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越春秋/第00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闔閭內傳第四 吳越春秋
夫差內傳第五
作者:趙曄
越王無余外傳第六

十一年[编辑]

  十一年,夫差北伐齊。齊使大夫高氏謝吳師,曰:「齊孤立於國,倉庫空虛,民人離散。齊以吳為彊輔,今未往告急而吳見伐,請伏國人於郊,不敢陳戰爭之辭,惟吳哀齊之不濫也。」吳師即還。

十二年[编辑]

  十二年,夫差復北伐齊。越王聞之,率眾以朝於吳,而以重寶厚獻太宰嚭。嚭喜,受越之賂,愛信越殊甚,日夜為言於吳王,王信用嚭之計。伍胥大懼,曰:「是棄吾也。」乃進諫曰:「越在,心腹之病。不前除其疾,今信浮辭偽詐而貪齊,破齊譬由磐石之田,無立其苗也。願王釋齊而前越,不然悔之無及。」吳王不聽,使子胥使於齊,通期戰之會。子胥謂其子曰:「我數諫王,王不我用,今見吳之亡矣。汝與吾俱亡,亡無為也。」乃屬其子於齊鮑氏而還。

  太宰嚭既與子胥有隙,因讒之曰:「子胥為強暴力諫,願王少厚焉,」王曰:「寡人知之。」未興師,會魯使子貢聘於吳。

十三年[编辑]

  十三年,齊大夫陳成恆欲弒簡公,陰憚高、國、鮑、晏,故前興兵伐魯。魯君憂之,孔子患之,召門人而謂之曰:「諸侯有相伐者,丘常恥之。夫魯,父母之國也,丘墓在焉。今齊將伐之,子無意一出耶?」子路辭出,孔子止之;子張、子石請行,孔子弗許;子貢辭出,孔子遣之。

  子貢北之齊,見成恆,因謂曰:「夫魯者,難伐之國,而君伐,過矣。」成而曰:「魯何難伐也?」

  子貢曰:「其城薄以卑,其池狹以淺,其君愚而不仁,大臣無用,士惡甲兵,不可與戰。君不若伐吳。夫吳,城厚而崇,池廣以深,甲堅士選,器飽弩勁,又使明大夫守之,此易邦也。」

  成之忿然作色,曰:「子之所難,人之所易;子之所易,人之所難,而以教,何也?」

  子貢曰:「臣聞君三封而三不成者,大臣有所不聽者也。今君又欲破魯以廣齊,隳魯以自尊,而君功不與焉。是君上驕下恣群臣,而求以成大事,難矣。且夫上驕則犯,臣驕則爭,此君上於王有遽,而下與大臣交爭。如此則君立於齊危於累卵。故曰不如伐吳。且吳王剛猛而毅,能行其令,百姓習於戰守,明於法禁,齊遇為擒必矣。今君悉四境之中,出大臣以環之,人民外死,大臣內空,是君上無彊敵之臣,下無黔首之士,孤主制齊者,君也。」

  陳恆曰:「善!雖然吾兵已在魯之城下矣。吾去之吳,大臣將有疑我之心,為之奈何?」

  子貢曰:「君按兵無伐,請為君南見吳王,請之救魯而伐齊,君因以兵迎之。」陳恆許諾。

  子貢南見吳王,謂吳王曰:「臣聞之,王者不絕世,而霸者無彊敵,千鈞之重,加銖而移。今萬乘之齊,而私千乘之魯,而與吳爭彊,臣竊為君恐焉。且夫救魯,顯名也;伐齊,大利也,義存亡魯,害暴齊而威強晉,則王不疑也。」

  吳王曰:「善。雖然,吾嘗與越戰,棲之會稽,入臣於吳,不即誅之,三年使歸。夫越君,賢主,苦身勞力,夜以接日,內飾其政,外事諸侯,必將有報我之心。子待我伐越而聽子。」

  子貢曰:「不可。夫越之彊不過於魯,吳之彊不過於齊,主以伐越而不聽臣,齊亦已私魯矣。且畏小越而惡彊齊,不勇也;見小利而忘大害,不智也。臣聞仁人不因居,以廣其德;智者不棄時,以舉其功;王者不絕世,以立其義。且夫畏越如此,臣誠東見越王,使出師以從下吏。」吳王大悅。

  子貢東見越王,王聞之,除道郊迎,身御至舍。問曰:「此僻狹之國,蠻夷之民,大夫何索然若不辱乃至於此?」子貢 曰:「君處故來。」

  越王勾踐再拜稽首曰:「孤聞禍與福為鄰,今大夫之弔,孤之福矣。孤敢不問其說。」

  子貢曰:「臣今者見吳王,告以救魯而伐齊,其心畏越。且夫無報人之志而使人疑之,拙也;有報人之意而使人知之,殆也;事未發而聞之者,危也。三者,舉事之大忌也。」

  越王再拜曰:「孤少失前人,內不自量與吳人戰,軍敗身辱,遁逃上棲會稽,下守海濱,唯魚鱉見矣。今大夫辱弔而身見之,又發玉聲以教孤,孤賴天之賜也,敢不承教?」

  子貢曰:「臣聞:『明主任人,不失其能,直士舉賢,不容於世。』故臨財分利則使仁,涉患犯難則使勇,用智圖國則使賢,正天下定諸侯則使聖。兵強而不能行其威勢,在上位而不能施其政令於下者,其君幾乎難矣!臣竊自擇可與成功而至王者,惟幾乎?今吳王有伐齊晉之志,君無愛重器以喜其心,無惡卑辭以盡其禮。而伐齊,齊必戰,不勝,君之福也;彼戰而勝,必以其兵臨晉。騎士銳兵弊乎齊,重寶、車騎、羽毛盡乎晉,則君制其餘矣。」

  越王再拜,曰:「昔者吳王分其民之眾以殘吾國,殺敗吾民,鄙吾百姓,夷吾宗廟,國為墟棘,身為魚鱉。孤之怨吳,深於骨髓,而孤之事吳,如子之畏父,弟之敬兄。此孤之死言也。今大夫有賜,故孤敢以報情。孤身不安重席,口不嘗厚味,目不視美色,耳不聽雅音,既已三年矣;焦脣乾舌,苦身勞力,上事群臣,下養百姓;願一與吳交戰於天下平原之野。正身臂而奮吳越之士,繼踵連死,肝腦塗地者,孤之願也。思之三年,不可得也,今內量吾國不足以傷吳,外事諸侯而不能也。願空國,棄群臣,變容貌,易姓名,執箕帚,養牛馬以事之。孤雖知要領不屬,手足異處,四支布陳,為鄉邑笑,孤之意出焉。今大夫有賜,存亡國,舉死人,孤賴天賜,敢不待令乎?」

  子貢曰:「夫吳王為人,貪功名而不知利害。」越王慥然避位。

  子貢曰:「臣觀吳王為數戰伐,士卒不恩,大臣內引,讒人益眾。夫子胥為人精誠中廉,外明而知時,不以身死隱君之過。正言以忠君,直行以為國,其身死而不聽,太宰嚭為人智而愚,彊而弱,巧言利辭以內其身,善為詭詐以事其君,知其 前而不知其後,順君之過以安其私,是殘國傷君之佞臣也。」越王大悅。

  子貢去,越王送之金百鎰,寶劍一,良馬二。子貢不受。

  至吳,謂吳王曰:「臣以下吏之言告於越王,越王大恐,曰:『昔者孤身不幸,少失前人。內不自量,抵罪於吳,軍敗身辱,逋逃出走,棲于會稽,國為墟莽,身為魚鱉。賴大王之賜,使得奉俎豆,修祭祀,死且不敢忘,何謀之敢?』其志甚恐,將使使者來謝於王。」

  子貢館五日,越使果來,曰:東海役臣勾踐之使者臣種敢修下吏,少聞於左右:昔孤不幸,少失前人,內不自量,抵罪上國,軍敗身辱,逋逃會稽,賴王賜,得奉祭祀,死且不忘。今竊聞大王興大義,誅彊救弱,困暴齊而撫周室,故使賤臣以奉前王所藏甲二十領,屈盧之矛,步光之劍,以賀軍吏。若將遂大義,弊邑雖小,請悉四方之內士卒三千人,以從下吏,請躬被堅執銳,以前受矢石,君臣死無所恨矣。」

  吳王大悅。乃召子貢曰:「越使果來,請出士卒三千,其君從之,與寡人伐齊。可乎?」

  子貢曰:「不可。夫空人之國,悉人之眾,又從其君,不仁也。受幣,許其師,辭其君即可。」吳王許諾。

  子貢去晉,見定公曰:「臣聞慮不預定,不可以應卒;兵不預辦,不可以勝敵。今吳齊將戰,戰而不勝,越亂之必矣;與戰而勝,必以其兵臨晉,君為之奈何?」定公曰:「何以待之?」子貢曰:「修兵伏卒以待之。」晉君許之。

  子貢返魯,吳王果興九郡之兵,將與齊戰。道出胥門,因過姑胥之臺,忽晝假寐於姑胥之臺而得夢。及寤而起,其心恬然悵焉。乃命太宰嚭告曰:「寡人晝臥有夢,覺而恬然悵焉。請占之,得無所憂哉?夢入章明宮,見兩鬲蒸而不炊;兩黑犬嗥以南,嗥以北;兩鋘殖吾宮牆;流水湯湯,越吾宮堂;後房鼓震篋篋有鍜工;前園橫生梧桐。子為寡人占之。」

  太宰嚭曰:「美哉!王之興師伐齊也。臣聞:章者,德鏘鏘也;明者,破敵聲聞,功朗明也。兩鬲蒸而不炊者,大王聖德,氣有餘也。兩黑犬嗥以南、嗥以北者,四夷已服,朝諸侯也。兩鋘殖宮牆者,農夫就成,田夫耕也。湯湯越宮堂者,鄰國貢獻,財有餘也。後房篋篋鼓震有鍜工者,宮女悅樂,琴瑟和也。前園橫生梧桐者,樂府鼓聲也。」

  吳王大悅,而其心不已,召王孫駱問曰:「寡人忽晝夢,為予陳之。」

  王孫駱曰:「臣鄙淺於道,不能博大,今王所夢,臣不能占。其有所知者,東掖門亭長長城公弟公孫聖。聖為人少而好游,長而好學,多見博觀,知鬼神之情狀。願王問之。」

  王乃遣王孫駱往請公孫聖,曰:「吳王晝臥姑胥之臺,忽然感夢,覺而悵然,使子占之,急詣姑胥之臺。」

  公孫聖伏地而泣,有項而起。其妻從旁謂聖曰:「子何性鄙!希睹人主,卒得急召,涕泣如雨。」

  公孫聖仰天歎曰:「悲哉!非子所知也。今日壬午,時加南方,命屬上天,不得逃亡。非但自哀,誠傷吳王。」

  妻曰:「子以道自達於主,有道當行,上以諫王,下以約身。今聞急召,憂惑潰亂,非賢人所宜。」

  公孫聖曰:「愚哉!女子之言也。吾受道十年,隱身避害,欲紹壽命,不意卒得急召,中世自棄,故悲與子相離耳。」遂去,詣姑胥臺。

  吳王曰:「寡人將北伐齊魯,道出胥門,過姑胥之臺,忽然晝夢,子為占之,其言吉凶。」

  公孫聖曰:「臣不言,身名全,言之必死百段於王前。然忠臣不顧其軀。」乃仰天歎曰:「臣聞好船者必溺,好戰者必亡,臣好直言,不顧於命。願王圖之。臣聞:章者,戰不勝,敗走傽偟也。明者,去昭昭,就冥冥也。入門見鬲蒸而不炊者,大王不得火食也。兩黑犬嗥以南、嗥以北者,黑者,陰也,北者,匿也。兩鋘殖宮牆者,越軍入吳國,伐宗廟,掘社稷也。流水湯湯越宮堂者,宮空虛也。後房鼓震篋篋者,坐太息也。前園橫生梧桐者,梧桐心空不為用器,但為盲僮,與死人俱葬也。願大王按兵修德,無伐於齊,則可銷也。遣下吏太宰嚭、王孫駱解冠幘,肉袒徒跣,稽首謝於勾踐,國可安存也,身可不死矣。」

  吳王聞之,索然作怒,乃曰:「吾天之所生,神之所使。」顧力士石番,以鐵鎚擊殺之。聖乃仰頭向天而言曰:「吁嗟!天知吾之冤乎?忠而獲罪,身死無辜以葬。我以為直者,不如相隨為柱,提我至深山,後世相屬為聲響。」於是吳三乃使門人提之蒸丘,「豺狼食汝肉,野火燒汝骨,東風數至,飛揚汝骸骨,肉縻爛,何能為聲響哉?」太宰嚭趨進曰:「賀大王喜,災已滅矣,因舉行觴,兵可以行。」

吳 王 乃 使 太 宰 嚭 為 右 校 司 馬 , 王 孫 駱 為 左 校 , 及 從 勾踐 之 師 伐 齊 。 伍 子 胥 聞 之 , 諫 曰 : 「 臣 聞 興 十 萬 之 眾 ,奉 師 千 里 , 百 姓 之 費 , 國 家 之 出 , 日 數 千 金 。 不 念 士 民之 死 , 而 爭 一 日 之 勝 , 臣 以 為 危 國 亡 身 之 甚 。 且 與 賊 居不 知 其 禍 , 外 復 求 怨 , 徼 幸 他 國 , 猶 治 救 瘑 疥 而 棄 心 腹之 疾 , 發 當 死 矣 。 瘑 疥 , 皮 膚 之 疾 , 不 足 患 也 。 今 齊 陵遲 千 里 之 外 , 更 歷 楚 趙 之 界 , 齊 為 疾 其 疥 耳 ; 越 之 為 病, 乃 心 腹 也 。 不 發 則 傷 , 動 則 有 死 。 願 大 王 定 越 而 後 圖齊 。 臣 之 言 決 矣 , 敢 不 盡 忠 ! 臣 今 年 老 , 耳 目 不 聰 , 以狂 惑 之 心 , 無 能 益 國 。 竊 觀 金 匱 第 八 , 其 可 傷 也 。 」 吳王 曰 : 「 何 謂 也 ? 」 子 胥 曰 : 「 今 年 七 月 , 辛 亥 平 旦 ,大 王 以 首 事 。 辛 , 歲 位 也 , 亥 , 陰 前 之 辰 也 。 合 壬 子 歲前 合 也 , 利 以 行 武 , 武 決 勝 矣 。 然 德 在 合 斗 擊 丑 。 丑 ,辛 之 本 也 。 大 吉 為 白 虎 而 臨 辛 , 功 曹 為 太 常 所 臨 亥 , 大吉 得 辛 為 九 醜 , 又 與 白 虎 并 重 。 有 人 若 以 此 首 事 , 前 雖小 勝 , 後 必 大 敗 。 天 地 行 殃 , 禍 不 久 矣 。 」 吳 王 不 聽 , 遂 九 月 使 太 宰 嚭 伐 齊 。 軍 臨 北 郊 , 吳 王 謂嚭 曰 : 「 行 矣 ! 無 忘 有 功 , 無 赦 有 罪 , 愛 民 養 士 , 視 如赤 子 ; 與 智 者 謀 , 與 仁 者 友 。 」 太 宰 嚭 受 命 , 遂 行 。 吳 王 召 大 夫 被 離 問 曰 : 「 汝 常 與 子 胥 同 心 合 志 , 并 慮一 謀 , 寡 人 興 師 伐 齊 , 子 胥 獨 何 言 焉 ? 」 被 離 曰 : 「 子胥 欲 盡 誠 於 前 王 , 自 謂 老 狂 , 耳 目 不 聰 , 不 知 當 世 之 所行 , 無 益 吳 國 。 」 王 遂 伐 齊 , 齊 與 吳 戰 於 艾 陵 之 上 , 齊 師 敗 績 。 吳 王 既勝 , 乃 使 行 人 成 好 於 齊 , 曰 : 「 吳 王 聞 齊 有 沒 水 之 慮 ,帥 軍 來 觀 , 而 齊 興 師 蒲 草 , 吳 不 知 所 安 , 集 設 陣 為 備 ,不 意 頗 傷 齊 師 。 願 結 和 親 而 去 。 」 齊 王 曰 : 「 寡 人 處 此北 邊 , 無 出 境 之 謀 。 今 吳 乃 濟 江 淮 喻 千 里 而 來 我 壤 土 ,戮 我 眾 庶 , 賴 上 帝 哀 存 , 國 猶 不 至 顛 隕 。 王 今 讓 以 和 親, 敢 不 如 命 ? 」 吳 齊 遂 盟 而 去 。 吳 王 還 , 乃 讓 子 胥 曰 : 「 吾 前 王 履 德 明 , 達 於 上 帝 。垂 功 用 力 為 子 西 結 彊 讎 於 楚 。 今 前 王 譬 若 農 夫 之 艾 殺 四方 蓬 蒿 , 以 立 名 于 荊 蠻 , 斯 亦 大 夫 之 力 。 今 大 夫 昏 耄 而不 自 安 , 生 變 起 詐 , 怨 惡 而 出 , 出 則 罪 吾 士 眾 , 亂 吾 法度 , 欲 以 妖 孽 挫 衄 吾 師 ; 賴 天 降 哀 , 齊 師 受 服 。 寡 人 豈敢 自 歸 其 功 , 乃 前 王 之 遺 德 , 神 靈 之 祐 福 也 。 若 子 於 吳則 何 力 焉 ? 」 伍 子 胥 攘 臂 大 怒 , 釋 劍 而 對 曰 : 「 昔 吾 前 王 有 不 庭 之臣 , 以 能 遂 疑 計 , 不 陷 於 大 難 。 今 王 播 棄 所 患 , 外 不 憂此 孤 僮 之 謀 , 非 霸 王 之 事 。 天 所 未 棄 , 必 趨 其 小 喜 , 而近 其 大 憂 。 王 若 覺 寤 , 吳 國 世 世 存 焉 ; 若 不 覺 寤 , 吳 國之 命 斯 促 矣 。 員 擒 。 員 誠 前 死 , 掛 吾 目 於 門 , 以 觀 吳 國之 喪 。 」 吳 王 不 聽 , 坐 於 殿 上 , 獨 見 四 人 向 庭 相 背 而 倚 , 王 怪而 視 之 。 群 臣 問 曰 : 「 王 何 所 見 ? 」 王 曰 : 「 吾 見 四 人相 背 而 倚 , 聞 人 言 則 四 分 走 矣 。 」 子 胥 曰 : 「 如 王 言 ,將 失 眾 矣 。 」 吳 王 怒 曰 : 「 子 言 不 祥 ! 」 子 胥 曰 : 「 非惟 不 祥 , 王 亦 亡 矣 。 」 後 五 日 , 吳 王 復 坐 殿 上 , 望 見 兩 人 相 對 , 北 向 人 殺 南向 人 。 王 問 群 臣 : 「 見 乎 ? 」 曰 : 「 無 所 見 。 」 子 胥 曰: 「 王 何 見 ? 」 王 曰 : 「 前 日 所 見 四 人 , 今 日 又 見 二 人相 對 , 北 向 人 殺 南 向 人 。 」 子 胥 曰 : 「 臣 聞 , 四 人 走 ,叛 也 ; 北 向 殺 南 向 , 臣 殺 君 也 。 」 王 不 應 。 吳 王 置 酒 文 臺 之 上 , 群 臣 悉 在 , 太 宰 嚭 執 政 , 越 王 侍坐 , 子 胥 在 焉 。 王 曰 : 「 寡 人 聞 之 , 君 不 賤 有 功 之 臣 ,父 不 憎 有 力 之 子 。 今 太 宰 嚭 為 寡 人 有 功 , 吾 將 爵 之 上 賞。 越 王 慈 仁 忠 信 , 以 孝 事 於 寡 人 , 吾 將 復 增 其 國 , 以 還助 伐 之 功 。 於 眾 大 夫 如 何 ? 」 群 臣 賀 曰 : 「 大 王 躬 行 至 德 , 虛 心 養 士 , 群 臣 並 進 ,見 難 爭 死 ; 名 號 顯 著 , 威 震 四 海 ; 有 功 蒙 賞 , 亡 國 復 存; 霸 功 王 事 , 咸 被 群 臣 。 」 於 是 子 胥 據 地 垂 涕 , 曰 : 「 於 乎 , 哀 哉 ! 遭 此 默 默 ,忠 臣 掩 口 , 讒 夫 在 側 ; 政 敗 道 壞 , 諂 諛 無 極 ; 邪 說 偽 辭, 以 曲 為 直 , 舍 讒 攻 忠 , 將 滅 吳 國 : 宗 廟 既 夷 , 社 稷 不食 , 城 郭 丘 墟 , 殿 生 荊 棘 。 」 吳 王 大 怒 , 曰 : 「 老 臣 多 詐 , 為 吳 妖 孽 。 乃 欲 專 權 擅威 , 獨 傾 吾 國 。 寡 人 以 前 王 之 故 , 未 忍 行 法 , 今 退 自 計, 無 沮 吳 謀 。 」 子 胥 曰 : 「 今 臣 不 忠 不 信 , 不 得 為 前 王 之 臣 。 臣 不 敢愛 身 , 恐 吾 國 之 亡 矣 。 昔 者 桀 殺 關 龍 逢 , 紂 殺 王 子 比 干, 今 大 王 誅 臣 , 參 於 桀 紂 。 大 王 勉 之 , 臣 請 辭 矣 。 」 子 胥 歸 , 謂 被 離 曰 : 「 吾 貫 弓 接 矢 於 鄭 楚 之 界 , 越 渡江 淮 自 致 於 斯 。 前 王 聽 從 吾 計 , 破 楚 見 凌 之 讎 。 欲 報 前王 之 恩 而 至 於 此 。 吾 非 自 惜 , 禍 將 及 汝 。 」 被 離 曰 : 「未 諫 不 聽 , 自 殺 何 益 ? 何 如 亡 乎 ? 」 子 胥 曰 : 「 亡 , 臣安 往 ? 」 吳 王 聞 子 胥 之 怨 恨 也 , 乃 使 人 賜 屬 鏤 之 劍 。 子 胥 受 劍, 徒 跣 褰 裳 , 下 堂 中 庭 , 仰 天 呼 怨 曰 : 「 吾 始 為 汝 父 忠臣 立 吳 , 設 謀 破 楚 , 南 服 勁 越 , 威 加 諸 侯 , 有 霸 王 之 功。 今 汝 不 用 吾 言 , 反 賜 我 劍 。 吾 今 日 死 , 吳 宮 為 墟 , 庭生 蔓 草 , 越 人 掘 汝 社 稷 。 安 忘 我 乎 ? 昔 前 王 不 欲 立 汝 ,我 以 死 爭 之 , 卒 得 汝 之 願 , 公 子 多 怨 於 我 。 我 徒 有 功 於吳 。 今 乃 忘 我 定 國 之 恩 。 反 賜 我 死 , 豈 不 謬 哉 ! 」 吳 王聞 之 , 大 怒 , 曰 : 「 汝 不 忠 信 , 為 寡 人 使 齊 , 託 汝 子 於齊 鮑 氏 , 有 我 外 之 心 。 」 急 令 自 裁 : 「 孤 不 使 汝 得 有 所見 。 」 子 胥 把 劍 仰 天 歎 曰 : 「 自 我 死 後 , 後 世 必 以 我 為忠 , 上 配 夏 殷 之 世 , 亦 得 與 龍 逄 、 比 干 為 友 。 」 遂 伏 劍而 死 。 吳 王 乃 取 子 胥 屍 , 盛 以 鴟 夷 之 器 , 投 之 於 江 中 , 言 曰: 「 胥 汝 一 死 之 後 , 何 能 有 知 ? 」 即 斷 其 頭 , 置 高 樓 上, 謂 之 曰 : 「 日 月 炙 汝 肉 , 飄 風 飄 汝 眼 , 炎 光 燒 汝 骨 ,魚 鱉 食 汝 肉 。 汝 骨 變 形 灰 , 有 何 所 見 ? 」 乃 棄 其 軀 , 投之 江 中 。 子 胥 因 隨 流 揚 波 , 依 潮 來 往 , 蕩 激 崩 岸 。 於 是 吳 王 謂 被 離 曰 : 「 汝 嘗 與 子 胥 論 寡 人 之 短 。 」 乃髡 被 離 而 刑 之 。 王 孫 駱 聞 之 , 不 朝 , 王 召 而 問 曰 : 「 子 何 非 寡 人 而 不朝 乎 ? 」 駱 曰 : 「 臣 恐 耳 。 」 曰 : 「 子 以 我 殺 子 胥 為 重乎 ? 」 駱 曰 : 「 大 王 氣 高 , 子 胥 位 下 , 王 誅 之 。 臣 命 何異 於 子 胥 ? 臣 以 是 恐 也 。 」 王 曰 : 「 非 聽 宰 嚭 以 殺 子 胥, 胥 圖 寡 人 也 。 」 駱 曰 : 「 臣 聞 人 君 者 , 必 有 敢 諫 之 臣, 在 上 位 者 , 必 有 敢 言 之 交 。 夫 子 胥 , 先 王 之 老 臣 也 ,不 忠 不 信 , 不 得 為 前 王 臣 。 」 吳 王 中 心 悷 然 , 悔 殺 子 胥: 「 豈 非 宰 嚭 之 讒 子 胥 ? 」 而 欲 殺 之 。 駱 曰 : 「 不 可 。王 若 殺 嚭 , 此 為 二 子 胥 也 。 」 於 是 不 誅 。

十四年[编辑]

  十四年,夫差既殺子胥,連年不熟,民多怨恨。吳王復伐齊。闕為闌溝於商魯之間,北屬蘄,西屬濟,欲與魯晉合攻於黃池之上。恐群臣復諫,乃令國中曰:「寡人伐齊,有敢諫者,死!」太子友知子胥忠而不用,太宰嚭佞而專政,欲切言之,恐罹尤也,乃以諷諫激於王。清旦,懷丸持彈從後園而來,衣袷履濡。王怪而問之,曰:「子何為袷衣濡履,體如斯也?」太子友曰:「適游後園,聞秋蜩之聲,往而觀之。夫秋蟬登高樹,飲清露,隨風撝撓,長吟悲鳴,自以為安,不知螳蜋超枝緣條,曳腰聳距而稷其形。夫螳蜋翕心而進,志在有利,不知黃雀盈綠林,徘徊枝陰,踙躍微進,欲啄螳蜋。夫黃雀但知伺螳蜋之有味,不知臣挾彈危擲,蹭蹬飛丸而集其背。今臣但虛心志在黃雀,不知空埳其旁,闇忽埳中,陷於深井。臣故袷體濡履,幾為大王取笑。」王曰:「天下之愚,莫過於斯:但貪前利,不睹後患。」太子曰:「天下之愚,復有甚者。魯承周公之末,有孔子之教,守仁抱德,無欲於鄰國,而齊舉兵伐之,不愛民命,惟有所獲。夫齊徒舉而伐魯,不知吳悉境內之士,盡府庫之財,暴師千里而攻之。夫吳徒知踰境征伐非吾之國,不知越王將選死士出三江之口入五湖之中,屠我吳國,滅我吳宮。天下之危,莫過於斯也!」吳王不聽太子之諫,遂北伐齊。

  越王聞吳王伐齊,使范蠡、洩庸率師屯海通江,以絕吳路。敗太子友於始熊夷,通江淮轉襲吳,遂入吳國,燒姑胥臺,徙其大舟。

  吳敗齊師於艾陵之上,還師臨晉,與定公爭長,未合,邊候。吳王夫差大懼,合諸侯謀曰:「吾道遼遠,無會,前進,孰利?」王孫駱曰:「不如前進,則執諸侯之柄,以求其志。請王屬士,以明其令,勸之以高位,辱之以不從。令各盡其死。」

  夫差昏秣馬食士,服兵被甲,勒馬銜枚,出火於造,闇行而進。吳師皆文犀長盾,扁諸之劍,方陣而行。中校之軍皆白裳、白髦、素甲、素羽之矰,望之若荼,王親秉銊,戴旗以陣而立。左軍皆赤裳、赤髦、丹甲、朱羽之矰,望之若火。右軍皆玄裳、玄輿、黑甲、烏羽之矰,望之如墨。帶甲三萬六千,雞鳴而定。陣去晉軍一里。天尚未明,王乃親鳴金鼓,三軍譁吟,以振其旅,其聲動天徙地。

  晉大驚不出,反距堅壘,乃令童褐請軍,曰:「兩軍邊兵接好,日中無期。今大國越次而造弊邑之軍壘,敢請辭故?」吳王親對曰:「天子有命,周室卑弱,約諸侯貢獻,莫入王府,上帝鬼神而不可以告。無姬姓之所振,懼遣使來告,冠蓋不絕於道。始周依負於晉,故忽於夷狄會晉,今反叛如斯,吾是以蒲服就君。不肯長弟,徒以爭彊,孤進不敢,去君不命長,為諸侯笑。孤之事君決在今日,不得事君命在今日矣!」敢煩使者往來,孤躬親聽命於藩籬之外。」童褐將還,吳王躡左足與褐決矣。

  及報,與諸侯、大夫列坐於晉定公前。既以通命,乃告趙鞅曰:「臣觀吳王之色,類有大憂,小則嬖妾、嫡子死,否則吳國有難;大則越人入,不得還也。其意有愁毒之憂,進退輕難,不可與戰。主君宜許之以前,期無以爭行而危國也。然不可徒許,必明其信。」趙鞅許諾。入謁定公,曰:「姬姓於周,吳為先老,可長,以盡國禮。」定公許諾。命童褐復命。

  於是吳王愧晉之義,乃退幕而會。二國君臣並在,吳王稱公前晉侯次之,群臣畢盟。

  吳既長晉而還,未踰於黃池,越聞吳王久留未歸,乃悉士眾將踰章山,濟三江,而欲伐之。

  吳又恐齊、宋之為害,乃命王孫駱告勞于周,曰:「昔楚不承供貢,辟遠兄弟之國,吾前君闔閭不忍其惡,帶劍挺鈹與楚昭王相逐於中原。天舍其忠,楚師敗績。今齊不賢於楚,又不恭王命,以遠辟兄弟之國,夫差不忍其惡,被甲帶劍,徑至艾陵,天福於吳,齊師還鋒而退。夫差豈敢自多其功,是文武之德所祐助。時歸吳不熟於歲,遂緣江泝淮開溝深水出於商魯之間,而歸告於天子執事。」

  周王答曰:「伯父令子來乎盟國一人則依矣,余實嘉之。伯父若能輔余一人,則兼受永福,周室何憂焉?」乃賜弓弩王阼,以增號謚。

  吳王還歸自池,息民散兵。

二十年[编辑]

  二十年,越王興師伐吳。吳與越戰於檇李,吳師大敗,軍散死者不可勝計。越追破吳,吳王困急,使王孫駱稽首請成,如越之來也。越王對曰:「昔天以越賜吳,吳不受也;今天以吳賜越,其可逆乎!吾請獻勾甬東之地,吾與君為二君乎。」吳王曰:「吾之在周,禮前王一飯。如越王不忘周室之義,而使為附邑,亦寡人之願也。行人請成列國之義,惟君王有意焉。」大夫種曰:「吳為無道,今幸擒之,願王制其命。」越王曰:「吾將殘汝社稷,夷汝宗廟。」吳王默然。請成,七反,越王不聽。

二十三年[编辑]

  二十三年十月,越王復伐吳。吳國困不戰,士卒分散,城門不守,遂屠吳。

  吳王率群臣遁去,晝馳夜走,三日三夕,達於秦餘杭山,胸中愁憂,目視茫茫,行步猖狂,腹餒口飢,顧得生稻而食之,伏地而飲水。顧左右曰:「此何名也?」對曰:「是生稻也。」吳王曰:「是公孫聖所言不得火食、走傽偟也。」王孫駱曰:「飽食而去,前有胥山,西阪中可以匿止。」

  王行有頃,因得生瓜已熟,吳王掇而食之。謂左右曰:「何冬而生瓜,近道人不食何也?」左右曰:「謂糞種之物,人不食也。」吳王曰:「何謂糞種?」左右曰:「盛夏之時,人食生瓜,起居道傍,子復生秋霜,惡之,故不食。」吳王歎曰:「子胥所謂旦食者也。」

  謂太宰嚭曰:「吾戮公孫聖投胥山之巔,吾以畏責天下之慚,吾足不能進,心不能往。」太宰嚭曰:「死與生,敗與成,故有避乎?」王曰:「然曾無所知乎?子試前呼之。聖在,當即有應。」吳王止秦餘杭山,呼曰:「公孫聖!」三反呼聖,從山中應曰:「公孫聖。」三呼三應。吳王仰天呼曰:「寡人豈可返乎?寡人世世得聖也。」

  須臾,越兵至,三圍吳。范蠡在中行,左手提鼓,右手操袍而鼓之。

  吳王書其矢而射種、蠡之軍,辭曰:「吾聞狡兔以死,良犬就烹,敵國如滅,謀臣必亡。今吳病矣,大夫何慮乎?」

  大夫種、相國蠡急而攻。大夫種書矢射之曰:「上天蒼蒼,若存若亡。越君勾踐下臣種敢言之:昔天以越賜吳,吳不肯受,是天所反。勾踐敬天而功,既得返國,今上天報越之功,敬而受之,不敢忘也。且吳有大過六,以至于亡,王知之乎?有忠臣伍子胥忠諫而身死,大過一也;公孫聖直說而無功,大過二也;太宰嚭愚而佞,言輕而讒諛,妄語恣口,聽而用之,大過三也;夫齊晉無返逆行,無僣侈之過,而吳伐二國,辱君臣,毀社稷,大過四也;且吳與越同音共律,上合星宿,下共一理,而吳侵伐,大過五也;昔越親戕吳之前王,罪莫大焉,而幸伐之,不從天命,而棄其仇,後為大患,大過六也。越王謹上刻青天,敢不如命?」

  大天種謂越君曰:「中冬氣定,天將殺戮,不行天殺,反受其殃。」越王敬拜曰:「諾。今圖吳王將為何如?」大夫種曰:「君被五勝之衣,帶步光之劍,仗屈盧之矛,瞋目大言以執之。」越王曰:「諾。」乃如大夫種辭吳王曰:「誠以今日聞命!」言有頃,吳王不自殺。越王復使謂曰:「何王之忍辱厚恥也?世無萬歲之君,死生一也。今子尚有遺榮,何必使吾師眾加刃於王?」吳王仍未肯自殺。勾踐謂種蠡曰:「二子何不誅之?」種蠡曰:「臣,人臣之位,不敢加誅於人主。願主急而命之。天誅當行,不可久留。」越王復瞋目怒曰:「死者,人之所惡,惡者,無罪於天,不負於人。今君抱六過之罪,不知愧辱而欲求生,豈不鄙哉?」吳王乃太息,四顧而望,言曰:「諾。」乃引劍而伏之死。越王謂太宰嚭曰:「子為臣不忠無信,亡國滅君。」乃誅嚭并妻子。

  吳王臨欲伏劍,顧謂左右曰:「吾生既慚,死亦愧矣。使死者有知,吾羞前君地下,不忍睹忠臣伍子胥及公孫聖;使其無知,吾負於生。死必連繴組以罩吾目,恐其不蔽,願復重羅繡三幅,以為掩明,生不昭我,死勿見我形,吾何可哉?」

  越王乃葬吳王以禮於秦餘杭山卑猶。越王使軍士集于我戎之功,人一隰土以葬之。宰嚭亦葬卑猶之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