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雕洞靈真經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 新雕洞靈真經 卷第四
唐 王士元 撰 宋 何粲 注 張元濟 撰校勘記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五

新雕洞靈眞經卷第四

  亢倉子      何  粲 注

   訓道篇第七至德之用萬教之主神明共賛可以化民

閔子騫問仲尼道之與孝相去奚若疑其相去逺也

尼曰道者自然之妙用孝者人道之至德

夲始謂之道施於人理謂之孝道能通生萬物不知其所由然故曰妙用孝者善事父母盡敬盡順通乎神明故曰至德

其包運天地發育萬物曲成𩔖形布丕性壽

性者剛柔之質壽者一期之盡其功至實而不爲物府不爲事官

無爲功尸捫求眎聽莫得而有字之曰道

成萬𩔖彫刻衆形㝷求主宰莫見其眹故字之曰道道者靈通之謂用之於人字之曰

孝孝者善事父母之名也夫善事父母敬順

爲夲意以承之順承顔色無所不至發一言

舉一意不敢忘父母營一手措一足不敢忘

父母事君不敢忘忠朋友不敢不信臨下不

敢不敬嚮善不敢不勤雖居獨室之中亦不

敢懈其誠此之謂全孝故孝誠之至通乎神

明光于四海有感必應善事父母之所致也

昔者虞舜其大孝矣庶母惑父屢憎害之舜

心益恭懼而無怨謀使浚井下土實之于時

天休震動神明駿赫導穴而出奉養滋謹由

是玄德茂盛爲天下君善事父母之所致也

史記稱舜父瞽瞍與庶母弟各皆欲殺舜使舜修廪瞽瞍從下縦火焚廪舜乃以雨笠自扞而下去得不死後又使

舜穿井舜穿井爲匿孔旁出舜旣入深瞽瞍與象共下土實井舜匿孔出去是其事也于時天以美之德震動舜心神明

赫然令其免害及出之後事父弥謹堯知其聖歷試諸難後乃禪其位焉文王之爲太子也

其大老矣朝夕必至乎寢門之外問寺

曰兹曰安否如何寺人奄宫主在左右侍君也曰安太子温然

喜色小不安節太子色憂滿容朝夕食上

者進食於君太子必眎寒暖之節食下必知善羞所

進然後退知所食之多少寺人言疾太子肅冠而齋

疾故太子嚴粛衣冠而齋齋者虚心專志以祈神明使救護耳膳宰之饌必敬眎之

湯液之貢必親嘗之饌飲食也貢進也嘗饌善謂君嘗饌也

則太子亦能食嘗饌寡太子亦不能飽以至

于復初然後亦復初君病間而太子亦復初君后有過怡聲

以諷怡恱也謂下氣怡声幾微諷諌君后所愛雖小物必嚴龔

慢君父之所愛是故孝成於身道洽天下雅曰文王陟

降在帝左右雅詩大雅也陟升也帝天也左右助也言文王所爲天必助之言文王

静作進退天必賛之故紂不能害賛佐也文王事紂爲天所

佐故殷紂雖暴不能輒害夢啓之壽礼記曰文王有疾旬有二曰乃間文王謂武王曰汝何夢矣武王對

曰夣帝与我九齡文王曰汝以爲何紂武王曰西方有九國君王其終撫諸文王曰非也我百尓九十吾与汝三焉文王九十

七而終武王九十三而終卜丗三十卜年七百天所命也善事

父母之所致也左傳曰成王定鼎于郟鄏卜世三十卜年七百天所命也閔子騫曰

善事父母之道幸旣聞矣敢問教子之義仲

尼曰凡三王教子必視禮樂視猶示也樂所以脩内

和其禮所以修外檢其禮樂交脩則徳容發輝于

貌故能温恭而文明夫爲人臣者殺其身有

益於君則之况利其身以善其君乎是故

擇建忠良貞正之士爲之師傅欲知其父子

君臣長幼之道夫知爲人子然後可以爲人

父知爲人臣然後可以爲人君知事人然後

能使人此三王教子之義也三王謂夏殷周三代之王也閔子

騫退而事之於家三年人无間於父母兄弟

之言上事父母下順兄弟盡善盡美故人无非間之言交遊稱其信郷黨

稱其仁宗族稱其悌徳行之聲溢於天下此

善事父母之所致也齊太子坐清臺之上燕

一夲作壯侯他莊侯燕謚也他名也髙冠嚴色左帶玉具劒

右帶環珮左光照右右光照左言玉珮之光交相照也

子讀書不眎莊侯他問曰齊國有寳乎太子

曰主信臣忠百姓戴上齊國之寳也莊侯他

應聲解劒而去聞義而服也此章言君子尚信尚忠不尚華飾烏乎人有

偏蔽身莫自知己矣賢者見之寛恕而不

言小人暴愛而溢言親戚憐嫉而貳言人有

偏蔽惡乎不自知哉惡乎猶於何也是故君子檢身常

若有過衣其衣食其食知其過而不

以正之者君子恥之言爲人臣不能有所匡正也將欲有言識

其必不能行者君子罕言君不納忠諌則罕言以避患也當責

衆人之惡者眎已善乎哉當責衆人之邪者

眎已正乎哉此之謂返明先審身之善正然後責人之邪惡

西氏之子甚孝謹翟西憐其子而好妄而之

言翟西出夕返則曰甲死矣其子信之旣

而甲在焉他夕則曰乙且害余其子伺將行

仇旣而不見惡耑他夕則曰丁病矣其子覘

之丁誠无恙舉此𩔖也覘眎也恙憂也舉皆也冒淹秊序

子固孝謹至於訓勒益不保承郷國之人疾

其咎口謀將殺之翟西聞而懼歸以告子子

未甚信旣而翟西見殺此章戒人輕言致害雖愛子猶不信之以至見殺况

他人謂多言之人爲踈露亦有辝約而不密者

謂䡖佻之人爲不定亦有體閑而心躁者

猶䡖躁也謂叢雜之人爲猥細亦有外絜而内濁

若𩔖而引之不可殫載若非徹識孰能究

殫盡有不可以應㕝也者内静而外動其

動而難静謂外見利貪而逐之愈得愈貪故身勞而難静時有不可求

変也者内思而外待待至而後樂謂内興情欲縁境思

求心有待得而後樂不知心揺而傷性是故外静而内動者揺思

而損性奔走而逐利者勞力而害名唯泊然无情欲

人不爲名利所誘者然後身安而性全也人生於代或有変不遂志

而宣言云不遇時者是无異負丹頸之罪

俟時行戮豈不殆哉不能危行言遜于犯時君无負斬首之罪待時戮也丹

血色其有博才通識未見稱用者正可云時

非不清命未與耳豈不韙歟韙是長於諌

者務依存前人之性而翦制其情之所由

起是以彼此開進親敬殷篤不長於諌者

務攻前人之性而闇於情之所來是以彼

此嫌貳猜舋日積兒童之所蕳者迺耆耋

之所非耳目之所娱者迺心慮之所疾徤

責天下之愚者己之未賢也健責天下之

迷者己之未明也賢明者當恕愚迷而勿責以未賢責衆

愚未賢者以之亡以未明責衆迷未明者

以之傷愚迷之人无所損健責者徒自傷耳


新雕亢倉子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