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洲實錄/卷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滿洲實錄 卷一
癸未歲至甲申歲(萬曆十一年至十二年)
滿洲實錄
滿洲實錄 卷二
滿洲實錄 卷三
己亥歲至癸丑歲(萬曆二十七年至四十一年)
乙酉歲至戊戌歲(萬曆十三年至二十六年)

太祖宥鄂尔
果尼洛科
(缺图)

 太祖瘡
愈率兵復
攻翁鄂洛
城克之眾
[註 1]欲殺鄂
爾果尼洛
科 太祖
曰二人射
我乃鋒鏑
之下各為
其主孰不
欲勝吾今
釋而用之
後或遇敵

彼豈不為
我用命哉
此等之人
死於鋒鏑
者尤當惜
之何忍因
傷我而殺
之也賜以
牛錄之爵
屬三百人
厚養之

太祖戰殺訥申巴穆尼(缺圖)

  ○乙酉年二月 太祖率五十人甲二十五副略界藩寨不意界藩寨預知已有備竟無所獲回兵時有界藩薩爾滸棟隹巴爾達四城部長會兵四百追射至界藩南太蘭之野太蘭岡名訥申巴穆尼二人當先追至 太祖一見即單身撥馬欲斬訥申訥申先以刀斷 太祖鞭 太祖奮力一刀揮訥申肩背為兩段隨轉身射巴穆尼於馬下眾兵見二人死俱退卻而立我軍曰馬俱疲弱為之奈何 太祖曰眾可下馬佯以弓梢拂雪作拾箭狀徐徐引馬而退待過嶺以鹽水炒麵飲馬解其疲我自殿後為疑兵計言畢令兵先行 太祖立於斬訥申處訥申部眾呼曰人已死何不去欲食其肉耶汝回我輩欲收主屍 太祖言訥申系我仇幸得殺之肉亦可食言訖遂回欲令疲弱之兵遠行乃率七人将[註 1]身隱僻處露其盔似伏兵之勢訥申部眾又呼曰汝有伏兵我等知之矣二主已被殺猶欲盡殺我等耶於是 太祖全其羸馬而回太祖四騎敗八百兵(缺圖)

  ○四月 太祖率馬步兵五百征哲陳部時大水令眾兵回止帶綿甲五十人鐵甲三十人進略有嘉哈部長蘇庫賚呼密令人報與托漠河章隹巴爾達薩爾滸界藩五城知之遂合兵一處有後哨章京能古德一見敵兵即飛報不意誤失 太祖處 太祖恃有後哨亦不深備不期敵兵忽至 太祖見其兵陣於界藩渾河直至南山約八百餘有扎親桑古哩二人寶朗阿之孫也見敵兵大恐解其甲與人 太祖怒曰汝等平昔在家每自稱雄於族中今見敵兵何故心怯解甲與人言訖自執旗先進見敵兵不動遂下馬将[註 1]馬逐回率弟穆爾哈齊並二家人延布祿武凌噶四人奮勇步射直入重圍混殺敵兵二十人遂敗其兵八百人不能抵當皆涉渾河而走時 太祖戰酣甚疲喘息不定卸其兜鍪遂解甲不及以手斷其扣正憩時後之兵将[註 1]方至眾曰乘此勢可追殺之 太祖怒而不應敵兵已渡渾河 太祖稍息重整盔甲率兵追殺四十五人與穆爾哈齊追至界藩有一險隘山名吉林立於其上見敗兵十五人來奔此山 太祖恐敵見之去其盔纓隱身而待先射為首一人中其腰仆地穆爾哈齊又射死一人余皆墜崖而死 太祖收兵曰今以四人敗八百眾實天助之也全勝而回

  ○九月內太祖率兵往攻安圖瓜爾佳寨蘇克素護河部所屬破之殺其寨主諾謨琿而回

  ○丙戌年五月內 太祖攻克貝歡寨渾河部所屬七月內 太祖率兵環攻托漠河城哲陳部所屬時暴雷震死二人遂罷攻而回太祖獨戰四十人(缺圖)後招服之乘便往攻仇人尼堪外蘭沿途諸部皆是仇敵星夜越進攻鄂勒琿城克之時尼堪外蘭不在城中初城外有四十餘人不及進城帶妻子逃走為首一人穿青綿甲戴氊帽 太祖見之疑是尼堪外蘭單身直入四十人中內一人箭射 太祖胸旁從肩後露鏃共中傷三十處 太祖不怯猶奮勇射死八人復斬一人餘眾皆散鄂勒琿城內有漢人十九名亦殺之又捉中箭傷者六人 太祖復深入其箭令帶箭往南朝傳信可将[註 1]仇人尼堪外蘭送來不然我必征汝矣遂回齋薩獻尼堪外蘭首(缺圖)明邊吏遣使言尼堪外蘭既入中國豈有送出之理爾可自來殺之 太祖曰汝言不足信莫非誘我入耶使者又言若不親往可少遣兵去即将[註 1]尼堪外蘭與汝 太祖令齋薩帶四十人往索之及至尼堪外蘭一見即欲登台趨避而台上人已去其梯尼堪外蘭遂被齋薩斬之而回明國因前誤殺 太祖父祖自此每年與銀八百兩蟒叚十五疋通和好焉額亦都克巴爾達(缺圖)

  ○丁亥年 太祖於碩里口呼蘭哈達下東南河二道一名嘉哈一名碩里加河中一平山築城三層啟建樓台

  ○六月二十四日定國政凡作亂竊盜欺詐悉行嚴禁又率兵征哲陳部阿爾泰克其山城殺之

  ○八月內令額亦都巴圖魯領兵取巴爾達城額亦都承命前進至渾河時水氾漲不能渡遂以繩連軍士之頸拽而渡之額亦都領壯士數人夜梯攻之及登城城上人迎敵額亦都跨城垛而戰中傷約五十處猶死戰不退城中人遂皆潰走即乘勢取其城而回太祖招撫扎海(缺圖) 太祖領兵往攻洞城克之招降其城主扎海而回太祖射柳於洞野(缺圖)

  ○戊子年四月有哈達國萬汗孫女阿敏哲哲扈爾漢貝勒女也其兄代善送妹與 太祖為妃親迎之至於洞地名坐曠野以待時一人乘馬帶弓矢過於前 太祖訊左右為誰左右對曰棟鄂部人名鈕翁金善射本部無出其右者 太祖遂令人喚至時對面一柳相距百餘步令射之鈕翁金即下馬挽弓射五矢止中三矢上下不一 太祖連發五矢皆中眾祖之五矢攢於一處相去不過五寸鑿落塊木而五矢始出代善同妹至 太祖設宴成禮遂納之三部長率眾歸降(缺圖) 時有蘇完之部長蘇完地名也索爾果率本部軍民歸 太祖以其子費英東為大臣又棟鄂部部長克徹孫何和里亦率本部軍民歸 太祖以長公主嫩哲妻之授以大臣之職又雅爾古部長扈拉瑚殺兄弟族眾率軍民來歸将[註 1]其子扈爾漢賜姓覺羅為養子亦授大臣之職 太祖遂招徠各部環滿洲而居者皆為削平國勢日盛與明國通好遣使往來執五百道敕書受年例金幣本地所產有明珠人蔘黑狐元狐紅狐貂鼠猞狸猻虎豹海獺水獺青鼠黃鼠等皮以備國用撫順清河寬甸靉陽四處關口互市交易以通商賈因此滿洲民殷國富

  ○初 太祖如葉赫其國主揚吉努見其相貌非常言我有小女堪為君配待長締姻太祖曰若締姻吾願聘汝長女揚吉努答雲我非惜長女不與恐不可君意小女容貌奇異或者稱佳偶耳 太祖遂聘之揚吉努故後子納林布祿於是年九月內親送妹于歸 太祖率諸王大臣迎之大宴成婚即天聰 皇帝母也是年 太祖率兵攻完顏城夕過棟興阿地忽天隕一星其大如斗光芒徹地眾馬皆驚兵至完顏城克之殺部長岱度墨爾根太祖兆隹城大戰(缺圖)太祖射敵救旺善(缺圖)

  ○己丑年太祖率兵往攻兆隹城部長寧古親章京 太祖伏兵兆隹城下城內兵百餘出遇伏兵射之敵兵直衝 太祖所立之處欲奔入城 太祖獨入百人中手刃九人餘眾四散未得進城圍四日其城将[註 1]陷我兵少懈四齣擄掠牲畜財物喧嘩爭奪 太祖見之解甲與大将[註 1]鼐護曰我兵爭此微物恐自相殘害爾往諭禁之鼐護至不禁人之擄掠亦隨眾掠之 太祖将[註 1]已綿甲復與巴爾太令往取鼐護鐵甲來以備城內衝突巴爾太復隨眾擄掠忽城內十人突出有族弟旺善被敵壓倒於地跨其身将[註 1]以槍刺之 太祖一見身無甲胄挺身馳往發一矢中敵面額應弦而死救起旺善克其城殺寧古親而回

  ○辛卯年 太祖遣兵攻長白山鴨綠江部盡克之而回

  ○時葉赫國主納林布祿遣部下伊勒當阿拜斯漢二人來謂 太祖曰烏拉哈達葉赫輝發滿洲總一國也豈有五王之理爾國人眾我國人寡可将[註 1]額勒敏扎庫木二處擇一讓我 太祖答雲我乃滿洲爾乃呼倫爾國雖大我不得取我國雖大爾亦不得取況國非牲畜可比焉有分給之理爾等皆執政之臣不能竭力諫主奈何靦顏來相告耶言畢令回

  ○葉赫哈達輝發三國會議各遣使來葉赫主納林布祿差尼喀哩圖爾德哈達國主蒙格布祿差岱穆布輝發國主拜音達哩差阿拉敏比至 太祖宴之內圖爾德起向 太祖曰我主有命遣我來言欲言又恐觸怒見責 太祖曰爾主之言與爾無干何為責汝如彼以惡言來我亦以惡言往圖爾德曰昔索地不與令投順不從兩國若成讎隙只有我兵能踐爾境諒爾兵敢履我地耶 太祖聞言大怒掣刀斷案曰爾主弟兄何嘗親與人交馬接刃碎爛甲胄經此一戰耶昔蒙格布祿代善叔侄自相擾亂如二童爭骨滿洲兒童每擲骨為戲故云云爾等乘亂襲取何故視我如彼之易也爾地四周果有邊垣之阻耶吾即晝不能往夜亦能至彼處爾其奈我何徒張大言胡為乎昔我父被明國誤殺與我敕書三十道馬三十匹送還靈櫬坐受左都督敕書續封龍虎将[註 1]軍大敕一道每年輸銀八百兩蟒叚十五疋汝父亦被明國所殺其屍骸汝得收取否遂書前言遣阿林察復之諭之曰爾到彼處當面誦之若懼而不誦即住於彼處勿復見我囑畢令行時布齋貝勒預知接至家欲視其書阿林察将[註 1]書當面朗誦布齋曰此書我已知之何必送與吾弟阿林察曰我主曾命對二主面誦若止見貝勒難復主命布齋曰吾弟出言不遜汝主恨之誠是但恐見此書怒責汝也言畢乃收其書阿林察遂回

  ○時滿洲長白山所屬珠舍哩訥殷二路同引葉赫兵将[註 1]滿洲東界葉臣所居洞寨劫去 太祖正坐樓上諸将[註 1]聞而告之 太祖曰任伊劫去豈有水能透山火能踰河之理珠舍哩訥殷是我同國乃敢遠附異國之葉赫劫掠我寨蓋水必下流珠舍哩訥殷二部終為我有矣太祖富爾佳齊大戰(缺圖)

  ○癸巳年葉赫國主布齋納林布祿貝勒因 太祖不順糾合哈達國主蒙格布祿烏拉國主滿泰輝發國主拜音達哩四國兵馬於六月內劫去瑚卜察寨 太祖即率兵追之時哈達兵已歸我兵直抵其國是夜 太祖以步兵伏於中途少帶兵從亦取哈達國富爾隹齊寨而回時哈達國追兵至富爾隹齊寨 太祖欲誘敵至伏兵處恐追兵復回乃令兵前行獨身為殿以誘之於是敵兵追至前一人舉刀迎之後三人並馬來戰 太祖自思後追者三人無妨若前一人迎面劈來恐傷面目欲射之時敵在右不便於射因轉弓過馬首射中敵人馬腹其馬驚躍後三人乘 太祖發矢之會一齊殺來 太祖馬驚幾墜幸右足扳鞍僅得復騎發一矢射蒙格布祿馬仆地其家人泰穆布祿将[註 1]自馬與主乘之泰穆布祿步奔而回 太祖仍率馬兵三人步兵二十餘迎之敗其敵眾殺兵十二人獲甲六副馬十八匹而回群鴉路阻兀里堪(缺圖)太祖大敗九部兵(缺圖)太祖恩養布占泰(缺圖)

  ○九月內葉赫國主布齋納林布祿哈達國主蒙格布祿烏拉國布占泰滿泰弟也輝發國主拜音達哩嫩河蒙古科爾沁國主翁阿岱莽古明安錫伯部卦勒察部珠舍哩路主裕楞額訥殷路主搜穩塞克什九國兵馬會聚一處分三路而來 太祖聞之遣兀里堪東探約行百里至一山嶺烏鴉群噪不容前往回時則散再往群鴉撲面兀里堪遂回備述前事 太祖曰可從扎喀向渾河探之及至夕見渾河北岸敵兵營火如星密飯罷即起行過沙濟嶺兀里堪探的飛報 太祖言敵國大兵将[註 1]至時近五更矣 太祖曰人言葉赫國不日兵來今果然也我兵夜出恐城中人驚待天明出兵傳諭諸将[註 1]言畢復寢袞代皇后推醒 太祖曰今九國兵馬來攻何故盹睡是昏昧耶抑畏懼耶 太祖曰畏敵者必不安枕我不畏彼故熟睡耳前聞葉赫兵三路侵我來期未的我心不安今日已到我心始定我若有欺騙處天必罪我我當畏之我承天命各守國土彼不樂我安分反無故糾合九部之兵欺害無辜之人天豈佑之言訖復睡以息精神天明飯畢率諸王大臣謁廟再拜祝曰天地三光萬靈神祇我□□□□與葉赫本無事故今彼引兵攻我惟天鑒察又拜祝曰願天令敵垂首佑我奮揚兵不遺鞭馬無顛躓叩祝畢率兵至拖克索寨立於津渡處諭之曰爾等可盡解臂手頓項留於此若傷肱傷頸唯命是聽不然身受拘束難以勝敵我兵輕便必獲全勝矣眾遵令盡解之行至扎喀處有城守鼐護山坦來告曰葉赫兵辰時已到圍扎喀關見勢不能克往攻赫濟格城敵兵甚多眾皆失色有扎喀一人名郎塔哩後至呼曰貝勒何在我兵見有幾何言訖登山望敵形勢向 太祖曰若以來兵為多我兵亦不少昔與明國交戰彼兵漫山遍野我兵二三百尚敗其眾今我兵有膽氣驍勇必敗此兵若不勝我甘軍法於是眾心稍安 太祖遣人往探曰來兵若欲回今晚即擊之否則明日再戰哨探報敵兵扎立營寨搬運糧草 太祖亦安營是晚葉赫營中一人逃來曰葉赫布齋貝勒納林布祿貝勒兵一萬哈達蒙格布祿貝勒烏拉布占泰貝勒輝發拜音達哩貝勒兵一萬蒙古科爾沁翁阿岱貝勒莽古斯貝勒明安貝勒錫伯部卦勒察兵一萬共兵三萬我兵聞之又皆失色 太祖曰爾眾無憂我不使汝等至於苦戰吾立險要之處誘彼來戰彼若來時吾迎而敵之誘而不來吾等步行四面分列徐徐進攻來兵部長甚多雜亂不一諒此烏合之眾退縮不前領兵前進者必頭目也吾等即接戰之但傷其一二頭目彼兵自走我兵雖少並力一戰可必勝矣次日平明起兵葉赫兵先攻赫濟格城未下是日又攻時 太祖兵到立陣於古哷山險要之處與赫濟格城相對令諸王大臣等各率固山兵分頭預備布陣已完遣額亦都領兵一百挑戰葉赫見之遂不攻城收兵來敵滿洲兵一戰殺九人葉赫兵稍退有布齋錦台什及科爾沁三貝勒領兵合攻一處時布齋先入所騎之馬被木撞倒有滿洲一卒名武談即向前騎而殺之其兵大敗葉赫貝勒等見布齋被殺皆痛哭其同來貝勒等大懼並皆喪膽各不顧其兵四散而走明安馬被陷棄鞍赤身體無片衣騎驏馬脫出 太祖縱兵掩殺屍滿溝渠殺至哈達國柴河寨南渥黑運之處是夜結繩攔路殺敗兵甚眾次日一人生擒布占泰跪見 太祖曰我得此人慾殺之彼自呼毋殺許與贖貲因此縳來 太祖問曰爾何人也其人叩首答曰我畏殺未敢明言我乃烏拉國滿泰之弟布占泰今被擒生死只在貝勒 太祖曰汝等會九部之兵欺害無辜天厭汝等昨日布齋已經殺死彼時若得汝亦必殺矣今既來見豈肯殺汝語云生人之名勝於殺與人之名勝於取遂釋其縳賜猞狸猻裘養之是戰也殺其兵四千獲馬三千匹盔甲千副滿洲自此威名大震

  ○初珠舍哩部長裕楞額章京曾脅九部兵來故 太祖十月內遣兵招服之三将[註 1]圍攻佛多和山城(缺圖)

  ○又訥殷部搜穩塞克什二人聚七村人據佛多和山而居 太祖於閏十一月命額亦都噶蓋扎爾固齊碩翁科羅三人領兵一千圍佛多和山日往攻擊三月而下斬搜穩塞克什即日回兵

  ○甲午年蒙古科爾沁部明安貝勒喀爾喀部勞薩貝勒始遣使往來於是蒙古各部長遣使往來不絕太祖克多璧城(缺圖)

  ○乙未年六月 太祖領兵伐輝發部拜音達哩貝勒克取多璧城斬守将[註 1]克充格蘇蒙格二人而回

  ○丙申年二月內明國遣官一員高麗國亦遣官二員從者共二百人來 太祖令部兵盡甲親迎至妙洪科地界接入大城以禮相待公事畢辭別而去

  ○先陣中所擒布占泰恩養四載至是七月 太祖欲放歸令圖爾坤煌占博爾坤斐揚古二人護送未至其國時布占泰兄滿泰父子二人往所屬蘇斡延錫蘭處修邊鑿壕父子淫其村內二婦其夫夜入将[註 1]滿泰父子殺之及布占泰至日滿泰叔父興尼雅貝勒謀殺布占泰欲奪其位其護送二大臣保守門戶甚嚴不能加害於是興尼雅投葉赫而去布占泰遂繼兄位為烏拉國主護送二人辭回十二月布占泰感 太祖二次再生恩猶父子将[註 1]妹滹奈送 太祖弟舒爾哈齊貝勒為妻即日設宴成配

  ○丁酉年葉赫烏拉哈達輝發同遣使曰因吾等不道以至於敗兵損名今以後吾等更守前好互相結親於是葉赫布揚古妹欲與 太祖為妃錦台什女欲與 太祖次子代善貝勒為妻 太祖乃備鞍馬盔甲等物以為聘禮更殺牛設宴宰白馬削骨設酒一杯肉一碗血土各一碗歃血會盟四國相繼而誓曰自此以後若不結親和好似此屠牲之血蹂踏之土剮削之骨而死如踐盟和好食此肉飲此酒福壽永昌誓畢 太祖亦誓曰汝等應此盟言則已不然吾待三年果不相好必統兵伐之後蒙古得罪 太祖命穆哈連伐之獲馬四十匹時納林布祿背盟将[註 1]所獲盡奪之仍擒穆哈連送與蒙古又将[註 1]錦台什之女與蒙古喀爾喀部齋賽貝勒結親其布占泰亦因與葉赫通将[註 1]滿泰妻都都祐氏所珍銅錘遣使送與納林布祿又将[註 1]滿洲所屬瓦爾喀部內安楚拉庫內河二處路長羅屯噶什屯旺吉努三人許獻葉赫請其使而招服之

  ○戊戌年正月 太祖命幼弟巴雅喇台吉長子褚英台吉與噶蓋費英東扎爾固齊等領兵一千征安楚拉庫星夜馳至取其屯寨二十處其餘盡招服之獲人畜萬餘而回於是賜褚英台吉名洪巴圖魯巴雅喇台吉名卓禮克圖

  ○是年哈達蒙格布祿貝勒所居城北有血自溪流十二月布占泰不忘其恩帶從者三百來謁 太祖以弟舒爾哈齊貝勒女額實泰妻之盔甲五十副敕書十道以禮往送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左“丬”右“寽”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