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教育與科學研究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重定向自大学教育与科学研究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才进礼堂来,看大家都是有颜色的,我却是没颜色的。我在政治上没有颜色,在科学上也没有颜色。(鼓掌)我也可算是一个科学者,因为历史也算一种科学。凡是用一种严格的求真理的站在证据之上来立说来发现真理,凡拿证据发现事实,评判事实,这都是一种科学的。希望明年双十节,史学会也能参加这会,条子也许会是白颜色的。

  我今天讲一个故事,希望给负责教育行政或负责各学会大学研究部门的先生们一点意见。我讲的题是大学教育与科学研究,不用说,科学研究是以大学为中心。在古代却以个人为出发点,以个人好奇心理,来造些粗糙器皿。还有,为什么科学发达起于欧洲呢?这一点很值得注意。对这虽有不少解释,可是我认为种种原因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自中古以来留下好几十个大学。这些大学没有间断,如意大利伯罗尼亚大学,法国巴黎大学,英国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等,这些都是远有一千年九百年或七八百年历史的,因此造成科学的革命。这些大学不断的继长增高,设备一天天增加,学风一天天养成,这样才有了科学研究。研究人员终身研究,可是研究人才是从大学出来的,他们所表现的精神是以真理求真理。这一个故事是讲美国在最近几十年当中造成了几个好大学。美国以前没有University只有College,美国有名符其实的大学是在南北美战争以后。为什么在七十年当中,美国一个人创立了一个大学,从这一个人创立了大学,提倡了新的大学的见解,观念,组织,把美国高等教育革命,因而才有今天使美国成为学术研究中心呢?美国去年出版了两个纪念专集,一个是《威尔基专集》,一个是《基尔曼专集》。基尔曼(D. C. Gilman)创立了约翰斯·哈布金(Johns Hopkings University)大学,后来许多大学都跟他走,结果造成了今日美国学术领导的地位。大家听了这个故事,也许会从中得到一个Stimulation。

  “话说”九十四年前,有两个在耶尔学院的毕业生,一个是二十一岁的怀特,一个是二十五岁的基尔曼,那时美国驻苏公使令此二人作随员,一个作了三年多,一个作了两年多。怀特于三十五岁时做了康纳尔大学校长,基尔曼四十一岁作了堪尼佛纳亚大学校长,基氏未作长久,两年后就辞职了。当时在美国东部鲍尔梯玛城有一大富翁即哈布金,他在幼小时家穷,随母读书后去城内作买卖,因赚钱而开一公司,未几十年就当了财主。他在七十岁时立一遗嘱,要将所有遗产三百五十万美金分给一医学院和一大学作基金,1873年,他七十九岁时逝世,他的遗嘱生了效,翌年,即开始创办大学,当时董事会请哈佛大学校长艾利阿特(C. W. Eliot)康纳尔大学校长怀特和密士根大学校长安其耳来研究。那时以如此巨款办大学,真是空前的一件事,那时该校董事长的意思是要办一“大学”,可是请来的这三位校长却劝他们要顾及环境,说什么南方不如北方文化高啦,办大学不是从空气里能生长的等语。后来,董事会请他们三人推选校长,三人却不约而同的选出基尔曼来当校长。基尔曼做了校长,他发表了他的见解说,应全力提倡高等学术,致力于提倡研究考据,把本科四年功课让给别的学校教,我们来办研究院,我们要选科学界最高人才,给他们最高待遇,然后严格选取好学生,使他们发展到学术最高地步,每年并督促研究生报告研究成绩,并给予出版发表机会。因为那时的高才的教授们,都在教学院的学识浅近的学生,或受书店委托编浅近的教科书,如果给他们安定的生活,最高的待遇,便可以专心从事更高深的研究。这时基尔曼四十四岁作该大学校长,并且,他决定了以下的政策:研究院外,办理附属本科,最初附属本科只二十三个学生,研究院五十多个,大约二与一之比,可是二十多年以后,研究院的学生到了四百多,附属本科仅一百多,却是四与一之比了。并且,第一步他聘请教授,第一位请的是希腊文教授费尔斯,四十五岁,第二位是物理学教授劳林,才二十八岁,第三位是数学教授塞尔威斯特,六十二岁,第四位是化学教授依洛宛斯,第五位是生物学教授纽尔马丁,第六位也是希腊拉丁文教授查尔马特斯。第二步他选了廿二个研究员,其中至少有十个以上成了大名,他的教授法,第一二年是背书,后二年讲演,自然科学也是讲演,第三步是创办科学刊物,这可算是美国发表科学刊物之始创。1876年,出版算学杂志,1880年创刊语言学杂志,以及历史政治学杂志,逻辑学杂志,医学杂志等八大杂志,而开始了研究风气。

  以上这三件事使美国风云变色。在这里我再谈谈办医学研究的重要:这个大学开幕已十年,医学院尚未开办,但因投资铁路失败,鲍尔梯玛城之女人出来集款,愿担负五十万美金的开办费,但有一条件是医学院开放招收女生。

  当这大学的方针发表后,全美青年震动,有一廿一岁之青年威尔其(Welch),刚毕业于纽约医科学校。那时无一校有实验室,他因欲入大学,1876年赴欧洲作三学期之研究,1878年回美国,可是找不到实验室。最后终找一小屋,这是第一个美国“病理学研究室”,以廿五元开办。他作了五六年研究后,有一老人来找他,请他作哈布金医学院病理学教授,后并升任院长,创专任基本医学教授之制。而成立了医学研究所。

  最后,基尔曼于1902年辞掉他已作了廿五年的校长,在那个典礼上,基尔曼讲演,他说:约翰斯哈布金给我们钱办大学,可是没有告诉我们大学的一个定义。我们要把创见的研究,作为大学的基础。这时,后来任美国总统,也是那个大学的第一班学生威尔逊站起来说:“你是美国第一个大学的创始者,你发现真理,提倡研究,不但是在我们学校育成绩,给世界大学也有影响。你创始了这师生合作的精神,你是伟大的。”同时,以前曾被邀参加创办大学意见的哈佛大学校长艾利阿特发表谈话,他说:你创立了研究院的大学,并且坚决的提高了全国各大学的学术研究,甚至连我们的哈佛研究院也受了你的影响,不得不用全体力量来发展研究。我要强调指出,大学在你领导之下是大成功,是提倡科学研究的创始,希望发现一点新知识,由此更引起新知识,这年轻的大学,有最多的成绩,我最后公开承认你的大学政策整个范围是对的。

(本文为1947年10月10日胡适在平津六科学团体联合年会上的演讲,原载1947年10月11日北平《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