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916-蕭統-六臣註文選-30-23.djvu/7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此頁尚未校對


絶業天子之亟五作作急務也善曰凌夷即凌遲也史記張釋之曰秦凌遲而至於

二世天下土崩漢書作陵夷至於二世 向曰休美也陵夷謂政敎隤毀也周家典禮遭秦焚之漢滅秦而復脩理故云

繼周氏絶業也百姓雖勞又惡可以已乎哉濟曰惡何已止也

夫王者固未有不始於憂勤而終於逸樂者也

善曰毛詩序曰始於憂勤終於逸樂 良曰憂勤謂征伐也言王者皆征伐而後逸樂也然則受命之

符合在於此翰曰言受命符瑞合於此時也方將増太五臣本作泰山之

封加梁父之事鳴和鸞五臣作鑾揚樂頌上減五下

登三善曰李奇曰五帝之徳比漢為減三王之徳漢出其上 銑曰王者太平則封増太山禪梁甫鑾鈴也頌雅頌

也言漢徳之盛上可減五帝之美下可升三王之上登升也觀者未覩㫖聽者未聞

音猶鷦鵬已翔乎寥告郭之宇五臣無之宇字而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