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貝先生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七 清江貝先生集 卷第八
明 貝瓊 撰 景烏程許氏藏明洪武刊本
卷第九

清江貝先生文集卷之八

 雲間集

  送石仲明序

嘉興尹秦郵石俟仲明之代也三呉之士莫不悵然而慽與山

墟海聚之氓雖不及識侯而一登其堂者咸駭焉非特秀之一

邑也及其守崑山也則其士又躍然而喜山墟海聚之氓不及

識侯而一登其堂者咸信焉非特一州也吁仲明何以致是邪

夫民之利病繫於守令之得失天下之廣環百里而為邑者非

一求令之賢者不數人環千里而為郡者非一求守之賢者不

數人令而賢則利及於百里守而賢則利及於千里故能安生

樂業於遐陬僻壤大山長谷之中否則為病奚啻蛇虎之毒哉

守令之賢者不數人其得之難也如此故日夜兾其父母於我

也若𡻕焉使一朝以無罪去則是終不得賢守令以父母於我

而民之窮且死者欲其脫蛇虎之毒無時矣仲明之為人余雖

不𫉬接而攷其所施即三呉之士與民稱之者(⿱艹石)符之合其賢

可知巳嗟乎有國家務仁其民為簡守令而牧之恆病不得其

人得其人而使不能行其志又豈務仁其民之心乎此余以毀

譽進退數易不安為今日惜而幸仲明由秀而升崑山也秀為

余郷侯之均賦興學於數月間其父兄子弟䝉其利者深矣是

行也必推其施於秀者施於崑山可知巳然不能不為秀之父

兄子弟惜焉王君弘道者與余言侯之賢且求文以道其行故

書其說蓋不獨為天下守令之勸而為天下守令之警侯名光

著繇寳泉庫提舉四轉而為今職雲

  送章起潛序

余病天下之士有其位而局於才不能有所施有其才而局於

位不得有所施有其才有其位者冝也非幸也有其才無其位

者不幸也無其才無其位者亦冝也非不幸也無其才有其位

者幸也然君子論其才而不論其位才浮其位雖卑冗而與之

位浮其才雖尊顯而斥之固異乎常人之所見巳常人知有位

而巳惡計其才弗才邪甚矣後世之不古(⿱艹石)也古者度才而官

位必稱其才又何議乎後世官其所私而才不稱其位故不得

其冝而有幸不倖存焉而爲士者往往恥局於位而不得有所

施不恥局於才而不能有所施何其才而黜不才而進者多也

嗚呼其亦時之使然歟抑亦有國者不能求才以任之也松江

儒學史華亭章起潛氏蚤𡻕力學不倦數逰搢紳間然不得𡚒

於上其亦不幸而局於位者特於升斗祿爲飬余初未之知一

日耳其議論下上古今心巳異之及觀所爲詩歌清麗有法能

言人所不能言惜潛之有其才而無其位不啻沖霄之羽囬翔

蓬蒿之下也余又可以位之卑而易之哉故樂與之交乆而益

篤蓋亦與其才之有過於尊顯者也異日上之人求天下之才

又可遺潛巳乎盈考而去澄江包君叔藴陳君履信禦溪張君

夣臣荊溪蔣君以愚賦詩以贈之而求余為之序於是乎書

  送方徳玉序

按周官醫師掌醫之政令聚毒藥以共醫事凢疾病死瘍者造

焉則使醫分而治之𡻕終稽其事而制其食十全為上十失一

次之十失二次之十失三次之十失四為下夫二氣錯行互為

負而痟首癢疥瘧寒上氣之疾作苟失其養則夭其天年有

聖人者岀哀民不幸置醫以叅兩其變而眡劇易之徴自岐伯

俞跗秦和扁鵲倉公克審其用以賛造化者也周以降醫無專

官宋有郎大夫之職及翰林諸醫國朝因之內立醫院外立醫

學尤重其任矣方君徳玉者世業醫其先由汳徙錢唐至君而

名益顯歴仕永嘉天臨番陽平江今年復命攝松江醫學教授

而學之諸醫來求余言以送之餘雖交徳玉之日淺然聞其治

人能察羸盈休王以盡攻之之術往往起人於阽死亦中吳之

良醫也他日醫師考所入之狀必有十全之功豈不為王政之

一助乎

  送王至善序

維楊東南一都㑹四方之所走集百貨之所填委民生其間不

務稼穡雖髫齔之童耳亂鄭衛而目蒿妖冶長則走狗飛隼擊

丸蹋鞠窮日夜為樂蓋其風聲氣習之使然而詩書禮樂之教

有不能入者其有趨於長厚力學好古而聲色狗馬不足以惑

之則為豪桀之士岀於風氣之外世又不恆見也王君至善者

其在淮南幕府時巳熟其名及為松江提控而余亦分教茲郡

始𫉬與之相周旋聴其言考其行信其力學好古而不囿於風

氣者也夫力學好古不囿於風氣余於揚之士誠百一而為𭣣

焉三年之中上佐一府之理下總六曹之事紏其違而稽其怠

由是上官多所𠋣辦而莫能幹以私又可見其畜之大而應於

時者有餘飬之完而見於守者不變如此獨惜其局於位而不

得盡究所藴也今年春書滿而歸余不可以無言故特舉其人

品之髙不與俗遷者論之嗚呼今國家庶事方殷以至善之才

非乆於簿書者將見信於既屈之餘譬之萬折之水束於龍門

呂梁而後逹於海千尋之木厄於霜雪而後參於天爵祿之來

惡可涯也哉

  送王子淵序

余至淞之明年識澄江王子淵於頖宮時家毀於兵落𩲸無業

太守王侯彥強以故人子遇之周之以粟既而去游吳門者乆

之今年冬返淞上無僦屋之資𭔃食龍門寺孱童弊衣泊如也

方王氏盛時四方游士之無歸者三族之無飬者必造焉子淵

不以䟽戚而汎濟之家之有無弗較也故其仰於王氏者非一

人矣海內兵變江南北鉅姓右族不死溝壑則奔竄散處豈一

王氏哉其貧與賤所謂不以其道得之者也然子淵所甞內交

者反眼(⿱艹石)不相識未有矝而振之又且肆其譏焉以王氏之施

於昔而背於今如此況彼之吝於施者乎昔薛公之相也以取

士傾六國而賔客趨之不啻朝於市及一旦失位則去之冨貴

多友貧賤寡交亦勢之使然也又何恠焉則子淵可以不足介

於中矣然余於是悼時之不古而人情益偷抑利不足以結人

也子淵通醫藥治疾多愈逺近稱之而利人之心不懲其前汲

汲焉恐不及其天性之厚與衆人相去千萬矣余因書以道之

  贈醫師沈光明序

處暗室者具目之形而不能覩一室之中則必戚焉不樂思火

而燭穴而牗然後以為快矧瞽而不覩日月之光八荒之大泰

山之髙如夜索途而莫知所從則衣之以文繡享之以五鼎𫝑

與王公等亦必不樂也苟有能治之者使昭昭然見日月之明

八荒之大泰山之髙將不逺千里造之以求其大快於巳夫有

大快於己雖無文繡之衣五鼎之享王公孰加焉此皆樂之至

矣雲間沈光明者其先世甞受術於龍樹師內障凢三十有六

外障凢三十有六悉能治而去之不啻金篦刮膜而始之無所

覩者毫芒可辨也光明克世其學邑之大夫士咸稱之餘始而

疑終而信既而竊歎之曰天下之瞽於目者有良醫以治之瞽

於心者獨無良醫乎瞽於目者什一而瞽於心者恆什九明於

日月者弗之察大於八荒者弗之顧高於泰山者弗之見由是

是非邪正之無別禍其身而蠧其國豈非瞽之深者歟心之瞽

甚於目之瞽治其心者愈於治其目矣潤之以六藝廣之以道

徳塞可通也䝉可啓也徹乎逺近視之而無不周也極乎小大

測之而無不合也則其為快奚止於目之能覩邪余因彼而感

於此矣今年秋賀璋者目病而視眊遂造光明治之既愈來求

余言以贈之故為書其說且俾吾學者有所警焉

  元故兩浙都轉運鹽使司照磨任公墓誌銘

公諱耜字子良姓任氏世為蜀綿竹人寔少師希夷之後九世

祖甞官四明因徙家奉化之﨑山曽大父處恭大父果徳宋進

士迪功郎父士林字叔實湖州路安定書院山長一號松御先

生公自為児時如成人讀書一過輒記不忘旣長肆意經史愽

通旁攷務極根柢甞侍松郷先生逰錢唐一時逹官貴人皆折

行軰與之交初辟松江府史歴江隂鉛山二州盈考䟽於江浙

行省板授橫浦場典史轉江隂鈔庫副使江浙理問所提控案

牘轉海鹽州提控案牘陞兩浙都轉運鹽使司照磨兼承發架

閣事上官以公老成習法事多𠋣辦至正十四年督課㑹稽四

明申其三則民競勸無敢後朝廷兩遣使持御酒文繒贈之甞

道岀曹娥廟下顧瞻咨嗟曰是女入江抱父屍岀者釋老之宮

巍然相望而此棟摧瓦腐不支風雨豈非有司所缺歟亟率其

屬捐 --捐奉葺之蓋其行事尤先於風教所関者如此十五年繼分

部永嘉天台及還民為刻石頌徳十七年春告老歸華亭城北

之別墅而間関兵馬之間身已病矣明年春二月庚午卒得年

七十有一公同生三人兄耒字子駒蚤卒妺季環娶錢唐孔氏

先聖五十八世孫郁之女先三十三年卒男二人長文虎江隂

州佐史娶孫氏年三十九卒次嗣宗處州路鮑村務都監娶何

氏女一人孟淑適浙東元帥府奏差鄒士廉孫男二人長繼祖

娶洗氏次紹祖孫女一仲貞適鞠希魯曽孫男一公卒之年兵

興不克歸祔松郷先生兆次卜葬於松江華亭郷鐇龍塘西馬

駝巷之墟子文虎袝焉築茅堂(⿱艹石)干楹顔曰敬思復置田七十

畒有竒以給𡻕時之𥙊戒子孫母侵其入公天姓孝謹初松郷

先生𣳚撫柩哭㡬絶既葬廬墓三年凢家之所蓄一不經意惟

取先生所著句章集蔵之其在理問所時命儒師鋟梓行於世

嗚呼代之為人子者惟知寶其珠玉竸取而有之鮮知前人翰

墨之為寳者而公於片言𨾏字未甞委棄而磨㓕使松郷先生

之竒文章照曜後世不與草腐木斃其真能子哉既葬五年而

墓銘猶缺其從弟來翁㧋其族岀行實攜嗣宗來謁貝瓊於松

之泮宮乞銘銘曰

任祖希夷本蜀綿竹逮公之生遂大其族岀而試吏孔仁且直

百鷙一鶚孰與之匹不好而黨不惡而仇世莫予訾位局聲流

三年海陬再膺帝寵既老而歸食無餘奉惟堂必基惟榖必蓄

苟封其積SKchar嗇其施蟠龍之西馬駝之宅公行不泯視茲貞石

  郭處士壙誌

先考諱士元字元之世居嘉興之北郭曽祖儀卿宋朝奉郎祖

晦擢進士第授常州無錫尉七轉為都督府機冝文字官加贈

朝散大夫父不妄元饒州路徳興縣儒學教諭始生而頴悟既

長力學通尚書經父沒時甫二十即教授華亭之楊溪以奉母

趙氏陸氏煢然孑立備歴艱難常應進士舉再忤有司意遂𨼆

不岀自號溪南處士終楊溪之寓舍嗚呼痛哉其生以己亥十

二月二十四日𣳚以戊申十一月二十二日春秋七十娶婁氏

先十五年卒生子五人長仁娶陳氏次時娶宋氏⿰糹⿱𢆶匹娶張氏次禮

娶周氏次哲娶吳氏次至未娶孫男三人本穎睿孫女一人寧

奴惟是藐諸孤既卒襄事屬軍興未克祔錢唐法華山先塋之

側乃歸骨於嘉興以婁氏合葬永樂郷之原不用浮屠法遵治

命也謹次其族岀郷里𡻕月刻石納諸壙仁等泣血謹識李黼

榜第二甲進士㑹稽楊維楨填諱

  江山尉中玉先生黃公哀辭

檇李黃公中玉者平山先生之子比玉先生之弟也愽學彊記

東南之士咸推之以父䕃授江山縣尉時海內鼎沸詔徙行臺

於紹興以控制閩越至正丁酉大夫擢公為參謀統郷兵守衢

婺越二年城䧟遇害一門十三人俱𣳚長子孟輔岀而僅免嗚

呼先生之忠烈固無愧於古矣余於先生為郷人且蚤從其叔

父次山公㳺故述辭而哀之辭曰

惟上帝之孔神𠔃信禍福之異施何先生之不幸𠔃獨罹厥災

豈其積之不厚𠔃又豈行之或虧欝佐時之明略𠔃試一割於

南境輪既摧於九折𠔃雖善御而遏騁衆鳥紛其高厲𠔃鳯燖

翼於湯池盍低回以逺戢𠔃俟有道而一來日慘慘而晝晦𠔃

風蕭蕭而夜悲悼先生其不返𠔃邦亦傾而莫支嗚呼舉貪生

而惡死𠔃匪伊人之攸異死固有重於坐𠔃蹈白刅而弗貳苟

吾義之既𫉬𠔃肉雖醢其奚傷與平原而為朋𠔃越千祀而齊

光彼懐祿而有泚𠔃日㡬何而不亡仰寥廓而些之𠔃流余淚

之浪浪










清江貝先生文集卷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