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3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三十七卷目錄

 十一歲部紀事

 十二歲部紀事

 十三歲部彙考

  禮記內則

 十三歲部紀事

 十四歲部紀事

 十五歲部彙考

  釋名釋長幼

  白虎通入太學

 十五歲部紀事

人事典第三十七卷

十一歲部紀事

《後漢書樂恢傳》:「恢字伯奇,京兆長陵人也。父親為縣 吏,得罪於令,收將殺之。恢年十一,常俯伏寺門,晝夜 號泣。令聞而矜之,即解出親」

《世說》:陳元方年十一,時候袁公。袁公問曰:「賢家君在 太丘,遠近稱之,何所履行?」元方曰:「老父在太丘,強者 綏之以德,弱者撫之以仁,恣其所安,久而益敬。」袁公 曰:「孤往者嘗為鄴令,正行此事,不知卿家君法孤,孤 法卿父。」元方曰:「周公孔子異世而出,周旋動靜,萬里 如一,周公不師孔子,孔子亦不師周公。」

《魏志邴原傳》註《原別傳》曰:「原十一而喪父,家貧早孤。 鄰有書舍,原過其旁而泣。師問曰:『童子何悲』?原曰:『孤 者易傷,貧者易感。夫書者必皆俱有父兄者,一則羨 其不孤,二則羨其得學,心中惻然而為流涕也』。」師亦 哀原之言,而為之泣曰:「欲書可耳。」答曰:「無錢資。」師曰: 「童子苟有志,我徒相教,不求資也。」于是遂就書。一冬 之間,誦《孝經》《論語》。

《吳志孫權傳》注《吳錄》:「沈友字子正,吳郡人。年十一,華 歆行風俗,見而異之,因呼曰:『沈郎可登車語乎』?友逡 巡卻曰:『先生御命,將以裨補先王之教,整齊風俗,而 輕脫威儀,猶負薪救火,無乃更崇其熾乎』?歆慚曰:『自 桓、靈以來,未有幼童若此者』。」

《晉書周訪傳》:「訪子光,少有父風。年十一,見王敦。敦謂 曰:『貴郡未有將,誰可用者』?光曰:『明公不恥下問,竊謂 無復見勝』。敦笑,以為寧遠將軍、尋陽太守。及敦舉兵, 光率千餘人赴之。既至,敦已死,光未之知,求見敦。王 應祕不言,以疾告。光退曰:『今我遠來而不得見王公, 公其死乎』?遽見其兄撫曰:『王公已死,兄何為與錢鳳 作賊』?」眾並愕然。其夕眾散,錢鳳走出,至闔廬洲,光捕 鳳,詣闕贖罪,故得不廢。

《前秦錄》:「苻堅性至孝,有器度,博學多才藝。年十一便 有經略大志。」

《梁書孔休源傳》:「休源父佩,齊廬陵王記室參軍,早卒。 休源年十一而孤,居喪盡禮。每見父手所寫書,必哀 慟流涕,不能自勝,見者莫不為之垂泣。」

《傅昭傳》:昭年十一,隨外祖於朱雀舫賣曆日,為雍州 刺史袁顗客。顗嘗來昭所,昭讀書自若,神色不改,顗 嘆曰:「此兒神情不凡,必成佳器。」

《南海王大臨傳》:「大臨年十一,遭左夫人憂,哭泣毀瘠, 以孝聞。」

《劉歊傳》:歊幼有識慧,十一讀《莊子逍遙篇》,曰:「『此可解 耳』。客因問之,隨問而答,皆有情理,家人異之。」

《陳書周文育傳》:「文育年十一,能反覆游水中數里,跳 高五六尺,與群兒聚戲,眾莫能及。義興人周薈為壽 昌浦口戍主,見而奇之。」

《陸瓊傳》:瓊年十一,丁父憂,毀瘠有至性。從祖襄嘆曰: 「此兒必荷門基,所謂一不可少。」

《魏書楊播傳》:「播弟津,字羅漢,本名延祚,高祖賜名焉。 少端謹,以器度見稱。年十一,除侍御中散。于時高祖 沖幼,文明太后臨朝,津曾久侍左右,忽咳逆失聲,遂 吐血數升,藏衣袖。太后聞聲,閱而不見,問其故,具以 實言,遂以敬慎見知,賜縑百匹,遷符璽郎中。」

《江氏家傳》:「江蕤字世林。年十一始知摴蒲數以為遊。 祖母費為說往事,有以博奕破業廢身者,于是即棄 五木,終身不以為戲。」

《周書齊王憲傳》:憲子貴,字乾福,少聰敏,涉獵經史,尤 便騎射。始讀《孝經》,便謂人曰:「讀此一經,足為立身之 本。」天和四年,始十歲,封安定郡公,邑一千五百戶。太 祖之初為丞相也,始封此郡,未嘗假人。至是封貴焉。 年十一,從憲獵于鹽州一圍之中,手射野馬及鹿十 有五頭。

《趙文深傳》:「文深少學楷隸,年十一,獻書於魏帝,立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