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啓贛州府志 (清順治十七年刻本)/凡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郡治圖 天啓贛州府志 (清順治十七年刻本)
凡例
卷一 

贑州府志編篹凢例

一國有史郡邑有志史有世家有紀有志有表

 有傳郡邑志止具史之一體耳不表不傳懼

 僣同於史也

一舊志職官首太守僮芝孫輔按二人皆孫吳

 時廬陵守當是時贑雩且爲廬陵屬邑未名

 郡安得名守乎獨書二人又何謂也若盧光

 稠廬延昌黎求李彥圖譚全播五人則乘亂

 自立者法不當書今併削之

一督撫重臣監司尊秩非郡邑例也載於郡乘

 不幾僣乎第䖍爲督撫駐節地巖瞻攸在而

 保鄣屏藩寔切依賴首列統轄政以表庶僚

 之冠冕也其功績顯著者別爲敘述則竊附

 於遷史傳公儀休子產之意云

一贑爲江廣閩粵之交督府節銊在焉列營布

 校文武具備屹然稱重鎮矣增志兵防所以

 示有備無患意也

一有兵斯有餉章貢兩橋之征凢以爲軍儲計

 耳榷政脩廢不獨係軍儲之盈縮而啇民之

 休戚因之增志榷關亦舉其政之大者也

一自晉太康三年置郡以來凢千三百七十有

 餘歲矣隨地生才應自不乏乃所志人物無

 幾何也世代變更屢罹兵燹典籍散軼僅存

 者亦掇拾煨燼之餘耳里巷砥脩之士多就

 湮沒無怪也由宋而降頗有聞者紀在史冊

 而志載其行事友寥寥數語不具見其本末

 豈志之法嚴於史邪爰蒐採其言行可爲矜

 式者詳著于篇俾後之景行者有徵焉諛辭

 溢美則所不敢

一薦辟乃里選遺意舊志載而未詳且有脫誤

 今稍加核焉武舉出身科目安可畧也則別

 附之胥吏不書以不勝書也亦郡志之體也

 中有行蹟可紀者仍列之鄉賢

一名宦鄉賢生前不書一以名位未艾一以鄉

 論未定也其官師去任而功德在人口碑者

 聊述其概以俟異日採録節婦年踰六十巳

 合令甲雖未卽世俱備書之若他州縣寄籍

 者卽被旌不書以原籍自有志也

一志特書名宦者爲其有功德於民沒世不能

 忘也就中或有遺議然瑕瑜自不相掩若夫

 官以左而居散局席未暖而遞量移卽表表

 名賢難言過化旣無攷見其政蹟而漫敘述

 其生平亦泛而不切矣況其懿行偉烈載在

 簡編者自可誦法志亦何必借以爲光邪故

 不槩録

一山川志中所載奇詭及名賢題詠或詳或畧

 或有或無不便觀覽今各另爲帙亦不泛書

一詞翰之類凡有關於郡事及有徵於文獻者

 則録之若夫紀功之碑亭館之碣備載䖍臺

 志及各縣志者不槩入

一在昔名賢所爲紀述誌銘詞旨簡直咸當實

 不浮固足信也近世多䛕言竟與其人不類

 友令欺世盜名者藉焉枉其實矣茲不敢採

 摘其一二懼虗美也銓次人物止憑公論

一舊志有忠惠廟祀郡人盧光稠韶州廟額亦

 如之無亦以光稠在唐僖宗時曽爲䖍韶防

 禦使有保境功遂廟之耶抑或其父子相繼

 刼於餘威故稱德頌功亦猶蔡州之祠吳元

 濟也攷唐書載光啓元年春正月南康賊帥

 盧光稠䧟䖍州自稱刺史以其里人譚全播

 爲謀主書法抑何明且著和朱溫篡唐在天

 祐四年距光啓物且二十二年卽云請命于

 梁願通貢賦亦據防請後之故智耳乘時之

 亂爲衆所推以刺史自命專擅多年仍傳其

 子延昌而李彥圖譚全播俱爲帳下所擁立

 律以春秋之法在所討乎在所予乎傳之忠

 義是邪非邪削其官并刪其傳所以誅僣竊

 于旣死也其起廢始末則詳見紀事中

一按唐謝尚書肇生于衣錦鄉塟于本鄉之黃

 口皆興國地也宋陽秘閤孝本生于車村塟

 于通天巖皆贑縣地也二公爲郡人無疑矣

 乃南安志俱收入上猶豈兩姓子孫有散居

 近縣者因而各推本其祖邪一統志獨尚書

 姓名興猶兩處互見而秘閣仍歸贑縣江西

 通志則并秘閤與尚書三縣重出矣宋史傳

 秘閤於隱逸注贑縣人與郡人李存同隱通

 天巖史不足據邪羅文恭公洪先序吉水銀

 溪謝氏譜云謝之先本江左至顥豫章太守

 之子稚宦于贑遂留衣錦鄉三十二世而徒

 銀溪在紹興之七年顥南宋人也若然則尚

 書之世系遠矣

一孝子盧世豪見祠本縣鄉賢南安志亦收入

 上猶相傳世豪爲光稠五世孫也光稠旣入

 上猶則其孫亦應附見世豪爲光稠之裔與

 否不可知但本傳云知縣陳廷書共事於石

 陳固贑令也何得越境預上猶事據此則不

 待辨而自明矣噫光稠特一時僣竊之雄耳

 唐史名其爲賊旣孝子慈孫能爲之改乎乃

 贑縣寧都上猶萬安俱志其爲鄉人諱言稱

 王事竊恐爲晉董狐齊太史所咲

一殿中侍御王奇一統志江西通志皆載贑縣

 人歴來郡志俱同獨丙申志始改入興國夫

 日睋爲贑縣人後割地隷興國者自太平興

 國七年以前言之可也若奇爲真宗時人則

 隔一朝矣安得復言改隷乎今從舊志仍歸

 贑

一舊志鄉賢中寧都有崔清獻公與之鄭侍讀

 㺅石城有陳晉公恕陳岐公執中皆表表有

 名公卿大夫也然攷宋史及一統志崔廣州

 人鄭安陸人陳南昌人史又稱廣之士由大

 學取科第自與之始梁異撰崔公增城古華

 山墓記云其先汴人卽公逰金精山詩亦云

 客逰到此應忘返王彥輔塵史載獬之先本

 雍人五季時其祖屯田公建中徒安陸貲鏹

 鉅萬有陰德晚得子紓登進士第官祠曹侍

 卽生五子長曰獮登第至朝奉大夫次卽侍

 讀也其三子與孫皆任以官不繇選調王荊

 公誌侍讀母夫人李氏之墓世系甚詳不言

 寧都又作陳司農執方墓誌曰世居洪州之

 南昌不知何時遷河南祥符司農塟祥符西

 韓村皇考晉公之塋亦不言石城按此則四

 公之華貫不可謂不明矣第崔公增城墓記

 內云贈太傳諱克者塟江西寧都縣黃金坑

 公曾太夫也贈太傳塟惠州河源縣義合村

 者公祖父也夷堅志載石城永福寺對面有

 丘隴高且十丈相傳是陳恭公祖墓未嘗有

 人拜掃豈寧石據此遂以崔陳爲邑人邪然

 贏愽之塚本始延陵東坡眉人郟城封樹豈

 其遂籍齊魏產也石城志又以崇寧進士陳

 邦光爲晉公侄然晉公父贈燕國公者名光

 嗣邦光果孫也可直犯其祖諱乎查南昌府

 志宋進士首晉公不書邦光又何也卽據此

 以證晉公爲石人亦未確茲於數公仍注其

 履歷於選舉志不爲特傳以俟再攷若夫枌

 榆之社生旣不與其會蘋藻之薦沒乃安受

 其饗崔陳兩以必有不能宴然於冥漠者俟

 議禮君子定之陳岐公出身任子未登第舊

 志入進士俱誤丘墓欵有宋太師陳恕墓又

 誤

一舊志鄉賢中興國有王編脩質按宋史質先

 爲鄆人徒興國不明言軍與縣也偶閱文獻

 通考載雪山集三卷富川王質景文撰攷富

 川係湖廣興國軍舊名於是檢武昌府志而

 覈之則傳質入興國州僑寓春注履歷與史

 同紹興三十年興州人周震來同舉進士而

 州之政和堂恩波亭銀山寺福里寺大浩院

 皆有質詩富池口吳將軍其寧廟有質記始

 訝質之非贑人也而一統志江西通志俱誤

 矣旣據質論贑盜嚴盜䟽中一則曰臣嘗聞

 之二郡者一則曰臣往在江西見所謂食菜

 事魔者又曰臣往在江西見其所盜販茶者

 其非贑產不較然著明乎當其時張孝祥知

 荊南與質㳺汪澈以殿中丞宣諭荊襄張浚

 以樞密都督江淮俱辟質爲屬以質居楚故

 也廣輿記亦收質入武昌人物查弘治辛亥

 郡志無質名嘉靖庚寅志始有之豈因一統

 志江西通志乃增入之與夫名賢固有二三

 處互見者不妨存疑但州縣同名興國縣之

 不可溷于州猶州之不可溷于縣也州有詩

 有記足證矣而縣無一可證鑿空以墓實之

 且指某爲其弟某爲某孫某爲某幾世孫將

 不令楚人抵掌乎郭青螺先生表章前喆採

 及隣封作興國四賢傳意何厚也予也桑梓

 後生奈何忍蔑先賢而妄有辯駁乎第志以

 信今傳後訂訛攷誤責有楫焉如明知其非

 是而姑冒以爲名是以拜郭汾陽墓者待里

 人薄滋甚矣旣無所疑不存之可也

一舊志中有訛誤者如沿革條南宋武帝永初

 元年置南康國而誤爲順帝昇明初南唐昇

 元初年取吳地置昭信軍而誤爲長興二年

 吳置南部都尉于雩都始析雩都地置陽都

 縣晉太康元年改陽都曰寧都太康三年

 吳改南部都尉爲南康郡以南海郡揭陽縣

 屬焉見廣東通志甚明其曰吳嘉禾五年

 雩都東北地于陂陽鄉白鹿營置揭陽縣寶

 鼎三年徒揭陽縣治陽田營改曰陽都者皆

 非也秩官條鄭起潛宋嘉熈中誣爲史嵩黨

 貶知䖍州而誤入唐刺史蔡挺提點江西刑

 獄兼提舉䖍州鹽曽槱通天巖石刻稱通守

 而俱誤爲軍事推官孫明復以狂人孔直溫

 波及坐貶而專責夏竦陳從易知漢州事強

 作䖍州事尹洙坐黨范仲淹貶監郢州酒稅

 徙唐州宋史并歐陽永叔墓誌可證而誤以

 唐州爲䖍州郭昂爲廣東宣尉使一統志敘

 其履歷并及其三子長震杭州路鎮守萬戶

 次惠僉江西廉訪司事次豫知寧都州今舍

 豫而書其父昂又書昂習武擒蠻事絕與作

 州不類繆觀國宋淳熈間龍南丞宼淮永樂

 問龍南令今遺宼淮名不録而以淮事注于

 觀國下人則宋而事則當代大可咲馮公康

 洪武五年任府同知贑州衛碑載奉訓大夫

 同知贑州府事而誤列太守之首蕭𧷤南齊

 贑縣令而入五代趙汝畬宋嘉定十六年

 縣令而入洪武今悉更定此類尚多不能盡

 舉也

一補舊志所佚漏者今據見聞所及職官條自

 晉至五代補刺史二十九人太守十人國相

 郡相郡丞郡內史共二十四人別駕司馬長

 史叅軍共十人孔目一人南部都尉二人節

 度使五人宋知軍州事三十一人通判十七

 人推官三人叅軍十人監稅務三人教授四

 人縣令三十八人丞簿尉四十三人元總管

 二人同知八人判官三人推官一人經歷三

 人知事一人教授四人學正二人縣尹一人

 達曽花赤一人丞簿六人教諭五人書院山

 長一人 國朝自嘉靖瑞申以前知府一人

 同知二人幕僚四人教官九人知縣十八人

 丞簿典史十五人教官十八人名宦條前代

 補虞潭劉繪宗元饒許圉師張式孔宗翰趙

 善佐陳孔碩李昂英范璿伯顏蕭𧷤張九臯

 錢覬魏懋胡文舉蕭生凢十七人 國初至

 弘治補顧𥉑李璡張瓛崔天錫朱克敬陸賢

 宋濓何文縉蔣曙梁潛李烱司馬軫凢十二

 人選舉條補進士六人薦辟六人鄉賢條前

 代補鄧德明廖偃廖凝廖光圖呂倚陳鳳曾

 集曾逮曾松嚴宗趙東野鍾克俊鍾柔鍾廷

 芳劉明德凢十五人 國初補劉丞直曾魯

 山鍾盤唐均弼王竹逸蕭極初湯衡余寬凢

 八人又補列女五人方外十六人

一郡志採輯邑志而成之者也吾郡屬邑各有

 志獨會昌石城兩邑無刻本贑有弘治刻本

 余爲諸生猶及見之而今亡矣雩志脩于李

 中丞淶寧志脩于盧璽卿逵吳比部天德三

 君載筆謹嚴非所謂信而有徵者耶隆慶間

 張旌德淵有意信豊志力追古昔勸成一家

 之言業巳脫藁顧以嫌忌改削其原草過半

 書出人有遺議焉惜也其安或新或舊均之

 可備一時攷覽然龎襍誣誕間亦有之葢緣

 草野弗諳典章譜牒妄爲攀附掠美者旣不

 恥于冒贗當事者復欲槩自鋪張曲狥人情

 何關風勸甚者錢神得通其徑竇賈𥪡竄入

 于仕流穢行先麗于刑書高致嗣登于新乘

 則志之瀘觴也徒爲有識者所鄙笑而已妄

 有取裁難免同異知我罪我其在斯乎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