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啓贛州府志 (清順治十七年刻本)/誌書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首頁 天啓贛州府志 (清順治十七年刻本)
誌書序
重刻贑州府舊誌序 

誌書序

志者記也記其實以竢後

之叅考也凢人之臧否事

之得失俗之淳澆風氣之

澡𣺯剛柔山川之險夷幽

敞兵刑賦役戶口城衛之

多寡堅瑕必犁然具備確

然有徴始稱全志贑固舊

有志哉間畧而弗詳浮而

不核疑而無徴稗官也野

史也此與耳食鼻聽何異

雖志猶弗志耳宜鳳渚先

生之慨乎有意其續脩之

也今閱其條分縷析別類

分門善善不溢惡惡不苛

或信一心不必逢曹衆或

信千古不必愜目前或録

長而短自賅或標實而名

自附奉以天道秉以虛心

叅之輿情酌以獨見經幾

許歲月敲駁而始成書備

則星羅海蓄確則金石四

時上之

䖍臺周公公曰可質之

叅籓王公公曰可證之諸

大夫國人咸無不可予文

龍濫竽典郡有專責遂領

而付之梓同事者則司馬

翟君元肅司理申君用嘉

贑令劉君永基而別駕伍

君教拮据於先朱君凌霄

畢役於後力尤倍焉後之

目是志者熟䖍南之故實

於紙上因以窺公胸藏之

冨於筆端公之功且與志

同不朽矣天啓辛酉仲夏

念日序

  䖍守閩中余文龍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