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宮崎寅藏的談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重定向自与宫崎寅藏的谈话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自述革命思想及行動之緣起
民國成立前在日本與宮崎寅藏的談話
作者:孫中山
    本作品收錄於:《建國月刊

    据《建国月刊》第五卷第四期 (南京一九三一年八月版)宫崎滔天《孙逸仙传》, 略加整理。 所据底本与日文手稿《孙逸仙》(《宫崎滔天全集》第一卷)内容相同,但前者叙至一八九五年,后者叙至一八九七年;估计为一八九七年秋宫崎寅藏认识孙中山后不久所作。谈话时间当在一九零零年惠州起义以前,地点在日本。

    宮崎:先生,中國革命思想胚胎於何時?

    孫:革命思想之成熟固予長大後事,然革命之最初動機,則予在幼年時代與鄉關宿老談話時已起。宿老者誰?太平天國軍中殘敗之老英雄是也。

    宮崎:先生土地平均之說得自何處?學問上之講求抑實際上之考察?

    孫:吾受幼時境遇之刺激,頗感到實際上及學理上有講求此問題之必要。吾若非生而貧困之農家子,則或忽視此重大問題亦未可知。吾自達到運用腦力思索之年齡時,為我腦海中第一疑問題者則為我自己之境遇,以為吾將終老於是境乎,抑若何而後可脫離此境也。

    (下述一八八三年自檀香山返鄉後事)

    孫:予歸侍父母膝下也,鄉關之宿老以及竹馬之友皆繞予叩所聞見,予盡舉以告,無不欣然色喜;遂被推為宿老議員之一。自治鄉政之事多采餘說,如道路修改,入夜街道燃燈,及為防禦盜賊設壯丁夜警團,順次更代,此等壯丁均須待槍等事是也。當時予若具有今日之思想,不采憑一舉而成大事之宏圖,僅由此漸次擴張此信用與實力,由縣及州,由州入省,隱忍持久,籍共同自衛之名輸入兵器,訓練壯丁,見機蹶起,大事或易成就亦未可知。然予以年少氣盛,遂不能久安此境。家居一年後,聞廣東有醫學校之設立,請于父母而入斯校。

    孫:予轉入香港醫學校,不出一二年,同學中得革命同志三人,曰尤、曰陳、曰楊。皆志同道合,暇則放言高論,四座為驚,毫無忌憚。起臥出入,均相與偕,情勝同胞。因相結為一小團體,人稱曰四大寇。時鄭弼臣猶肄業廣東醫校,時來加入四大寇之列,及交愈稔,始悉彼為三合會頭目之一。於是賴以得知中國向來秘密結社者之內容,大得為予實行參考之資料。然予由談論時代入於實行時代之動機,則受鄭君所賜者甚多也。

    本译文与其原文有分别的版权许可。译文版权状况仅适用于本版本。
    原文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5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译文
    PD-icon.svg 这部作品以匿名或别名发表,确实作者身份不明,或者以法人、非法人单位名义但非作者个人名义发表,1996年1月1日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匿名、别名、法人、非法人单位作品发表起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