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916-蕭統-六臣註文選-30-23.djvu/10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此頁尚未校對


堆落曰坻韓子曰太山之功長立於國家日月之名久著於天地 銑曰阺山石其有崩落者聲聞數百里言蕭何之徒

功響髙若山頽之聲也贍足也故為可為於可為之時則從良曰事本可為

而為於明主之時則君臣不相違疑言必從計必用也可為謂適時也為不可為於不可

為之時則凶濟曰事本不可為而彊為之謂不適時也若夫藺五臣本有先字生收

功於章臺善曰晉灼曰相如獻璧於此臺 翰曰趙有和氏璧而秦王欲以十五城易之趙王使藺相如

持璧入秦秦王見相如於章臺秦王意欲取璧而不與城也相如乃詐言璧有瑕欲指示秦王王乃復與璧令指瑕相如

因不與之秦王竟不得璧而還歸於趙王趙王以是收藺生之功也四皓采榮於南山

善曰四皓史記張良世家髙祖欲易太子留侯曰顧上有不能致者天下有四人逃匿山中於是卑辭厚禮迎此四人太

子侍四人從年皆八十有餘鬚眉皓白衣冠甚偉上怪之問各言名姓曰東園公角里先生綺里季夏黃公采榮採取榮

名也 向曰四人皆老而有德避秦亂居於長安之南商洛山中髙祖時呂后使求之不來後乃來與太子游也榮猶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