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7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此頁尚未校對


《後漢書。胡廣傳》:「廣代陳蕃為太傅,總錄如故,時年已 八十,而心力克壯。繼母在堂,朝夕瞻省,傍無几杖,言 不稱老。及母卒,居喪盡哀,率禮無愆」,性溫柔謹,素常 遜言恭色。達練事體,明解朝章。雖無謇直之風,屢有 補闕之益。

《吳志呂岱傳》:「岱年已八十,然體素精勤,躬親王事。奮 威將軍張承與岱書曰:昔旦奭翼周,《二南》作歌。今則 足下與陸子也,忠勤相先,勞謙相讓,功以權成,化與 道合,君子歎其德,小人悅其美,加以文書鞅掌,賓客 終日,罷不舍事,勞不言倦。又知上馬輒自超乘,不由 跨躡。如此足下過廉頗也,何其事事快也!《周易》有之, 『禮言恭,德言盛,足下何有盡此美耶』?」及陸遜卒,諸葛 恪代遜,權乃分武昌為兩部,岱督右部,自武昌上至 蒲圻,遷上大將軍。

《晉書石鑒傳》:「鑒,元康初為太尉,年八十餘,克壯,慷慨 自遇若少年,時人美之。」

《譙秀傳》:范賁、蕭敬相繼作亂,秀避難巖渠,鄉里宗族 依憑之者以百數。秀年出八十,眾人欲代之負擔,秀 曰:「各有老弱,當先營護,吾氣力猶足自堪,豈以垂朽 之年累諸君也?」

《宋纖傳》:纖隱居于酒泉南山,年八十,篤學不倦。張祚 遣使者張興備禮徵為太子友,興逼喻甚切,纖喟然 歎曰:「德非莊生,才非干木,何敢稽停明命。」遂隨興至 姑臧,祚遣其太子太和以執友禮造之。

《姚氏殘語》:「徐廣年過八十,猶歲讀五經一遍。」

《南齊書沈驎士傳》:「驎士篤學不倦,遭火燒書數千卷。 驎士年過八十,耳目猶聰明,以火故抄寫,燈下細書, 復成二三千卷,滿數十篋。時人以為養身靜嘿之所 致也。」

《魏書傅永傳》:「永遷左將軍、南兗州刺史,猶能馳射,盤 馬奮槊。時年踰八十,常諱言老,每自稱六十九。還京 拜平東將軍光祿大夫。熙平元年卒,年八十三。」 《隋書公孫景茂傳》:「景茂遷息州刺史,法令清靜,德化 大行。時屬平陳之役,征人在路,有疾病者,景茂撤減 俸祿,為饘粥湯藥,分賑濟之,賴全活者以千數。上聞 而嘉」之,詔宣告天下。十五年,上幸洛陽,景茂謁見,時 年七十七。上命升殿坐,問其年幾,景茂以實對。上哀 其老,嗟嘆久之。景茂再拜曰:「呂望八十遇文王,臣踰 七十逢陛下。」上甚悅,賜物三百段。詔曰:「景茂修身潔 己,耆宿不虧,作牧化人,聲績顯著。年終考校,獨為稱 首。宜升戎秩,兼進藩條。可上儀同三司、伊」州刺史。 《唐書裴矩傳》:「矩年八十,精明不忘,多識故事,見重于 時。」

《大唐新語》:張柬之,進士擢第,為清源丞,年且七十餘。 永昌初,勉復應制策,試畢,有傳柬之考入下課者,柬 之嘆曰:「余之命也。」乃委歸襄陽。時則天問狄仁傑曰: 「朕要一好漢使有乎?」仁傑曰:「陛下思大才,用之以成 天下之務,則荊州長史張柬之,其人雖老,真宰相材 也。」則天召以為洛州司馬,遷秋官侍郎。及姚崇將赴 靈武,則天令舉外司堪為宰相者,姚崇曰:「張柬之沈 厚有謀,能斷大事,且其人年老,陛下急用之。」登時召 見,以為同鳳閣鸞臺平章事,年已八十矣。與桓彥範、 敬暉、袁恕己、崔元輝等誅討二張,興復社稷,忠冠千 古,功格皇天云。

《唐書張萬福傳》:萬福拜金吾將軍,圖形凌煙閣,數賜 與,并敕度支籍口畜給其費。陽城等詣延英門論裴 延齡事,伏閤不去,帝震怒,左右懼不測。萬福大言曰: 「國有直臣,天下無慮矣。吾年八十,與見盛事。」遍揖城 等勞之,天下益重其名。

《李憕傳》:「憕子源,以父死賊手,常悲憤,不仕不娶,自營 墓為終制。長慶初,年八十矣。李德裕表薦之,穆宗下 詔曰:『源有曾參之行,巢父之操,泊然無營,迄此高年。 夫褒忠所以勸臣節也,旌孝所以激人倫也,鎮澆浮 莫如尚義,厚風俗莫如尊老。舉是四者,大儆于時。其 以源守諫議大夫,賜緋魚袋,河南尹,遣官敦諭上道』。」 帝自遣使者持詔書袍笏即賜,又賜絹二百匹。源頓 首受詔,謂使者年耄,不堪趨拜,即附表謝,辭吐哀愨, 一無受。

《盧鈞傳》:令狐綯惡鈞,罷僕射,以檢校司空,守太子太 師。帝元日大饗含元殿,鈞年八十,升降如儀,音吐鴻 暢,舉朝咨歎。以鈞耆碩長者,顧不任職,咎綯為媢賢。 綯聞,言于帝,即以鈞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為山南西 道節度使。

《柳子華傳》:子華子公度,善攝生。年八十餘,有彊力。常 云:「吾初無術,但未嘗以氣海煖冷物,熟生物,不以元 氣佐喜怒耳。」

《唐國史補》:長慶初,趙相宗儒為太常卿,贊郊廟之禮。 時罷相二十餘年,年七十六,眾論伏其精健。右常侍 李益笑曰:「是僕東府試官所送進士也。」

《雲仙雜記》:蘇尚書八十猶參禪,大溈訪之,以手拍碎 金面棋盤,尚書尋有悟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