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唐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二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四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 卷二十四
宋 唐庚 撰 張濟元 撰校勘記 閩侯龔氏大通樓藏舊鈔本
卷二十五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二十四

        眉山 唐庚 子西

 書

  上憲使書

厶𥨸惟閣下奉使入蜀首尾三年于兹矣

蜀中縉紳士大夫與夫四方之逰宦于蜀

者不知其㡬何人揚眉吐氣求出于門下

者亦不知其㡬何人求而得者㡬何人求

而不得者㡬何人應者有尽而求者無窮

意者閣下亦厭而鄙之否乎厶尝思之此

非獨士人之罪時使之然也先王之世所

以進退天下人材之術與今大異盖自尭

舜時已有三載考績三考黜陟幽明之説

至于成周而其法大偹官府群吏日考其

成月考其要𡻕終則冡宰考其㑹而議廢

置三𡻕則王者大計而誅賞之當是之時

才者有所勸不才者無所容凢所以正其

位進其治作其事制其食者莫不有先

後之叙故士皆安分楽業惟上之所進退

SKchar尝有此奔競馳騖之風哉周道衰先王

之法壊凢上之所以進退天下之士者一

切出于保任薦㪯嗟夫保任荐㪯之法行

則奔競馳騖之風作此理之自然𫝑之必

至也豈獨士人之罪哉孟子曰士之仕也

猶農夫之耕也其失位也猶諸侯之失國

家也無田則不𥙊出彊則載贄士之進取

固不足多責獨論其正與不正爾厶迂昧

寡合衆所非笑獨閣下惻然以為可教奨

借誨諭似非偶然方此依賴而⿺辶䖏聞閣下

有使吴之命雖欲長侍下風可復得乎是

用忘其鄙陋而妄有説于左右伏惟閣下

觀先王所以進退人材與近世不同憐士

之進取实繫于時而寛假之厶之所不勝

幸願

  上翟提舉書

厶暗塞不通世務獨于諸書粗知首尾而

平生所篤好者惟孟子七篇因其言以推

其為心則其去取畧可見矣其書曰求則

得之舎則失之求有益于得也求之有道

得之有命求無益于得也所謂求有益于

得者果何物也在我之固有者也我固有

是惻隐也我固有是羞𢙣也我固有是辭

遜也我固有是是非也反而求之則萬物

皆偹為仁義為礼智聚而為浩然之氣散

而充塞乎天地之間舎而不求則集義所

生者遂至于梏亡而不用之心不免于茅

塞日夜之所息雨露之所潤者萌蘖不勝

于斧斤牛羊而終帰于濯濯也故曰求則

得之舎則失之求有益于得也所謂求無

益于得者果何物也在彼之倘来者也是

物也如㳺塵如野馬如蚊蝱之𬨨耳如風

雨寒暑如空中之浮雲来莫知其所至去

莫知其所適来不可得而留去不可得而

追求之未必得而不求者或得焉故曰求

之有道得之有命求無益于得者也然則

孟子之去取其亦可見矣有益于得者孟

子求之無益于得者孟子不求也厶自㓜

讀書于家亊師于郷求友于京師従斈士

大夫逰僅二十年旣而SKchar之黙坐終日覌

一性之𥘉以求孟子之所求者而茫然竟

未有所得今復置此而従亊馳騖以求孟

子之所不求者不亦昧其𥘉心為知道者

所非𥬇哉然切聞之孔子曰可與言而不

與之言謂之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謂

之失言說易者曰豫之𥘉六未可豫而豫

故有鳴豫之凶六三可豫而不豫故有盱

豫之悔恭惟閣下負俊聲二十年今爲天

子奉使萬里聪明通逹如明鑑止水而厶

于此時効官左右得以朝夕受誨真孔子

所謂可言而易所謂可豫之期矣若不稍

自振發以投一時之机㑹則不亦失人而

有盱豫之悔乎用是忘其鄙陋而妄有干

說于左右幸閣下少垂意而加察之不勝

願幸

  上俞SKchar

厶以章句書生偹貟属部官府之務

其八刑禁法令簿書錢榖芻秣市井無所

不𨽾而兼領權攝者盖不與焉雖日夜焦

心劳思惟馬上得休息而思慮之表有不

應三尺律者多矣賴上官慈仁未忍汰去

使月得五斗紅腐以𥙊以飬固已僥倖豈

冝開口求進為不知分人𫆀然念趋亊以

来忽忽半載每以職亊進見必蒙教誨慰

諭惻然有憫憐之意私自揆度似見知于

左右者昧冐自陳而執亊試覌焉厶自少

暗塞不通暁世務獨好覌古人經藉傳記

上自堯舜三代下迄隋唐五季数千年亊

僅䏻渉獵凢所論著寔非有以過人而一

時軰流谬見推借年十八始逰京師遂與

群俊並駈争先未嘗少却鼓唱虚譽相扇

於埸屋間是時年少氣鋭未歴世亊遂以

功名唾手可淂而不信造物之䏻厄已也

年二十四始得一官隨牒推移十載于此

平生相知零替畧盡一落選調不䏻自脱

今三十四矣蒼顔白髪奔走塵埃中雖名

従八品寔胥校市評尔SKchar患摧折曽不淂

吐氣此皆曩時盗名無寔大言𡚶想為造

物者所憎以至于此𣸪何言哉今兹所陳

誠以閣下聪明通逹敦厚和粹道徳之氣

見于面目此西南之士所以帰心而厶亦

不䏻無望于門墙也昔騏𩦸伏櫪聞伯楽

足音而長鳴厶非騏𩦸而閣下士之伯楽

也有伏櫪而長鳴者其亦少垂意而察焉

幸甚

  上監司書

厶宦學四方従縉紳士大夫逰僅二十年

聞執事之賢有日矣然未知其所以為賢

者前日黨亊起

朝廷元老大臣與夫當世賢人君子一切

貶竄斥逐方是時執事由某官謫為某官

洎黨亊罷向之所謂元老大臣與夫賢人

君子者皆起于嶺嶠荒逺之地以次收

甄𣸪録用落落然布列中外方是時執亊

由某官擢為某官昔之觀人者必于用舎

進退之間以求其背向去就之志盖觀

所以逐而其莭可見覌其所以𣸪而其才

可知嗚呼此執事之所以為賢者欤乃者

執事下車之𥘉厶自頋踈賤不敢造次奉

書猶兾按部過邑得以瞻望顔色今既除

代恐其遂去而不得一見也因冩近著文

若干以献執事以謂既不淂一見猶欲執

事知其姓名耳文字不工𥘉不喜示人泩

在益昌五年自念方在困中其言不足以

取信未嘗一出所斈以伸于不知已者其

出可謂不偶然矣澄按有暇試𨼆几而閱

之莞然一笑即付之火干瀆尊重慚汗不

  荅陳聖従書

公名家子愽斈有才此固鄙人之所願交

而惟恐其不可得也惠然辱書相待𬨨厚

使人讀之面𤍠汗下且承示以所疑以公

之明豈不到此𫆀意者将自有説𫆀古人

有言多聞守之以約多見守之以卓盖聞

見既廣然後收歛反約此入道之序也子

路曰何必讀書然後為斈孔子曰是故𢙣

夫佞者子路之言孔子之所𢙣也公何疑

焉讀醫書而不䏻為醫者有之矣未有不

讀醫書而䏻為醫者世人徒見嘗讀醫書

而不能為醫便以醫書為不足斈而一切

従其臆决此其殺人常毒于挺刄矣自頃

斈者多以𥿄上語為殺人芻狗務欲超然

自淂于不可言傳之際聞厶此説當見詬

然佛言無有一法自虚空入者此所謂真

寔語也公試思之切磋琢磨乃是朋友之

常分公有問难願淂反覆講䆒厶有所疑

亦當貭于左右師範之説祗作笑端置之

勿道千萬千萬

 表

  賀天寕莭代程守

穹昊儲休将永熈朝之祚聖神應運丕承

大定之基鳴社在晨際天共慶中賀恭惟

皇帝陛下寅恭克已孚惠淂心自然堯舜

之仁故能濟衆醇用成康之化㡬致措刑

政已逮于中和國遂臻于康靖爰祀誕弥

之莭冝増逸楽之年承乏逺方欣逢瑞

旦身縻符竹空馳頌聖之誠目断觚稜莫

綴稱觴之末無任

  謝暦日表代翟提刑

四時既定然後𠃔𨤲于百工七政已齊可

以肆𩔗于上帝盖折因夷隩之本寔裁成

輔相之厚中賀恭惟

皇帝陛下賁餙觀天革孚治暦俾𡻕月日

時無易故金木土榖惟修承乏外䑓𣸪

瞻新𡻕日惟不足豈小善之不為時不再

来嗟大恩之未報誓圖寸效不費分隂

無任

  賀立皇后表代家提㪯

徽名宝冊表正宫闈叶氣懽声飛騰寰宇

中賀臣常䆒覌典籍灼見古𥘉雖聖神特

起而有為必内外相須而致理立朝立市

共成建國之功親耕親蚕同底化民之道

故周姒淂𠫵于十亂而虞媯有𥙷于重華

恭惟

皇帝陛下德進日新合由天作載𥘉潜邸

已諧窹𥧌之求入纂丕圖乃眷憂勤之𦔳

誕敷渙號式正坤儀承九廟之蒸尝奉两

宫之定省緝熈隂教功相民𢑱承乏逺

方與聞慶幸兎𦊨美化将形四國之風鳬

𧁑盛儀莫綴千官之列無任

  賀降皇子表代宋運判

前星騰耀䴡日重光凢在照SKchar舉傾瞻仰

中賀臣窃以漢室之尊冡嗣遂立髙媒堯

封之祝聖人俾多男子盖承祧之至重任

主器以非輕恭惟

皇帝陛下駿惠先猷作新聖治奉天以敬

恪勤父事之心飬物以慈摩撫子来之俗

蓼䔥𬒳澤行葦霑仁穹昊駢禧元良毓秀

為社稷乆長之慶承祖宗積累之休遣使

告期重離明之有継飛郵肆眚逹解雨于

無垠承乏逺方欣聞吉語震雷𧈅𧈅知

匕鬯之克堪螽羽詵詵期子孫之浸盛

無任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