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青瑣倩女離魂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重定向自倩女離魂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迷青瑣倩女離魂
作者:鄭光祖

楔子[编辑]

〔旦扮夫人引從人上,詩云〕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休道黃金貴,安樂最值錢。老身姓李,夫主姓張,早年間亡化已過。止有一個女孩兒,小字倩女,年長一十七歲。孩兒針指女工,飲食茶水,無所不會。先夫在日,曾與王同知家指腹成親,王家生的是男,名喚王文舉。此生年紀今長成了,聞他滿腹文章,尚未娶妻。老身也曾數次寄書去,孩兒說要來探望老身,就成此親事。下次小的每,門首看者,若孩兒來時,報的我知道。〔正末扮王文舉上,云〕黃卷青燈一腐儒,三槐九棘位中居。世人只說文章貴,何事男兒不讀書。小生姓王,名文舉。先父任衡州同知,不幸父母雙亡。父親存日,曾與本處張公弼指腹成親,不想先母生了小生,張宅生了一女,因伯父下世,不曾成此親事。岳母數次寄書來問,如今春榜動,選場開,小生一者待往長安應舉,二者就探望岳母,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左右,報復去,道有王文舉在於門首。〔從人報科,云〕報的夫人知道:外邊有一個秀才,說是王文舉。〔夫人云〕我語未懸口,孩兒早到了。道有請。〔作見科〕〔正末云〕孩兒一向有失探望,母親請坐,受你孩兒幾拜。〔作拜科〕〔夫人云〕孩兒請起,穩便。〔正末云〕母親,你孩兒此來,一者拜候岳母,二者上朝進取去。〔夫人云〕孩兒請坐。下次小的每,說與梅香,繡房中請出小姐來,拜哥哥者。〔從人云〕理會的。後堂傳與小姐,老夫人有請。〔正旦引梅香上,云〕妾身姓張,小字倩女,年長一十七歲。不幸父親亡逝已過。父親在日,曾與王同知指腹成親,後來王宅生一子是王文舉,俺家得了妾身。不想王生父母雙亡,不曾成就這門親事。今日母親在前廳上呼喚,不知有甚事,梅香,跟我見母親去來。〔梅香云〕姐姐行動些。〔作見科〕〔正旦云〕母親,喚您孩兒有何事?〔夫人云〕孩兒,向前拜了你哥哥者。〔作拜科〕〔夫人云〕孩兒,這是倩女小姐。且回繡房中去。〔正旦出門科,云〕梅香,咱那裏得這個哥哥來?〔梅香云〕姐姐,你不認的他?則他便是指腹成親的王秀才。〔正旦云〕則他便是王生?俺母親著我拜為哥哥,不知主何意也呵?〔唱〕

【仙呂•賞花時】他是個矯帽輕衫小小郎,我是個繡帔香車楚楚娘,恰才貌正相當。俺娘向陽臺路上,高築起一堵雲雨牆。

【幺篇】可待要隔斷巫山窈窕娘,怨女鰥男各自傷,不爭你左使著一片黑心腸。你不拘箝我可倒不想,你把我越間阻越思量。〔同梅香下〕

〔夫人云〕下次小的每,打掃書房,著孩兒安下,溫習經史,不要誤了茶飯。〔正末云〕母親,休打掃書房,您孩兒便索長行,往京師應舉去也。〔夫人云〕孩兒,且住一兩日,行程也未遲哩。〔詩云〕試期尚遠莫心焦,且在寒家過幾朝。〔正末詩云〕只為禹門浪暖催人去,因此匆匆未敢問桃夭。〔同下〕

第一折[编辑]

〔正旦引梅香上,云〕妾身倩女,自從見了王生,神魂馳蕩。誰想俺母親誨了這親事,著我拜他做哥哥,不知主何意思?當此秋景,是好傷感人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捱徹涼宵,颯然驚覺,紗窗曉。落葉蕭蕭,滿地無人掃。

【混江龍】可正是暮秋天道,盡收拾心事上眉捎,鏡臺兒何曾覽照,繡針兒不待拈著。常恨夜坐窗前燭影昏,一任晚妝樓上月兒高。俺本是乘鸞豔質,他須有中雀豐標。苦被煞尊堂間阻,爭把俺情義輕拋。空誤了幽期密約,虛過了月夕花朝。無緣配合,有分煎熬。情默默難解自無聊,病懨懨則怕娘知道。窺之遠天寬地窄,染之重夢斷魂勞。

〔梅香云〕姐姐,你省可裏煩惱。〔正旦云〕梅香,似這等,幾時是了也?〔唱〕

【油葫蘆】他不病倒,我猜著敢消瘦了。被拘箝的不忿心,教他怎動腳?雖不是路迢迢,早情隨著雲渺渺、淚灑做雨瀟瀟。不能勾傍闌干數曲湖山靠,恰便似望天涯一點青山小。〔帶云〕秀才他寄來的詩,也埋怨俺娘哩。〔唱〕他多管是意不平,自發揚,心不遂,閑綴作,十分的賣風騷,顯秀麗,誇才調。我這裏詳句法,看揮毫。【天下樂】只道他讀書人志氣高,元來這淒涼甚日了。想俺這孤男寡女忒命薄!我安排著鴛鴦宿錦被香,他盼望著鸞鳳鳴琴瑟調。怎做得蝴蝶飛錦樹繞。

〔梅香云〕姐姐,那王秀才生的一表人物,聰明浪子,論姐姐這個模樣,正和王秀才是一對兒。姐姐,且寬心,省煩惱。〔正旦云〕梅香,似這般,如之奈何也!〔唱〕

【那吒令】我一年一日過了,團圓日較少;三十三天覷了,離恨天最高;四百四病害了,相思病怎熬。〔帶云〕他如今待應舉去也呵!〔唱〕千里將鳳闕攀,一舉把龍門跳,接絲鞭總是妖嬈。

〔梅香云〕姐姐,那王生端的內才外才相稱也。〔正旦唱〕

【鵲踏枝】據胸次,那英豪;論人品,更清高。他管跳出黃塵,走上清霄。又不比鬧清曉茅簷燕雀,他是掣風濤混海鯨鼇。

〔帶云〕梅香,那書生呵!〔唱〕

【寄生草】他拂素楮鵝溪繭,蘸中山玉兔毫。不弱如駱賓王夜作論天表,也不讓李太白醉寫平蠻稿,也不比漢相如病受徵賢詔。他辛勤十年書劍洛陽城,決崢嶸一朝冠蓋長安道。

〔梅香云〕姐姐,王生今日就要上朝應舉去,老夫人著俺折柳亭與哥哥送路哩。〔正旦云〕梅香,咱折柳亭與王生送路去來。〔同下〕〔正末同夫人上,云〕母親,今日是吉日良辰,你孩兒便索長行,往京師進取去也。〔夫人云〕孩兒,你既是要行,我在這折柳亭上與你餞行。小的每,請小姐來者。〔正旦引梅香上,云〕母親,孩兒來了也。〔夫人云〕孩兒,今日在這折柳亭與你哥哥送路,你把一杯酒者。〔正旦云〕理會的。〔把酒科,云〕哥哥,滿飲一杯。〔正末飲科,云〕母親,你孩兒今日臨行,有一言動問:當初先父母曾與母親指腹成親,俺母親生下小生,母親添了小姐。後來小生父母雙亡,數年光景,不曾成此親事。小生特來拜望母親,就問這親事。母親著小姐以兄妹稱呼,不知主何意?小生不敢自專,母親尊鑒不錯。〔夫人云〕孩兒,你也說的是。老身為何以兄妹相呼?俺家三輩兒不招白衣秀士。想你學成滿腹文章,未曾進取功名。你如今上京師,但得一官半職,回來成此親事,有何不可?〔正末云〕既然如此,索是謝了母親,便索長得去也。〔正旦云〕哥哥,你若得了官時,是必休別接了絲鞭者!〔正末云〕小姐但放心,小生得了官時,便來成此親事也。〔正旦云〕好是難分別也呵!〔唱〕

【村裏迓鼓】則他這渭城朝雨,洛陽殘照,雖不唱陽關曲本,今日來祖送長安年少。兀的不取次棄舍,等閒拋掉,因而零落!〔作歎科,云〕哥哥!〔唱〕恰楚澤深,秦關杳,泰華高。歎人生離多會少!

〔正末云〕小姐,我若為了官呵,你就是夫人縣君也。〔正旦唱〕

【元和令】杯中酒和淚酌,心間事對伊道,似長亭折柳贈柔條。哥哥,你休有上梢沒下梢。從今虛度可憐宵,奈離愁不了!

〔正末云〕往日小生也曾掛念來。〔正旦云〕今日更是淒涼也!〔唱〕

【上馬嬌】竹窗外響翠梢,苔砌下生綠草,書舍頓蕭條,故園悄悄無人到。恨怎消,此際最難熬!

【遊四門】抵多少彩雲聲斷紫鸞簫,今夕何處系蘭橈。片帆休遮西風惡,雪卷浪淘淘。岸影高,千里水雲飄。

【勝葫蘆】你是必休做了冥鴻惜羽毛。常言道好事不堅牢。你身去休教心去了。對郎君低告,恰梅香報導,恐怕母親焦。

〔夫人云〕梅香,看車兒著小姐回去。〔梅香云〕姐姐,上車兒者。〔正末云〕小姐請回,小生便索長行也。〔正旦唱〕

【後庭花】我這裏翠簾車先控著,他那裏黃金鐙懶去挑。我淚濕香羅袖,他鞭垂碧玉梢。望迢迢恨堆滿西風古道,想急煎煎人多情人去了,和青湛湛天有情天亦老。俺氣氳氳喟然聲不安交,助疏剌剌動羈懷風亂掃,滴撲簌簌界殘妝粉淚拋,灑細蒙蒙邑香塵暮雨飄。

【柳葉兒】見淅零零滿江樓閣,我各剌剌坐車兒懶過溪橋,他圪蹬蹬馬蹄兒倦上皇州道。我一望望傷懷抱,他一步步待回鑣,早一程程水遠山遙。

〔正末云〕小姐放心,小生得了官,便來取你。小姐請上車兒回去罷。〔正旦唱〕

【賺煞】從今後只合題恨寫芭蕉,不索占夢揲蓍草,有甚心腸更珠圍翠繞。我這一點真情魂縹渺,他去後,不離了前後周遭。廝隨著司馬題橋,也不指望駟馬高車顯榮耀。不爭把瓊姬棄卻,比及盼子高來到,早辜負了碧桃花下鳳鸞交。〔同梅香下〕

〔正末云〕你孩兒則今日拜別了母親,便索長行也。左右,將馬來,則今日進取功名,走一遭去。〔下〕〔夫人云〕王秀才去了也,等他得了官回來,成就這門親事,未為遲哩。〔下〕

第二折[编辑]

〔夫人慌上,云〕歡喜未盡,煩惱又來。自從倩女孩兒在折柳亭與王秀才送路,辭別回家,得其疾病,一臥不起。請的醫人看治,不得痊可,十分沉重,如之奈何?則怕孩兒思想湯水吃,老身親自去繡房中探望一遭去來。〔下〕〔正末上,云〕小生王文舉,自與小姐在折柳亭相別,使小生切切于懷,放心不下。今夜艤舟江岸,小生橫琴于膝,操一曲以適悶咱。〔做撫琴科〕〔正旦別扮離魂上,云〕妾身倩女,自與王生相別,思想的無奈,不如跟他同去,背著母親,一徑的趕來。王生也,你只管去了,爭知我如何過遣也呵!〔唱〕

【越調•鬥鵪鶉】人去陽臺,雲歸楚峽。不爭他江渚停舟,幾時得門庭過馬。悄悄冥冥,瀟瀟灑灑,我這裏踏岸沙,步月華。我覷著這萬水千山,都只在一時半霎。

【紫花兒序】想倩女心間離恨,趕王生柳外蘭舟,似盼張騫天上浮槎。汗溶溶瓊珠瑩臉,亂松松雲髻堆鴉,走的我筋力疲乏。你莫不夜泊秦淮賣酒家,向斷橋西下,疏剌剌秋水孤浦,冷清清明月蘆花。

〔云〕走了半日,來到江邊,聽的人語喧鬧,我試覷咱。〔唱〕

【小桃紅】驀聽得馬嘶人語鬧喧嘩,掩映在垂楊下。唬的我心頭丕丕那驚怕,原來是響噹噹鳴榔板捕魚蝦。我這裏順西風悄悄聽沉罷,趁著這厭厭露華,對著這澄澄月下,驚的那呀呀呀寒雁起平沙。

【調笑令】向沙堤款踏,莎草帶霜滑。掠濕湘裙翡翠紗,抵多少蒼苔露冷淩波襪。看江上晚來堪畫,玩水壺瀲灩天上下,似一片碧玉無瑕。

【禿廝兒】你覷遠浦孤鶩落霞,枯藤老樹昏鴉。聽長笛一聲何處發,歌欸乃,櫓咿啞。

〔云〕兀那船頭上琴聲響,敢是王生?我試聽咱。〔唱〕

【聖藥王】近蓼窪,䌫釣槎,有折蒲衰柳老蒹葭。傍水凹,折藕芽,見煙籠寒水月籠沙,茅舍兩三家。

〔正末云〕這等夜深,只聽得岸上女人聲音,好似我倩女小姐,我試問一聲波。〔做問科,云〕那壁不是倩女小姐麼?這早晚來此怎的?〔魂旦相見科,云〕王生也,我背著母親,一徑的趕將你來,咱同上京去罷。〔正末云〕小姐,你怎生直趕到這裏來?〔魂旦唱〕

【麻郎兒】你好是舒心的伯牙,我做了沒路的渾家。你道我為甚麼私離繡榻?待和伊同走天涯。

〔正末云〕小姐是車兒來?是馬兒來?

〔魂旦唱〕【幺】險把咱家走乏。比及你遠赴京華,薄命妾為伊牽掛,思量心幾時撇下。

【絡絲娘】你拋閃咱比及見咱,我不瘦殺多應害殺。〔正末云〕若老夫人知道,怎了也?〔魂旦唱〕他若是趕上咱待怎麼?常言道做著不怕!

〔正末做怒科,云〕古人云:“聘則為妻,奔則為妾。”老夫人許了親事,待小生得官,回來諧兩姓之好,卻不名正言順。你今私自趕來,有玷風化,是何道理?〔魂旦云〕王生!〔唱〕

【雪裏梅】你振色怒增加,我凝睇不歸家。我本真情,非為相唬,已主定心猿意馬。

〔正末云〕小姐,你快回去罷!〔魂旦唱〕

【紫花兒序】只道你急煎煎趲登程路,元來是悶沉沉困倚琴書,怎不教我痛煞煞淚濕琵琶。有甚心著霧鬢輕籠蟬翅,雙眉淡掃宮鴉。似落絮飛花,誰待問出外爭如只在家。更無多話,願秋風駕百尺高帆,盡春光付一樹鉛華。

〔云〕王秀才,趕你不為別,我只防你一件。〔正末云〕小姐,防我那一件來?〔魂旦唱〕

【東原樂】你若是赴御宴瓊林罷,媒人每攔住馬,高挑起染渲佳人丹青畫,賣弄他生長在王侯宰相家。你戀著那奢華,你敢新婚燕爾在他門下?

〔正末云〕小生此行,一舉及第,怎敢忘了小姐!〔魂旦云〕你若得登第呵,〔唱〕

【綿搭絮】你做了貴門嬌客,一樣矜誇。那相府榮華,錦繡堆壓,你還想飛入尋常百姓家?那時節似魚躍龍門播海涯,飲御酒,插宮花,那其間占鼇頭、占鼇頭登上甲。

〔正末云〕小生倘不中呵,卻是怎生?〔魂旦云〕你若不中呵,妾身荊釵裙布,願同甘苦。〔唱〕

【拙魯速】你若是似賈誼困在長沙,我敢似孟光般顯賢達。休想我半星兒意差,一分兒抹搭。我情願舉案齊眉傍書榻,任粗糲淡薄生涯,遮莫戴荊釵、穿布麻。

〔正末云〕小姐既如此真誠志意,就與小生同上京去,如何?〔魂旦云〕秀才肯帶妾身去呵,〔唱〕

【幺篇】把稍公快喚咱,恐家中廝捉拿。只見遠樹寒鴉,岸草汀沙,滿目黃花,幾縷殘霞。快先把雲帆高掛,月明直下,便東風刮,莫消停,疾進發。

〔正末云〕小姐,則今日同我上京應舉去來。我若得了官,你便是夫人縣君也。〔魂旦唱〕

【收尾】各剌剌向長安道上把車兒駕,但願得文苑客當時奮發。則我這臨邛市沽酒卓文君,甘伏待你濯錦江題橋漢司馬。〔同下〕

第三折[编辑]

〔正末引祗從人上,云〕小官王文舉,自到都下,攛過卷子,小官日不移影,應對萬言,聖人大喜,賜小官狀元及第。夫人也隨小官至此。我如今修一封平安家書,差人岳母行報知。左右的,將筆硯來。〔做寫書科,云〕寫就了也,我表白一遍咱:“寓都下小婿王文舉拜上岳母座前:自到闕下,一舉狀元及第。待受官之後,文舉同小姐一時回家。萬望尊慈垂照,不宣。”書已寫了,左右的,與我喚張千來。〔淨扮張千上〕〔詩云〕我做伴當實是強,公差幹事多的當。一日走了三百里,第二日剛剛捱下炕。自家張千的便是。狀元爺呼喚,須索走一遭去。〔做見科,云〕爺喚張千那廂使用?〔正末云〕張千,你將這一封平安家信,直至衡州,尋問張公弼家投下。你見了老夫人,說我得了官也。你小心在意者!〔淨接書云〕張千知道了,我將著這一封書,直至衡州走一遭去。〔同下〕〔老夫人上,云〕誰想倩女孩兒,自與王生別後,臥病在床,或言或笑,不知是何症候。這兩日不曾看他,老身須親看去。〔下〕〔正旦抱病,梅香扶上,云〕自從王秀才去後,一臥不起,但合眼便與王生在一處,則被這相思病害殺人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自執手臨岐,空留下這場憔悴,想人生最苦別離。說話處少精神,睡臥處無顛倒,茶飯上不知滋味。似這般廢寢忘食,折挫得一日瘦如一日。

【醉春風】空服遍瞑眩藥不能痊,知他這腌臢病何日起?要好時直等的見他時,也只為這症候因他上得、得。一會家縹緲呵忘了魂靈,一會家精細呵使著軀殼,一會家混沌呵不知天地。

〔云〕我眼裏只見王生在面前,原來是梅香在這裏!梅香,如今是甚時候了?〔梅香云〕如今春光將盡,綠暗紅稀,將近四月也。

〔正旦唱〕【迎仙客】日長也愁更長,紅稀也信尤稀,〔帶云〕王生,你好下的也!〔唱〕春歸也奄然人未歸。〔梅香云〕姐姐,俺姐夫去了未及一年,你如何這等想他?〔正旦唱〕我則道相別也數十年,我則道相隔著幾萬里,為數歸期,則那竹院裏刻遍琅玕翠。【紅繡鞋】去時節楊柳西風秋日,如今又過了梨花暮雨寒食。〔梅香云〕姐姐,你可曾卜一卦麼?〔正旦唱〕則兀那龜兒卦無定准、枉央及,喜蛛兒難憑信,靈鵲兒不誠實,燈花兒何太喜。

〔夫人上,云〕來到孩兒房門首也。梅香,你姐姐較好些麼?〔正旦云〕是誰?〔梅香云〕是奶奶來看你哩。〔正旦云〕我每日眼界只見王生,那曾見母親來?〔夫人云〕孩兒,你病體如何?

〔正旦唱〕【普天樂】想鬼病最關心,似宿酒迷春睡。繞晴雪楊花陌上,趁東風燕子樓西。拋閃殺我年少人,辜負了這韶華日。早是離愁添縈系,更那堪景物狼藉。愁心驚一聲鳥啼,薄命趁一春事已,香魂逐一片花飛。

〔正旦昏科〕〔夫人云〕孩兒,你掙挫些兒!〔正旦醒科〕〔唱〕

【石榴花】早是俺抱沉屙添新病發昏迷。也則是死限緊相催,病膏肓針灸不能及。〔夫人云〕我請個良醫來調治你。〔正旦唱〕若是他來到這裏,煞強如請扁鵲盧醫。〔夫人云〕我如今著人請王生去。〔正旦唱〕把似請他時,便許做東床婿。到如今悔後應遲。〔夫人云〕王生去了,再無音信寄來。〔正旦唱〕他不寄個報喜的信息緣何意,有兩件事我先知。【鬥鵪鶉】他得了官別就新婚,剝落呵羞歸故里。〔夫人云〕孩兒休過慮,且將息自己。〔正旦唱〕眼見的千死千休,折倒的半人半鬼。為甚這思竭損的枯腸不害饑,苦懨懨一肚皮。〔夫人云〕孩兒吃些湯粥。〔正旦云〕母親,〔唱〕若肯成就了燕爾新婚,強如吃龍肝鳳髓。

〔云〕我這一會昏沉上來,只待睡些兒哩。〔夫人云〕梅香,休要吵鬧,等他歇息,我且回去咱。〔夫人同梅香下〕〔正旦睡科〕〔正末上見旦科,云〕小姐,我來看你哩!〔正旦云〕王生,你在那裏來?〔正末云〕小姐,我得了官也!〔正旦唱〕

【上小樓】則道你辜恩負德,你原來得官及第。你直叩丹墀,奪得朝章,換卻白衣。覷面儀,比向日,相別之際,更有三千丈五陵豪氣。

〔正末云〕小姐,我去也。〔下〕〔正旦醒科,云〕分明見王生,說得了官也,醒來卻是南柯一夢!〔唱〕

【幺篇】空疑惑了大一會,恰分明這搭裏。俺淘寫相思,敘問寒溫,訴說真實。他 緊摘離,我猛跳起,早難尋難覓,只見這冷清清半竿殘日。

〔梅香上,云〕姐姐,為何大驚小怪的?〔正旦云〕我恰才夢見王生,說他得了官也!〔唱〕

【十二月】元來是一枕南柯夢裏,和二三子文翰相知。他訪四科、習五常典禮,通六藝、有七步才識,憑八韻、賦縱橫大筆,九天上得遂風雷。

【堯民歌】想十年身到鳳凰池,和九卿相八元輔勸金盃。則他那七言詩六合裏少人及,端的個五福全四氣備,占掄魁震三月春雷。雙親行先報喜,都為這一紙登科記。

〔淨上,云〕自家張千的便是。奉俺王相公言語,差來衡州下家書。尋問張公弼宅子,人說這裏就是。〔做見梅香科,云〕姐姐,唱喏哩!〔梅香云〕兀那廝,你是甚麼人?〔淨云〕這裏敢是張相公宅子麼?〔梅香云〕則這裏就是,你問怎的?〔淨云〕我是京師來的。俺王相公得了官也,著我寄書來,與家裏夫人知道。〔梅香云〕你則在這裏,我和小姐說去。〔見正旦科,云〕姐姐,王秀才得了官也!著人寄家書來,見在門首哩!〔正旦云〕著他過來!〔梅香見淨云〕兀那寄書的,過去見小姐。〔淨見正旦驚科,背云〕一個好夫人也!與我家奶奶生的一般兒!〔回云〕我是京師王相公差我寄書來與夫人。〔正旦云〕梅香,將書來與我看。〔梅香云〕兀那漢子,將書來。〔淨遞書科〕〔正旦念書科,云〕“寓都下小婿王文舉拜上岳母座前:自到闕下,一舉狀元及第。待受官之後,文舉同小姐一時回家。萬望尊慈垂照,不宣。”他原來有了夫人也!兀的不氣殺我也!〔氣倒科〕〔梅香救科,云〕姐姐,蘇醒者!〔正旦醒科〕〔梅香云〕都是這寄書的!〔做打淨科〕〔正旦云〕王生,則被你痛殺我也!〔唱〕

【哨遍】將往事從頭思憶,百年情只落得一口長吁氣。為甚麼把婚聘禮不曾題?恐少年墮落了春闈。想當日在竹邊書舍,柳外離亭,有多少徘徊意。爭奈匆匆去急,再不見音容瀟灑,空留下這詞翰清奇。把巫山錯認做望夫石,將小簡帖聯做斷腸集。恰微雨初陰,早皓月穿窗,使行雲易飛。

【耍孩兒】俺娘把冰綃剪破鴛鴦隻,不忍別遠送出陽關數里。此時有意送征帆,無計住雕鞍,奈離愁與心事相隨。愁縈遍、垂楊古驛絲千縷,淚添滿、落日長亭酒一杯。從此去,孤辰限,淒涼日,憶鄉關愁雲阻隔,著床枕鬼病禁持。

【四煞】都做了一春魚雁無消息,不甫能一紙音書盼得,我則道春心滿紙墨淋漓,原來比休書多了個封皮。氣的我痛如淚血流難盡,爭些魂逐東風吹不回。秀才每心腸黑,一個個貧兒乍富,一個個飽病難醫。

【三煞】這秀才則好謁僧堂三頓齋,則好撥寒爐一夜灰,則好教偷燈光鑿透鄰家壁,則好教一場雨淹了中庭麥,則好教半夜雷轟了薦福碑。不是我閑淘氣,便死呵死而無怨,待悔呵悔之何及!

【二煞】倩女呵病纏身,則願的天可憐。梅香呵我心事則除是你盡知。望他來表白我真誠意,半年甘分耽疾病,鎮日無心掃黛眉。不甫能捱得到今日,頭直上打一輪皂蓋,馬頭前列兩行朱衣。

【尾煞】並不聞琴邊續斷弦,倒做了山間滾磨旗。划地接絲鞭別娶了新妻室。這是我棄死忘生落來的!〔梅香扶正旦下〕

〔淨云〕都是俺爺不是了!你娶了老婆便罷,又著我寄紙書來作什麼?我則道是平安家信,原來是一封休書,把那小姐氣死了,梅香又打了我一頓。想將起來,都是俺爺不是了!〔詩云〕想他做事沒來由,寄的書來惹下愁。若還差我再寄信,只做烏龜縮了頭。〔下〕

第四折[编辑]

〔正末上,云〕歡來不似今朝,喜來那逢今日。小官王文舉,自從與夫人到于京師,可早三年光景也。謝聖恩可憐,除小官衡州府判,著小官衣錦還鄉。左右,收拾行裝,輛起細車兒,小官同夫人往衡州赴任去。則今日好日辰,便索長行也。〔魂旦上,云〕相公,我和你兩口兒衣錦還鄉,誰想有今日也呵!〔唱〕

【黃鐘•醉花陰】行李蕭蕭倦修整,甘歲月淹留帝京。只聽得花外杜鵑聲,催起歸程。將往事從頭省,我心坎上猶自不惺惺,做了場棄業拋家惡夢境。

【喜遷鶯】據才郎心性,莫不是向天公買撥來的聰明?那更內才外才相稱,一見了不由人不動情。忒志誠,兀的不傾了人性命!引了人魂靈!

〔正末云〕小姐兜住馬慢慢的行將去。〔魂旦唱〕

【出隊子】騎一匹龍駒暢好口硬,恰便似馱張紙不恁般輕。騰騰騰收不住玉勒常是虛驚,火火火坐不穩雕鞍划地眼生,撒撒撒挽不定絲韁則待攛行。

【刮地風】行了些這沒撒和的長途有十數程,越恁的骨瘦蹄輕。暮春天景物撩人興,更見景留情。怪的是滿路花生,一攢攢綠楊紅杏,一雙紫燕黃鶯,一對蜂、一對蝶、各相比並。想天公知他是怎生,不肯教惡了人情。

【四門子】中間裏列一道紅芳徑,教俺美夫妻並馬兒行。自如今富貴還鄉井,方信道耀門閭晝錦榮。若見俺娘,那一會驚,剛道來的話兒不中聽。是這等門廝當,戶廝撐,怎教咱做妹妹哥哥答應?

【古水仙子】全不想這姻親是舊盟,則待教祆廟火刮刮匝匝烈焰生,將水面上鴛鴦忒楞楞騰分開交頸,疏剌剌沙鞴雕鞍撒了锁鞓,廝琅琅湯偷香處喝號提鈴,支楞楞爭弦斷了不續碧玉箏,吉丁丁璫精磚上摔破菱花鏡,撲通通冬井底墜銀瓶。

〔正末云〕早來到家中也。小姐,我先過去。〔做見跪云〕母親,望饒恕你孩兒罪犯則個!〔夫人云〕你有何罪?〔正未云〕小生不合私帶小姐上京,不曾告知。〔夫人云〕小姐現今染病在床,何曾出門?你說小姐在那裏?〔魂旦見科〕〔夫人云〕這必是鬼魅!〔魂旦唱〕

【古寨兒令】可憐我伶丁也那伶仃,閣不住兩淚盈盈,手拍著胸脯自招承,自感歎,自傷情,自懊悔,自由性。

【古神杖兒】俺娘他毒害的有名,全無那子母面情。則被他將一個癡小冤家,送的來離鄉背井。每日價煩煩惱惱,孤孤另另。少不得厭煎成病,斷送了潑殘生。

〔正末云〕小鬼頭,你是何處妖精?從實說來!若不實說,一劍揮之兩段。〔做拔劍砍科〕〔魂旦驚科,云〕可怎了也!〔唱〕

【幺篇】沒揣的一聲狠似雷霆,猛可裏唬一驚丟了魂靈。這的是俺娘的弊病,要打滅醜聲,佯做個囈掙。妖精也甚精?男兒也,看我這舊恩情,你且放我去,與夫人親折證。

〔夫人云〕王秀才,且留人,他道不是妖精,著他到房中看,那個是伏侍他的梅香?〔梅香扶正旦昏睡科〕〔魂旦見科,唱〕

【掛金鎖】驀入門庭,則教我立不穩行不正。望見首飾妝奩,志不寧心不定。見幾個年少丫環,口不住手不停;擁著個半死佳人,喚不醒呼不應。

【尾聲】猛地回身來合併,床兒畔一盞孤燈。兀良,早則照不見伴人清瘦影。〔魂旦附正旦體科,下〕

〔梅香做叫科,云〕小姐!小姐!王姐夫來了也!〔正旦醒科,云〕王郎在那裏?〔正末云〕小姐在那裏?〔梅香云〕恰才那個小姐附在俺小姐身上,就蘇醒了也。〔旦、末相見科〕〔正末云〕小生得官後,著張千曾寄書來。〔正旦唱〕

【側磚兒】哎!你個辜恩負德王學士,今日也有稱心時。不甫能盼得音書至,倒揣與我個悶弓兒!

【竹枝歌】打聽為官折了桂枝,別取了新婚甚意思?著妹妹目下恨難支,把哥哥閑傳示。則問這小妮子,被我都嘶嘶的扯做紙條兒。

〔正末云〕小姐分明在京,隨我三年,今日如何合為一體?〔正旦唱〕

【水仙子】想當日暫停征棹飲離尊,生恐怕千里關山勞夢頻。沒揣的靈犀一點潛相引,便一似生個身外身,一般般兩個佳人:那一個跟他取應,這一個淹煎病損。母親,則這是倩女離魂。

〔夫人云〕天下有如此異事!今日是吉日良辰,與你兩口兒成其親事。小姐就受五花官誥,做了夫人縣君也。一面殺羊造酒,做個大大慶喜的筵席。
〔詩云〕
鳳闕詔催徵舉子,陽關曲慘送行人。
調素琴王生寫恨,迷青鎖倩女離魂。


題目

調素琴王生寫恨

正名

迷青鎖倩女離魂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