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啓贛州府志 (清順治十七年刻本)/誌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嘉靖丙申志序 天啓贛州府志 (清順治十七年刻本)
誌序
修志姓氏 

誌序

郡邑之有誌猶 廟堂之有史也古者天

子之史太史掌之邦國之史周官小史外朱

掌之所以示後世垂不朽也故孔子曰夏禮

吾能言之杞不足微也殷禮吾能言之宋

石足微也葢深歡文獻之無存而史之

㤀也子學曰王者之迹熄而史亡史㤀然後

春秋作葢深幸春秋之作而史始尊也

今之郡邑猶古之邦國也其間有利弊

之沿革焉有歲時之菑祥焉有吏治之

淑善焉有人物之挺生焉有賦役之增

損焉吾食貨之產植焉固圉無虞則城

 過都入國而以採風問俗爲已任者舍史

 將安賴焉然則郡邑之無誌猶 廟堂

 之無史也綦吏以示後世垂不朽乎余已

 亥之歲奉

簡書而驅車江右巡臨章貢知其地爲江湖

 之樞鍵爲嶺嶠咽喉山川風物政事文章

 皆之有可觀者焉亟問郡誌而考之孰意

 芳南自罹兵燹之後閭閻盧舍半成荊

 棘載籍典墳悉付灰燼區區郡誌爲復

 有可問乎不禁三歎而扼腕焉章聞郡之司

 李周子諱之樹者偶及民間舊誌一部起扵歷

 代止扵明熹宗朝者予思創許新誌是

池是爲首務田疇有恃則水利是爲先

資山川擅秀而土地稱名徃蹟爭奇而

就覽斯盛文章關氣運之盛衰風俗

睹人情之媺惡皆一之載諸誌典不以示

後世垂不朽者也不然則利弊之沿革無

攷歲時時菑祥莫記吏治不傳名宦乃

同腐草人物不載徃哲惟同朝露賦役

之增損始諸可日食貨之產植本自何隅

城池築濬者起自何人水利踣通者創

渚兩代山自之美冺沒不彰徃蹟蹟勝茫

焉雜穢文章不著一方之藻彩無聞風

俗不詳士民之崇尚及穡後之君子其有

非旦夕可成不落以膺誌翻刻聊存文獻

至扵明熹宗以第留之以待後之賢者可

耳因爲之序

 峕

順治十有柒年歲次庚子仲春之吉巡按江

西監察御史三韓長白李之粹題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