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17 (1700-1725).djvu/7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此頁尚未校對


歲天台郡,元夕有鵲巢。燈山間眾頗驚異,識者以為, 鵲巢乃太后之祥。是歲,謝果正中宮之位。

《宋史·楊文仲傳》:文仲通判台州,故事守貳尚華侈。正 月望,取燈民間,吏以白。文仲曰:為吾然一燈足矣。 《帝京景物略》:上元六夜,燈之始南宋也。淳祐三年請 預放元宵,自十三日起,巷陌橋道皆編竹張燈。 《老學庵筆記》:田登作郡,自諱其名,觸者必怒,吏卒多 被榜笞。於是舉州皆謂燈為火。上元放燈,許人入州 治遊觀,吏人遂書榜揭干巿曰:本州依例,放火三日。 《曲洧舊聞》:王建集有聽鏡詞,近世人懷杓以聽,亦猶 是也。又有無所懷而直以耳聽之者,謂之響卜。往往 而驗。曾叔夏尚書應舉,時方待省榜,元夕,與友生皆 出聽響卜。至御街,有士人緩步,大言誦東坡謝表曰: 彈冠結綬,共欣千載之逢。曾聞之喜,遂疾行。其友生 至,則聞曰:掩面向隅,不忍一夫之泣。是歲,曾登科,而 友生果被黜。

《元史·張養浩傳》:英宗即位,命參議中書省事。會元夕, 帝欲於內庭張燈為鼇山。即上疏於左丞相拜住。拜 住袖其疏入諫,其略曰:世祖臨御三十餘年,每值元 夕閭閻之間,燈火亦禁。GJfont闕廷之嚴,宮掖之邃,尤當 戒慎。今燈山之搆,臣以為所翫者小,所繫者大。所樂 者淺,所患者深。伏願以崇儉慮遠為法,以喜奢樂近 為戒。帝大怒,既覽而喜。曰:非張希孟不敢言,即罷之。 仍賜尚服金織幣一帛一,以旌其直。

《趙師魯傳》:泰定中拜監察御史。元夕,令出禁中,命有 司張燈山為樂。師魯上言:燕安怠惰,肇荒淫之基。奇 巧珍玩,發奢侈之端。觀燈事雖微,而縱耳目之欲,則 上累日月之明。疏聞,遽命罷之。賜師魯酒一上尊,且 命御史大夫,傳旨以嘉忠直。

《成都歲華紀麗譜》:上元節放燈,《舊記》稱:唐明皇上元 京師放燈,燈甚盛葉。法善奏曰:成都燈亦然。遂引帝 至成都巿,飲酒於富春坊。此方外之言,存而勿論。咸 通十年正月二日,街坊點燈張樂,晝夜喧闐。GJfont大中 承平之餘風。由此言之,則唐時放燈不獨上元也。蜀 王孟昶時,問亦放燈,率無定日。宋開寶二年,命明年 上元放燈三夜,自是歲以為常。十四、十五、十六三日 皆早宴大慈寺,晚宴五門樓,甲夜觀山棚變燈。其斂 散之遲速,惟太守意也。如繁雜綺羅,街道燈火之盛, 以昭覺寺為最。又為錢燈會,會始於張公詠。蓋燈夕 二都監戎服分巡,以察姦盜。既罷,故作宴以勞焉。通 判主之,就宣詔亭或涵虛亭。舊以十七日,今無定日。 仍就府治,專以宴監司也。

《壟起雜事》:元夕張燈,城中燈毬巧麗,他處莫及。有玉 柵燈、琉璃燈、萬眼羅、百花欄、流星紅、萬點金,街衢雜 遝人物,喧譁士誠,登觀風樓,開賞燈宴。令從者賦詩。 《續文獻通考》:洪武五年正月十四日,敕近臣於秦淮 河,然水燈萬枝。十五日夜半竣事,隨有佛光五道,從 東北貫月,燭天良久乃已。

《明會典》:洪武十六年,令在京官吏人等,元宵節錢支 與胡椒斤兩不等。

《翦勝野聞》:太祖嘗於上元夜微行京師。時俗好為隱 語相猜以為戲,乃畫一婦人赤腳懷西瓜。眾譁然。帝 就視因喻其旨,甚銜之。明日,命軍士大僇居民,空其 室。GJfont馬後祖貫淮西,故云。 《明會典》:永樂七年,令元宵節自正月十一日為始,賜 百官節假十日。

《皇明通紀》:永樂十年正月元宵,賜百官宴,聽臣民赴 午門外觀鼇山三日,自是歲以為常。上或御午門示 御製,使儒臣奉和。時尚書夏原吉,侍其母往觀鼇山。 上聞之曰:賢母也。命中官齎鈔二百錠,即其家賜之。 《帝京景物略》:正月八日至十八日,集東華門外,曰:燈 巿。貴賤相雜遝,貧富相貿易,富者燈四夕,貧者燈一 夕止。又貧甚者,無燈。小兒共以繩繫,一兒腰牽焉。相 距尋丈迭,於不意中拳之以去。曰打鬼。不得為繫者 兒所執,執者鬨然。共捉代繫,曰:朁鬼。更繫更擊,更執 更代。終日擊不為代,則佻巧矣。又繩以為城,二兒帕 蒙以摸一兒,執敲城中,輒敲一聲,而輒易其地以誤 之。為摸者得,則蒙執敲兒,曰摸蝦兒。望前後夜,婦女 束草人紙,粉面首帕衫裙,號稱姑娘。兩童女掖之祀, 以馬糞打鼓,歌馬糞,薌歌三祝神,則躍躍拜不已者, 休倒不起,乃咎也。男子衝而仆。

《熙朝樂事》:正月十五日為上元節,前後張燈五夜,相 傳宋時止三夜。錢王納土獻錢,買添兩夜。先是臘後 春前,壽安坊而下,至眾安橋,謂之燈巿。出售各色華 燈,其像生人物則有老子、美人、鍾馗捉鬼、月明度妓、 劉海戲蟾之屬;花草則有梔子、葡萄、楊梅、柿橘之屬; 禽蟲則有鹿、鶴、魚、蝦、走馬之屬。其奇巧則琉璃毬、雲 母屏、水晶簾、萬眼羅、玻璃瓶之屬。而豪家富室則有 料絲、魚GJfont、綵珠、明角、鏤畫、羊皮、流蘇、寶帶、品目、歲殊 難以枚舉,或祭賽於神廟,則有社夥、鼇山、臺閣、戲劇 滾燈煙火。無論通衢、委巷、星布、珠懸,皎如白日,喧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