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革命与“不断革命论”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十月革命与“不断革命论”
作者:陳獨秀
1930年11月10日

1930年11月10日《无产者》第五期署名:独秀

全世界无产阶级专政时代之序幕的俄罗斯十月革命,乃是我们的二大首领列宁同志和托洛茨基同志携着手第一次实践马克思和恩格斯“不断革命”的道路遗教。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一八五O年三月为共产主义同盟中央局起草的致德国支部一封信上说:

当民主主义的小有产者愿意使革命急速完结,至多只要实现上列的要求时,我们的利益和任务就在不断革命,使一切大小的资产阶级都被逐于统治以外地位之外,使无产阶级夺得政权,使无产者的联合不独在一国向前进步,并且还在全世界的所有主要的国家中向前进步,因此使这些国家内无产者的竞争消灭,至少使各种生产力集中于无产阶级者的手中……你们的战声必须是:不断革命。

马克思和恩格斯这一“不断革命”的遗教,有深广两种意义,深的方面就是不停顿在每个阶段,而不断的行向无产阶级夺得政权,广的方面就是不停顿在每个国家,而不断的行向世界革命。必须合深广两方面,才是马克思主义“不断革命论”的整个意义。列宁和托洛茨基,在马克思和恩格斯发出“不断革命论”的战声后六十七年,当俄罗斯二月革命资产阶级一取得政权,他们即力排嘉美涅夫、季诺维埃夫等拘泥完成资产阶级革命阶段的成见,而坚决的进行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斗争,同时他们把俄国无产阶级的十月革命只看做世界无产阶级革命之序幕,始终认为它的成败是与世界无产阶级斗争胜负相连的,胜利的第二日,他们即利用苏俄无产阶级胜利之精神与物质,促进世界各国的革命组织与斗争,我们可以说,十月革命为全世界无产阶级创造了两件财产,一个是俄罗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一个是共产国际。列宁和托洛茨基所领导的十月革命,是怎样忠诚的表现了马克思主义“不断革命”的整个意义!这本是一件白日经天的事实,谁都不能否认。

季诺维埃夫、斯大林、布哈林,这班不肖门徒,在十月革命后第五六年,在列宁同志的病中,即秘密结合小组织,企图在反对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的名义之下,背叛了马克思的遗教。列宁同志死后,这班不肖门徒更是大放厥词了。他们反对托洛茨基同志,其中心问题是反对他的“不断革命论”,他们确实抓住了中心问题,然而正因此他们背叛了马克思遗教的罪恶,更加明显,更加严重。

季诺维埃夫、史大林、布哈林,这班不肖门徒,他们由讨论苏联内部问题上,造出“一个国家建设社会主义”的理论,来反对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即所谓 “托洛茨基主义”,他们对中国革命问题,认为依据中国的经济,还没有具备建设社会主义的条件,因此,中国无产阶级还投有夺取政权的可能,这样的观点,也是由“一个国家建设社会主义”的理论出发的。他们关于中国革命的阶段论,不但过去一九二七年的革命应以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为限,即将来的革命也仍旧必须经过工农民主专政的阶段,完成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任务,才能转变到无产阶级专政的阶段;他们拿这样机械的阶段来反对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和从前他们在十月革命前甚至在十月革命后几个月反对列宁的“不断革命论”,完全没有两样。现在完全是旧词重弹。他们这样的“一个国家建设社会主义”和“阶段论”,无论在广的方面在深的方面,都很明显的背叛了马克思和恩格斯“不断革命”的遗教。他们企图用宣传的力量,把“不断革命论”说成所谓“托洛茨基主义”,只可惜他们没有力量烧尽世界上所有留存的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文件,特别是马克思和恩格斯起草的这封信。

史大林派妄称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和马克思的不断革命论之不同点,是在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跳过了民主主义的小有产者政权的阶段,这完全是曲解,是抹煞事实。当一八五〇年春天,马克思和恩格斯起草那封信时,德国小资产阶级的民主派还未得着政权,还正在企图革命,所以马克思那样说:一九一七年俄国小资产阶级的民主派(社会革命党)和一九二七年中国小资产阶级的民主派(国民党左派),都已经得着了政权,不但都已经愿意使革命急速完结,而且都已经公开的反对革命了,这能说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跳过了不应跳过的阶段吗?若说他跳过了完成民主任务的阶段,那末正因为列宁和托洛茨基巧妙地跳过了它,才取得这样伟大的胜利,才能够彻底完成了俄国民主革命的任务,正因为史大林、布哈林不敢跳过,使中国革命惨遭失败,完成了中国反革命。

当一九二七年的中国革命已经失败,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时机已经由反对“不断革命’的观点而放过了,此时龙迷那兹和瞿秋白忽然大叫“不断革命”,然而他们所叫喊的“不断革命”仍然没有走出所谓民权革命的范围,仍然没有放弃反对“不断革命”的观点,他们的所谓“不断革命论”,只是他们的“直接革命形势不断论”,而不是马克思主义的“不断革命论”。盲动主义,正是这个“直接革命形势不断论”所产生的。史大林和布哈林反对龙迷那兹和瞿秋白的“不断革命论’,而却承认了他们的“直接革命形势不断论”,这便是机会主义和盲动主义十足双全的表现。

全世界的无产阶级,为拥护十月革命,首先必须拥护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托洛茨基一脉相传的“不断革命论”,因为它是十月革命的灵魂,同时必须打碎史大林、布哈林、季诺维埃夫的“一个国家的社会主义”和“阶段论”,因为这是伤害十月革命的魔鬼。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42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