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书志传通俗演义/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讀《唐书志传通俗演义/序》序[编辑]

《唐書演義》,書林熊子鐘谷編集。書成以視余,逐首末閱之,似有紊亂《通鑒綱目》之非。人或曰:“若然,則是書不足以行世矣。”

余又曰:“雖出其壹臆之見,於坊間《三國誌》、《水滸傳》相仿,未必無可取。且詞話中詩詞檄書頗據文理,使俗人騷客披之,自亦得諸歡慕,豈以其全廖而忽之耶?惜乎全文有欠歷年實跡,未克顯明其事實,致善觀是書者見哂焉。或人諾吾言而退,余曰:“使再會熊子,雖以歷年事實告之,使其勤渠於斯,迄於五代而止,誠所幸矣。”

因援筆識之,以俟知者。

時龍飛癸醜年仲秋朔旦

江南散人李大年識

書林楊氏清堂刊

往自前後漢、魏、吳、蜀、唐、宋,鹹有正史,其事文載之不啻詳矣。後是則有演義。演義以通欲為義也者,故今流俗即目不掛司馬、班、陳壹字,然皆能道赤帝,詫司馬、悲伏龍、憑曹瞞者,則演義之為耳。演義固喻俗書哉。義意遠矣。

唐創業高祖,然高祖正自木強,是固太宗之發縱,化家為國,則封秦時居多,故俗多言小秦王者,為太宗也。嗟嗟!唐去今幾時,然扼腕向慕,即秦裂眥指發,即齊即太子建成,況當時乎?而欲與秦爭,此真無異奮其螳臂以當,若爵喙往成啜耳。

嗟嗟!太宗用兵,即當時李、魏諸臣不過論治;即當時房、杜諸臣,不過賦詩染翰。即古之帝王,未有布衣摻觚之士不能往,固嘗嘖嘖嘆之。新舊《書》備爾矣。載攬演義,亦頗能得意,獨其文詞時傳正史,於流俗或不盡通。其事實時彩譎誑,於正史或不盡合。因略綴拾其額,為演義題評,亦慫慂光祿之誌。書成敘之。籲嗟欷!正史余嘗涉矣。偃蹇餬口,莫之盡其涯涘。稗官小說,既雅非其好,而然獻其萬舞又強顏說耶?西方美人余於太宗與?何遐思也!

癸巳陽月,書之尺蠖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