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餅賦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湯餅賦
作者:束皙 晉

禮,仲春之月,天子食麥,而朝事之籩,煮麥為麷,內則諸饌不說餅。然則雖雲食麥,而未有餅,餅之作也。其來近矣。以上四十三字據《太平御覽》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補。

若夫安乾粔籹之倫,糾《北堂書鈔》卷一百四十四、《全晉文》卷八十七「糾」作「豚」。耳狗後《北堂書鈔》卷一百四十四、《全晉文》卷八十七「後」作「舌」。之屬,劍帶案盛,倍飳髓燭。或名生於里巷,或法出乎殊俗。以上三十三字據《太平御覽》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補。《北堂書鈔》卷一百四十四「或名生於里巷,或法出乎殊俗」作「或名生里巷,或法出殊俗」。三春之初,陰陽交際,寒氣既消,《北堂書鈔》卷一百四十四「消」作「除」。溫不至熱。《北堂書鈔》卷一百四十四「溫不至熱」作「溫而不熱」。於時享宴,則曼頭宜設。炎律方回,《太平御覽》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炎律方回」作「吳回司方」。純陽布暢,服絺《太平御覽》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絺」作「飾」。飲水,隨陰而涼。此時為餅,莫若薄壯。《初學記》原作「薄夜」,據《太平御覽》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北堂書鈔》卷一百四十四、《全晉文》卷八十七改。商風既厲,大火《太平御覽》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大」作「太」。 西移。鳥獸毨《太平御覽》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全晉文》卷八十七「毨」作「氄」毛,樹木疏枝。肴饌尚溫,則起溲可施。玄冬猛寒,《漢魏六朝百三名家集》、《北堂書鈔》一百四十四「玄冬猛寒」作「立冬漫寒」。清晨之會,涕凍鼻中,霜成口外。充虛《漢魏六朝百三名家集》「虛」作「盈」。解戰,湯餅為最。然皆用之有時,所適者也,《全晉文》卷八十七「也」作「便」。茍錯其次,則不能斯善。其可以通冬達夏,終歲常施。四時從用,無所不宜。唯牢丸乎?爾乃重羅之麮,塵《北堂書鈔》「塵」作「壁」。飛雪白。膠黏筋䵑,溔液濡澤。《太平御覽》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全晉文》卷八十七「溔液濡澤」作「䐧液柔澤」。肉則羊膀豕脅,脂膚相半。臠如蜿首《太平御覽》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全晉文》卷八十七「臠如蜿首」作「臠若繩首」。,珠連礫散。薑枝《太平御覽》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全晉文》卷八十七「枝」作「株」。蔥本,萃縷切判。《太平御覽》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卒縷切判」,《全晉文》卷八十七作「蓬口切判」。辛桂《太平御覽》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兩字缺。剉末,椒蘭是灑。《全晉文》卷八十七「灑」作「畔」。和鹽漉豉,攬合膠《太平御覽》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全晉文》卷八十七「膠」作「樛」。亂。於是火盛湯涌,猛氣蒸作。攘衣振掌,握搦拊搏。麵迷離於指端,手縈迴而交錯。紛紛馺馺,《北堂書鈔》卷一百四十四「駮駮」作「皎皎」、《全晉文》卷八十七作「馺馺」。星分雹落。《北堂書鈔》卷一百四十四「星分雹落」作「星飛電落」。籠無迸《太平御覽》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迸」作「逆」。肉,餅無流麵。姝媮冽《太平御覽》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全晉文》卷八十七「冽」作「咧」。欶,薄而不綻。巂巂和和,䑋色外見。以上八字據《太平御覽》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補。弱似《漢魏六朝百三名家集》、《太平御覽》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全晉文》卷八十七「似」作「如」。春綿,白若《全晉文》卷八十七「若」作「如」。秋練。《北堂書鈔》卷一百四十四「練」作「絹」。氣勃鬱以揚布,香飛散而徧行。行人垂《太平御覽》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全晉文》卷八十七「垂」作「失」。《漢魏六朝百三家名家集》「涎」作「延」。於下風,童僕空噍《太平御覽》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噍」作「爵」,《全晉文》卷八十七作「嚼」。而邪盼。《漢魏六朝百三名家集》、《全晉文》卷八十七「盼」作「眄」。擎器者舐唇,立侍者乾咽。爾乃濯以玄醢,鈔以象箸。《北堂書鈔》卷一百四十四「箸」作「櫡」。伸要虎丈,叩膝偏據。盤案財投而輒盡,庖人參潭而促遽。手未及換,增禮復至。唇齒既調,口習咽利。三籠之後,轉更有次。以上五十八字據《太平御覽》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補。

多鹽少豉,臠皆穢閃。《北堂書鈔》卷一百四十三。

格餅正於三播,《北堂書鈔》卷一百四十四。棊炙不過兩機。《書鈔》一百四十五引兩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