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楊奐傳》:「奐字煥然,乾州奉天人。母嘗夢東南日光射 其身旁一神人以筆授之,已而奐生,其父以為文明 之象,因名之曰奐。」

《虞集傳》:集父汲,以翰林院編修官致仕,娶楊氏,國子 祭酒文仲女。咸淳間,文仲守衡,以汲從,未有子,為禱 於南嶽。集之將生,文仲晨起衣冠坐而假寐,夢一道 士至前,牙兵啟曰:「南嶽真人來見。」既覺,聞甥館得男, 心頗異之。集三歲即知讀書。

《呂思誠傳》:思誠字仲實,平定州人。六世祖宗禮,金進 士,遼州司戶。宗禮生仲堪,亦舉進士。仲堪生時敏,時 敏生釗,為千夫長,死國事。釗生德成,德成生允,卒平 定知州致仕。思誠父也。母馮氏,夢一丈夫,烏巾白襴 衫,紅綎束帶,趨而揖曰:「我文昌星也。」及寤,思誠生,目 有神光,見者異之。

《察罕傳》:初,察罕生於河中,其夜天氣清肅,月白如晝, 相者賀曰:「是兒必貴。」國人謂白為察罕,故名察罕。 小雲石海涯傳:小雲石海涯,母廉氏,夜夢神人授以 大星,使吞之,已而有妊。及生,神彩秀異,年十二三,膂 力絕人。

《歸暘傳》:「暘字彥溫,汴梁人。將生,其母楊氏夢朝日出 東山,上有輕雲來掩之,故名暘。」

《黃溍傳》:「溍字晉卿,婺州義烏人。母童氏夢大星墜於 懷,乃有娠,歷二十四月始生溍。溍生而俊異,比成童, 授以書詩,不一月成誦。迨長,以文名於四方。」

《張起巖傳》:父範生起巖。初其母丘氏有娠。見長蛇數 丈入榻下。已忽不見。乃驚而誕起巖。

《霏雪錄》:「至正末,越有夫婦於大善寺金剛神側,縛葦 席而居。其婦產一子,首有兩肉角,鼻孔昂縮,類所謂 夜叉者。蓋產婦依止土偶,便稟得此形。」

《明外史馮勝傳》:「勝生時,黑氣滿室,經日不散。」

《方孝孺傳》:「孝孺生時,有大星墮其所。」

《章溢傳》:溢,龍泉人,始生聲如鐘,其家怪之,幾不舉。 《薛瑄傳》:瑄生時,肌如水晶,洞見五內,其母欲不舉,祖 聞其啼聲,止之曰:「此兒體清而聲宏,必異人也。」乃舉 之。

《孫懋傳》:「『江彬導帝巡幸塞上,懋上言:彬素梟桀,志懷 憸邪,乞立寘重典,雪神人之憤』。疏上,人皆為懋危,而 彬方日夜侍帝娛樂,竟亦不之見也。彬生日,眾邀懋 往賀。懋曰:『吾抗疏欲殺之,而賀其生乎』?」卒不往。 《霏雪錄》:「樊昌高八舍家軒墀之間畜龜,數年生育至 百餘。其家產子四五人,皆龜胸傴僂。蓋孕婦感其氣 所致。」古人胎教。可不謹哉。

陳白雲家,籬落間植決明,家人摘以下茶。生三女,皆 短而跛,而王氏女甥亦跛,予皆識之。又會稽民朱氏 一子亦然,其家亦嘗種之,悉拔去。

《嵩陽雜識》:胡忠安公濙生,髮白如絲,彌月方黑。生之 夕,母夢一僧持花以遺之,覺而生公見僧即笑。父問 之,僧答云:「此吾師天池高僧後身也。先師嘗示夢,今 生胡氏家,後當顯,爾來求我,以一笑為記。」聞者異之。 《野雪雜說》:鶴山先生母夫人方坐蓐時,其先公晝寢, 夢有人朝服入其臥內,因問為誰,答曰:「陳了翁。」覺而 「鶴山生。」所以用其號而命名。

《賢奕》趙司成永,號類菴,京師人。一日,過魯學士鐸邸, 魯公曰:「公何之?」司成曰:「憶今日為西涯先生誕辰,將 往壽也。」魯公曰:「吾當與公偕,公以何為贄?」司成曰:「帕 二方也。」魯公曰:「吾贄亦應如之。」入啟笥,索帕無有,躊 躇良久,憶里中曾餽有枯魚,令家人取之。家人報以 食,僅存其半。魯公度家無他物,即以其半載與趙公 俱往公所稱祝,公「烹魚沽酒以飲。二公歡甚,即事唱 和而罷。」

《皇朝盛事》:「慶成王生一百子俱長成。自長子襲封外, 餘九十九人並封鎮國將軍。每會紫玉盈坐,至不能 相識,而人皆隆準。」極異事也。

《見聞錄》:太原王相公始生,冷無氣,母驚謂已死。有鄰 嫗徐氏者,反覆諦視良久,笑曰:「此俗名臥胞生,吾能 治之當活,活則當貴,但不免多病,累阿母耳。」趣使活 之,其法用左手掬兒,右手摑其背百餘,逾時嚏下而 醒。六歲中痘,公母嘗下樓謁巫,見一白衣人長丈餘, 闌立凝視,若有所言。母驚踣樓下,以為不祥,然竟無 恙。從父入太學,僦舍十廟前,甫四歲,苦夜啼,雖風雨 大寒中,必求宿戶外。母患之,試使人詐蒙虎皮升屋 而嗥,夜夜為常,迄不能禁。忽一夕,有真虎自廟牆東 緣脊而來,其行甚遲,睥睨若欲下噉者。比舍人俱見 之,一市盡鬨,持挺杖逐之,迤邐至西牆而沒。公能記 其狀,方額翹尾,視常虎更大而黑,無斑文。有識者言 「此神司虎也。」

《明外史葉向高傳》:「向高,福清人。在妊時,母避倭寇難, 生道旁敗廁中,轉側三年,數瀕於死。輒有神相之,迄 獲全。」

《陸崑傳》:「崑妊七月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