:「卲傳羲畫,程衍《周經》。」==[編輯]

蓋欲求乎羲、文、周、孔之《易》,舍邵子、程子之學,則莫之 能進矣。朱子著《易本義》,多補塞程子之義,又作《易學 啟蒙》,原圖書卦畫,而先天之說可得而窺焉。然獨怪 夫邵子、程子,並生一時,居甚近也,道同出也,年又不 相遠也。而叔子註《易傳》,不聞與卲子有所講明。而伯 子嘗謂卲子之學為加倍法,後問之,則又以為忘之 矣。及聞其誦《風天》《小畜》「與天附地」、「地附天」之說,乃嘆 曰:「嚮嘗聞此於茂叔矣。噫!豈非三君子之學《易》,莫逆 於心,而無所問辨,故無以傳聞於後世也歟?」是以朱 子有《易學啟蒙》之書者,蓋言蒙者之始求於《易》,不可 不自此而啟其端也。某嘗竊學是書而未之有得,及 與今國子祭酒魯公同司業成均為學者互相發明 此書以為教。數年之後,朋友之間,亦獨聞魯公以此 為意,而嘆其不倦不厭也。新安程璹以所著《類編》相 示,則蓋取朱子與門人平日之語,有及於此者,則彙 而附焉。予深嘆其知學於此也。夫立言以著書,則其 辭精而約;師友之問答,則其言辨而博。精而約者必 深思而後得;辨而博「者則快然而通暢,此善學者所 以讀古人之書而便作今日耳目者也。」璹年齒方壯, 其進未可量也,又安得不嘆美於此乎?新安,朱子之 闕里也,聞其山林之間,猶有縉紳先生、黃髮之士相 與授受,使遺言絕學猶有存者。璹!固多見之已乎?某 老矣,得徜徉江湖之上,尚當從璹求見其人而求教 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識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協議(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