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唐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卷十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 卷十
宋 唐庚 撰 張濟元 撰校勘記 閩侯龔氏大通樓藏舊鈔本
卷十一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

       眉山 唐庚 子西

 傳

  陸諝傳

陸諝麹城人少與壷子啇君相友善约先

貴無相忘已而壷子任太常商君主爵都

尉通𩔰矣而諝方辟青州為従亊壷商上

䟽曰臣等無状蒙陛下噐使待罪九卿自

非得天下賢圣與之同升則非但無以副

陛下傾渇而臣䓁亦自不滿臣友麹城陸

諝者夆世莫䏻測其為人以為剛又無虐

以為柔又有立文雅醞藉號為醇儒至論

全身保家治國安天下則又似謀臣䇿士

徃時𡊮盎相吴王驕日乆𢾗䧟害二千石

盎用其兄子種計與諝厚善卒賴其力淂

脱虎口以帰此全生之道也吕太后時群

臣動見覆族吕須讒陳平曰平為相非治

亊專従諝戯婦女后聞之私独喜而平淂

以全其宗此保家之効也河間修徳為仁

義天子不悦王俱日命諝作樂而河間幸

無他此治國之効也曺参為相國賓客以

百𢾗参悉谢去独召諝問計連日夜語不

厭相亊㡬廢而民間作畫一之歌此安天

下之効也臣聞王者尊有德敬有功今諝

既賢圣而又上自朝廷郊庙燕享下至田

里冠昬聚㑹諝未尝不在其間功効不為

後人而位青州従事簿空置臣䓁无益上

従其言遣壷子持莭召諝至見上歓甚是

日拜諝光禄勲頃之封醴泉侯食千户諝

歎曰生我者天地成我者壷啇也二人既

荐諝以身下之然上每念諝輙并召二人

諝卒謚懿侯子淳嗣至曽孫漓不肖以罪

廢国除諝既没二人亦踈斥屏居不復召

用云

  太史公曰漢㒷陸賈以辯说游公卿

  間名声籍甚為太中大夫以夀终而

  諝𣸪以徳業位九卿賜爵侯傳國𢾗

  世陸氏之先豈有天禄㢤

 賛

  羅浮二賢賛并序

葛稚川化去三十餘年单道開始来羅浮

今山中人知有稚川而不知有道開盖稚

川既為鄧岳所SKchar居山燒煉著書者𢾗年

丹灶具存而道𨳩平日惟食細石𢾗百淡

無𠩄為以故後世莫淂而考陳郡𡊮宏雖

作道開賛然宏尝爲渊圣御名温作九錫

文矣此手豈冝復弄世外事而賛文亦𣸪

不見于世遂作二賛書之山谷而不顕其

䖏以貽後代之好竒者云

 江左日陋 無復徳輝 翔而不集

 翩然南飛 鄧岳細児 䖏仲餘黨

 豈有識知 亦復瞻仰 吾縁外丹

 遂居羅浮 豈以岳故 而議去留

 所就者大 寕恤其小 吾與岳㳺

  如狎鷗鳥

   右賛稚川

  世人茹柔  剛則吐之  匙抄爛飯

  口如牛呞 至人忘物  剛柔一致

  其視食石  如餡餅餌 北平飲羽

  出于無心  食石之理  于此可尋

  我雖不能 而識其理  庻㡬潄之

  以厲其歯

   右賛道𨳩

  張曲江画像賛并序

大覌四年冬吾南迁至曲江其故老為吾

言唐開元中平盧帥張守珪遣偏将安禄

山奏事京师張文献公見之大驚宻請除

之不従未㡬守珪入朝禄山引兵襲契丹

大敗𠩄亡失以萬計公請以軍法誅之又

従後二十年禄山称兵犯順公之没盖

十六年矣明皇奔蜀始悔不用公言于是

遣使度嶺吊𫞴以舊史騐之良然然吾尝

謂眀皇一日殺三庶人如刈竹葦如剖𤓰

瓠無毫髮頋惜而誅一胡雛若㧞歯然此

何理也方是時唐祚将衰親踈厚薄之序

一切倒置陵夷至于天宝之末人倫天理

㓕徳敗壊悵垍其壻也而先叛永王其子

也又叛太子起兵靈武則又叛雖㣲禄山

唐祚未必不衰而唐祚之衰自禄山始明

皇尝嘆公没朕不𣸪聞忠言正使公存吾

知其言不𣸪用矣公平生論事至多而斯

言不用尤可痛恨吾欲訪其故居而弔其

墓識其子孫以永其遺風餘烈時方迁斥

势有所未暇独淂其遺像流涕焉因作賛

 魏武言典午不可親而文帝待之坦然

 不疑也齊王攸言胡雏不可飬而晋武

 寵之磪然不移也莫親于父子莫爱于

 兄弟一有所蔽則親爱莫淂而奪之况

 于踈逺乎然則公言之不用固其冝也

 噫先事則未有信已事而悔則无及前

 世之敗未有不由于斯也可勝道㢤可

 勝痛㢤此吾所以見公之像慨然而咨

 嗟也

 銘

  益橋銘

吾聞九卦主困而言也而曰益以㒷利者

何㦲以為自利耶則非𠩄以為徳之裕以

為利物耶則非所以安困之時数以問易

師易师皆不領政和元年謫居鵝城以暇

日逰豊湖偃仰于橋亭之上閱其欵識欣

然而笑曰吾淂之矣君子之心何尝不欲

兼脩而有𠩄謂独善者淂非淂已也頋力

不足耳方其不淂已之時而適有毫髮便

益可以利人則雖窮厄九死之餘苟可以

致力彼未有弃而不為者即無可為矣犹

思所以為利于後代而况于当世乎吾将

将淂之矣因名之曰益橋而為之銘曰

 過晋而悲 至燕而微 一至之情

 已過則移 真悲不移 生死由是

 云何能然 有本所致 吾覌此橋

 日度方SKchar 積而計之 巧暦莫𢾗

 以穷苦時 作利脩事 乃知困中

 有益之義

  史南夀墓銘

邑人史南夀以政和七年戊戌卒于家其

子卜葬地得至孝郷善听里山地之原卜

 葬日淂十年十一月己酉于是遣使来請

 銘銘曰

   公之系   太原史   九齢名

   南夀字   𤾁祖灝   尉SKchar

   属唐末   不後東   居吾郷

   為著姓   自克恭   丹稜令

   曽祖瑾  祖正辞  父大同

   世髙貲   列甲第   名上田

   産鉅萬   僮指千   公少時

   習于富   捐金錢   如糞土

   朝㳺誰    韓王孫   莫遇誰

   左阿君   居撃鍾   出連騎

   盛而衰   亦其理   時既異

   事不同    客益落   家屡空

   身困約   SKchar不衰   捧咲腹

   伸談眉   里人子   丧𠩄怙

   尸在地    貧不舉   公聞之

   時方食   棄匕箸   起太息

   立觧衣   易緡錢   稅其孤

   衆翕然   賙棺衾   具飯含

   賻畢集   尸乃歛   性嗜書

   多𠩄蔵   尤喜医   受禁方

   公爲方   殆天淂   誚生御名

   起死虢   𣣔爲書   施無窮

   草未就   以夀終   夀㡬何

   七十五   隂種徳   莫知数

   徳既熟   穫者誰   娶王氏

    生両児   長易简   吾故人

    有氣莭   能苦辛   次行簡

    尤𠩄畏    斈已優   時未仕

    女二人    皆已行   宋師錫

    洎孫京   孫男一   孫女二

    男耆卿   女㓜稚   六故郷

    為新坟   近先壠   利後昆

    中有銘   文百句   句三言

    信萬古

  亡兄墓銘

先公奉議有子三人兄其長也少時受書

為文章治易春秌皆有家法其志豈易量

㢤已而病肺不淂尽其力以斈然天資孝

友所立有绝人者正使力斈其淂亦不过

如此元祐三年秋先公逰瀘南予兄弟持

母丧于丹山兄半夜蹴予曰吾梦收尊書

彂之淂亟来二字何也尊淂無它乎吾心

動矣汝侍几筵吾今趋瀘南省尊予未有

應兄𡚒曰吾决矣是夕褁粮𥠖明赱洪

川将僦舟而江水盛怒声揺数十里客舟

布岸皆相頋不動兄徬徨堤上有漁者持

小艇繫港中㗖以厚利不諾兄跳入㩀艇

中叱僕夫觧維漁者不得已従之用二日

半至瀘而先公果病甚見兄大驚詰其𠩄

以来兄具道曲折先公嗟曰天吿汝也是

日疾少間兄具大舟迎侍以帰居𢾗日疾

復作遂卒嗚呼方是之時非兄孝道足

通神誠足以知㡬其祸可勝言㦲元符二

年冬弟庚以貢夆亊繋獄SKchar卭語連兄临

卭并械之凢对吏逾年掠治無完膚而其

詞確然不及SKchar以故獄乆不具卒会赦除

之其堅忍如此兄性真率無威仪人多易

之至是乃大服以爲不可及嗟乎吾少兄

十有五年年二十五即去爲吏四方五年

十年乃一帰帰不过旬月復去此其中寕

能無軼事乎然其大莭可覩矣兄以崇寕

五年五月二十一日卒于家而貧不即葬

殯僧舎十有三年然後淂帰SKchar于厶村之

原時政和八年十一月日也銘曰

 兄諱瞻改伯虎始字望之今長孺氏于

 唐望于魯五十二年卒帰土夫人范前

 物故葬有周制以范袝男子二SKchar一女

 男業儒釋女猶䖏墓用銘家有譜後世

 参之考其素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十