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南寔錄正編第七紀/卷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Crystal Clear app kedit.svg 此文档未完成,一部分的原作内容还未录入。请尽量协助改善这个页面
 職名 大南寔錄正編第七紀
卷一
卷二 

大南寔錄正編第七紀卷之一 弘尊宣皇帝寔錄

弘尊嗣天嘉運聖明神智仁孝誠敬貽謨承烈宣皇帝,諱左從日、右從夋,字寶左從山、右從壽初從帝系,賜名寶嶹。至膺大統,欽遵成訓,以金冊中第九字爲名,取日中爲君象之義,而以所賜雙名爲字。聖誕乙酉年西曆一千八百八十五年九月初一日甲戌牌,景尊純皇帝之皇長子也,母坤儀昌德太皇太后楊光氏。同慶三年西曆一千八百八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皇考景尊純皇帝賓天,辰帝甫四歲,適值辰艱。成泰廢帝景尊純皇帝之姪,翼尊英皇帝之嫡孫稍長,乃得迎立。成泰元年乙丑西曆一千八百八十九年春三月十九日,思陵寧陵禮成。二十日,奉安神位于凝禧殿。帝奉兩尊宮即坤元昌明太皇太后、坤儀昌德太皇太后于尊殿駐蹕。十四年壬寅西曆一千九百二年出府,府在香水縣楊品社近安舊社,即今安定宮。初,帝自號安定主人。啓定二年秋,改府為宮,仍以安定舊號名之。十八年丙午西曆一千九百六年冬十月初十日,晉封奉化郡公。維新三年己酉西曆一千九百九年春二月十三日,晉封一字公。

帝在潛龍辰,遊幸嘉定,偶與哀牢國王晤會。其國王言,帝異日當居天位。又,大法國三圈官骨初靈著《大南紀事書》一段,畧敘同慶皇帝皇長子殿下,年甫十七而英明魁偉,他辰定必當璧云。帝以中興元儲,久淹藩服,而識者已知其常,帝王自有真也。帝性聰明仁孝,尊事兩宮,情文備至,初終靡少間焉。平居每以書籍自娛,又慕禪理,誠以統系有歸,大勢已定,欲置身於政治局外。詎意天心有待,機會使然。

維新丙辰西曆一千九百十六年夏四月初二日,維新帝以離位廢,尊人府、輔政府文武廷臣乃商同大法保護政府,奉迎帝入膺大統。十五日,迎入光明殿;十六日,受傳國寶璽于勤政殿。羣臣奉箋勸進,並上金冊,冊文曰:“等竊惟繼體承祧,屬于正統,履位凝命,順乎人心。所以啓承夏王,而朝覲皆歸之;宋有長君,乃社稷之福也。欽惟奉化公殷憂默啓,英哲篤生。道守正中,乾雖潛而非著;志存柔順,夷用晦而彌光。當先皇帝晏駕之年,屬今陛下沖齡之日,青宮養正,黃屋非心,祗受桐章,久安藩服。偶國事反成變故,豈天位可以久虛,隨辰義亦大哉,以長禮之正也。懇請受傳國寶,即皇帝位于太和殿。僉謀允協,神器有歸。漢天再午之太陽,山河增麗;周后重申之景貺,宇宙回春。謹奉冊上皇帝尊號,伏望俯狥輿情,光臨寶位。有道交鄰國,永敦信睦之誠;歛福錫庶民,長享昇平之樂。”十七日,帝即皇帝位于太和殿,建元啓定。

丙辰啓定元年西曆一千九百十六年,是年四月十六日以前為維新十年,自四月十七日以後為啓定元年。夏四月十七日,頒恩詔于中外。詔曰:

“朕惟明王踐祚,繼祖兼以繼親;聖人體元,惠心孚以惠德。故大統必歸于正,寔邦家無疆之庥;而立政罔不在初,正視聽方新之日。我國家篤承天眷,撫有南邦。創業中興,聖神相繼,深仁厚澤,天地與參。闢一統之版章,垂億年之曆服。誕受既固,永鑒無愆。迺者中葉,適徂辰艱,偶值家國多故,尊社幾搖,載揚石馬之塵,難奠金甌之勢。奉我先皇考景尊純皇帝,膺寶曆以定眾志,伸大義以結邦交。再造鴻圖,深謀燕翼。顧彼蒼何嗇壽正,予方在幼齡,隨辰事以權宜,猶子入承大統,廿有八載,已歷再傳。祗奉桐章,久安藩服。茲值國家變故,豈應天位久虛?經輔政府商,呈貴法保護總統東法全權大臣並住京欽使大臣,合辭籲請朕嗣大位。顧思辰事惟艱,涼德何堪負荷。第念社稷至計,輿情正有重違。爰狥僉謀,祗承大業。以今年四月十六日祗告郊廟,十七日即皇帝位于太和殿,建元啓定元年。江山依舊,允資修睦之鄰邦;朝覲皆歸,再覩重光之景運。已膺大命,克奠球圖,宜沛隆霑于臣庶,所有推恩諸條,另由有司按款商妥奏行。於戲,正位凝命,咸知曆數之有歸;歛富錫民,庶使恩膏之普洽。特弘播告,咸使聞知。欽哉!”

已而吏戶兵三部臣遵炤向例,商同恭擬施恩諸條呈機密院閱定,併商欽使大臣意合,乃按款臚列進覽,候準行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