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國李相國前集/卷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年譜 東國李相國前集
卷一
卷二 

古賦[编辑]

畏賦[编辑]

有獨觀處士,杜門端居,常若有畏。顧形而畏,顧影而畏;擧手動足,無一不畏。冲默先生造焉,問其所以。處士曰:「堪輿之內。物孰無畏。戴角揷牙。翼翍足趡。蠕蠕蠢蠢。厥種繁熾。慳生嗇命。各讋非類。鳥畏鷹於天。魚畏獺於水。兔畏獹。狼畏兕。鹿脅于𤠾。蛇𢥠愯于豕。猛莫猛兮虎豹。遇狻猊而奔避。何玆類之孔多兮。羌難覼縷而備記。物固然矣。人亦有焉。莫尊者君。猶畏上天。祇栗齊肅。夙夜以虔。惟君惟臣。若堂陛然。由陛及地。窊崇亦懸。卑者畏高。後者畏先。揆尺計寸。莫不畏旃。胡世路之嶮嶬兮。紛理緖之倒顚。冠苴履兮在底。甈先鼎兮居前。甈音五列反跛驢踸踔兮將白蟻共軛。犨麋𥉺𥅧兮與子都同筵。下慢而凌上。佞近而踈賢。鑽皮之謗日熾。射影之毒遐羶。矧予瑣屑之微質兮。跡有衆之攸寰。彼巧我拙。我一彼千。踏地生梗。皆成畏途。苟縱驅而不懼兮。殆十步而九擠。懍乎𢣷乎。能不畏乎。吾將介立高蹈。背耦離徒。遊乎壙埌之墟。子以爲何如?」冲默先生傲然憑几而笑曰:「僕則異於是。上天之威,吾不畏矣;萬乘之貴,吾不畏矣;暴客攘臂,吾不畏矣;猛虎切齒,吾不畏矣。」言未旣,處士愕然起曰:「過矣!子之不自揆也,何談之容易哉?於皇上帝降監善惡。設或震怒。雷霆暴作。烈風間之。飛沙走石。盲海聾山。激薄忽霍。電刃所掣。遺光儵爚。劃若天裂。剨似地拆。擊六丁以增威。雖周成猶褫魄。皆失匕以罔圖。孰倚柱而自若。是上天之威赫赫也。子言無畏,何也?」先生曰:「守正不欺,則天不吾威。吾何畏于玆?」處士曰:「金床晃晃。幄座密勿。嚴更巡于徼道。羽林列於雙闕。參旗井鉞。出警入蹕。左憲臺兮凜鐵冠。右執法兮秉丹筆。肅肅詻詻。百辟咸秩。於是振雪霜於威怒。馳風雷於咄叱。一有不恪。族赤禍溢。是天子之威栗栗也。子亦無畏耶?」先生曰:「夫君尊臣卑。勢若冠屨。居下事上。趨蹌中矩。望則跽脚。拜則頓首。聞命益僂。當局善守。若此則君何威爲,臣何畏有?」處士曰:「若夫賁育之輩。怒而狼顧。一啑一㖃。風激雲騖。白日刺人。血流市路。餘威未渫。飛揚跋扈。目欲裂兮星逬。髮直衝兮棘竪。足踏虎兮截皮。手拉熊兮裂股。小項莊之劒舞。卑藺生之睨柱。此刺客之強暴也。子亦無畏耶?」先生曰:「唾面待乾。出胯俛就。虛心而行乎世。我不彼忤,彼何自怒哉?此亦無足畏也。」處士曰:「乳虎出穴。擇肉䑛血。淬牙磨爪。其聲鎗䶪。一嘯兮風生。一䂄兮電瞥。不翼而飛。萬里一輟。雖馮婦之善搏。亦神喪而氣奪。此猛虎之咆勃也。子其何如?」先生曰:「有挾有設,此不足愕也。」處士曰:「然則子之所畏,果何物乎?有乎無乎?」先生曰:「僕亦安得而無乎?僕之所畏,不在諸物,特關於己。俯頷戴鼻。中齟外哆。一闔一闢。維門之似。物入由是。聲出由是。誠不可不有。而亦不可不畏之地也。銘可鑑兮金緘口。詩可觀兮垣屬耳。一語一默。榮辱所自。食其以之而烹。伍被以之而死。禰衡以之而敗身。灌夫以之而棄市。是以,聖人不畏於人,唯畏於口。苟愼其口。於行世乎何有。今處士騁舌吐辭。鋒攢屑霏,談世路之嶮易,議人間之是非,誠辯則辯矣,奇而又奇。然口能覆身,言出禍隨。子以此求免於時,亦猶擊鼓而求亡者也。其何益於迅馳哉。僕竊笑處士聲其畏而實無有也。惡其禍而祇自招之。」處士聞之,避席逡巡,聳然作貌曰:「小子不肖,今聞先生之敎,曉然若披肓而見大曜也。」

夢悲賦[编辑]

有美王孫,蟬聯茂族。邈風流之可愛兮,顔又澤腴兮如玉。出擁高盖,入處華屋。舞如意兮碎珊瑚,曾何蔕兮心曲。後房蛾眉簪翠曳縠爛盈盈兮,更侍琤然珠佩之相觸。目倦乎華靡,耳慣乎絲竹。冬而至於凉,不知其凝嚴;夏而至於溫,不知其暑溽。又安知人生有羈窮困躓、憂愁哀怨之屬哉?當春陽之旣舒兮,感芳華之蕩意。召賓友於華堂兮,玉爲簪兮珠爲履。酌芳醑兮行金鍾,莫不濡首而霑醉;焚綠桂兮繼頽光,尙歡樂之未已;倐春宵之易闌兮,落月窺窓兮嫵媚。忽體倦以神疲,遂頽然兮就寐。博山熏兮噴香炷,斗帳垂兮掩綺被。赤羽奮迅登扶桑兮,尙雷鳴而酣睡。於是怳然惚然夢遊乎廣漠之墟、無人之地,四顧茫茫不見阡里。深江自波,灌木叢倚。野草少色,危石如墜。日掩掩兮沈紅,煙冥冥兮疊翠。猿哀哭兮相吊,衆鳥啾啾兮不止。慘然思家欲亟還兮,迷不知路何自,念嬪御兮安在,掩翠衫而拭淚。登崇阿以延佇兮,鬱千峯之邐迤。披蒙茸兮尋崎嶇,慮髬髵之攸庇。𢥠奔還以陟隴兮,墳纍纍兮錯峙。上有蹲狐與伏兔兮,紛侶集兮族戱。拂頽碑以俯窺兮,伊昔綺紈之公子。歌堂舞館屬何人兮,爲此一丘兮山之趾。富貴兮如浮,瓊華兮易悴。吊斯人以彷徨兮,益凄切以酸鼻。足累繭兮無攸歸,飢與渴兮交至。俄欠伸以忽寤兮,喜窓櫳之猶是。顧尙臥於一床,夫何爲此遐遊。以須臾之一夢,悟榮辱之相酬。王孫兮可以銘肌,永不忘貧賤羇離者之憂。

放蟬賦[编辑]

彼黠者蛛,厥類繁滋。孰賦爾以機巧,養丸腹於網絲。有蟬見絓,其聲最悲。我不忍聞,放之使飛。

傍有人兮誰氏子,仍詰子以致辭。

「惟兹二物,等蟲之微。蛛於子何損,蟬於子何裨?惟蟬之活,乃蛛之飢。此雖德君,彼必寃之,孰謂子智?胡放此爲?」

予初矉額而不答。俄吐一言以釋疑。

「蛛之性貪,蟬之質淸。規飽之意難盈,吸露之腸何營?以貪污而逼淸,所不忍於吾情。何吐緒之至纎?雖離婁猶不容晴。矧兹蟲之不慧,豈覘視之能精?將飛過而忽罥,趐拍拍以愈嬰。彼營營之青蠅,紛逐臭而慕腥,蝶貪芳以輕狂,隨風上下以不停,雖見罹而何尤?原厥咎本乎有求。獨汝與物而無競,胡爲遭此拘囚?解爾之纏縛,囑汝以綢繆。『遡喬林而好去。擇美蔭之清幽,移不可屢兮。有此網蟲之窺窬,居不可久兮。螗蜋在後以爾謀,愼爾去就。然後無尤。』」

祖江賦[编辑]

貞祐七年四月,予自左補闕被劾,尋除桂陽守,將渡祖江。江水本迅激,適値暴風,困而後濟。爲賦以悲之,卒以自寬。

浩浩江流,燭如涇水。漆色而泓,𢥠難俯視。湍又激而迅兮,豈瞿塘之足譬。控百川之奔會兮,若鼎湯之驚沸。蛟鰐呀呀以流涎,又安測毒龍之潛伏以伺。泝灘欲徑進兮,船如行而尙止。不夕而暝,不風而波。雪浪礧石以崩騰兮,若秦晉戰于彭衙。篙工狎翫靈胥兮,猶畏夫洄洑與盤渦。顧區區一瞥之所如,豈以其澎濞鬱怒兮成此邈遐。予旣被謫,遭此險流。孤舟兀以出沒兮,其將安適兮去悠悠。望平皐兮草暗,遡極浦兮煙愁。鳥鳴軋軋,猿哭啾啾。落日兮掩掩,黃雲兮浮浮。雖五馬之足榮兮,亮非吾之攸期。嗟此遐征,古豈無之。孟三宿而出晝兮,丘去魯兮遲遲。賈誼洛陽之才子兮,謫長沙之濕卑。聖賢尙爾,予復何悲。較昔人之未遇兮,吾又專城兮斗纍纍。鵠山隱翳兮漸遠,望長安兮徒自疲。業已離兮上都兮,欣桂陽之伊邇。于以泊舟,于彼碕涘。誰其來迎,貿貿殘吏。紛綵幕兮葳蕤,爛紅旆兮旖旎。弭節兮山之椒,炬火照林兮鳥驚。以飛聊逍遙以散髮兮,風攪攪兮吹衣。江水駚而疾兮,予旣濟其何疑。行矣尙足樂兮,何必眷眷兮懷歸。出處不自謀兮,樂天知命兮先哲是希。

春望賦[编辑]

欣麗日之方酣,聊登高以游目;穀雨始晴兮,濯濯樹容之新沐。遠水蕩漾,麴塵浮綠。鳩鳴拂羽,鸎集珍木。衆花敷兮錦幛張。雜以靑林兮,一何斑駮。草芊兮碧滋,牛布野兮散牧。女執筐兮採稚,桑援柔枝兮手如玉。俚歌相和,何譜何曲。行者坐者,去者復者。感陽煕煕,其氣可掬。鬱予望之止玆。何區區而齪齪。有若丹禁日長。萬機多簡。感韶光之駘蕩。時登覽乎飛觀。羯鼓聲高。紅杏齊綻。望神州之麗景。宸歡洽兮玉觴滿。此則春望之富貴也。彼王孫與公子。結豪友以尋芳。後乘載妓。茜袂紅裳。隨所駐兮鋪筵。吹瑤管兮吸玉簧。望紅綠之如織。擡醉眼以倘佯。此則春望之奢華也。有美婦人兮守空閨。別宕子兮千里。恨音塵之迢遞。情搖搖其若水。望漆鷰之雙飛。倚雕櫳而流淚。此則春望之哀怨也。故人遠遊兮送將行。雨浥輕塵兮柳色靑。三疊歌闋。別馬嘶鳴。登崇丘兮望行色。煙花掩苒兮蕩淸。此則春望之別恨也。至若征夫邈寄乎關山。見邊草之再榮。逐客南遷乎湘水。望靑楓之冥冥。莫不翹首延佇。抱恨怦怦。此則春望之羈離也。吾知夫夏之望兮拘於蒸暑。秋專蕭瑟。冬苦凝閉。玆三者之偏兮。若昧變而一泥。唯此春望。隨物因勢。或望而和懌。或望而悲悷。或望而歌。或望而涕。各觸類以感人兮。紛萬端與千緖。若隴西子者何爲哉?醉而望也樂,醒而望也哀。窮而望則雲霧塞。達而望則天日開。可以喜則喜。可以悲則悲。誠能遇境沿機。與物推移。而不可以一揆測知者乎?

陶甖賦[编辑]

予蓄瓦甖,以酒不渝味,甚珍而愛之,且有所況,爲賦以興之。

我有小甖,非鍛非鑄。火與土以相𤎅,落埏埴而乃就。頸癭腹膰,觜侔笙味。譬之瓴則無耳,有耳曰瓴。謂之甀則摦口。瓦甖小口曰甀。不磨而光,如漆之黝。何金皿之是珍,雖瓦器其不陋。適重輕以得宜,合提挈於一手。價甚賤而易求,雖破碎其曷咎。盛酒幾何?未盈一斗。滿輒斯罄,虛則復受。由陶熟而且精,故不淪而不漏。由旁通而不咽,能出納乎醇酎。由能出故不傾不覆,由能納故貯酒斯續。顧一生之攸盛,羌難算其幾斛?類君子之謙虛,秉恒德而不惑。嗟小人之徇財,昧斗筲之局促。以有涯之量,趁無窮之欲。積不知散,猶謂不足。小器易盈,顚沛是速。予置斯甖於座右,戒滿溢而自勖。庶揣分而循涯,儻全身而持祿。


古律詩[编辑]

呈張侍郞自牧一百韻[编辑]

世家流慶遠,我丈稟靈殊。
爽露凝瓊樹,寒氷映玉壺。
名聲驚霹靂,胸臆貯江湖。
門繼淸廉鎬張鎬,朝登質直酺張酺
雪中松性古,天上桂枝孤。
瑞夢曾徵鳳張鷟,明時敢憶鱸張翰
馮唐方見遇,顔氏舊如愚。
帝室誇三鏡,明堂寶六瑚。
彤霄循北拱,蒼海聳南圖。
演誥唐麻上,分儀漢蕝隅。公爲禮部。
沐芳承湛露,縱轡騖長衢。
酒膽鍾星白,忠誠折檻朱。
躪人才落落,好士樂愉愉。
憶昔初投刺,相迎似合符。
夤緣近美玉,想像置生蒭。
投轄情何厚,含杯氣益麤。
處囊容趙客,橫氣試齊巫。
佳樹旌幢卓,名花錦繡敷。
但欣靑眼眄,何倩翠眉姝。時喚妓不至。
文抉曺劉髓,詞窮屈宋腴。
芳醪斟石凍,異味雜山膚。
門客三千忝,詩籌一百輸。
瓮邊眠畢卓,堂上宿淳于。
大冶鎔頑鑛,洪溟納細汙。
再來增款密,歡笑益姁婾。
極辯馳黃馬,遺篇詠白駒。時有薦達之言。
枉聯東野句,頻倒伯倫觚。
吟榻薰風散,歸程睌霧紆。
醉誇攀學士,驕不避金吾。
意已黃金重,情難白骨渝。
雄詩三絶在,聖草十行俱。公以草書贈詩三首。
擬作家傳寶,唯懷鬼奪虞。
靘粧欺友倩,絶辟倒嘉謨。
荷重猶投李,酬卑合覆瓿。平上同用。
蹇予誠齷齪,賦命實崎嶇。
寒谷生氷子,裒衣着腐儒。
癡龍殊未辨,乾鼠謾相沽。
醜質慙康瓠,銛鋒謝湛盧。
北宮慙駕蓽,南郭望吹竽。
闕里攀龍鳳,春官戰虎貙。
一鳴方駭世,十影擬過都。
左相曾邀飮,文相國特召予飮。故比李適之。寧王許醉扶。寧仁侯召予飮。予醉倒使人扶之。
玉顔羅密座,珍膳出豐廚。
夜飮長侵曉,朝吟動及晡。
牡丹園上醉,楊柳陌邊驅。
晚落蟠泥困,那堪撫劒吁。
道長猶恐泥,泉涸自難濡。
絃絶何由續,墻頑肯可圬。
同門皆振翮,唯我尙搶揄。
故故容顔改,垂垂歲月徂。
六身催倒亥,三足未留烏。
心思如懸旆,功各劇守株。
愁期千日醉,病廢四方餬。
讒搆交相扇,行藏甚似拘。
樊蠅頑不死,市虎動成誣。
處處嗔投璧,人人慮竊鈇。
嘲龍多蝘蜓,襲狗幾鼱鼩。
鬱鬱同平子,申申愧女嬃。
自啼無用血,渾斷苦吟鬚。
奔走如郵吏,遷延似賈胡。
杜園空費望,陶徑想應蕪。
擬脫嬰身網,歸安曳尾塗。
灌畦常搰搰,鼓缶樂嗚鳴。
南去將經楚,東遊遂極吳。
帶苓聱叟結,學圃小人須。
船尾抄雲子,江頭種木奴。
飮河盈鼴腹,跳井沒蛙跗。
天地爲遊子,煙波作釣徒。
飜思神聖代,何忍草萊逋。
佩潔紉芳蕙,巢寒戀碧梧。
操修憐汲直,夢想對高兪。
身世煩窺鏡,生涯倦織絇。
出言雖切切,廻眼例盱盱。
竹實談雞鶩,椿年語蟪蛄。
自嗟遭世晚,人道與時迂。
雷雨初驚後,乾坤可滌無。
死灰期復煽,病樹會重蘇。
器識雖云淺,心䏏要欲刳。
不才堪搦朽,高論孰噓枯。
幸感賢知己,常稱一鄙夫。
衣冠將飾越,脂粉強粧嫫。
有玉深藏櫝,爲金好躍爐。
波臣如得水,淵客豈無珠。
曩阻摳衣禮,時方曳履趨。
琴僧折簡召,時呼能琴僧。笙客隔墻呼。隣有吹笙客呼之。
話舊元無倦,論文亦頗娛。
鼻墁逢匠石,背癢得麻姑。
始末如深遇,麋損有薄軀。
每承親昵昵,罄寫意區區。
小隱何人到,端居十日踰。
曉霞紅綺散,夜雪白氈鋪。
冷火空頻撥。寒醅孰與𣂏。
虛堂無客位,幽室學僧趺。
忽憶參商別。潛悲楚越逾。
仰風滋眷戀。回首亮踟躕。
苦欠奉書鶴。欲爲趨藻鳧。
試歸如會面。不敏敢逃誅。
孟浪詞雖拙。公無笑囁嚅。

次韻尹司儀世儒見贈。坐上作。[编辑]

三鳥報書晚,六龍驅日忙。
淸都空縹緲,浮世謾彷徨。
鄭野猶爭鹿,楊隣苦覓羊。
一生愁幾斛,萬事淚千行。
案有參同契,囊無不死方。
自猶稱短李,人競笑顚張。
瘦怯菱花照,愁貪竹葉香。
醉鄕歸路坦,宦海怒濤狂。
日月含杯外,風塵撫劒傍。
世情渾閱盡,子意獨難忘。
寢食雙形影,窮通一肺腸。
五年同晝夜,四序共炎凉。
君系生關尹,吾宗起伯陽。
神交久已泯,末業復偏長。
櫑具初來訪,塵巾掃未遑。
出門看玉立,入室喜蘭芳。
摛藻爭揮筆,乘酣不算觴。
呼盧袁子服,二人俱有服。
飮酒阮生喪,傍客應相笑。
中懷固叵量,籥窮今歲律。
物挑好春光,佳節行將近。
流年但可傷,人生行樂耳,
相見醉千場。

吳德全東遊不來。以詩寄之。吳世才字德全。[编辑]

海山東去路悠悠,一落天涯久倦遊。
黃稻日肥鷄鶩喜,碧梧秋老鳳凰愁。
煙波不返遊吳棹,雪月期浮訪剡舟。
聖代未應終見棄,莫思垂白釣淸流。

江上偶吟[编辑]

衮衮長江流向東,古今來往亦何窮。
商船截破寒濤碧,漁笛吹殘落照紅。
鷺格斗高菰岸上,鴈謀都寄稻畦中。
嚴陵舊跡無人繼,終抱煙波作釣翁。

江南舊遊[编辑]

結髮少年日。輕裝寄漢南。水州一名漢南。
乘閑頻劇飮,遇勝輒窮探。
水共魚相樂,花先蝶自貪。
種荷看露嚲,愛月訴雲含。
柳翫陶潛五,杯傾太白三。
仙姝爭自媚,笑臉最憐𣢺。
纖玉哀彈妙,流波注視媅。
金釵嬌不整,羅袖弱難堪。
縹帙披琴譜,紋楸鬪手談。
鸎春詩思暢,鷄曉醉眠酣。
久住民風熟,佳遊客意甘。
江山無盡藏,聲色幾年耽。
往事渾成夢,何時更理驂。
湖州去何晚,杜牧得無慙。

寒食感子推事[编辑]

衆鱗化雲雨,一蛇不與爭。
未見恩波潤,反爲燥炭烹。
綿山山上火,已忍焚人英。
胡不放神燄,焚滅千載名。
遂使後代人,聞名輒傷情。
每至百五辰,萬屋禁煙生。
不及炎岡日,一勺江水淸。

題晉秀才別墅聚冠童隷肄業[编辑]

龍山橫枕城西角,斗起奔來一峯綠。
下有幽人數間屋,昂首神虬軒半腹。
盛夏人人厭蒸溽,獨此淸凉如可掬。
莫笑樊侯貪種木,主人好種木。滿園梓漆行可斵。
春耕秋種富蔬蔌,榿木三年薪亦足。
門前路細盤蛇曲,臺上石差頑豹伏。
不出人間自幽獨,養性堪學龜藏六。
雪色紙窓紅日燭,萬帙縹編宜可讀。
白面學子魚聚族,橫經鼓篋此爲塾。
唯恨園無水漱玉,未恊冠童春暮浴。
晝地成河那可學,刺山出泉知有孰。
安得長梯萬丈矗,直注天潢亘相續。

憶吳德全[编辑]

心將萬里長雲遠,淚逐空庭密雨零。
一別君來誰與語,眼中無復舊時靑。

贈覺禪老[编辑]

高擲雲間鉢,輕浮海上杯。
敲床二虎吼,呪鉢一龍來。
水檻靑煙濕,風巖翠霧開。
予非陶靖節,蓮社日遊陪。

秋送金先輩上第還鄕[编辑]

射策登高第,騰裝返故鄕。
春同鸎出谷,秋趁鴈隨陽。
落日愁行色,孤煙慘別腸。
明年會相見,好去莫霑裳。

詠筆管[编辑]

憶爾抽碧玉,孤直挺寒林。
風霜苦不死,反見鋒刃侵。
誰將獨夫手,刳出比干心。
爲汝欲雪憤,當書直言箴。

詠忘[编辑]

世人皆忘我,四海一身孤。
豈唯世忘我,兄弟亦忘予。
今日婦忘我,明日吾忘吾。
却後天地內,了無親與踈。

重遊北山二首[编辑]

俯仰頻驚歲屢更,十年猶是一書生。
偶來古寺尋陳迹,却對高僧話舊情。
半壁夕陽飛鳥影,滿山秋月冷猿聲。
幽懷壹鬱殊難寫,時下中庭信步行。


得僅毫氂喪似崖,卜年檻籠困徘佪。
如今逸鶴知誰繫,粗慰驚猿遲我廻。
塵世舊顔風拂盡,煙溪新隱月迎來。
山僧莫問還山意,寸草浮名安用哉。

龜山寺璨師方丈。十五夜翫月。以詩律輸君一百籌爲韻。予得律字。[编辑]

夏春足雲霧,翫月未可必。
秋初餘暑熱,秋晚過蕭瑟。
獨是中秋中,凉不至凄慄。
掃碧天更高,纖靄不侵軼。
負此最宜辰,更無堪翫日。
月亦若驕矜,踊躍凌空出。
澄澄玉鏡圓,瀲瀲金波溢。
請君倒觥船,淸景不可失。
先眠罰固嚴,酒席豈無律。

次韻璨師[编辑]

咄咄浮生隙駟馳,病於杯酒老於詩。
誰將明鏡來相照,珠在皮膚自不知。

晚望[编辑]

李杜嘲啾後,乾坤寂寞中。
江山自閑暇,片月掛長空。

寓古三首[编辑]

禱天求聖人,天不雨孔氏。
鑿地索賢人,地不湧顔子。
聖賢骨已朽,有力未負致。
奈何今之人,賤目唯貴耳。
徒生靑史毛,糟粕例自嗜。
不識今世士,亦有聖賢器。
後來復視今,攀企亦如此。


吾觀萬物生,造化空自勤。
徒生楚茨蔓,徒產荊棘繁。
不使指佞草,延引榮其孫。
遂令天下士,邪正久未分。


大禹理洪水,未平人心險。
睚眦生狂瀾,萬人平地墊。

天壽寺門[编辑]

連天草色碧煙翻,滿地梨花白雪繁。
此是年年離別處,不因送客亦銷魂。

詠桐[编辑]

漠漠陰成幄,飄飄葉散圭。
本因高鳳植,空有衆禽栖。

梅花[编辑]

庾嶺侵寒拆凍脣,不將紅粉損天眞。
莫敎驚落羌兒笛,好待來隨驛使塵。
帶雪更粧千點雪,先春偸作一番春。
玉肌尙有淸香在,竊藥恒娥月裏身。

題九品寺[编辑]

草暗工防路,苔頑不避門。
松風夜響谷,山氣曉蒸軒。
林菓猿搖落,巖泉鳥浴渾。
居僧偏好事,贊導閱名園。

次韻梁校勘寒食日邀飮[编辑]

杏花齊拆暮春晨,正是長安鬬卵辰。
杯酒不知藏火日,醺醺猶遣暖加人。

望南家吟[编辑]

南家富東家貧,南家歌舞東家哭。
歌舞何最樂,賓客盈堂酒萬斛。
哭聲何最悲,寒廚七日無煙綠。
東家之子望南家,大嚼一聲如裂竹。
君不見石將軍日擁紅粧醉金谷,不若首山餓夫淸名千古獨。

醉歌行。贈全履之。[编辑]

日無脛又無翼,胡爲劫劫飛走不少息。
日來日去暮復朝,使我鬢髮如䬶顔如墨。
吾欲東走扶桑看日上,西入濛汜觀日匿。
日上時遮擁金烏拉翼墜,日匿處牽挽𦏁和使沈醉。
是時日未行,留待𦏁和醒酒烏生翅。
三百六十日三千,一百年作一千年。
使我兩頰更赤雙鬢玄,日換美酒醉倒放顚狂。
問君能有許多錢?

石竹花[编辑]

節肖此君高,花開兒女𧰟。
飄零不耐秋,爲竹能無濫。

柳怨長句三首[编辑]

露嚲煙低無恨思,絮狂絲亂不勝春。
其如南北東西路,惱殺古今來往人。


蘇娘宅畔宜相見,焬帝堤邊不忍看。
自緣人意有分別,彼此春光揔一般。


好事春風歲歲廻,無端吹綠柳條新。
都門一見腸猶斷,何況情人折贈春。

李先輩陽下第東歸。以詩慰之。[编辑]

君不見
羿妻竊藥奔月裏,羿不得詰誰詰之。
無奈先生筆有舌,嘲弄風月無休時。
因笑仙娥盜壻物,忍背佳耦爲孤嫠。
詩成乃被天所取,飛出月脇娥先窺。
與君欲䆁憾,矯天之命不贈桂一枝。
仙娥此罰天已斷,更待明年猶未遲。

次韻東皐子用杜牧韻。憶德全。[编辑]

歸去追彭澤,佯狂憶翰林。
一心山色古,雙鬢雪痕深。
鸎日漫多思,鴈天空寄音。
每逢詩酒會,誰與放高吟。

奇尙書林塘次古人韻[编辑]

占斷千年地,新開一洞仙。
池淸鋪淨練,笋逬走狂鞭。
鸚鵡窺籠語,鴛鴦枕岸眠。
炎光九十日,何日不秋天。

次韻崔老育才見寄[编辑]

海村曾卜築,雙鬂雪飄然。
擧白頻中聖,燒丹學上仙。
床鋪蘄竹簟,琴弄岱絲絃。
相憶數千里,蟾輪幾缺圓。

贈敏師[编辑]

靑山萬里拄筇行,餘事能詩繼二淸。
雙眼曉隨溪水碧,一身秋與嶺雲輕。
繞床虎吼獰風散,入鉢龍蜿白氣生。
本欲避人人自識,他年僧傳肯逃名。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